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05 戰爭已經開始了

和銀色戰艦沒什么好說的,唯交換而已。
  
  楚云升與戥定下策略,便早有準備,當即向信號來源方向發射應答:
  
  “我們將向你們提供左旋神尊的修煉之法,但只到誕靈之前為止,后續的內容,必須等到我們成功離開銀河仙女星系群才能兌現,以確保你們提供的信息真實可靠,你們如果不直接參戰,能得到只有這么多。”
  
  古書后續的修煉之法,楚云升壓根就沒有,但大約除了新神尊之外,知道的人同樣基本沒有,所有人,包括三大族在內,都以為楚云升擁有老神尊完整的生命修煉之法,只是有人認為他太爛而修不成,有人則認為他修煉的進度太慢,極少的人也是楚云升這邊的人,最多也只是知道古書這條修煉之路走不通了。
  
  剝離掉符文、劍式等內容,單純的古書修煉之法對楚云升如今已經基本沒有了用處,以前在主艦隊,除了被拔異拿去忽悠其他星空種族與源門,也沒有其他的價值。
  
  古書的修煉之法針對性太強了,但即使這樣,楚云升現今也修不成了,不過銀色戰艦是絕不可能知道的,左旋老神尊的生命修法不深入修煉到楚云升這種程度,是無法發現前方是死路一條的。
  
  從表面上,古書的修煉之法依然深奧卻又精妙,以簡潔地方式高度提煉出修煉的精髓這是徹底了解修煉原理的象征。
  
  但凡一個理論越是復雜繁多以及玄奧,往往就代表了認知的水平還遠遠不夠,而真理往往是簡潔與優美的,當然,前提是學習者先得要達到一定程度的知識水平,否則再簡潔的公式,幼兒也是看不懂的。
  
  古書誕靈之前的修煉之法,一發射過去,銀色戰艦內的生命一看便知真假,老神尊的高度是冒充不了的,也足夠它們在興奮中研究很長一段時間了,等它們發現上當,必然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到那時候,走投無路,面對死路的它們,說不定,又不得不既要忍下這個暗虧,還要再想辦法來找楚云升尋求解決的辦法。
  
  按照戥的說法,這就是一個連環套,一旦上當,就必須繼續上當。
  
  楚云升很干脆,直接剝離了符文劍式等其他內容這部分內容楚云升自然不會給它們,對楚云升而言,這些內容如今才是精華部分,又剝離了第九元天的修煉之法這是準備成功離開后才會交給它們的部分,剩下的古書生命修煉之法,隨同應答信號一起附帶過去。
  
  銀色戰艦膽子顯然比偽霸大許多,發射信號后沒有離開,顯然極為迫切地想要得到左旋老神尊的修煉之法,許久后,便給新艦發來第二道信號。
  
  這道信號中,銀色戰艦的生命將幾個靈生命的詳細資料寫入進去,并告訴楚云升,這是只有神國才知道的秘密信息,雖然正常情況下,比不上左旋老神尊的修煉之法,但是以楚云升等人目前的形勢,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它們驕傲的說法沒有錯,大戰之前對敵人的了解太重要了,這份信息,重要的程度甚至超過偽霸提供的幾個條件,偽霸或許能夠有什么辦法探測到其他靈生命的動靜,但是無法了解這些靈生命內心的動靜它們的習慣,作戰方式,特點,優點,劣勢,過去的靈戰情報!
  
  沒有這份信息,楚云升等人甚至連仙女星系之戰的那個靈主的名字都不知道,而現在,它們的資料就放在新艦的戰爭信息庫中。
  
  “銀色戰艦中的生命在神國的地位應該不低。”戥一邊看著資料,一邊分析道:“否則搞不到這樣的情報,但應該也高不到哪里去,要不然也不會始終沒辦法誕出一靈。”
  
  電對神國了解不多,純從理論上道:“或許,即便是在神國,誕靈也十分的困難。”
  
  戥忽然道:“神國是一個地方,或者說是物理空間嗎?我們遇到的生命都從未去過更為見過神國,我的一個前輩曾置疑神國的真實存在性,直到左旋的老神尊出現,包括我們在內,很多星空種族才確定真的有一個神秘的神國,但是從沒有人找到。”
  
  電看了看楚云升,有些惋惜道:“可惜,可惜不能將銀色戰艦中的生命抓來,否則應該能了解到一些。”
  
  戥苦笑一聲:“那還是算了,我們的麻煩夠多了,它們的銀色戰艦太難打了。”
  
  電也只是說說,它其實真正像說的是,楚云升如果沒有廢儲,它們能不能跟隨楚云升,去看看神國到底是什么?
  
  不過,楚云升若沒有廢儲,大約也不會遇上它們。
  
  “有一個靈曾說過,達到光速就能進入神國。”楚云升想起了影人,便說道:“如果你們有興趣的話,可以驗證一下。”
  
  電嚴肅道:“不可能的,物質粒子最多只能無限接近光速,達到光速是不可能的,即便是一個最小的粒子,質量也會變到無窮之大,除非找到一種沒有靜質量的物質,但那本身就是一種悖論。”
  
  戥道:“但如果是單純以能量輻射形式為生命結構的生命呢?它們或許天生就可以達到光速。”
  
  電想了想,忽然道:“多一維生命到了最高階段形態,或許可以用來驗證你的說法。”
  
  這場談話很快無疾而終,那么笨萬萬沒想到,它已經被電與戥在思想中擺到了思想實驗臺上解剖了無數次,它還曾幻想自己真的成為了一個人人羨慕嫉妒的蟲子。
  
  只是它最近有些不順,它激動地要和老家伙拼命,卻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很想“睡覺”,然后它就真的“睡著了”。
  
  在睡著之前,它想一定是那個老家伙搞得鬼,氣的它在小蟲子的星墳中,以小蟲子給它弄成的小肉球形式,滾來滾去,也沒有辦法。
  
  睡著之后,它便又開始像以前一樣做著成為蟲子之后的美夢,不過這一次,時不時地會出現一些噩夢,嚇得它不停地如說夢話般地:要與那個老家伙拼命!
  
  在不知不覺中,在它美夢與噩夢交替中,它不知道,那個老家伙的身邊,漸漸趕來與匯聚了許多的神秘飛船,它要拼命的那個老家伙,正以霸主之威嚴,面對著從逐漸黏合在一起的許多飛船中前來漸漸覲見它的諸多生命,發布著一道道的命令。
  
  那些神秘飛船中嚴密裝載的東西,它即使醒著也一個不認識,但小蟲子如果醒來,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占為己有,然后留給自己的典主。
  
  和此刻它們神秘并小心相同又不同的是,戥擬化著新艦,在低調中大開殺戒,凡是被他破爛船騙了,偷偷想來打劫他的飛船,都他悄悄干掉,掠奪著各種資源。
  
  只有1%的能源,是無論如何也離不開銀河仙女星系群的。
  
  這些前來打劫的飛船,要么已經打劫也不少物資,要么本身就存儲許多資源,正是新艦所急需的。
  
  在前往兩個矮星系的星際最優鏈路上,他也不是唯一一個掠奪者,源門、強族,都在大行其道,相互攻殺,但他是唯一一個總能以破爛船吸引到強盜的人。
  
  新艦的外壁,已經被楚云升的符文疊加到不能再疊加的程度,幸好都是低階的符文,暗能的波動能夠被卓爾人穩穩地控制,否則就要在看不見的黑暗世界,閃閃發光了。
  
  戥對它們的存在很滿意,在盯上它的“強盜”眼里,那就是一層低層次的保護層,咋看上去像是騙局,但是再一看,可笑的是,破爛船還試圖穩穩地控制住它們的波動,生怕發散出去這具有相當的欺騙性,造成很強的真實性,就像一個小小的星空種族,膽戰心驚地來到一群食人惡魔群之中,瑟瑟發抖。
  
  這條血腥之路才剛剛開始,弱小的星空種族還沒有完全被淘汰掉,等越往后走,剩下的都是強者,警戒之心也大幅上升,再這樣就騙不了任何人了。
  
  戥對它們其實也沒有太大的興趣,他的目標是火速到達矮星系外圍的一顆恒星周圍,迅速強有力地補充后,進入戰爭狀態。
  
  “你覺得苜苒他們能默契配合嗎。”
  
  楚云升一遍遍地翻著銀色戰艦發來的靈資料,一邊問向戥,但實際上,他的語氣并沒有多少問的味道。
  
  戥分析道:“苜苒他們有三個選擇,一是寧死不配合敵人,二是假裝配合敵人,三是真正投降敵人。
  
  他們會怎么選,我不知道,但我想,對方如果投靠了一個靈生命,那么有靈在,不論他們怎么選,結果都是一樣。
  
  靈想讓他們做什么,他們就只能做什么。
  
  唯一的區別是能否影響到靈的判斷,它必須判斷楚我們走哪一個矮星系的概率會更大。
  
  如果苜苒等人不能默契到我們的想法,那么對靈的判斷就毫無影響,他們的存在對敵人對我們都沒有戰略上的價值。
  
  相反,如果猜到的話,能夠積極主動地配合那個靈,引誘我們過去,但她們的思維又被靈所清楚,讓那個靈產生一種想法或者猜測她們其實是假配合它們,真配合我們,不是引誘我們過去,而是引誘它們將主力放在那邊等待我們上鉤,而我們實際上走另外一邊。
  
  作為一個靈,你應該比我清楚,它絕對不會相信你會冒死去救他們,但你一定會利用他們,讓他們主動配合,犧牲他們為我們取得機會。
  
  疑心一旦形成,就很難拔除,但這里面還有一個問題,它們也會想到我們想到的事情,最后無限地循環推測下去,這就需要我們做一些事情,來讓它們的疑心證實,影響到它們最終的決定。”
  
  楚云升冷冷笑了笑道:“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你理解錯了,我是想讓苜苒他們真的相信我會去,而且,我的確也真的會去!”
  
  “看完這些資料,我就會進入零維世界,猛攻苜苒等人所在的位置,戥,戰爭已經開始了。”(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