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404 相盟不相見

新艦外,一層層重疊上密密麻麻的符文,楚云升一有時間便不斷地給新艦補充各種符文,如今密度已經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
  
  符文的階次都不高,用來對抗稍強的源門都不行,更不要說靈,但楚云升卻始終沒有停下來,仍然不間斷地大量締造。
  
  如今他不再需要借用手指輸送暗能作為勾勒符線的工具,以新艦為主體,卓爾人的能量技術為輔,神思所及,便下自成形。
  
  一道道宏大的符文圖形在黑暗中形成,精妙與深奧的結構被楚云升越來越隨心所欲地更改與組合,他以往積累下的符文知識,在天量的低階符文締造中逐步融會貫通,此刻已漸漸到了一種揮灑自如的境界,仿佛有一種東西就要呼之欲出了。
  
  圍繞新艦,無形的一面面構造精細的符文之層,連續不斷地快速向新艦外壁收縮與堆積,暗能的波動動靜不大,但卻像是新艦在不斷地聚集一層層的能量,持續疊加。
  
  突地,一層封印符文崩碎,楚云升停下來,將剛才的結構變化記錄入新艦,然后繼續。
  
  血族的人,在吉特的帶領下,被楚云升從戰爭之門調集投影到星艦之外,參考與揣摩,但不打擾楚云升的符文制造過程。
  
  低階的符文正合適他們的學習,新艦信息系統的強大,又能將所有參數數據化地羅列出來,輔助他們的理解。
  
  比起楚云升當年依葫蘆畫瓢學習錄制符文,它們今天所用的科學方法,條件上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尤其是那些在快速戰艦中排名靠前的血族精英,可以通過新艦信息系統給它們不太復雜的參數,真正理解一些符文的運行機制,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但他們今天能夠使用的條件,是楚云升付出無數血的代價奠基而來。
  
  吉特望著飄臨在新艦上空楚云升如黑暗中的飛仙般飄逸身影,將手中一道未成功的符文抹去,星空的歲月讓他曾年輕的眼神不再輕浮,肖納離開后的日子在他的眼眸中沉淀了數不清的人生悲歡。
  
  他還記得自己曾從楚云升那里學了一句“打劫”,卻跑到另外一個國家的營地大喊:大姐,大姐!從而惹出無數的笑話。
  
  那時候的他,沒有多少憂慮,對新世界充滿了好奇,直到后來一切都變了。
  
  艾希爾,這個名字,讓他曾說不出的痛恨。
  
  他不知道當初楚云升那么信任她,為她卻如腐爛的那些老血族一樣卑鄙,不但攻擊楚云升,甚至帶著血族在烏怒人墜落大地的星艦下大肆屠殺人類。
  
  他曾經多么希望這是一個誤會,但是在艾希爾攻打地球人的時候,他看得的卻是血一般殘酷的現實。
  
  為什么?
  
  同為血族,他其實曾很想當面質問她。
  
  但這樣的質問是無力的,自從那一戰后,自從肖納被伏擊之后,便只有仇恨,只有想盡一切辦法殺死對方。
  
  安全部的調查,他也被審問了,他很配合,將自己知道的都如實地說了出來,審訊結束之后,他從和他關系還可以的意意斯那里打聽到了一些消息。
  
  雷的效率與能力還是很高的,一番審訊之后,雖然還不能有定論,但是有了一些初步推論的結果。
  
  在地底小人,冷星藍發人,艾希爾與文蘿的背后,可能存在一個靈,甚至兩個靈的安排,各種證據隱約可以表明,在新世界的時候,文蘿便秘密地與地底小人有過私下的接觸,而楚云升并不知道。
  
  新世界那一次漆黑石碑的出現,文蘿便有過異常,他的老上級,布特妮曾親眼目睹與阻止文蘿疑似對楚云升的“刺殺”,雖然后來文蘿表現地毫不知情,但是現在想起來,誰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吉特如實地將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了雷,包括他自己的懷疑。
  
  從意意斯那里他又得知,艾希爾的那身戰甲的確有問題,那是第六紀留下的東西,而第六紀據說又摻雜了諸多勢力的影子。
  
  地底小人與冷星藍發人的事情,他知道的不多,不過現在想想,當初艾希爾總能了解他們這邊的一舉一動,甚至能夠在楚云升不在的時候偷襲成功,十有八|九是一些地底小人向文蘿所泄露。
  
  這些人如今都死了,再查也查不到了,也沒有什么必要了,連那個排名第一的藍發人也失蹤了,事情便再明白不過了,它們就是一伙的。
  
  只是吉特還有一些事情想不通,意意斯說安全部那邊也沒有結論,地底小人為什么與藍發人弄到了一起,它們的確是一個同一個種族嗎?
  
  哪又是誰硬生生地將它們變成了兩個種族?
  
  并且,一個放在五國的新世界地球,一個放在黑發人的冷星?目的是什么?
  
  是艾希爾與文蘿背后的靈主,還是還有一個靈主?
  
  如果說沒有目的,打死吉特也是不信的,一個種族拆成兩個不同的種族,放在相距遙遠的不同星球上,誰有這么無聊耗費精力?
  
  他也只能想想,這些事都不是他能操心的,這一次作戰準備,吉特只想一個事情,就是想盡一切辦法將肖納救回來,如果他還活著的話。
  
  當然,他更想親眼看到楚云升陣斬血族的背誓者艾希爾那些人,但同樣,這些事,也不是他能操心的。
  
  不知道為什么,如今很多人傳說他們的王,楚云升,是什么歸位了,而且言之鑿鑿地說是卓爾人在宣傳的,然而在他的眼里,今天的這一幕很熟悉,十分的熟悉。
  
  和之前歷次的大戰之前一樣,楚云升十分的平靜,靜的讓人感到恐懼。
  
  很久之前,他也見過楚云升在靜靜地繪制符文,不過那是一張張很小的符文,但那大戰前靜到靈魂的神情,依然未變。
  
  他也曾仔細回憶與研究過楚云升的各次戰斗作為學習,寂靜之后的大戰爆發,楚云升在關鍵時刻殺伐果斷的決然,無堅不摧的意志,冷靜冷血到令人發指的應變,以及決定勝負那一刻到來時,一往無回的壯烈而兇狠的氣勢,讓敵人在最后一刻的意志徹底崩潰……都令他印象極其深刻。
  
  又一道二階的符文,在他手中碎裂,吉特收起目光與思緒,專心于符文的繪制。
  
  而這時候,在他的余光中,楚云升忽然停下大量符文的締造,身影瞬間拔起,消失在他的視線之中。
  
  這里并不是真正的星空,而仍是新艦的信息世界,不過是真實反映艦外世界的數字世界。
  
  因此,楚云升也并沒有真正的消失,而是出現在另外一個地方。
  
  偽霸的應答終于出現了,仿佛跨越遙遠距離而來的謹慎波動,第一道的波動翻譯過來便是:
  
  “馬上關掉你的破喇叭!”
  
  這是和戥說的,自然也就被楚云升忽略了,直接送到戥那里。
  
  接著第二道,翻譯過來,極為直白與赤裸,沒有任何廢話:“我知道你們想找我合作,可以,但是我有條件,第一,可以合作但是不相見,不要問什么,這是必須的條件。
  
  第二,一維也必須要留在我這里,它原本就是我的,這條也不討論。
  
  第三,基于第二條,一維要留下來,那個小火蟲暫時也不能離開,放心,我對它沒興趣,它對我沒用。
  
  第四,我已經了解到,至少有三個靈在前面等著你,分到兩個矮星系,一邊也至少一個,但它們是靈,麾下勢力強大,因此不能這樣算,它們能夠很快地趕過來,你必須想盡辦法猜中哪一個矮星系只有一個,首先解決,否則必敗無疑。
  
  第五,我不會直接參戰,但我可以向你提供我的大量靈蘊給你,至于怎么打,是你的事情,另外,我也會向你提供對方動靜的情報。
  
  第六,如果以上你不同意,還有一個辦法,你來我這里,我帶你偷渡出去,但你的其他人我沒辦法帶走,它們只能死在這里。
  
  第七,我已經計算好時間,你們接收到這兩道波動后,只有十幾秒的時間決定,如果超過,你們的信號傳回來的時候,我已經離開,這里太危險。”
  
  楚云升早有準備,只一秒的時間,便回答過去:“第一條,第二條,包括第三條,都沒有問題,但你必須保證小蟲子的安全,否則我會想盡辦法喚醒它帶走,至于多一維,想必它也跟小蟲子離開,你自己考慮。
  
  第四條,我們已經有了辦法,可以保證。
  
  第六條與第七條,不予回應。
  
  第五條,你付出的遠遠不夠,你應該比我清楚,它們的目標絕不只是我,你才是它們實際可以馬上得益的目標,殺我不過是一個長遠加附帶的目標,所以,你必須參戰。”
  
  楚云升回應的時候,三大族都已經齊聚在一起,偽霸的兩道波動,它們都一清二楚,當楚云升回應完畢,雖然明知道楚云升不會離開新艦,但還是松了一口氣。
  
  偽霸再怎么樣不堪,也是一個靈生命,并且盤踞銀河星系不知多少年,早就計劃好退路,能夠有辦法偷渡出去,未必不可能,反而很可能是真的,只是恐怕過程沒它說的那么輕松,風險一定也極大,并且,也不能保證不被其他靈發現而被攔截。
  
  五序冷哼道:“無恥的偽霸這時候還在試圖欺騙95827,它手中那么多的寶物,恐怕早就被其他靈生命盯上了。”
  
  許久后,偽霸第三道在五序眼中很猥瑣也的確極為“小心”的細微波動達到:“第五條我再考慮,你真的不考慮第六條?不用現在回答,我已經離開,下次什么時候再聯系,我再通知你們。”
  
  之后,便悄無聲息,果然是相盟而絕不相見。
  
  接著不久,楚云升再次收到銀色戰艦的應答,當頭第一句翻譯過來竟又是:快關掉你們的破喇叭!
  
  戥在五序與電的注視下,無奈地笑了笑。
  
  銀色戰艦的第二道信號,就顯得冷淡多了:“我們了解你的敵靈。”
  
  然后便沒了,似在等著楚云升開出條件,也似乎又是一個不想見面的“盟友”。(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