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403 老熟人

出乎戥的意料,首先聯系新艦的不是銀色戰艦,也不是銀河偽霸,而是一些“老熟人”。
  
  這些“人”,有的是在戥被左旋大艦隊“俘虜”的時候離開的,有的是被左旋大艦隊扣留下的,更多的,是像伏希與瑟己人,在仙女星系因為各種原因掉隊的。
  
  五序與烏怒人對它們毫無興趣,堅決反對這些“垃圾”再回來,它們認為新艦里的“垃圾”已經夠多了,反對理由中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這是一艘宇宙星際戰艦,不是宇宙垃圾回收中心!
  
  “伏希與瑟己人,在我們與左旋匯合時都曾一直堅持留在我們這里的,后來不過是因為將它們所安置的那些飛船掉隊才失去聯系,不能算是回收,本就是自己人,在銀河戰場上,我們一直并肩作戰,至今也從未背叛過我們。”
  
  三大巨頭碰面的格間中,卓爾人所打造的美侖美奐的空間中,戥堅持自己的意見。
  
  “伏希這個種族勉強可以接受。”五序是戥的同戰線盟友,這時候勉強說道:“它們曾有過一個靈祖先,按照它們的說法,可能去過地球,將來說不定還會有用處,但是那什么瑟己人,就算了吧,它們的確是垃圾。”
  
  三十艦已經是精銳中的精銳了,不知高出瑟己人多少,在卓爾人與烏怒人眼里,仍然是垃圾一般的存在,至于像原冷星艦隊里那種居然還有原始貴族制度的生命在星空中蹦來蹦去,如果不是因為地球與楚云升的原因,恐怕它們都忍不住將這些蹦的“東西”滅清凈了。
  
  戥作為軍事指揮官,自然有他自己的考慮,道:“五序,我們面臨的是一場巨大的戰爭,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的重點任務仍然是為了生存而進行的多次戰爭,它們如果趕不回來,我可以像不等快速戰艦、不等苜苒一樣,不會找回它們,等若無視,毫不同情,但是它們趕回來了,我作為總指揮官,就不能再無視它們。
  
  作為總指揮官,在戰場上,我可以下令它們去必死的戰場陣亡,我也可以無情地命令它們為一些重要的任務而全部犧牲掉,但是在戰爭結束之后,我便拋棄它們,以后我還能指揮得了誰?就是你們也不會再信任我。
  
  它們也并非沒有其他的選擇,投靠其他勢力未必比我投靠我們差,反而我們的處境遠比其他勢力危險得多。
  
  并且,它們跟隨我們的時間比三十七艦還長,經受過的考驗與誘惑也比三十七艦更多,是我們的戰友而不是什么垃圾。”
  
  “那它們為什么還要回來呢?”五序反問道,宇宙中沒有什么感情可言,回來肯定回來的原因:“它們要么是走投無路,要么是想從我們這里得到什么,再要么,還有一種可能,它們受到了更大力量的指使,回來說不定就是一個陷阱。”
  
  戥這時候忽然說了一句:“是的,從短期來看,接受它們回來,沒有多大的好處,但是五序你想過嗎?僅僅靠我們,靠我們三大族,在未來能夠與眾靈對抗嗎?我敢說,就是你們卓爾人全盛時期的陣容,再加上烏怒人全盛的勢力,合在一起,也瞬間就是灰飛煙滅,一個浪花都不會有!”
  
  戥說出了一個血淋淋的殘酷現實,也可以說是所有以科技技術為根本的星空種族最大的悲哀,當眾靈一怒,甚至不需要眾靈,一兩個就足以,一個看似龐大而高度先進的星空文明,瞬息便化作歷史的塵埃,只能在一些星球的遺跡中考據它們曾經輝煌過的痕跡。
  
  五序無法反駁,卓爾人就是這個殘酷現實的“受害者”,它知道楚云升的一些想法,宏領域的科技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有所成就的,想要與眾敵對抗,就首先得用宏領域的誘惑,將悲催的眾多星空種族匯聚起來,形成一股龐大無比的力量,但它希望這些星空種族至少是比三十七艦水平還要高一點的種族,而不是瑟己人那樣的落后者。
  
  一旁的電試圖說些什么,卻被第三個烏怒人火速地換了出去,它一出現,就趁著五序矛盾的時候,發言道:“我贊成戥的計劃,可以接受它們回來,至于是否有其他目的,我們的一個烏怒人很愿意從事這樣的工作,而且,你們卓爾人的系統不是也可以掌控任何進入信息世界生命的思維嗎?不會有什么問題。”
  
  五序當即楞了一下,沒想到開始反對最強烈的烏怒人,竟然逆襲般把它給“賣”了,關鍵時刻,倒戈易旗,站到了戥的一邊,然后它便迅速反應過來,自己又被這個烏怒人給坑了,事情一下子就變成了它與戥兩個盟友之間的矛盾,而烏怒人竟然是支持戥的,它這個盟友反而成了反面,這叫什么事?
  
  吃了一個大暗虧,五序便不再堅持,但決定以后連那個看似老實的電的一個信息符號都不會再相信,誰知道是不是那個烏怒人背后安排的?
  
  三大巨頭散會后,烏怒人自己的信息封閉空間中,電疑惑道:“你怎么又支持了?”
  
  第三個烏怒人無所謂道:“一個垃圾是養,十個垃圾也是養,多幾個又有什么關系?這種非關鍵性的小事,也只有卓爾人那種追求完美的種族才會斤斤計較。”
  
  電想了想,道:“你是想借此破壞它與戥之間的關系吧?我感覺沒什么用,不管是戥,還是卓爾人,在這個問題上,都不可能憑感情之類的生物情緒去做事。”
  
  第三個烏怒人沒有再說話,它似乎有它的想法,不想多說。
  
  電也不再繼續這個話題,一邊打開它喜愛的試驗數據,一邊隨口道:“不過,你這次提議很好,可以緩和一下雷與你之間的關系,不管怎樣,我們烏怒人現在只有你我與它三個,總是矛盾對立下去也不好。”
  
  第三個烏怒人依舊沒有說話,只是顯得有些無奈的樣子。
  
  “老熟人”的即將歸來,立即增加了雷以及它的安全部門的工作量,當然對它一個烏怒人來說,還遠不足以構成沉重負擔,甚至它還覺得不夠。
  
  但工作量的確是增加了,它還有許多更為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安全部門如今重新建立,除了浮源門尊者之外,只有意意斯一個臨時合同工,不過最近因為意意斯的那份調查報告還勉強能讓它滿意,在快速戰艦解散后,臨時合同工意意斯也被它轉正了。
  
  浮尊者雖然是巔峰源門,但對安全部門的事情實在沒什么太大的興趣,當初選擇加入,主要還是想在新艦里面找到一個“組織”,單身一人,可沒那么容易。
  
  本身沒有興趣,加上在安全事務上也的確沒什么天賦,浮尊者的作用充其量也只能作為打手級的員工,威懾單體強大的生命,以及必要的時候,用源門之法給安全部門提供協作。
  
  意意斯被轉正上來后,安全部門才算是有了一個真正可以負責下層具體事務的人了,但人手還是嚴重不足,雷便想了個辦法,利用五序與自己烏怒人主要是與第三個烏怒人之間的矛盾,利用五序想拉攏它分化第三個烏怒人的想法,從五序那里拿到卓爾命令,逼迫極不情愿的22156,繼續做它的助手。
  
  五序下出的命令任期是從現在到離開銀河仙女星系群為止,但雷已經想好了各種辦法,自信可以不斷地延期,讓22156始終逃不出它的“烏怒掌”。
  
  安全部門的上層與下層框架基本有了,意意斯可以從快速戰艦里招聘人手,而雷還需要補充中層的人員,三十七艦的種族像是躲瘟疫般地離它遠遠的,誰也不想被它搞到這個陰森森還會得罪其他種族的部門里,極不配合雷的招攬,于是,它只好將目光投向即將歸來的那些“老熟人”。
  
  無論是伏希,還是瑟己人,作為從冷星就隨著楚云升進入星空的烏怒人,都或多有少的有過接觸,也算有過基礎,這次還能選擇回來而不是投靠其他更大的勢力,如果審查沒問題的話,說明也是可靠的,只是它認為比三十七艦要可靠一點,作為安全部門,可靠性是重要的考察點之一。
  
  另外,這些回歸的人,進來后將是高不成低不就的局面,三十七艦的存在又會嚴重削弱它們的存在感,就是當初極度羨慕瑟己人的海國大殿主,如今被三十七艦忽悠的七迷八道,估計也瞧不上瑟己人的那些“破爛”了。
  
  它們最終將被徹底邊緣化,而這正是雷所想要的,它要的就是像意意斯一樣,被其他人邊緣化的人。
  
  因此,即使是第三個烏怒人不支持,它也會全力支持戥。
  
  為了安全起見,雷帶著浮尊者,通過星空門,借助不斷彎彎曲曲延伸出去的巔峰源門之法,遠距上,首先與逐一歸來的人接觸與審查。
  
  意意斯則被它趕到了最底層的平行網格上,去招兵買馬。
  
  出乎雷的意料,愿意為意意斯效勞的人居然很多,一時之間,弄得底層“雞飛狗跳”,人涌爭額。
  
  “聽說進入意意斯的安全部,就可以馬上升一級,到上面的世界去。”
  
  “誰說的?我覺得不可能,都上去了,下面不是還要招人?招我們的目的不就是在下面工作嗎?”
  
  “當然是這樣,但是起碼可以獲得臨時上去的權限啊。”
  
  “那就對了,總不能這一輩子看不到上面是什么世界,就在下面老死吧?”
  
  “你報名了嗎?”
  
  “報了,唉,其實要不是弭婭艦長那邊我被淘汰了,我也不會來這里。”
  
  “那可不是?聽說戥給訓練系統升級了,那才是堂堂正正進入上面世界的正規渠道啊,好多精英為了名額頭都擠破了。”
  
  ……
  
  老熟人歸來,安全部重建,系統的升級,這些事,楚云升都沒有去多管,只了解了一下,便從星空門出去,一邊繼續締造符文,一邊等待偽霸與銀色戰艦的應答,這將是決定這場戰爭勝負的關鍵。(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