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401 陰謀與布置

失去絕大部分的能源,戥再度啟航后便顯得更加的低調,擬化成三十七艦中的一艘外形不起眼的飛船,悄然地在星空中靜靜地航行,一邊搜尋可以補給的荒涼星系,一邊暗中尋找機會捕捉其他飛船作為補充。
  
  與此同時,雷火速展開的調查也很快找到了嫌疑目標,快速戰艦中綜合排名第一的“人”沒有進入新艦。
  
  在卓爾人的配合下,一道道審訊門悄無聲息地出現在信息世界的許多格子中,相關人等全部被強制送入這些審訊門,進入一個個審訊間。
  
  雷分時出現在這些審訊間,它的信息處理極快,從被審訊者的角度,仿佛它是在同時審訊。
  
  28號審訊間:
  
  何團長回憶道:“我確定它與計算系統對戰當時輸了,對,我能肯定,但我不知道它是否借機對飛船系統做接觸。”
  
  雷一邊查閱著快速戰艦中的紀錄,一邊繼續問道:“除了你對歧沉轉述過的那些話,它還說過什么?”
  
  何團長想了想道:“還有一些,不過應該都是一些沒有意義的閑聊。”
  
  雷毫無感情道:“具體有哪些。”
  
  何團長道:“有飛船當時發生的一些時事,也有對外面星空形勢的討論。”
  
  雷道:“有沒有問過你關于地球五國時期的事情?”
  
  何團長回憶了片刻道:“記不太清楚了,應該有吧,我們這些老人經常會說到過去的事情。”
  
  雷道:“仔細想想,具體說到了什么。”
  
  何團長這次想了很久才說道:“范圍很廣,但都是一些公開的東西,沒有什么秘密。”
  
  雷這時候聽到卓爾人陪審員冰冷的聲音:“思維正常,反應正常,意識無異常。”
  
  32號審訊室:
  
  雷問道:“你最后一次見到它是什么時候?”
  
  岐沉回答道:“快要到達匯合點,被最后的敵人圍攻的時候。”
  
  雷道:“你確定?”
  
  岐沉點頭道:“是的,它是綜合排名第一的人,我的助手對它始終有關注,但是在突圍后,它失蹤了,我的助理查到它曾與其他士兵出艦作戰,因此判斷它可能陣亡。”
  
  雷道:“既然如此,為什么你剛才卻說對此不能肯定?”
  
  岐沉遲疑了一下,道:“我對它有一種感覺,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也不確定會不會對你形成誤判。”
  
  雷道:“說。”
  
  岐沉道:“在之前的歷次戰斗中,它因為是精銳人員,所以出艦執行戰斗任務很多次,但每一次都活著回來了,包括冷星戰隊隊長阿里差點死掉的那一次,它也活著回來了,而且阿里也是它所救。”
  
  雷翻了一下紀錄,并將岐沉的最后一句話,一起重點記錄下來,道:“繼續說。”
  
  岐沉道:“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或者說是錯覺,作個比喻,它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個游戲熟手在新人區練著小號,能夠嫻熟地處理許多復雜的問題與危機,甚至規避掉危險。”
  
  雷道:“你的意思是它可能是一個高層次生命?”
  
  岐沉沒有說話,只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并不清楚,只從他自己觀念出發說道:“它很奇怪,綜合排名第一,卻對戰艦中的權力似乎沒有多少興趣。”
  
  卓爾人陪審員冰冷的聲音再次道:“思維正常,反應正常,意識無異常。”
  
  ……
  
  69號審訊室:
  
  雷看了對方一眼道:“你曾對它進行過調查嗎?”
  
  意意斯回答道:“調查過,它的身份沒有問題,能夠查到來源,綜合排名第一的原因也有據可查,它是藍發人,可以修煉,也有冷星黑發人的知識基礎,本身又聰明絕頂。”
  
  雷不滿意道:“沒有疑點嗎?”
  
  意意斯道:“沒有疑點,但或許就是最大的疑點,我發現它對我們地底小人的歷史有些興趣,不過依然可以解釋,我們地底小人一直懷疑藍發人與我們有很深的種族淵源關系,藍發人也有這樣的觀念,雙方一直都有相互尋找證據的合作。”
  
  雷語氣依然冰冷道:“還有嗎?”
  
  意意斯思索了一下道:“按照您剛才所說,它有最大的嫌疑,那么始終爭得艦內排名第一而沒有選擇低調隱藏,除了有我說的那些合理解釋,還有一個可能,它一直在用第一的進度,來試探戥的系統。”
  
  雷這才稍微有些緩和道:“我想知道更有價值的東西,而不是我已經掌握或者推斷出來的東西。”
  
  意意斯這時候猶豫了一下,似乎在權衡在什么。
  
  不用卓爾人陪審員立即的暗中提醒,它也敏銳地發覺了,冷聲道:“你有什么事隱瞞著我?”
  
  意意斯只好說道:“沒有,這是可能我個人的臆測,沒有任何的事實根據,而且牽扯到,牽扯到一些人。”
  
  雷冷冷道:“說。”
  
  意意斯道:“你知道的,我幾次在你們的飛船和原冷星艦隊中來來回回,有一次,在你們的飛船中,疑似看到過一個人,像是老赫爾家的大小姐,但我后來查找的時候卻始終沒有找到,當時你們的飛船中,除了我們的地底小人,就是五國以前的貴族,還有沒人關注的黃星人。”
  
  雷似乎有了興趣,道:“繼續說。”
  
  意意斯想了想道:“兩人都神神秘秘地與我們地底小人的某些人聯系過,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總有一種感覺,覺得兩人是同一個人。”
  
  雷道:“你覺得它們是同一個人?”
  
  意意斯道:“是的,但是沒有任何證據。”
  
  雷沒有繼續問下去,接著道:“你的其他任務完成的怎么樣了?”
  
  意意斯道:“已經向你的系統傳輸所有任務詳細資料。”
  
  雷翻了翻,難得地表揚了一次:“還行。”
  
  卓爾人陪審員沒有因為意意斯與其他被審者不同,它是雷的下屬,而有所變化,依舊按照流程道:“思維正常,反應恢復正常,意識無異常。”
  
  81號審訊間:
  
  彌婭點頭道:“我自然認識大小姐,她曾是赫爾家族的驕傲,后來圣城有傳言,大小姐生了怪病,我就是從那時候與她疏遠的。”
  
  雷問道:“具體有什么異常?”
  
  彌婭想了想道:“我曾聽赫爾家的一個老仆人說過,大小姐有時候會變化很大,前后就像是兩個人,他曾提醒我要小心,可惜他沒能活下來。”
  
  雷忽然道:“尊上在冷星的時候,她有什么變化?”
  
  彌婭搖了搖頭:“不知道,我那時候已經被排擠出核心范圍。”
  
  雷接著道:“你覺得綜合排名第一的那個藍發人,和她可能是同一人嗎?”
  
  彌婭驚訝道:“怎么可能,他們性別不同,種族不同,怎么……難道?”
  
  雷道:“其他的你不需要問,只需要回答我的問題,阿里是它救回來的?”
  
  彌婭道:“是的,苜苒等人疑似陣亡后,是它冒死將重傷昏迷的阿里帶回來的,為此它也受了不小的傷,有飛船戰事記錄。”
  
  卓爾人陪審員傳遞信息道:“思維正常,反應正常,意識無異常。”
  
  86號審訊間:
  
  雷翻開一堆調查記錄道:“我的人已經查出這個不是你的真名。”
  
  圖圖頓時有些驚慌,片刻后才鎮定下來。
  
  雷又道:“不過,你不用擔心,這些小事我不會上報給尊上,過去的事情就過去好了。”
  
  地底小人圖圖似乎松了一口氣,又有些隱約的失落,道:“謝謝你。”
  
  雷道:“你不用謝我,我的任務就是給尊上減少各種不必要的麻煩,現在我有幾個問題要問你,你要如實回答。”
  
  圖圖道:“好的,你問。”
  
  雷調出一些資料道:“當初,地球人文蘿與你們地底小人聯系,主要的聯系人是你的父親對嗎?”
  
  圖圖道:“是的,最初都是我的父親在負責與,與楚先生方面的聯系,我父親犧牲后,就換成了其他人。”
  
  雷道:“是湛湛,還是蓋蓋?”
  
  圖圖道:“都不是,湛湛不負責這方面,而蓋蓋那時候還是平民,最先接替我父親負責的人叫由由,后來換成了里里,不過,它們都已經死了。”
  
  雷翻開一道記錄道:“這么說,與文當初聯系的人都死了?”
  
  圖圖道:“是的,至少我知道的情況是這樣。”
  
  雷道:“我的人調查顯示,排名第一的藍發人也與你們地底小人關系密切,誰和它關系比較近?”
  
  圖圖想了想道:“我知道幾個人,但都已經戰死了。”
  
  雷毫無反應道:“什么時候?”
  
  圖圖道:“遇到地球人飛船開始,許多人都陸續陣亡,他們也在其中。”
  
  雷突然又道:“你們地底小人中,有與赫爾家的所謂大小姐聯系過的人嗎?”
  
  圖圖茫然地道:“什么?。”
  
  卓爾人陪審員冰冷道:“思維正常,反應正常,意識無異常。”
  
  93號審訊間:
  
  雷道:“我的人查出你是被人在冷星神殿發現的棄嬰。”
  
  勢紗平靜道:“是的,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誰。”
  
  雷道:“我可以告訴你,根據我們對你生命體的再次分析,你的確并非自然繁殖而成,你是某種生物技術下物種雜交的生命,只不過處理的過程隱藏在自然的繁殖之中,對你們而言微不可見。”
  
  勢紗楞了一下,然后自嘲道:“原來我的確是雜|種。”
  
  雷道:“你是不是雜交生命,我沒有興趣,我想知道這個人和你有沒有過交往。”
  
  勢紗看了看身前虛擬的人像,點頭道:“這是戰艦排名第一的藍發人,我認識,但沒有深交。”
  
  雷道:“它與你說過什么沒有,仔細回憶。”
  
  勢紗想了想到:“記不清了,應該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雷又道:“你認識赫爾家的那什么大小姐嗎?”
  
  勢紗楞了一下,道:“認識,當年冷星人,誰不想做赫爾家的女婿?”
  
  這時候,卓爾人陪審員突然道:“思維正常,反應不正常,意識無異常。”
  
  雷冷笑道:“你如果也這么想,除了貪圖赫爾家族的權勢,不會有其他的想法。”
  
  勢紗明白自己的烏怒人與卓爾人面前無所遁形,坦然道:“是的,我看起來是正常人,實際上我自生下來就無性別,所以對大小姐本身不會有興趣。”
  
  卓爾人陪審員道:“思維正常,反應正常,意識無異常。”
  
  112號審訊間:
  
  老赫爾渾濁的眼睛,看著雷道:“是的,勢紗的出生對神殿是一個巨大的丑聞,他的父母一個是神職人員,一個圣女,勢紗出生后被神殿一起處死,因為勢紗可能是唯一混血成功的人,所以他才能存活下來,但卻受到藍發與黑發人的雙重歧視,都不愿意接受他,認為他是怪胎。
  
  這些情況,我曾向熾武報告過,我敢保證,勢紗本身沒有問題。”
  
  雷仍舊毫無感情地道:“它有沒有問題,不需要你來證明,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
  
  老赫爾道:“好的,你繼續問。”
  
  雷道:“你家族的直系雌女性,被其他人稱之為大小姐的女性,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出現異常的?”
  
  老赫爾道:“一次去神殿之后,我一直想治好她,但卻沒有辦法。”
  
  雷追問道:“異常的表現形式是什么?”
  
  老赫爾嘆息一聲道:“她一直不想讓人知道她的怪病,但我還是知道一些,她發病的時候,疑似人格分裂,一開始我以為是精神問題,但她其他表現都正常。”
  
  雷道:“她是什么時候失蹤的?”
  
  老赫爾道:“原冷星艦隊分裂的時候。”
  
  卓爾人陪審員道:“思維正常,反應正常,意識無異常。”
  
  ……
  
  所有被審查人員離開審查間后,雷看著一堆的審訊資料,向卓爾人陪審員道:“你很不錯,不如以后調到我的安全部。”
  
  那名卓爾人陪審員冷漠無聲,不為所動。
  
  雷無所謂道:“把資料整理一下,我要向尊上匯報,越來越有意思了,地底小人、藍發人、赫爾家的雌性、黑發藍發雜交混血……不知道又是哪位靈生命在背后布置下的棋子,不過倒是可以確定地球人叫文蘿的雌性生命的問題了。”
  
  末了,它還未放棄對卓爾人陪審員的拉攏:“由此可見,這是一場針對地球人七紀的陰謀與布置,22156,未來我們安全部必將在這上面大放光彩,有著不可代替的重要與關鍵的作用!”(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