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400 我們的對手

五序被逼無奈,只能簡單地向戥與電解釋了一下卓爾人末日實驗的大概,涉及到卓爾人機密的則一帶而過地略去。
  
  但它畢竟不是,所知道的還不如骨骸六序多。
  
  “類似的試驗,我們也嘗試過,但沒有你們這樣瘋狂,簡直失去了理智。”電毫不客氣地說道,在它看來,一個失去理智的種族,而且還是高度先進的種族,不僅很危險,還是沒有成熟的。
  
  五序沒有答話,它無法向烏怒人以及戥形容卓爾人當時的內外危急處境,那是卓爾人歷史上最為悲傷的一頁,也是最為黑暗的一頁,包括它自己淪落在偽霸手中,也是與此有關。
  
  戥倒沒有再說什么,關鍵時刻,他還是要站在五序這邊的,雖然這件事讓他也很惱火,一下子就因此消耗掉了99%的能源,作為戰爭指揮者,如何不郁悶?
  
  但如果他也加入討伐五序的行列,烏怒人就會趁機奪取新艦的系統控制權,這又不是他所想看到的,誰知烏怒人的系統里面又會有什么詭異的東西?卓爾人至少楚云升還能有效地控制。
  
  “事情已經發生了,也未必就是壞事,去看看異常的對象吧。”戥岔開話題道。
  
  電不是第三個烏怒人,沒有想那么多,它僅僅是從客觀上去評價,戥岔開的話題很成功,能源消耗的損失也不用它去煩心,那是卓爾人和戥的事情,倒是異常的原因很有意思,很對它的興趣。
  
  楚云升那邊已經將睥邁的息體在系統中調了出來,數據很混亂,像是被云霧嚴嚴遮著的世界,看不清楚。
  
  “的確是一個絕佳的試驗體,能頑強活到現在還沒有死亡,的確是一個生命奇跡。”電飛快地查了一些其他的數據,驚訝道。
  
  戥觀察了片刻,也贊同道:“雖然無法看到他內部的意識活動,但從能夠看大的數據上看,它還在頑強地掙扎。”
  
  楚云升默不作聲,電突然向五序道:“五序,你們的那個第16123號工程第8169絕密序項,是不是因為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實驗對象,從來沒有啟動過?”
  
  五序的神情還有些恍惚,烏怒人與戥都是局外人,末日實驗對它們的沖擊僅限于驚聞,而對于卓爾人,則是一場歷史噩夢,有著太多的意義。
  
  整個種族從此四分五裂,老們失蹤的失蹤,消失的消失,死亡的死亡,很多卓爾人至今都堅持認為,老一代們一定發現過一個天大的秘密……
  
  五序嘆息一聲,再次無奈道:“我不知道,我沒有權限。”
  
  它只是第五序,還不是,的權限,它還沒有,這也是它為什么急切想要成為第三大序的原因之一,只有成為,它才能擁有更多的權限,才能真正延續第三大序的未來。
  
  楚云升這時候則有些奇怪道:“睥邁受傷之后我去看過一次,和現在有些不同,現在似乎有些穩定下來的趨勢。”
  
  系統調集上來的數據雖然依舊混亂,但是也能漸漸看出一絲穩定的企圖,不過最終能不能穩下來,還要看睥邁自己。
  
  電也發現了,一邊隨手在旁邊建立一個個生命模型,一邊似自言自語道:“不應該啊,不可能損耗了全艦99%的能源就能穩定它的意識結構,是卓爾人末日實驗的原因?還是剛才有什么事情發生過而我們沒有觀察到?”
  
  ……
  
  透明生物的大驚逃,在星空中,造成了滾雪球般的連鎖反應。
  
  不明情況的其他飛船,在掃描到大量輻射源從某個方向上拼命逃離之后,唯一能做的,也是最為保險的舉動,便是遠離那里,即便有些強大的種族,在形勢不清的情況下,也選擇暫避。
  
  新艦與快速戰艦匯合點附近,很快便逃成了“真空”。
  
  但在另外一邊,被驚走的飛船方向,則顯然有“人”在渾水摸魚。
  
  一道青蒙的源門之影,從一艘爆裂的宇宙飛船中射出,手中拿著一個自然源體,船中的生命已經被斬盡殺絕,一個不留。
  
  但它依然受了傷,不是那艘飛船的原因,而是與它爭奪源體的另外一個源門。
  
  望著星空中漂浮著無數碎片,它與對方已經滅掉起碼七艘戰艦,以及三個源門生命。
  
  目的便是它手中的這個自然原體,以及還有一個,現在在對方的手中。
  
  剛才的一瞬交手,雙方都想在最后搶到彼此手中的源體,但顯然都是失敗了,兩人都預計到了對方的陰險,做了充足的防備與迅捷的反應。
  
  望著對方網狀的生命結構,前不久才從重傷中恢復過來的青蒙源門不再想強攻,今天大概便到此為止了。
  
  這已經不是它們最近第一次交手了,即便不算很久前的未遂的那一次,也已經有很多了,兩人的“嗅覺”幾乎驚人的一致,常常會在混亂的地方出現,并同時看中獵殺的目標。
  
  兩人在攻擊目標中相互偷襲,相互偷襲中又繼續攻擊。
  
  “你總有一天會輸的,因為你身后的同族是你的最大負擔與累贅。”
  
  它收起自己的自然源體,望著與它在黑暗星空中遙遙對立的網狀結構生命,冷冷地說道。
  
  “你錯了,我之所以一直沒有輸,原因就是因為它們的存在。”
  
  網狀源門將自然源體送回了身后的飛船,然后守護著飛船后退,顯然它也不想再與青蒙源門拼命。
  
  如果有原冷星艦隊的人在這里,會驚訝地發現,不但這兩個源門的身影很熟悉,它們交流所選用的波動語言,也很熟悉。
  
  片刻之后,兩者都在無聲中悄然消失,星空恢復沉寂。
  
  失去99%能源的新艦在“真空”區域停留了許久,但是一直都沒有等到苜苒等人的飛船。
  
  這里已經變得很危險了,“真空”便意味著異常,異常便意味著將有真正強者會前來查看,他們又失去了99%的能源,不能過長的等待。
  
  為了三個冷星人以及荒星人,即便是認識苜苒的戥,也不可能冒險繼續等待。
  
  楚云升事情很多,即便是在快速的艦內信息世界,也十分的繁忙,能源的損失、睥邁的異常、戰爭的準備……但仍抽出了時間,再次前往氣泡的世界。
  
  苜苒等人的飛船中絕大部分已經是荒星女人和小女孩,能夠讓他入侵的選擇很少。
  
  當他找到苜苒所在的位置時,卻發現即使是小孩,也無法入侵進去了。
  
  而她們的周圍也增加了大量的人類氣泡。
  
  出現這種情況,大約也只有幾種可能,一是安德魯的紀子飛船,它能夠抵御住楚云升的零維入侵,還有一個便是阮落等人此刻所在第六紀人,他們也有可以防止類似地降臨的事物。
  
  從苜苒等人激烈反應的氣泡上,大致可以推斷她們在激烈的反抗著什么,或者忍受著什么痛苦,暫時卻還沒有死亡,便從側面證實了多數是這兩者之一:這是故意給他在氣泡世界中看的!
  
  楚云升冷笑一下,返回新艦,苜苒等人被俘在他的意料之中,雖然他能夠通過氣泡的世界達到苜苒等人的飛船,但是外部的物理空間卻現實地將她們與新艦割裂太遙遠。
  
  荒星人幫不上什么忙,只靠苜苒以及她的戰友一共三個人,想要在越來越擁擠的星際鏈路上順利地趕到匯合點,那是奇跡,即便是更強的快速戰艦都差點被俘虜。
  
  他能夠通過氣泡世界入侵零維,但不是萬能的,遙遠的距離,相對時空的時間差異,鞭長莫及,總會出現不可測的意外,苜苒等三人能堅持到現在才被俘虜,已經很了不起了。
  
  回到新艦,戥便聽到楚云升道:“讓雷過來。”
  
  “出什么事了?”戥雖然不會等他們,但也不是完全不關心:“他們如果被其他種族俘虜的話,按照你留下的安排,從人類的特殊性,到卓爾人系統的先進性,再到那些符文防御特色,對方起碼會暫時留著他們的生命,研究很長一段時間才對,等你入侵過去,萬無一失……難道?”
  
  楚云升沒有說話,默認了他的猜測。
  
  雷很快便從一道門中出現,如今在信息的世界,只要有權限,便沒有任何距離存在,見到楚云升,它似乎意識到了什么,楚云升很久沒有單獨見過它了。
  
  “弭婭的快速戰艦上的確有內奸。”楚云升目光平靜道:“而且,還是一個能夠入侵到弭婭指揮系統里面的人,你負責去查,但是要做的隱秘,不能有動靜,我會讓卓爾人全程配合你。”
  
  快速戰艦被班里路攔截,如果是偽霸的原因的話,微小生命能夠追蹤到快速戰艦,也如果只是巧合,或者其他什么意外原因的話,那么,苜苒等人被安德魯或者第六紀的人盯上并俘虜,顯然就無法再能用意外來解釋了。
  
  苜苒的情況,楚云升只告訴過弭婭,弭婭自然不會出賣苜苒,但快速戰艦的指揮系統中有記錄,內奸一定能夠入侵系統。
  
  楚云升想了想又補充道:“第六紀的人剛剛失敗過,他們的可能性不大,安德魯那邊最可疑,雖然安德魯不敢這么做,但和他在一起的艾希爾就不一定了,你順著這個方向去查,越快越好。”
  
  雷奇怪道:“它們抓三個冷星人,有什么用?”
  
  戥這時候替楚云升解釋道:“如果我沒有猜錯,它們想在這里置我們于死地,但實力又不夠,需要尋找靈生投靠,那就要拿出實際的“證據”或者“誘餌”,它們顯然覺得苜苒比較合適。”
  
  他還有一些話沒有直接說出來,抓走苜苒的人,至少自認為很了解楚云升,一定以為楚云升會因此而變得十分沖動,從而露出破綻,或者無法再藏匿下去,一定會去咬它們用苜苒做的魚鉤。
  
  但是真的是這樣嗎?戥以為,怕是它們要失算了。
  
  雷興奮地走后,楚云升忽然向戥冷聲道:“我估計那個內奸根本沒有進入新艦,這應該是它最后一次任務,不過,戥,我們的對手是靈,不是它們!
  
  出發吧,不用再等了。”
  
  戥猛然意識到楚云升剛才氣勢洶洶找來雷的意圖了,原來他想順著對方的想法,將對方反坑一下,反劣為優。
  
  如果,僅僅是如果,苜苒三人如果此刻能夠猜到楚云升的意圖的話,極為默契地相配合,說不定將會有更大更好的效果!
  
  甚至,直接坑掉對方所投靠的靈!
  
  戥都有些忍不住期待了,對與靈一戰,他一直沒有太好的頭緒,現在似乎可以做一些計劃了,但首先需要苜苒等人能夠猜到并默契地配合。
  
  這是一個巨大的考驗,即便猜到了,也要能夠忍受住精神與身體雙重摧殘,以及最重要的,能夠始終對楚云升與主艦隊有著堅定的信任。(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