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399 絕密序項

浩瀚的星空常常如萬古不變般的單調、清冷與長久的沉默,但也從來不缺少震撼的時刻。
  
  超新星的爆發,黑洞的坍縮形成,星系與星系的碰撞,等等自然壯觀,都是宇宙時間長河中最為瑰麗的一幕幕。
  
  而生命的出現,帶來了更加絢麗的一個個奇跡,有別于自然形成的壯觀,它們更加富有突然性。
  
  就像現在,星空中飛逃的快速戰艦,孤零零的身影被群狼一般的敵人們兇狠地追擊著,扎入黑暗,倉惶無路,眼看就要被獵捕,它卻減速了。
  
  它的前方,黑幕一樣的星空,點綴于上的繁星閃爍之間,似乎有一支龐大無比的艦隊,穿越無比漫長的星云與塵埃,終于趕到了戰場。
  
  剎那間,無數推進器的磅礴噴發,耀閃遼闊的星際,透出黑暗的布幕,彰顯出無上軍勢的威赫。
  
  仿佛,只要一聲令下,成千上萬艘布滿星際塵埃的漆黑戰艦,就會在剎那之間,怒吼齊射,數不清的光芒劃破黑暗,將世間的一切撕為碎片,塵埃輻射光輝消散之后,空蕩蕩的世界,將只留下它們曾浩蕩于此的赫赫軍威。
  
  這樣的星空奇跡,追擊快速戰艦的透明生物沒有看到,也不想看到,更不會看到,只能驚懼于冷汗之中,當它們看到快速戰艦減速,看到成千上萬的漆黑戰艦透出黑暗,看到快速戰艦躲入無敵艦群的背后,它們便果斷地下令撤退了:
  
  “這是一個陷阱,快離開這里!”
  
  減速是很麻煩的事情,減下來之后再朝相反方向加速逃離,是更麻煩的事情,因此它們仍舊選擇了加速,但將加速推力的方向稍微偏離原航線,試圖從漆黑艦群的一側,以曲線繞過去。
  
  這是星空中標準的戰場脫離方法,敵人想要重新攔截,同樣也需要為改變方向而付出偏離加速的代價,減速再掉頭才是真正地朝敵人優勢槍口上撞的愚蠢舉動。
  
  透明生命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驚險地擦著漆黑戰艦群攻擊范圍,完成曲線加速,拉開距離。
  
  面對成千上萬的布滿塵埃的一艘艘戰艦,它們渺小的就如同一葉扁舟,在無邊無際的戰艦浪濤前面,逃之夭夭。
  
  好在對方沒有追擊,想象中的毀滅性的打擊也沒有出現,仿佛那些漆黑戰艦群只是在浩瀚地進行武裝大游行,行掠而過,不屑理睬它們,它們不過是一個不自量力擋在它們行軍路線上的蟲子。
  
  “會不會是信息欺騙?”
  
  距離漸漸拉開,驚魂未定之中,終于有一個透明生命想到了什么。
  
  “如果是,更加可怕。”
  
  它們的指揮者寧愿面對剛才的浩蕩艦群,也不愿面對一艘,或者一小艘,卻極為先進的星艦與種族。
  
  那意味著它們不但連逃的機會不會有,血染星空的機會也不會有,甚至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已經死了,種族瞬間滅絕。
  
  心有余悸的它們,瘋狂地逃著,即便路上再發現落單的飛船,也絲毫不管,只顧逃亡,以至于一些不明真相的路過飛船,還以為前方發生了什么事情,也跟著一起驚逃。
  
  在它們漸漸成為星空中看不見的一個點時,浩浩蕩蕩的漆黑艦群終于消失了,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空蕩蕩的太空,只有快速戰艦在飄零著。
  
  許久后,那些漆黑戰艦群來自的方向,露出一道冰冷的椎體面,寂靜地朝著快速戰艦方向航行。
  
  而星艦的里面,三十七艦的各種生命,如潮水般地從戰爭門后紛紛退出,回到球面格子中。
  
  這一次對快速戰艦的救援而進行的常規信息欺騙,戥沒有親自操控,而是交給了三十七艦的各族生命,通過戰爭門,進行艦外模擬,算是未來大戰前的一次大演習,除了樞機源門不需要參加,其他星空種族全部上陣,這才有了剛才集體從戰爭門如潮水退回來的壯觀一幕。
  
  總體上演習的效果不錯,唯一可惜的地方,是許多星空種族很惋惜對方沒有迎戰,想進入信息欺騙的深層次戰爭的想法沒有實現,有種族希望能多學到一點三大族的知識,有種族希望能夠增強一點力量在未來存活下去,各有各的打算,雖然這一次很輕松,但到了邊緣矮星系,就是血腥的殘酷。
  
  上一次,戥親自對二十多個源門布置的高難度信息欺騙之戰,很多星空種族當時都來不及跟上進度,現在還在參考細節。
  
  它們并不關心快速戰艦的死活,如果不是海國大殿主的原因,它們甚至都不會去關注一下,在它們看來,那艘戰艦里的生命,真的是在浪費生命。
  
  但它們身為新艦的一員,二級權限者,有必須救援快速戰艦的責任,三大族的命令不是鬧著玩的,而且對方也是新艦的一部分,雖然只是一級的權限。
  
  外星空,快速戰艦持續地減速著,直到相對靜止,然后反向加速,一個合格的太空飛船,是不可能有頭尾之類的區分,空間中的任何一個方向都必須可以航行。
  
  艦內的地底小人與歌林人一遍遍地校準數據,調整這飛行的軌跡與加速度的大小,直至精確地與漸漸追上來的錐體新艦速度幾乎快要相同時,被正好趕上來的新艦所打開的幽暗入口,“吞入”進去,完成一次勉強合格的入艦程序。
  
  進入新艦后,快速戰艦的相對速度便再次如同靜止,然后在新艦開始對它增加推力的同時,減小本艦自身的推力,直至推進器完全停止,戰艦穩穩地停靠在預定的艦位上。
  
  三十七艦的戰艦都排列在這里,鴉雀無聲,當弭婭等人走出快速戰艦的時候,幾乎以為上錯了“船”,跑到了一艘無人的死亡船上。
  
  不管是船位,還是其他地方,都是一片的漆黑,毫無生命存在的跡象,猶如一個死人之船。
  
  如果不是楚云升剛才去了一趟快速戰艦,他們一定會以為被騙入了別人的陷阱之中。
  
  高等生命對低等生命的碾壓體現在很多方面,高等生命的意識即便已經死亡,生命體卻常常仍然如活人般地自行“工作”,低等生命根本無法知曉它是死了還是活著,而像電曾無視地說過,它們的星艦外物質壁就是讓五國的人攻打,攻打一萬年也打不出一個痕跡來。
  
  這并不是炫耀,從符文技術上就可以看出來,六甲符文在低等文明的眼里可能像是一個能量罩一樣的存在,但是當它們相互之間發生聯系,形成毀滅再重生的循環,便成了永遠也攻不破的壁壘,自然一個痕跡也留不下。
  
  好在,戥還是為它們準備了照明燈光,結束了黑暗,然后按照秩序進入息體。
  
  弭婭的艦長之職在回來后便被解除了,她回頭看了殘破的快速戰艦一眼,這艘和他們一起戰斗一起生存的戰艦,滿目蒼夷,渾身沒有一塊好的地方,她還不知道戥會怎么處理它,是拆開作為廢物資源,還是修復之后重建?
  
  不僅是她,很多人都對這艘戰艦有了感情,如果不是它,他們或許早就死戰了星空之中,正是它用倉促打造出來的艦體忠誠地保護著所有人,直到他們再次回來。
  
  “不會真要拆吧?”阿里語氣復雜,快速戰艦要被拆掉的傳言不知道從哪里傳出來的,很多人都相信了。
  
  “不知道,走吧。”弭婭搖搖頭,她真的不知道,戥還沒有告訴她任何情況。
  
  阿里的目光越過殘破的戰艦,望向漸漸合攏的入口外的黑暗星空,心思重重,直至入口關閉,再無人進來,他才不死心地嘆息了一聲,排隊進入什么息體。
  
  刺惡與線體樞機都依次進去了,退化人與血族也在分批進入,銀色軍團剩下的士兵在岐沉的帶領下,正在通過。
  
  一切按部就班的運行著,預計很快就會完成。
  
  但是,在睥邁被人送入息體,再送入陣列之后,異常忽然地發生了!
  
  異常并不是在息體入口,其他人還在秩序進入,而是直到新艦的頂端結構,艦內所有系統瘋狂地運轉。
  
  與新艦合為一體的戥,在順時之間,便聽到一連串急促響起的警告
  
  “全艦能源損耗1%!”
  
  “全艦能源損耗2%!”
  
  “全艦能源損耗3%!”
  
  ……
  
  “全艦能源損耗81%!”
  
  戥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急忙聯系卓爾人:“五序,怎么回事?趕快停止系統消耗!”
  
  電也出現在五序的格間中,只見五序蒼白地看著無數的數據漫天沸騰,一個冰冷的卓爾音在反復回蕩:
  
  “發現適用實驗體,末日實驗第16123號工程,編號第8169絕密序項啟動!警告,能源不足!警告,能源不足!”
  
  “發現適用實驗體,末日實驗第16123號工程,編號第8169絕密序項啟動!警告,能源不足!警告,能源不足!”
  
  ……
  
  “快關掉它,它會抽干整個星艦的!”電火速道,并上前試圖關閉,但是沒有成功。
  
  不但沒有成功,被五序鎖死在五上模型里的那道碎片,也正劇烈的反應。
  
  “五序!!!”
  
  能源消耗此時已經瞬間超過了90%,電與戥焦急的聲音幾乎同時響起,沖向似乎發愣的五序。
  
  nbsp;五序苦笑一聲,道:“我已經試過了,你們看。”
  
  在五序的前方,依舊是那個冰冷的卓爾音,在連續不斷對五序的操控做出反應:
  
  “你的權限不足!”
  
  “你的權限不足!”
  
  “你的權限不足!”
  
  ……
  
  電與戥一下子全都傻了眼,居然卓爾人自己的權限也不足?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時間不等人,能源消耗再度越過警戒線95%!
  
  這時候,楚云升終于回來了,飛快地打開一系列控制模塊,最終,瘋狂運轉的系統也終于停了下來。
  
  楚云升看了看有些失神的五序:“中止它需要的權限,你現在還沒有,我也只能強行將新艦系統與卓爾核心系統隔離來開。”
  
  此時,能源消耗已經達到99%,只差一點,全艦就要“熄火”!
  
  戥與電再次同時向五序怒道:“末日實驗是什么!?”(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