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393 真假世界

^
  
  黑暗中,苜苒盡力克制自己思維波動通過情緒向身體神經系統傳遞的自然反應,她不完全信任體內的微生命,即便它們最后確認時給出的影像是她所熟悉的冷星戰隊隊員,也是如此。
  
  戥留下的生命訓練體系此刻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讓一直高強度訓練的她能夠勉強維持身體的反應與腦部的思維不相一致,使得微生命在不進入她腦部的情況下,保持她自己的思維獨立。
  
  看起來更像是人格分裂,但卻是高層次的生命最基本的能力之一。
  
  但她無法與其他四位戰友有任何機會私下交流,不管是通過說,還是通過比劃,或者通過其他波動方式,只要化學信息一出她的腦袋,立即就會被守在她腦袋外的微生命探知。
  
  甚至,她都不能確定,四位戰友是真實的,還是虛假的。
  
  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相當于一個人的腦部與意識被嚴格地監禁了,而監獄的大小只有腦部那么一點點的地方。
  
  如果微生命愿意,它們還可以做出更加可怕的事情,通過外部的神經系統,“欺騙”被監禁的生命腦部,明明面對豬頭般的嗷卡人,卻以為是精致的荑族人,明明一刀插入了自己的肚子,卻以為砍掉了敵人的腦袋……整個世界變得分不清真假,微生命在這上面如同靈一般,操控著被監禁生命的一切。
  
  懷疑就像是一個黑洞,將苜苒的思維一步步拉入無底深淵,她看到了黑暗,也看到了四個戰友,甚至聽到了他們的聲音,觸碰到他們的手臂,但是都有可能是假的,她的感官完全控制在微生命的手中。
  
  她不知道自己真正身在何處?這里又到底是什么地方?
  
  微生命所說的話她縝密地發現了一些小小的漏洞,如果真的是為了確定快速戰艦的身份,那么不管她是它們要找的,還是不是它們要找的,確認之后,都應該殺掉,按照微生命的說法,既然已經要藏不住了,那么確認之后,還要留著一個不再有用的累贅做什么?
  
  需要利用她的生命體攻入飛船一個內部的說法,也不可靠,她不認為自己現在的程度就能夠比肩一個真正的星空種族,它們都做不到的事情,她不可能做到,無論是從知識上,還是從生命能力上,都是如此,對此,她十分的清醒,絲毫沒有被微生命說暈。
  
  但她不能抗拒,只能先按照對方的意圖行事,先活下來,再尋找機會。
  
  她仔細地理清了自己的處境,也找到了一些雖然很小,但是也存在著的自己優勢,微生命對她和她的戰友估算仍有一些偏差,經過戥的生命系統改變,她勉強能保持思維與身體的分裂,她的幾個戰友應該也有用這樣的能力了如果他們的確真實地活了下來的話。
  
  只是,她還沒有想明白極為關鍵的一點:如果微生命想要通過外部“欺騙”她的大腦意識,最好的辦法是不讓她知道它們的存在才對,她就不會有一點點疑心,十分的完美,但是,它們卻一開始就主動暴露了它們自己。
  
  除非它們的確沒有惡意,反是自己懷有惡意地想多了。
  
  快速戰艦里不僅有戥的思想在影響所有人,還有其他星空種族的各種思想,尤其是烏怒人的冰冷思想,對原冷星艦隊一眾生命的影響甚至還在戥出現之前,隨著岐沉等人回來,再次壯大。
  
  苜苒曾與阿里辯論過,認為在自己種族沒有成熟之前,應該利用主艦隊的優勢,認真吸取百家之長,在星空的不斷地戰斗與生存中,最終找到適合自己種族的方式,只堅持一種永遠不放是不正確的。
  
  阿里也給她扣了一個地球人帽子,叫做實用主義者中的理想主義,而他則認為經驗主義才是目前最合適的方向。
  
  類似的辯論在快速戰艦里還有很多,她與阿里的閑聊不過是滄海一粟罷了,但卻代表著快速戰艦中的思潮碰撞。
  
  苜苒沒有放棄她的懷疑,同時,緊緊抓住最大的疑點,保持腦部清醒。
  
  按照微生命提供的飛船內部地圖,她和其他四個戰友,在微生命的配合下,躲過上百次的清理武器,通過復雜的通道,又干掉了幾十個躲不掉的自行武器。
  
  最終來到目的地之外,通往里面的通道只有一條,自行武器已經被擊毀,但仍有一道不明的能量從里面射出來,雖然對自己似乎沒什么大的危害了,卻也無法再進去之前將它關閉,它設置在通道的最里面,門的后面。
  
  然而當她一踏入這條并不長的圓柱形通道,她一下子猜到了自己一直想不明白的關鍵點,而微生命這時候的提醒,更加證實了她的猜測
  
  “通過這里,敵人能夠掃描到我們的存在,不過只要過去,破開那道門,我們的系統就能完全控制這艘飛船。”
  
  微生命在這條最后的通道中無法遁形,里面的那道能量像是專門為對付它們而產生,將它們在苜苒身體內的各個位置與活動體,都被一一掃描出來。
  
  如果微生命在一起開始就隱藏著不現身,那么到了這里,反而露了餡,被暴露出來,相反,一開始就“開誠布公”地現身了,此時,便顯得很正常,不會受到懷疑,即便有懷疑,也會被它們時時刻刻的監控著。
  
  這時候,苜苒有一個選擇,她有一定的把握借助通道里頭的那道古怪方式的能量,將所有微生命清理出自己的身體,而結果會有兩個
  
  第一個,她將看到“真實”的世界,看到周圍真實的場景,證實她被“欺騙”了。
  
  第二個,她看到的和現在看到的沒有什么不同,微生命沒有欺騙她,在這道門口外,大家因為彼此的懷疑而最終功敗垂成。
  
  通道的距離不長,微生命像是知道了她內心的一絲波動,不停地提醒她不要上當,但卻沒有直接殺掉她,說明它們也只是預先的心理推測,并沒有能夠發現她腦部內的真實想法。
  
  如何選擇,只在電光火石之間。
  
  下一刻,她做出了決定,“重新”睜開眼睛,甚至還沒有“重新睜開”看到什么,一股刺激的血腥味便塞滿了她的嗅覺,沖擊她的大腦。
  
  而她的腳下,遍地的尸體,猶如地獄一般,全是人類的尸體!
  
  模糊的視線中,她看到一些“人”,一些極其慘烈的人,在仿佛最后的陣地上,團團守著一個奄奄一息的古怪機器,向她露出一絲勝利卻凄涼的微笑。
  
  “我們終于贏了,歡迎你回到真實的世界,我們來自你們所說的荒星……”一個老者,坐在古怪機器下,向苜苒黯然道,沒有一點點勝利該有的喜悅。
  
  ……
  
  楚云升說服了五序,電雖有不甘,但在雷陰惻惻的注視下,終究沒有再做抵抗,它也知道時間拖得越久,對它們越不有利,不是因為快速戰艦,而是誰先一點點趕到戰場布置,誰就占有著一點點先機。
  
  新艦建造的再完美,對于靈都是一樣,后面精簡的再厲害,對于本就不如它們的人,也是一樣,除非能夠在短時間內,在宏領域的研究上取得突破,但那又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今三方加上楚云升都默認,殺出血路之后,才有足夠的時間與精力,在相對平穩的地方,取得對宏領域研究的初步成果。
  
  這里,不行。
  
  還有,在這里的時間越長,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三代恒星就是一個標志,很多其他星空種族也會來這里采取資源。
  
  好在新艦的外層結構,電最在意的物質部分,已經完成,被精簡的大約是內部的一些構造,說不定被精簡后,在卓爾人的信息虛擬世界中,大家都是如地球人馬賽克般的一個個方塊體……
  
  戥是唯一支持精簡的人,在他看來,從戰爭角度出來,以現在大半完美的程度,加上精簡的后半部分,完全夠用了,沒有必要再浪費時間,去追求卓爾人的完美主義。
  
  馬賽克是不可能的,那是系統優化的部分,卓爾人早就弄得十分完美了,但如果將來橫渡上千萬光年的暗域,資源能量不足,那就說不好了,別說馬賽克,就是平面的卡通人,甚至干脆大家都是一個個最小化的黑圈圈,只意思代表一下,都是有可能的,但只要能交換信息就行,戥對此并不在意。
  
  他將大量的資源存儲結構精簡掉,將來打贏了就有機會重建,也有機會重新獲得更多的資源,打輸了要它們也沒用。
  
  但僅僅是資源存儲機構精簡掉還不夠,接著他又將除了武器系統與結構外的部分,統統砍了一遍,讓電幾乎無法接受,他竟然將除了宏領域之外的所有試驗結構全部砍掉,一個不留。
  
  戥只要對現在以及即將到來的戰爭有幫助的部分,其他都不做考慮。
  
  當他的“砍刀”最終舉向放置生命體的“息體群”,要砍掉卓爾人與烏怒人準備單獨存放自己種族,將它們與其他三十七艦種族隔離開來的結構部分時,卓爾人與烏怒人終于忍無可忍了,遭到了巨大的反對,戥只好妥協。
  
  即便這樣,戥七砍八砍,后續的建造工作仍用去了近十個地球年的時間。
  
  是時候出發了,飛往與快速戰艦的匯合點。
  
  與此同時,楚云升這個左旋神儲還活著以及大概位置坐標的消息,也在真空中,以光速向四面八方傳播。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