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389 同一個目標

^
  
  安德魯悄悄找上在一處星云邊緣碰巧發現的源門集團,有三個目的
  
  第一個,他想借助它們的力量,搞定飛船里的兩個女人。這是他一直以來所夢寐以求的,為此已經潛伏計劃了很久,包括這次與源門集團悄悄地聯系。
  
  第二個,他怕自己撐不過逃離銀河仙女軸心星系群的大浩劫,上一次銀河星系熄滅,他仗著紀子飛船的優越性沖出來了,而這一次,聽說有靈生命出沒,太危險了,仙女星系的一戰,他還記憶猶新,十分可怕。
  
  第三個,也是他保險的后手,萬一要是被那兩個女人發現自己私下聯系那個源門集團,他就說是為了按照之前大家商量好的計劃,聯系那些源門,是為了讓它們將楚云升的消息散播出去,最好傳到星系的每一個角落,讓那些巔峰強者與可怕的靈生命,將注意力集中在楚云升身上,他們則可以渾水摸魚地悄悄逃離出去。
  
  自從接觸的信號偷偷發射出去之后,安德魯便一直坐立不安,常常夢中被驚醒,而且都是夢到艾希爾一劍砍下了他的腦袋。
  
  他將自己封閉在小船艙中,對外說是生病了,實際上是在等消息,如果對方再沒有回應,他也只好放棄了。
  
  小約克在外面守著,他是安德魯的鐵桿手下,自從上一次“巨大器官”事件后,他雖然挨了打,但毫無怨言,更冒著生命的危險,為安德魯做一些隱秘的事情,如今深得安德魯的信任,為此,他還將自己的本名改了,改為小約克,以紀念死去的那位大約克。
  
  “約克,你進來一下。”安德魯心中隱隱不安,將他叫了進來道:“你再去看看,那些科學家發現什么異常了沒有?”
  
  作為紀子,在飛船里,他的權限自然最大,就像這間船艙,對外是完全封閉的,但他不懂科學,必須用那些科學家,而那些沒有貞潔的科學家,一邊從他這里騙取高昂的待遇,一邊暗地里又與那兩個女人聯系,背著他出賣他的事情,已經不止一次兩次了。
  
  他知道,那些科學家,都是和他同一代的人,心底里是看不起他的,只不過嘴上不說而已。
  
  他已經放棄這些人,將精力放在未來的下一代中。
  
  小約克領命去了,安德魯深吸了一口氣,他做了周密的安排,但仍然心中不安,現在才意識到,這種不安一定是源自于這次準備的不夠充分,不夠妥當。
  
  接來下,或許將是一場風暴,小約克或許被處死,而他則可能再次受辱被打,不過,他已經習慣了。
  
  他不知道其他幾紀的紀子怎么樣了,但想來一定比他日子要好過千倍萬倍,還有誰能比他慘!?
  
  在他這次計劃的三個目的中,最后一個,其實他很是矛盾的,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出賣”楚云升,倒不是因為他對楚云升有好感,而是楚云升那里有第七紀的許多精英,那可都是他未來的資本之一。
  
  如果楚云升完蛋了,那些地球人還活著,自然沒事,可惜,這只能是一個幻想,極其天真的幻想,仙女星系雙靈大戰的時候,他就在邊緣地帶,親身經歷,深知楚云升一死,那些人鐵定活不了。
  
  他很希望那兩個女人未能發現他暗中聯系外面的源門集團,這樣他就不用走到最后這一步。
  
  希望,總歸是希望,小約克一去不回,他便漸漸地知道,自己這一次又徹底地輸了。
  
  那兩個女人或許就在艙門外面等著他,一旦他出去,下場而想而知。
  
  他知道自己暫時死不掉,作為紀子,飛船會優先自行保護他,想要殺他,起碼要將他騙出紀子艦,但是那種被打得像狗一樣的屈辱,實在比死還難受。
  
  上一次,她們就警告過他了,如果再有小動作,就是不是私下懲罰了,而是要公開了,一旦公開,他還有何威信?
  
  因此,他仿佛像是知道被判了死刑的犯人一樣,死活不從封閉的船艙中出去,能挨過一時是一時。
  
  “出來吧,你總是要出來的。”文蘿冰冷的聲音在門外響起,安德魯便徹底地絕望了,再無一絲幻想。
  
  “我已經代替你聯系上那些源門生命了。”文蘿的聲音依舊冰冷:“我們已經重新談好條件,它們似乎意外碰見了一個強大艦隊,我讓人進行了分析對比,是在仙女戰場出現過的,其他地球人所在的那支艦隊,你作為紀子,應該出來率領飛艦了!”
  
  安德魯癱軟在艦板上,天知道她們又想干什么!?難道叫他去攻打那支艦隊,以及那支艦隊背后的楚云升?
  
  不知道為什么,他一直堅信,只要自己還是紀子,就有信心總有一天戰勝這兩個女人,但是他始終沒有信心面對楚云升恐怖的武力。
  
  這兩個女人瘋了嗎?
  
  最終,他還是出去了,沒有看到艾希爾,不遠處的文蘿用冰冷的目光望著他:“你以為我們瘋了?這是你,以及這艘船上所有人活命的唯一機會。”
  
  ……
  
  三十七艦持續不斷地對星空偵測,但出乎意料,對方始終沒有再追上了,就像消失了一樣,再也沒有出現過。
  
  匯總情報后的戥始終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也許是我多疑了。”他向這段時間一直靜心參研禁術的楚云升,說出自己的不安。
  
  楚云升射出一道波動,那些跳躍在虛空的圖形與數字便消失不見,看向他道:“不要緊,不過是有可能將我們認出來了罷了,然后找個靈生命做投靠之物,這些都是我們之前計劃中預計到的情況之一,再往前的星路越來越擁擠,不被它們認出來也會被別人認出來,所以新艦的建造你要抓緊了,我想,它們大概都不會知道我們再出現的時候,就不是一個艦隊了。”
  
  一旦新艦按照設計的要求真正建成,不僅不是一個艦隊,還可能有機會混入其他的艦隊之中。
  
  戥又想了想道:“光是它們也就算了,如果拔異說的那個安德魯,還有那個左旋新使,一起在暗中散播你和我們的情況,我很擔心,一旦我們到了邊緣矮星系,就會突然發現,左旋也好,新神國一邊也好,在這個已經無人知曉的混亂星系中,可能會形成同一個目標,一起在那里等著,等著干掉你和我們,搶走老神尊的遺留。”
  
  雖然楚云升這里已經基本沒有什么老神尊的遺留了,但是別人未必相信,而戥真正擔心被搶走的,也是另外的一樣東西剛剛開始的宏科技研究與所有資料。
  
  楚云升的目光中,不知何時閃爍出一絲殺意:“所以,我們也需要一個盟友。”
  
  ……
  
  弭婭越來越小心,隨著航行的深入,他們已經發現了三波移動輻射源,疑似兩個為飛船,一個為艦隊。
  
  好在,對方也小心翼翼,雙方連試探都沒有試探,直接擦肩而過。
  
  歌林人斷定是快速戰艦的速度原因,震懾住了它們不敢輕易接觸。
  
  弭婭得到啟發,干脆下令全艦不惜一切代價,全速航行,不再掩飾。
  
  越快的速度,通常都意味越高的先進度,在他們內部虛弱,而又不可避免地會遇到其他飛船艦隊的情況下,主動爆速,也是一個不得不為之的選擇。
  
  各個階段上的戰術總是在變化的,之前隱匿小心,現在隱匿不下去了,就要有所變化。
  
  與班里路一戰后,戰艦中元氣大傷,睥邁至今神志不清,如果沒有老赫爾,可能早就死了,線體樞機命源大損,戰力廢了大半,只有刺惡一人,利用烏怒人的系統,勉強能夠再次使用銀色武器出戰。
  
  但全戰艦的人都知道,再往前飛,肯定還會再一次爆發大戰,筋疲力盡的他們不知道能不能應付得了,他們很想在之前補給過的那片不規則小星系里,好好地停留與修整一段時間,但是一旦拖延,就會趕不上主艦隊的腳步,而趕不上的結果,以他們的力量,很快便等同于滅絕。
  
  因此,無論如何,現在也必須盡快趕回主艦隊,起碼足夠的靠近,希望在下一次大戰爆發的時候,能夠拖延到主艦隊來援。
  
  在他們加速掠過的一片星空中,許久后,一艘橢圓的飛船,靜靜地從黑暗中飛至這里。
  
  飛船中,懸浮在黑暗中的苜苒似乎做了一個夢,夢中,楚云升向她說了如何從封閉的零維醒來的辦法,讓她自己感覺決定,是醒過來還是繼續封閉。
  
  她似乎在夢中研究了一段時間,今天,終于睜開了眼睛。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