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1)     

黑暗血時代1386 末日之戰

^
  
  和其他人一樣,楚云升等人也要從這兩個邊緣矮星系走。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他們還沒有強大到可以無視星盤正面的巨大引力拉扯,或者能夠存儲天文單位的物資在宇宙中繞個大圈。
  
  至于走一個,戥與五序等人還沒有決定好,從當前的坐標到兩個矮星系還有很長的一段距離,其中不但要與快速戰艦匯合,還要找到小蟲子,或許會發生新的變化。
  
  討論星際路線的時候,五序與第三個烏怒人都到了,楚云升指著與快速戰艦約定的坐標點道:“匯合之后,如果還沒有小蟲子的消息,就從這里過去,偽霸雖然是靈生命,但想要逃離銀河仙女軸心星系群,也必須走這里,然后才能決定去往哪一個邊緣矮星系。”
  
  靈也并非無所不能,彩虹橋崩塌,便只能老老實實地乘坐宇宙飛船,否則哪里也去不了,除非偽霸不準備離開,否則要么在兩個矮星系的分道星路上遇見,要么就最終會在其中一個矮星系碰到,幾率各半。
  
  “但是我們需要在這里停一下。”五序指著從當前坐標到匯合點坐標之間的一處不規則星系,道:“這里有不少三代恒星,是我們路線上三代恒星最多的一處,我們可以在這里補充大量的稀缺物質,最好能夠將新艦的雛形在這里建立好,后面可能就是連番大戰。”
  
  三代恒星便意味著發生過幾次星體大爆發與坍縮,期間便會產生大量的重元素,宇宙中,重元素一樣稀少,最多的物質永遠都是氫之類的輕元素。
  
  人工可以合成,但太過浪費資源與時間,有現成的才最好。
  
  楚云升不置可否,第三個烏怒人插話道:“依照目前的形勢,最稀缺的東西還不是物質物資,是命源。”
  
  它細長的生命體漂浮上前,將銀河仙女軸心星系群的星圖放大打開,上面移動著許多被三十七艦探測到的飛船艦隊,道:
  
  “你們看,所有星空生命,只要有能力的,都在瘋狂逃離本星系群,拼命地往兩處邊緣矮星系急航,由于巨引力源的原因,本星系群聚集的生命、飛船、艦隊,數量之多,之密集,將是從未有過的場景。
  
  又由于本星系群有過一處神戰戰場,它們當中的強大生命體,先進的戰艦艦隊,也將是空前的規模。
  
  其中必定會有靈生命,我們所知道的,就有兩個,一個是在仙女星系之戰中退走的靈,一個是銀河霸主。”
  
  五序冷聲道:“偽霸那種低等的卑劣之賊,沒有那個膽量。”
  
  第三個烏怒人不會理它,繼續道:“如果我是靈生命,或者是高等次的源門生命,再或者是極先進的種族,只要有足夠的實力,一定會在兩個矮星系里等著,不急于逃離,等著鋪天蓋地的星空生命、飛船艦隊蜂擁沖來的時候,一網打盡,抽取命源,為橫渡上千光年的遙遠暗域做足夠的保險準備。”
  
  五序冷哼一聲沒有說話,戥倒是贊同道:“確實如此,就是我們也需要足夠的生命之源來支持橫渡暗域,可以確定,排在爭奪目標第一的是最佳啟航點,其次是生命之源,再次是物質物資,未來必定有一場驚天動地的大血戰,激烈程度與規模,甚至遠超當年在本星系群的神戰!”
  
  一場大戰是不可避免的,所有在逃的艦隊與生命都清楚,為了爭奪各種橫渡上千光年暗域的資源,必將殺得星日無光,能活著離開的,可能寥寥無幾。
  
  或許有的艦隊想要乘著時間上的機會,在大戰沒有爆發之前,提前從邊緣矮星系離開,即便準備上可能不充分,但也好過被殺死在出發點,但要靠縹緲的運氣。
  
  而那些尚未進入星空的生命,雖然極為稀少,但都成了最大也是最先的犧牲品,沒人會帶它們一起走,一起逃離本星系群,反而會肆無忌憚將它們的生命之源抽走,作為資源儲備。
  
  一場極為瘋狂,甚至是空前的戰爭狂潮,已經響起了前奏序曲。
  
  未來的星路上,會有多少先進的戰艦,多少強大的源門尊者,甚至是靈生命,都不得而知。
  
  黑暗的盡頭,便是血腥的盡頭。
  
  這也是一場巨大的逃亡,相互撕殺攻掠的恐怖之路,沒有足夠的準備,楚云升等人沖上去一樣也會被打成碎片。
  
  新艦的制造便迫在眉睫了,單靠卓爾人的幾個殘缺的小立方體,戥的小暗艦,即便加上三十七艦,也瞬間就會被沖得七零八落。
  
  第三個烏怒人提醒得很好,如果有靈生命參與掠奪命源,將是一場空前的浩劫,甚至會爆發毀滅一切的靈戰。
  
  作為夾縫中的艦隊,包括他們,必須做好各種預案準備。
  
  楚云升的目光越過五序,望向遙遠的諸多星團,在銀河仙女軸心星系群之上,還有更大的超星系團,由幾十個與銀河仙女星系群一樣的,或者更大星系群與星系團,共同組成。
  
  它們都被宇宙時空的天文距離割裂在一個個孤島上,而唯一能連接它們的彩虹橋,如今也崩塌了。
  
  靈占星為主,源門劃空為王,前所未有的混亂與動蕩,降臨于世間,本星系群即將到來的大戰不過是其中的一個縮影,一旦恐慌的消息跟隨逃出升天的生命擴散輻射出去,更大的末日便來臨了。
  
  楚云升輕輕說道:“這才是神戰,末日之戰。”
  
  ……
  
  弭婭醒過來的時候,戰艦已經加速,前往前方距離約十二光年處的彌漫星系。
  
  班里路的飛船全部拆光,也不足以補充戰艦損失的物資,需要在這里做一次大規模的補給。
  
  戰損已經統計上來,一線的軍隊陣亡率高達百分之七十以上,許多戰隊徹底消失,更多的直接打殘,缺員遍地都是。
  
  她沒有心情細看,交給助手去處理后,便忙著重新校對航線。
  
  以前她問過戥,一直說地面生物與星空生命不同,那么最直觀最易懂的區別到底在哪里呢?
  
  很多時候,他們都很茫然,因為不知道到底區別在哪里,便不知道如何改變,戥卻給她形象地舉了一個簡單的例子。
  
  在地面生物的地面思維中,宇宙飛船不過是大號的汽車、飛機或者輪船,而一個個星球就是一個個城市,人們乘坐著大號的汽車飛機輪船,從一個星球到另外一個星球,便如同從一個城市去往另外一個城市,旅游、探險、居住、開發等等。
  
  再將一個個城市圈起來,便形成了國家,于是又有了邊界線,以及,一個個坐擁許多城市星球的帝國。
  
  相對應的,有了帝國,便有了中心,首都也成了一個星球,一個首都之星,然后輻射眾多其實和城市沒什么區別的星球領地。
  
  文明運行的方式,自然也就跟隨帝國的統治方式確定下來。
  
  而在星空生命的星空思維中,卻完全不是這樣。
  
  首先,星空宇宙中,所有的物與體都在不斷地運動之中,星球也是一樣,星球也是運動,不是停在那里不動的城市,而且它們的速度并不慢,絕對速度甚至常常超過許多宇宙飛船。
  
  其次,從更高的視角去看,整個宇宙中的所有星球,都在膨脹中極速做退行運動,如同浩浩蕩蕩的洪流,向四面八方沖去,從來就沒有一個什么中心。
  
  因此,在星空生命的眼中,星球在宇宙的大海中,也是一種飛船,一種在引力規定下自行飛行的飛船,飛向宇宙的各個角落,即便不離開星球,也同樣可以遨游宇宙。
  
  大多數原始生命都是誕生在這些特殊的“飛船”上,直到有一天,它們的能力達到了一定的程度,不再滿足于引力規定的航行路線,想要脫離它的束縛,自由地飛向自己想要去的地方,便才有了真正的宇宙飛船。
  
  宇宙背景,黑暗星空,才是生命真正的“家”,離開誕生“飛船”,便自由地在浩浩蕩蕩的無數星球飛船中自由穿梭,去往一個又一個別人的“飛船”,或者無人的“飛船”,去了解在自己的“誕生飛船”中所看不到的世界。
  
  它可以逆著無數星球退行的飛行方向航行,也可以順著而加速,既是浩浩蕩蕩中的一員,也是自由行動的獨特者。
  
  它們只有信息的中心,沒有地理的中心,它們將分散的信息收集起來,想要知道這道浩蕩的洪流最終到底流向何方?
  
  也正是因此,許多生命種族,在無數星球的洪流中,迷失了方向,從一個星球到另外一顆星球,其實就是從一個高速運動的“飛船”到另外一個高速的“飛船”,一次算錯目的星球的未來坐標,踏空之后,如果再錯,便將迷失在星空之中。
  
  到處都是星光流走,卻都是時空上的虛幻,美麗卻具有欺騙性。
  
  所以,一個星空種族想要生存下來,首先便是要以這樣思維觀念,確保航線無誤。
  
  快速戰艦有自動的糾正系統,弭婭需要做的僅僅是確認。
  
  距離匯合點越來越近了,她希望不要再遇到什么波折,起碼在戰艦補充完成之前能夠保持平靜,讓戰艦緩過一口氣來,讓戰爭帶來的損失與傷痛轉化為前進的基礎。
  
  但是主艦隊那邊曾經提醒過她,越往前走,將越加的“擁擠”,發現別人,或者被別人發現,都是遲早的事情。
  
  所幸,他們小心翼翼地航行,相安無事,卻沒有想到提醒他們的主艦隊,在低調的航行中,卻被一個由十多個源門生命組成的奇特的“武裝集團”打劫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