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383 原來是它們

^
  
  班里路的援軍艦隊,在發現班里路瞬間戰敗,源門被殺,自己的攻擊又被偏離之后,便果斷地選擇了掉頭離開,不再逼近。
  
  它們退卻的秩序很井然,并不倉忙,顯然是既不想過來無意義的硬拼,但也并不懼怕。
  
  弭婭終于可以松一口氣了,她已經在艦長的崗位堅持很久很久了,等到確定敵人來援艦隊掉頭離開,雙眼一黑,便昏厥在指揮艙中。
  
  和她一起倒下的,幾乎超過八成的指揮艙艦員,沒有昏厥的,也癱軟在空中,想要發出勝利的歡笑卻怎么也笑不出來。
  
  歌林人要好得多,接替他們維持著艦內的秩序。
  
  楚云升在去過快速戰艦的指揮艙后便離開了,通過零維世界,返回了主艦隊。
  
  刺惡從烏怒人的系統中走出來的時候,線體樞機郁悶地在門口等著它。
  
  它看起來很凄慘,原本全如亂麻卻讓它驕傲的漫長線身,如今只剩下芝麻綠豆那么一點大小,漂浮在空氣中,視力不好的,說不定一巴掌就將它當做衛生間泄露出來的排泄物給打飛了。
  
  每一截線體都是它的命源,這一戰損失得也太多了。
  
  刺惡進入烏怒人系統的時候,它正在認真地粘結著可憐的幾條不知道它從哪里找回來的身體,勉強讓它看起來不在是一個點。
  
  “進了烏怒人的系統,你這輩子也就差不多廢了。”見刺惡瞪著眼睛,錯愕地看著它殘缺的線體,它沒好氣地諷刺道。
  
  不過它卻是將力氣用錯了方向,刺惡滿不在乎地說:“尊上已經和我說過了,我這資質在嗷卡人中算是不錯的了,但在樞機里面卻要排在老尾,差得不行,靠自己這輩子估計也沒辦法到源門的境界,還不如用烏怒人的辦法,借這個機會,沒有選擇的余地,就決定了,對了,你不養傷,跑我這里來干什么?”
  
  這就說到線體的郁悶之處了,抱怨道:“我也是為這艘戰艦立下大功勞的樞機,身體毀去了百分之九九,差點死在戰場上,現在居然沒有一個人來關心我一下。”
  
  刺惡怒道:“你個驅猛日的還好意思說,我在前面頂著的時候,回頭一看,你居然跑了!要不然,我能這么慘?”
  
  線體頓時有些不好意思,但嘴上還是不服道:“我要不跑,你肯定還是這么慘,我也會跟著你這么慘,那道攻擊不是我們樞機能頂住的,誰跟你一樣蠢?盡做無用的事情,當時撤下了是最好的辦法,你頂著就有用了?”
  
  刺惡一時語結,說不過它,只好沉聲道:“只有戰死的嗷卡人,沒有逃跑的嗷卡人,我才不會像你那樣貪生怕死。”
  
  線體混過了這一關,似乎也完成來的任務了,它還要繼續在這艘戰艦中混下去,就不能不和一些人搞好關系,對于刺惡,它還是有些心虛的,當時,它雖然判斷硬頂了也沒用,便立即逃了,但畢竟沒有得到來自指揮艙的命令,屬于戰場上逃跑行為,并且還丟下了刺惡一個人在前面頂著。
  
  當然,它跑的時候,也提醒刺惡一起跑,結果誰想到,這豬腦袋居然沒聽它的。
  
  它也知道實際上刺惡要是也逃了,可能會導致后面的軍隊大亂,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不過刺惡既然想不到這么多,它自然也不會主動說破,至于刺惡要驕傲一下,那對它壓根就沒什么殺傷力,隨便驕傲去吧。
  
  為了繼續偏移話題,也為了籠絡住這個家伙,線體樞機又神秘地說道:“楚走的時候和我說過了,等到與主艦隊匯合,會從什么源奴那里給我補充命源,什么源奴?我哪里能知道,但你要想,能被楚和烏怒人收著藏著的寶貝能差到哪里去?你一個土豬頭估計見都見沒見過,到時候,我一定帶你見識見識,給你也補充一點……”
  
  刺惡沒心思和它斗嘴,它心情還是很沉重的,急著要回去見其他的嗷卡人,不知道傷亡如何。
  
  但線體樞機光桿司令一個,死多少人好像也絲毫不影響它,就讓它沒什么辦法了。
  
  不過剛出門,就遇到皺著眉頭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意意斯,線體樞機便一下子閉上了嘴巴,裝作若無其事地樣子飛走了。
  
  倒是刺惡和意意斯打了一個招呼,岐沉不在,是意意斯啟動烏怒人系統給他治療的。
  
  “尊上走了?”意意斯莫名其妙地問了它一句。
  
  刺惡楞了一下,老實道:“我不知道啊,你不是知道我才從里面出來嗎?”
  
  意意斯便沒了下文,刺惡摸不著頭腦,也趕緊走了,這個地底小人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陰沉起來的樣子挺嚇人的。
  
  路過就設在烏怒人與戥的系統中間的醫療艙的時候,刺惡本想進去看看睥邁的情況,但還未進到里面,就聽到一聲“殺!”音,驚天動地從里面穿透出來,帶著強勁的力量,直接掀翻了幾個傷員。
  
  跟著又在似乎是老赫爾的低聲安撫中,漸漸消淡下去。
  
  刺惡在門口猶豫了一下,又聽到睥邁嗚咽的聲音:“雪山,雪山,,,全死了,全死了……”
  
  這頓時讓刺惡想起了當年攻打冷星的凄慘場景,冷星人死得人海里去了,最后剩下的那點人全都逃到了冷星大雪山。
  
  如果不是尊上出現,這些人也將被屠殺干凈。
  
  它和睥邁的關系因為四樞機的小集團而不錯,許多年前的恩恩怨怨,它以為睥邁早就忘記了,卻沒想到,這時候,在這里,聽到瀕死的睥邁在老赫爾的安撫下,嗚咽地哭著雪山,它心里說不出地一陣陣發慌,再也進不去了。
  
  醫療艙又嘈雜起來,刺惡不知道為什么尊上不用符文直接治愈他們,看著地底小人圖圖帶著戰艦原來的醫療人員,在歌林人醫療團的指揮下忙得四腳朝天,救治著一個又一個傷員,其中就有嗷卡人。
  
  它心中頓時一緊,急忙趕向嗷卡人的船艙,不知道自己的族人怎么樣了,庫勒大哥還活著沒有。
  
  ……
  
  楚云升回到氣泡的世界,沒有立即返回主艦隊。
  
  他繞過幾個無形的壁壘,來到他對阿里說的幾個疑似目標跟前,仔細地觀察了一會,不僅觀察這些氣泡,還觀察了周圍的氣泡,其中有不少人類,也有非人類,屬于哪一種物種,暫時看不出來。
  
  片刻之后,他才離開,但沒有想辦法將那幾個疑似意識封閉的氣泡解開,在情況不明的時候,維持原狀是最好的選擇。
  
  回到主艦隊,戥與五序等人終于松了一口氣。
  
  楚云升離開的時間太長了,而它們又始終沒有等到巨引歷源輻射痕跡,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因此異常的著急。
  
  “看到了一些東西,不過那些東西對我們沒什么用。”楚云升此時卓爾人的備用生命體,要比黃星人飄逸得多,來到五序的控制間,便調出懸浮的小立方體,將數據輸入進去道:“我記錄下一部分周邊的環境信息,接近兩位老神尊消失的地點,有許多古老的星體輻射。”
  
  很快,在控制間周圍,重組了楚云升帶來的信息,形成一幅模擬的星空空間。
  
  可以看到,在接近兩位老神尊位置的星空附近,存在許多極為古老的恒星,根據輻射計算,很快一列列數字顯示在一個個星體的旁邊,標注著參數。
  
  但不是每一個星體的參數都很詳細,五序取了一個相比較起來參數最全的一個星體放大,虛擬在眾人的腳下。
  
  這是一個可能早就已經消亡的第一代古老恒星,按照質量,應該會形成新的白矮星,甚至是中子星。
  
  “這里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的一代恒星?”戥也有些驚訝道。
  
  “你們再看。”楚云升走入到虛擬的神尊影子邊,腳下延伸出一道道代表著力場的紋路,道:“存在一種場,牢牢地束縛著它們。”
  
  五序也看到了,一陣操控計算后,馬上驚訝道:“這種場我們分析不出來!”
  
  楚云升懸立在那里道:“我想兩位老神尊向兩位新神尊遺留的信息里,一定有對這種場的分析,可惜我們看不到,不過沒關系,我這里也有兩個新神尊得不到的東西,我破入了臨界線,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也記錄了一點里面的東西。”
  
  這是靠死亡而得來的,其他生命強者,只要不是兩個新神尊,進去之后,即便看到什么,也無法再出來,什么信息也帶不出來。
  
  楚云升將死亡那瞬間,看到三幅畫面時,能記錄到的一點點物理信息,輸入了立方體。
  
  但這時候,卻陡生異變,虛擬的星空圖突然崩潰了!
  
  五序愣了一下道:“邏輯出問題了,出現無法解釋的矛盾,系統建立不了哪怕最粗糙的模型。”
  
  換句話說,就是以三家現有的知識體系,無法將楚云升帶來的里面信息合理地建立出模型,除非整個知識體系得到提升,但可想而知有多難。
  
  電卻驚喜道:“對了,這才是我們要的東西,是我們所不知道的東西!”
  
  模型建立不了,里面是什么物理現象,自然也就看不到,但對此時的研究,卻有著極大的幫助作用。
  
  一激動起來,如果不是距離真正的巨引力源太遠,并且又十分的危險,電幾乎想慫恿楚云升再去一次了。
  
  楚云升沒有多說什么,記錄下來的信息輸入三方合作的資料庫中,便有電等人去研究,卓爾人有專門的人做這方面的事情,倒也不用五序將精力和電一樣消耗在這上面,只是戥卻別無選擇,誰叫他只有一個人呢?
  
  “快速艦隊那邊出了點事。”楚云升出來的時候,給戥幾個坐標道:“你對著這幾個坐標持續做深空巡天,有結果盡快通知我。”
  
  ……
  
  主艦隊轉離方向,加速向與快速艦隊預定匯合點飛去,當艦內時間變得越來越慢的時候,外面的時間便越來越快。
  
  直到一天,三十七艦的一艘星艦從幾個坐標中捕捉到一道輻射影像,立即向戥匯報,并最終送到楚云升面前。
  
  原先估計的小蟲子位置,沒有看到痕跡,估計被偽霸隱匿了,但在阿里所說的戰場坐標上,卻看到一艘奇怪的飛船,它的形狀似乎可以緩慢的變化。
  
  “原來是它們。”楚云升像是起來了什么道。
  
  “誰?”戥疑惑道。
  
  “赤人,誰知道呢。”楚云升淡淡道:“不過既然敢跟來,看看它們到底是誰也好。”
  
  ***
  
  第二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