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381 嘈雜的秩序

^
  
  銀色長槍是獨自飛回來了,楚云升卻沒有,阿里萬分焦急,這場兩艦之戰打到現在,雙方都早已疲憊不堪,看起來自己一方士氣高昂,其實也不過是一口氣在硬撐著,戰死的人太多了,連睥邁都打得神志不清了,刺惡更是慘不忍睹。
  
  如果楚云升不出現,弭婭等人已經商議決定接受那個源門生命的投降了,實在不能再血拼下去了,只是睥邁已經打得神志不清,非老赫爾大人親自出去,否則根本沒人能將他攔回來。
  
  這一戰,只能算是慘勝,代價太大了,他親信的軍官直接戰死了六成以上,剩余的,包括他在內,個個帶傷。
  
  銀色軍團比他這邊還慘,岐沉通過烏怒人系統提升的三千精銳戰士,活下來的不足二到三成!
  
  非直接戰斗人員稍微好些,但如果再拼下去,就要輪到他們陣亡率直線上升了。
  
  盡管如此,這一戰中也暴露了許多的問題,從指揮到協調,從戰艦系統到戰斗單元的配合,都出了數不清的錯誤,這些都是寶貴的經驗,非直接親自指揮一場星戰而不可獲得,在戥的主艦隊里,他們是絕對無法親身體會到的。
  
  現在戰艦里,從上到下,從弭婭到戰場第一線的士兵,都疲倦到了極點,無法再承受另外一場戰爭,探測器已經發現了敵人的援軍艦隊,這個時候,再打的話幾乎必敗無疑。
  
  但是如果現在敗了,就太可惜了,且不論陣亡者的犧牲沒又了價值,全艦通過這場的洗禮,必定也會踏上一個新的臺階,而這些用生命與鮮血換回來的經驗與進步機會,如果被立即抹殺掉,就太可惜了。
  
  好在楚云升來了,但如果又出了什么事,仍是前功盡棄。
  
  另外,即便楚云升沒有出事,而是直接返回主艦隊那邊了,阿里也萬分著急,他還有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必須要告訴楚云升。
  
  弭婭在信道中沒有多說,讓他不要胡思亂想,戰爭還沒有結束,戰場也沒有清理干凈,讓他執行好自己的任務。
  
  在指揮艙里,戰艦系統正在回放剛才的一幕,歌林人一邊又一邊地拉慢了回放速度,直到畫面放慢到能夠看“清楚”為止。
  
  然后,所有人便倒吸了一口涼氣,才算真正看清楚了怎么回事,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
  
  班里路的悲哀,并不是他一個人的悲哀,同樣也是弭婭等人的悲哀,剛才的一幕下,即便是歌林人,也屬于悲哀的一員。
  
  他們只看到了楚云升三步擊殺對方剩下的唯一源門生命,睥邁也只是看到了三步中的停頓,而當回放放慢下來的時候,大家才真正看清楚了三步之中,楚云升的黃星人生命做了多少事情!
  
  珈源門所看到的楚云升漸漸逼近的過程,他們之前看不到,現在才能看清,雙方交手的次數,現在也才能知道。
  
  從能量反應與變化上來看,珈源門出手的次數倒不多,一共四到五次,但一次比一次厲害,最后一次幾乎是全力一擊,而每一次的攻擊中,珈源門或許只是一念,但戰場上能量的起伏變化與遼闊分布,完全是以極快的速度完成,并復雜地演化升級。
  
  楚云升的變化就多得多了,多到在現在的慢鏡頭下仍然眼花繚亂,如果配合上當時戰演系統的計算,疊加到一起,就可以看到,楚云升仿佛每移動一寸,都有著成千上萬次的數據分析、試探、失敗,再分析,得出結果……
  
  在他成功地達到珈源門面前的時候,就像是從一個無比復雜的能量變幻起伏的巨大迷宮中,借助戰艦系統,嘗試了無數次才最終走了出來。
  
  但如果將時間進度恢復正常,那又不過是在三步之內完成的,他們連作為觀戰者的資格都沒有,更不要說可以在一邊觀戰時驚嘆一下,震動一下,又或者緊張一下……他們根本沒有那個時間,更什么也看不到。
  
  當然,戰艦系統在三步內所消耗掉的巨量資源,足比整整一場戰爭。
  
  弭婭此時才切身體會到,戥集合主艦隊打造的這艘戰艦是多么的強大,就是歌林人也被徹底的震懾住了。
  
  除了最后殺珈源門的一擊,用的是符文技術,其他楚云升所用的幾乎都是戰艦本身的資源。
  
  作為冷星艦隊的老人,弭婭比歌林人知道得要多得多,她見過楚云升是如何對付源門生命的源門之法的,他有一種強大的戰技,能瞬間將敵人的源門之法打回原形。
  
  但是,這一次卻沒有用,還把一個都要投降的源門級生命直接殺了。
  
  弭婭不知道楚云升到底是在拿珈源門做試驗,還是在給他們之前的愚蠢做出糾正,她開始的時候都很沮喪,因為即便此刻在回放放慢下看清楚了整個過程,他們自己也無法做到,生命層次相差得太遠了,即便是歌林人也遠遠不行,光是那瞬間的信息處理,上去就直接崩潰了。
  
  在弭婭見過的高級種族中,大約只有烏怒人卓爾人以及戥能夠做到,但這三者,對主艦隊那邊三十七艦來說,都是不可思議的高等次先進種族,就不要說他們了。
  
  但下一刻,她便重燃了信心,只要他們能活下去,只要快速戰艦還在,總有一天,他們也能利用戰艦的系統,僅靠一個樞機就能擊殺源門生命!
  
  這難不正是戥設計制造快速戰艦時的初衷嗎?
  
  她不管烏怒人甚至戥,是不是在拿他們作為試驗品,是也不要緊,起碼有被試驗的價值,她只想早一日的提升起來。
  
  全艦的慘狀,讓她精神差點被擊垮!
  
  沒有任何一個人比她正面承受的壓力更大的了,之所以還堅持在這里,只因為她是艦長。
  
  楚云升其實早就回來了,在銀色長槍回來之前就回來了,弭婭沒有在不安全的信道中告訴阿里,但已經得到楚云升的通知,正在醫療艙平復戰創,等一會才出來。
  
  與珈源門的一戰,消耗極大,黃星人的生命體雖然特殊,適應性極強,卻仍無法完全地支撐,傷害很大,除非卓爾人的生命體,或者是小蟲子弄出來的戰體。
  
  接著,為了將對方的來援艦隊逼近跟前的打擊偏移軌道,不但強行用了銀色長槍,還將那具黃星人生命體永遠地留在了星空中,化作了塵埃。
  
  此時他正在醫療艙穩定生命狀態,需要一點時間。
  
  ……
  
  醫療艙中,那名歌林人醫生已經有了經驗,當她再次看到一個重傷不治的黃星人“復活”,便知道那個叫楚云升的人,又回來了。
  
  不過,這一次,他沒有像之前兩次一樣,一“復活”便消失不見,而是靜靜地懸浮在那里,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隱約中,一道道能量從外部穿入他的黃星人生命體,不是很快,但進去之后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醫療艙里很嘈雜,傷員遍艙都是,懸浮起來,如尸堆般層層疊疊,死掉的,立即被拖走,沒死的,掙扎著最后一絲希望,希望能被歌林人醫療團救活。
  
  這種嘈雜也有一種獨特的秩序,越是嘈雜,便意味著戰艦還在搶救著他們,如果徹底安靜下來,那才是真正的絕望。
  
  不過,很快嘈雜的秩序也被打破了,外面沖進來一群人,拉著漂浮在空中,渾身是血,神志不清的一個凄慘冷星人闖了進來。
  
  老赫爾在握在他顫抖的手,不敢松掉,仿佛一松,他便徹底離去。
  
  他雙目早就閉上了,嘴里冒著血泡,像是胡言亂語地說著什么,有冷星人傷員模糊地聽到幾個詞:……雪山……全死了……
  
  醫療機器人首先飛過來給他彌合傷口,但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巨大傷口,此時還有著源門的力量回蕩,合上多少撕開多少,遠遠地望去,宛若凌遲般地成了一個血肉模糊的人。
  
  有冷星人已經從緊緊握住他的手的老赫爾認出他來了,低聲道:“是睥邁大人,太慘了,不知道還能不能救回來。”
  
  另外一個道:“應該是的,我聽說從開戰到現在,他都戰在第一線,干掉對方第一個源門的時候,差點死掉,后來聽說神智都不清了……”
  
  傷員們自覺地給這群人讓開一條通道,里面有最好的醫療設備群,很多傷員都在排隊,等待治療。
  
  這群人也不推讓,馬上穿過讓開的通道,火速地將血人送入進去,還未等到傷員們再次合攏,從醫療設備群里面又送出來一人。
  
  一個拖著這個人疾飛的歌林人,高聲向幾個驚慌失措的嗷卡人道:快,它要不行了,趕緊送到烏怒人系統那邊,能不能救活就看它運氣了。
  
  傷員們似乎已經知道這個快要不行的人是誰,低聲嘆息道:“刺惡樞機也要……唉,這場仗打得太慘了……”
  
  另一人道:“是啊,太慘了,我們小隊死得只剩下我一個人了,還是我當時……”
  
  它正說著,外面又沖進來一群人……
  
  戰后的混亂與傷痛,永遠在醫療之地最能體現,嘈雜的秩序一次又一次地被打斷,一個個垂死的人被進來又送出去,夾雜著一聲聲傷員們的嘆息。
  
  本想也就如此了,沒想到這樣的“平靜”再一次被打斷,一個穿著冷星戰隊隊長制服,渾身帶傷的冷星人,在一名歌林人醫生的帶領下,來到一個黃星人面前,頓時流出眼淚,一下子哭了出來:“賽,,,楚先生,我對不起你,苜苒,苜苒她……”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