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7)     

黑暗血時代1377 廢物利用

^
  
  “班里路完了。”
  
  距離兩艦小戰場深遠的星空中一處,大約位于原仙女星系到室女大星系外圍一個衛星小星系之間的地方,一艘橢圓形的飛船上,一個渾身觸|手的生物,看著對面的年輕人,將一道信息送到他的面前,嘆息道:
  
  “這是剛剛收到的他的報告信號,他計劃去捕捉一只星空火蟲,他也不想想,楚的火蟲是他能捕捉到的嗎?現在還沒有更新的消息傳來,但我估計他活不了了。”
  
  年輕人明顯吃了一驚,仔細地低頭看了兩遍班里路發來的報告,道:“大人,按照他的說法,即便失敗了,也未必有多大的危險,那只星空火蟲似乎自我封閉了。”
  
  觸|手生物搖頭道:“小盧,我敢肯定這是別人騙他的話,他自己也一定清楚其中的危險性,這些話不過是來糊弄我說辭的罷了,你看看,他字里行間已經昏了腦袋了,他也不想想,給他出主意的那個人,最終會放過他?”
  
  叫小盧的人,正是曾經作為新神使去過戥的暗艦的盧合,自從回到左旋大艦隊,他便一直跟在他的這位大人身邊,此時聞言,驚道:“大人,您的意思是曾先生的主意?”
  
  觸|手生物沉思片刻道:“除了他沒有別人了,而且他如果不同意,班里路也根本沒那個能力擅自行動。”
  
  盧合不解道:“大人,怎么會呢?曾先生可是我們的人啊?”
  
  觸|手生物這時候突然冷笑一聲:“我們的人?小盧,你在我這里已經有段時間了,應該也知道我們現在的一些情況吧?”
  
  盧合很尊敬他面前的這位大人,不管是這位大人本身的原因,還是這位大人侄女的原因,總之他很尊敬,點點頭:“知道一點。”
  
  觸|手生物聲音依然發冷道:“你看到的只是一座大廈,不管它有多么宏偉,它的內部卻支離破碎,曾恪釁從來都不是我們的人,地球的時候不是,現在也不是,而且他也不是唯一的一個。”
  
  盧合有些心驚膽戰了,這是他第一次聽到這方面的話,有些畏懼道:“大人?”
  
  觸|手生物冷聲道:“沒關系,我就是說了,那些人又能拿我怎樣?城主這些年很辛苦,非常的辛苦,有時候,我都覺得第七紀的那個混混都比他輕松舒服,根據阮家人的情報,那個混混身邊最多只有兩個掣肘,而城主呢?太多太多了。”
  
  說到這里,盧合便不敢隨便插話了,默默地聽著,雖然是第一次聽到,有些驚心動魄,但也說明,他眼前的這位大人,已經漸漸認可了。
  
  或許是自己去見楚云升的人的時候,沒有擅自改變上面的要求,基本還算順利地完成了任務吧,但那也不算什么太難的任務,可能更多的原因還在于自己從父親那里繼承的遺產,不僅是功勞方面,他體內也流淌著如父親般的土能量。
  
  觸|手生物并沒有因為他的沉默而停下,繼續冷聲道:“火族,冰族,多能族,植物人之主,當年的移動城堡,蜀都的那些人,甚至包括荊棘島,當年地球上的各大勢力,他們所擁有的各種霸主遺物,便是他們的依仗,靠著這些東西,他們才能在地球上建立勢力,而到了星空,也以此都“認祖歸宗”了。
  
  在它們的身后最少都有一個靈主,甚至有的還不止一個,曾恪釁更加神秘一點,比這些人更加特立獨行,他何時真正將城主放在眼里過了?就是在當年的地球時代,大概也只有楚能夠鎮得住他。
  
  這些年,城主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在六部十八門,為得就是與這些人爭奪下一代的優秀者,只可惜城主身份所限,背后沒有靈主支撐,一時半會還斗不過這些人,形勢比地球時期不知要糟糕多少倍。”
  
  盧合這時候忍不住道:“大人,既然您知道曾先生有問題,為何還安排他與班里路一起?”
  
  觸|手生物沉聲道:“現在告訴你也沒關系了,曾的背景很神秘,城主猜測他的靈主已經死了,但卻和銀河霸主牽扯不清,這涉及到卓爾人與多能族久遠前的歷史,我也不是很清楚,城主這一次需要他去和銀河霸主談一些事情,他雖然聽調不聽宣,但是有好處的事情,自然不會不去。”
  
  它的語氣跟著為止一變,冷笑嘲諷道:“他們這些人,以為各自有靈主撐腰,便可以不再像當年乘坐紀子飛船離開地球時聽從命令,可以獨當一方,殊不知,那些靈主都是在利用他們干涉到地球紀子中來,既然如此,城主也正好可以反利用他們,借助這些靈主們的力量,達到我們的目的,若不然,你以為憑借我們這點力量,能夠在左旋神國各大勢力中站住腳?”
  
  盧合從未真正地去過神國,即便他面前的這位大人,也沒有去過,據說所有人當中,只有紀子一人去過,還是新神尊派人來召見的,因此他對神國到底是什么樣子一無所知,紀子也從來不提。
  
  但有傳聞說,紀子去的也不是真正的神國,只是見到了新神尊罷了,更有其他種族傳聞,現在的新神尊都進不了神國了,不知為何。
  
  紀子要曾先生與銀河霸主談什么事情,盧合自知自己沒那個資格知道,但想來很重要,如今神戰的局勢對左旋一方很不利,如果不是彩虹橋突然崩塌,或許已經戰敗,紀子可能另有打算也說不定。
  
  銀河星系的熄滅,仙女星系的異常……種種跡象表明,形勢越來越復雜,人命也越來越不值錢,或許一場空前的浩劫,正在醞釀成型,每一個人,每一個生命,每一個勢力,都要為自己的未來重新考慮。
  
  如今左旋一方,似乎有一種詭異的氣氛,像是在等待著什么,盧合也感覺到了,如果他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在等新神尊破靈……
  
  觸|手生物有些感慨地道:“小盧,你們這一代,都從未見過地球,就是我,也記不清了,當年城主收留我的時候,我還是一個孩子,天黑之前的樣子,我都快忘記光了,我們這一代是不幸的,我們這一紀更是不幸的,參雜了數不清的勢力成分,就是我和城主,也是一樣,所以那個混混的運氣,還真是叫人羨慕。”
  
  盧合自然知道他說的混混是誰,根據阮家的情報,第七紀的紀子叫安德魯,以前是個混混,各種原因下,竟然得到了紀子之位,而按照大人此時的說法,他身邊的掣肘不過兩個女人而已,的確是幸運之極了。
  
  “大人,”想了想,盧合還是說道:“班里路那邊怎么辦?”
  
  觸|手生物冷哼了一聲:“他自己找死,誰也救不了他,如果真是曾恪釁搞得鬼,他不可能活下來,曾一定想方設法殺掉他,哼,姓曾的也不是怕城主,是怕楚回頭找他算賬。
  
  當初,我就交待過班里路,讓他只要把那件武器送回去,就是大功一件,誰想到他如此貪心?現在恐怕已經死了,就是不死,我們都已經收到信號了,楚那邊也一定收到了,以楚的能力,下一秒,說不定就出現在那邊,班里路豈能有活路?”
  
  想到楚云升在仙女星系外的恐怖戰力,盧合便打了一個寒顫,他發現自己面前的這位大人并沒有將楚的最新情報經過信號上報,這一舉動很不正常,意味深長信號很可能被截獲破解,而保密也許是想坑一坑什么人,也為未可知。
  
  但他想不明白,既然如此,為什么當初又讓自己去戥的艦隊說那番話?是判斷錯誤?還是另有打算?或者,意味著紀子要重新選擇站隊,從而表現給某些人看的?
  
  如此一來,他便想到一種可怕的可能,曾唆使班里路,或許是在有意強化他當初的那些話,將本來不算過激的行為,頓時過激起來,變成徹底的敵視!
  
  真要是這樣的話,難怪大人如此痛恨班里路,這相當于,算也算去,將自己也算進去了。
  
  然而,其根源他卻覺得不在可憐的班里路那里,而在于不論是大人,還是曾先生,都仍然算計著那位神國的廢儲,想要從他身上,利用他來謀得自己的最大利益。
  
  有句話或許不好聽,叫廢物利用。
  
  可是,他真的是廢物嗎?
  
  盧合隱隱中有些不太好的感覺,但卻不敢說,望著遙遠的星系怔怔地想著心思。
  
  ……
  
  觸|手生物猜的沒錯,戥也收到了弭婭發來的緊急情報。
  
  但此時楚云升卻不在艦內,相距遙遠的空間,他也鞭長莫及,只有楚云升才能及時地趕過去救急。
  
  而現在,同樣讓他著急的,也讓五序與雷萬分著急的,是楚云升離開艦隊,獨自前往前方危險區域,時間上已經很久了,卻仍然還沒有任何回來的跡象。
  
  他們其實航行的并不算太遠,不可能真的飛夸上億光年的距離,到底巨引力源位置,一是那個位置怕是近一點都會被吞沒,二是上億光年的距離,他們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飛,也是不可想象的距離,那才是正在的黑域空洞,進去的人,很難再出來。
  
  所需要的時間,需要的技術,需要的物資,都是天文數字,他們這樣的殘破艦隊,十分之一都撐不下來。
  
  但他們不需要真的過去,兩位老神尊曾接近過巨引力源,外部時間已經過去很久,帶著兩位老神尊痕跡的光輻射已經跑了上億年。
  
  但因為巨引力源的巨大引力作用,它們跑得比正常的光輻射要慢些,甚至可能在剛出發的時候以龜速前進,而兩位神尊再往里的痕跡則連龜速都達不到,全被巨引力源拉進去了。
  
  而根據戥的發現,巨引力源與銀河星系盤面平行,目標很可能是銀河系的地球。
  
  所以,只要飛往巨引力源與當時的地球坐標之間位置,再向前飛一段距離,就有可能遇到這段姍姍來遲的光輻射信號這段輻射信號至關重要,它是兩位老神尊消失在視線范圍分界線上時的唯一信息。
  
  不過,輻射信號現在到了這里,理論上也恢復光速了,畢竟了距離巨引力源很遠了,按照道理說,楚云升在前方如果遇到了,那么他們很快就會在探測器上跟著發現,時間上相差不會太久。
  
  除非只有一種情況,以兩位老神尊的能力,在它們接近巨引力源留下的輻射中留下了什么東西,以至于被楚云升攔下時,發生了異樣情況!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