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370 烏怒人的偏激武器

^
  
  岐沉出來的時候,冷星戰隊的隊員大概是得到了新的命令,不再阻攔他,任由他離去,至于還有沒有其他暗中的監視,就不得而知了。
  
  望著已經平定的長長艦內通道,明亮地延伸向戰艦內的各個單元,岐沉嘆息了一聲,他一直以為自己考慮到了一切因素,但卻沒有想到被老團長戳得漏洞百出,別的不說,單是看前來包圍老團長的人是冷星人,而不是與軍團交好的血族和退化人,就知道老團長言之不虛。
  
  或許自己真的太自信了,或許自己真的低估了別人,但他眼中的目光更加的堅定。
  
  路過老赫爾的船艙時,他看到睥邁臉色有些蒼白地從里面剛剛出來,不知道他和老赫爾說了什么,或者老赫爾和他說了什么,但看得出來,他的心情不是很好。
  
  睥邁也看到了他,對于一個源門來說,就是一個螞蟻的動靜也逃脫不了他的敏銳感知,但睥邁并沒有與他說話,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有,徑直地走了。
  
  岐沉倒沒有感覺不舒服,這位來自冷星的修煉狂人,一向冷傲,全艦吃他冷臉,被他冷臉“憋死”的人不要太多,就是弭婭也是一樣,大概只有老赫爾和刺惡才能受到他不同的待遇。
  
  傳輸梭機速度極快,唰地便飛向了主通道的深處,到了六號平臺前,遠遠地,他便看到陳參謀望忐忑不安地等在了那里,軍團精銳士兵們集結在平臺上,黑壓壓的一片,卻鴉雀無聲,只有陳參謀焦急著轉圈的影子,在不動如山般的精銳軍團面前來回移動。
  
  見到他從梭機里下來,陳參謀便一個箭步飛沖過來,聲音有些發顫地壓低道:“怎么樣?老團長怎么說?我們這邊一直沒有老團長的消息。”
  
  岐沉搖了搖頭,道:“讓兄弟們準備與對面的飛船戰斗吧。”
  
  軍團的裝備與武器,比之以前大大提升,其中有來自戰艦內部科研人員的功勞,但更多也是更主要的是那個留下生命系統的烏怒人,在離開前對他們的慷慨武裝。
  
  絕大部分人,包括岐沉自己,都認為是烏怒人得到了楚先生的命令,才全力武裝了軍團,但經過剛才與老團長的交談,他隱隱地覺得可能楚先生并沒有下過這樣的命令,很可能是那個烏怒人自主的行為。
  
  但不管怎樣,軍團實力的大增是事實,雖然戥也給軍團裝備做過改進,但那個烏怒人和它留下的系統一樣,則更加地“偏激”,新造裝備包含著一種奇怪的思想像是專門為他們這些不受暗能影響的地球人而打造。
  
  系統武裝上后,岐沉有一種奇特的感覺,像是烏怒人將他們的生命體也作為了武器的一個單元部分設計進來,而不是作為單純的武器使用者,與武器系統獨立分割出來。
  
  這種設計并不成熟,經常還會出現問題,岐沉不無惡意地猜測那個烏怒人是想在他們的身上做什么實驗?
  
  但只要武器威力足夠,大家也都不在乎,作為低等的種族,誰沒有過在試驗臺上走過一遭的經歷?因為楚先生的緣故,艦隊里地球人的待遇不知道比其他人多少倍了,誰還會在乎這些東西?
  
  進入到這套武器系統里,人就似乎成了這個系統的一個組成單元,各種混亂的暗能量在這個單元里進進出出,不用像其他武器系統那樣,需要小心翼翼地處理這些能量的秩序,以避免干擾到控制者不管是生命,還是計算機的判斷或運算。
  
  有時候,一些大威力的武器,在能量釋放之前,必須控制好秩序,否則混亂的能量秩序將毀壞整個系統,而烏怒人的偏激設計,利用地球人的特性,無視了這一環,將正常的武器能量釋放都能硬生生地提升一個等級,努力使能量爆發時,最大化地充分釋放。
  
  得益于此,整個軍團的戰斗力自然大大提升。
  
  然而,地球人的生命等級太低,很容易造成短板,發揮不了原有的效果,為了最大限度避免士兵本身對武器系統拖后腿,岐沉用了自己的權限,使用烏怒人的生命體系,一步步打造出了眼前這么一群黑壓壓的精銳戰士,成為整個軍團中最為強悍的力量,足以與在戥的系統下長久堅實提升的冷星戰隊相抗衡了。
  
  沒能超越冷星戰隊,主要還是起步太晚的緣故,冷星戰隊的隊員從在主艦隊的時期,就開始接受訓練了,而他們這些人主要是當初跟隨他和陳參謀在烏怒人艦隊的戰士,是在那個一邊一界世界一起出生入死的人,回到快速戰艦和老軍團匯合后,才開始打造的,時間并不長。
  
  岐沉和陳參謀,甚至這些戰士,都非常清楚,他們是一次性的消耗品,沒辦法與冷星戰隊越來越強具有延續性的潛力相比,但他們的優點一樣突出,形成戰力的速度快,數量與質量的基數都大,不像冷星艦隊那邊因為各人對訓練的堅持性不同而良莠不齊,而且,未來只要時間堆上去了,未必不會迅速超越現在的冷星戰隊,而且這種可能性十分得大。
  
  他們注定是要被犧牲掉的,為自己的其他戰友爭取出生存延續的時間,在他們之后,或許還有第二批,第三批,甚至是無數批,就像當初在烏怒人那里,排著隊出艦探險送死,直到有一天,其他戰友成長起來,不再需要他們一次性地消耗作為犧牲。
  
  這似乎是岐沉的風格,他的士兵也熟悉了,閻王的大名不是白來的,在無法反抗命運的情況下,又在陳參謀的思想工作下,戰士們漸漸接受了,與其無謂的抵觸,不如選擇在提升之后,犧牲之前,中間這段風光時間,好好地活出人樣。
  
  反正如果不用烏怒人的體系一次性的提升,也是默默無謂地用戥的體系為后代奠基,與其一生平凡,不如燃燒出這一刻的美麗。
  
  但是沒想到,他們當時猶豫的事情,在烏怒人的體系在快速戰艦中宣傳開來之后,竟然成了人人嫉妒羨慕恨的對象,恨不得和他們換上一換位置,其中以老軍團的士兵最為明顯,這些人都是有資格換下他們的。
  
  在岐沉的嚴控下,烏怒人體系的名額竟然成了稀缺昂貴品,成了大家羨慕與競爭的對象,于是陳參謀再不需要為此事做思想工作,反而成了無數人走后門的對象,包括名額內的戰士,都生怕陳參謀把自己給換了。
  
  這一度讓陳參謀哭笑不得,他的思想工作從說服戰士接受烏怒人體系,陡然間,急轉直下,變成苦口婆心地教育想要得到名額的人,不要迷信烏怒人,那不是什么好事之類的話,完全推翻自己之前另外一套的說法,自己把自己的臉打得啪啪作響,這叫什么事?
  
  陳參謀曾對自己的老搭檔岐沉抱怨,限制名額不算什么高招,但總能將人心弄得瘋狂與愚蠢。
  
  不管怎樣,第一批具有強悍戰力的精銳已經成型了,比起之前的抵觸,如今一掃而空,更加地忠誠,為了保住得到的利益,岐沉與陳參謀的命令暢行無阻。
  
  聽到岐沉說要開戰,又親眼看到他活著回來,雖然其他事情什么都沒說,但陳參謀心中懸著的石頭終于放了下來,重重地松了一口氣。
  
  與對面開戰也是要死人的,但和內亂死人有本質上不同,要是內亂贏了還好,死了也是有功之人,若是輸了,或者可能性更大的不贏不輸,那就是白死,加上遺臭萬年,當然,也毀掉了如今來之不易的大好局面。
  
  他向十幾個高級軍官交待了幾句,讓他們保持戰備狀態等待命令,然后提醒岐沉道:“我們去會議艙吧。”
  
  作為參謀,他有提醒主官的責任,既然事態平息了,匯合或者說投降被強行終止,戰爭馬上就要來臨,去第一會議室商議,也是必須的事情。
  
  岐沉點點頭,帶上他,趕往第二個地方,第一會議室。
  
  路程沒有用去多少時間,等他們到了,會議室里面已經有了很多人。
  
  他們肯定不可能是第一個到的,不過也不是最后一個到的。
  
  陳參謀在進來后,還聽到如今大權在握的弭婭,正在傳令通知地底小人圖圖來開會,似乎湛湛在這場風波中被排斥在外了。
  
  此時,這里的每一個命令,都具有濃厚的權力深意,隱藏的意味深遠,人事上的變化更是重中之重。
  
  翻牌前的晦暗不明,到了此刻才明朗起來,才能知道自己身邊的人,當時到底是那一邊的,牌若不翻,可能永遠都不知道,但一旦翻開了,到了分蛋糕的時候,就再也藏不住了,全都體現在此一刻人事上的一系列變化中。
  
  這個女人代艦長的“代”字,應該已經沒有了,雖然沒有正式的任命儀式,但是誰都知道,她現在就是正式的艦長了。
  
  令陳參謀暗嘆得是,比起剛剛結束沒多久的上一次會議,許多人已經不見了,這個女人也是挺狠的,老赫爾老團長那些人一個都沒有再出現。
  
  他也知道現在不是裝清高,裝大方,裝氣量的時候,這些人真要來了,那就不是大方有氣量的問題了,而是在告訴大家,這個女人沒有搞定,還沒有掌控全艦的實力,那么,誰還會把她的艦長帽子當做一回事?
  
  只有這些人不再出現,才是真正的威懾,她的艦長帽子才有殺人的威力。
  
  當然他不知道,只有岐沉才明白,那些人不再出現是由于還有很多的復雜原因在制衡,并非是弭婭的絕對實力達到了那一步,他敢斷定,會議結束后,弭婭會親自去向那些人,至少會向老赫爾與老團長兩人,匯報會議情況,想要馬上接結束這些人的影響無疑是天真的想法,除非把他們都殺個干干凈凈。
  
  但這不是你死我活的矛盾,真到了那一步,弭婭自己也得完蛋,她還沒有那個威信,下面的人會崩亂的,這事,只有楚云升一人能干,其他人都不行。
  
  不過,事前匯報,和事后匯報,之間的巨大區別,已經意味著權力本質上的變化了,新人的時代已經來臨。
  
  ***
  
  第一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