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367 抓捕方明成

^
  
  半路上被攔截,間斷的信號內容,至少意味著兩件事情
  
  第一,對方知道自己的航線,預先埋伏攔截在這里,關閉了推進器等一切輻射源,以至快速戰艦直到近前才發現對方。
  
  第二,對方知道自己戰艦里有地球人,一個“也”字便說明了一切。
  
  由此兩點,代艦長弭婭馬上意識到艦隊里肯定出了內奸,但一時之間,還不知道內奸是出在快速戰艦里,還是出在主艦隊那邊。
  
  全艦的高層都火速趕向第一會議室,各戰隊各戰機迅速進入戰備狀態,其他人員各司崗位待命。
  
  阿里從休息艙中匆匆沖出來,剛剛老隊長通信他,說是戰艦里可能出了內奸,作為老隊長最為信任的人,他必須親自帶人前往各個關鍵戰位巡邏警戒。
  
  一時半會想要找出內奸是不可能的,老隊長和他都知道現在如果排查內奸,不但找不到,反而會制造出恐慌,將更加的混亂,因此只能防不能查。
  
  警報聲中,阿里的戰隊快速地集合起來,如今他們已經發展壯大到一百多人,個個都是精銳,差一點的阿里都看不上眼了,但精銳歸精銳,能夠讓他真正信任的,可以依托生死的,卻不足十多個。
  
  將十二個靠得住老隊員編程一隊,其他各小隊由他信任的人帶領首先開赴出去,剩下的最后這個核心小隊就是他拳頭的力量。
  
  苜苒作為他信賴的副手也在小隊中,阿里向苜苒傳遞了老隊長發來的情報,讓她趕快做出相應的警戒計劃。
  
  事情急迫,不容耽誤,說不定下一刻就打起來了,而內奸若在戰艦內,再沒有一個防御計劃,關鍵時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對自己的副手很信任,兩人配合已經很久了。
  
  但他沒有想到苜苒在迅速看完老隊長的情報后,第一時間便給了他一個措手不及的建議:隊長,馬上抓捕方明成!
  
  “方明成?抓他干嘛?”
  
  開什么玩笑,阿里不覺得內奸會是和他關系還算不錯的那個倒霉鬼。
  
  ……
  
  同樣的話,幾乎同時在第一會議室中響起,岐沉向一眾高層以及代艦長弭婭,建議道:“立即拘押方明成,然后宣布內奸已經找到!”
  
  位于他對面的刺惡不自然地擺動了一下,它一向不喜歡正在說話的這個陰陰沉沉的家伙,它更希望弭婭能夠當上總艦長,冷星戰隊和它有過很多次并肩作戰,這家伙有嗎?光是嘴上會說罷了,讓它很沒有安全感,它可不想以后出艦作戰的時候,背后交給一個沒有經驗并且聽說心狠手辣無情的家伙。
  
  另外也許還有睥邁的因素,樞機四人組關系一直不錯,讓刺惡更偏向弭婭,雖然它并不知道,睥邁與弭婭在冷星人內部并不能算是一路人。
  
  聽這個陰陰沉沉的家伙上來就要說抓什么方明成,雖然它與方明成也沒什么交道,只是知道這個人原來屬于阮家,自然內奸的嫌疑最大,不過未必就是方明成,甚至刺惡敢肯定不是,除非方明成的腦袋進了排泄物。
  
  于是,基于各種原因,它哼著鼻子,冷冷道:“現在不是找內奸的時候,方明成一直老實得很,不可能是他,先想辦法迎敵吧!”
  
  說完之后,它突然發現會議室中的幾個最聰明的人,比如那老不死的赫爾和克里斯,這些人都同時像是看著傻瓜一樣看著自己。
  
  怎么,自己說錯了嗎?為什么用這樣的目光看著我?睥邁這小子,沒看出來我是在幫你們冷星人嗎?怎么也是這樣的目光?嗯?庫勒大哥為什么扯我的衣服?
  
  這一幕讓五大三粗、形壯如頭牛的豬頭人刺惡臉頰微微發紅,它感覺自己肯定又說錯話了,要不然怎么連庫勒大哥也……
  
  好在弭婭及時出聲,挽回了它差點得鉆桌肚的尷尬,語氣很平靜,不留痕跡地化解了刺惡的難堪:“方明成的確不太可能,但對方毫不顧忌地埋伏在我們的航線上,更是說破我艦存在地球人,似乎有意讓我們知道我們之中有了內奸。”
  
  她與戥相處的時間比較差,潛移默化中,也養成了戥那種對細節的仔細。
  
  岐沉的建議一說出口,她便明白了其用意。
  
  方明成是不是內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的情況下需要一個內奸,方明成最為適合內奸的條件,自然就是他了,不是也是。
  
  對方擺明了告訴快速戰艦里面的人:你們的飛船里有我們的內應。
  
  那么他們會議室的這些人就有必要迅速地弄一個查明的內奸出來,來平息戰艦內的恐慌與猜忌,作為有效的應對之策。
  
  當年,冷星之戰時,多一維生物入侵飛船,相互猜忌與殘殺的場景仍歷歷在目,快速戰艦中的人都是從那一次血洗中殘酷存活下來的,雖然如今經歷了更多事情,更加堅韌,但心底深處的陰影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徹底忘記的。
  
  內奸不及時拉出來示眾,對于他們這艘剛剛新生的戰艦來說,巨大危機下,后果很難說。
  
  所以不管方明成是不是內奸,都必須是。
  
  “不管有還是沒有,它們敢埋伏在這里,確切知道我們的航線與成員構成,就意味著它們了解我們的內部情況,因此可以判斷它們對我們有戰力上的優勢,否則這樣做就是自取其辱。”岐沉看了老赫爾與何團長一眼,繼續分析道:
  
  “從它們發來的信號中,可以看出,它們的確想要勸降我們,并不想與我們拼得魚死網破,或者說,它們不想我們折損過大,它們需要最大限度的保存我們。”
  
  睥邁這時候開口道:“打不打得過,要試過才知道。”
  
  岐沉似乎也不想得罪這位源門高手,便不再說下去,他想說的已經說了,在他看來沒有什么不能投降的,戥當初不也是帶著艦隊向左旋大軍投降?
  
  保存實力才是最重要的,硬拼血戰到死是愚蠢的做法。
  
  但他不是艦長,更不是掌握全艦生死決定大權的人物,最終怎么選擇,不是他能決定的,因此很明智地閉上了嘴巴。
  
  老赫爾與何團長幾個人才是真正的掌權者,這時候,老赫爾看向何團長,似乎在詢問他的意見,畢竟對方也自稱地球人。
  
  何團長從罐頭中伸出手,翻看著對方發來的完整信號,一條條讀著,自嘲般地笑道:“我都成這樣了,它們說的那什么神國,去不去都無所謂了,就算它們把我帶去神國,就能把我這身罐頭拿掉嗎?它們說它們也是楚先生的人,我好像也沒聽楚先生說過呢?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赫爾你聽過嗎?”
  
  老赫爾看不出表情,或者說沒有表情,這個銀色軍團的老團長,在別的方面都十分的平庸,讓他現在去指揮一場最小規模的星戰,估計對上同艦的任何冷星戰隊都是團滅的下場,但是在人的心思琢磨與說話技巧上,此人卻是一把天生的好手,看似他什么都沒說,其實已經表明態度了,還順帶著將別人逼入墻角,動憚不得。
  
  能說聽說過嗎?不要說沒有,就是有,現在說了,不就立即成了最大內奸的嫌疑了嗎?
  
  何團長一個地球人都說沒聽說過了,其他人都是外人,怎么可能比地球人在這方面更權威?
  
  只不過這個何團長太小心思了,未免把其他人都看得太低了,難怪他以前只能做到團長,作為冷星黑發人的第一權貴,老赫爾比他胸襟開闊多了,也看得很遠。
  
  老赫爾的內心里其實是贊成何團長自己人岐沉的潛臺詞的,如果真打不過,暫時的投降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他相信熾武會明白的,也相信熾武會信任自己如果到了今天,熾武還不能信任他,那么他活著也就沒什么意義了。
  
  但現在被何團長逼入了墻角,就成了一個古怪的形勢,他的人,弭婭和睥邁一看就臨死不投降,何團長的人卻有意投降,而到了他和何團長的層面,卻又反了過來,他支持投降,何團長反對。
  
  他知道睥邁的脾性,也知道弭婭對信念的執著,他更知道攔截在前面的那些地球人所說的,帶你們去神國,也是楚先生的人……之類的話,不可信。
  
  但他不信,不等于戰艦中的其他人不信對方即是大家如今熟悉的地球人,又是楚云升的人,那么就不是背叛,也沒有陌生感,心理上的負擔就小多了,與其拼個你死我活,還不一定能打贏,說不定都得戰死,為什么不接受呢?去人人向往的神國,本身又不是一件壞事。
  
  從對方發來的信號中,的確可以看到對方飛船里的人確為地球人,而且可以讓他們過去查看,可謂誠意十足。
  
  老赫爾沉默著始終沒有說話,他明白一旦自己做出決定,不論是哪一種決定,要么是和何團長站在一起向對方開戰,要么是艦隊內部的又一次分裂。
  
  會議室一時寂靜無聲,以至于,阿里的小隊行動迅速,竟在命令剛剛給他發出的同時就抓捕了方明成,本應該感到驚訝為什么阿里那邊為何反應如此神速并與會議同步的,現在也沒什么心思去關心了。
  
  弭婭有些緊張地看著老赫爾,如果投降,即便去神國,今天辛苦得來的一切就完了,將永遠地成為別人的附庸,那樣的日子,哪怕是一天,她也不想再回頭,整個冷星人都將毫無希望,整個種族再一次陷入黑暗的絕望之中,直到成為別人的玩物,最終消失滅絕。
  
  她甚至在想,如果老赫爾決定要投降,她便動用戥給她的戰艦權限!
  
  即便不能阻止,她也要帶著冷星人的精英,心血以及希望,拼死逃出去。
  
  陳參謀沒有發言權,他是作為岐沉的助手出席在會議室,但他很清楚自己這位搭檔的心理,岐沉一定希望投降,甚至希望去神國,對他而言,說不定就是當初留在烏怒星艦的另外一個翻版,只不過烏怒人換做了左旋神國。
  
  但他絲毫沒有注意到,一直在角落中沉默著,仿佛不存在的意意斯,那冷冽而可怕的目光……
  
  會議室中所有人都在等,似乎在等著老赫爾的表態,但實際上,越來越多的人清楚,是在等對面那艘戰艦展現出與它們口氣相一致的實力。
  
  如果沒有,那自然是打;但如果有,那就真的不好說了。
  
  如果對方是其他異族人,當然沒什么好說的,唯死戰而已,但現在的情況卻有所不同。
  
  ……
  
  方明成被阿里抓捕的時候沒有反抗,似乎早就預感到了有這一天,昔日在類荑人星球上高高在上的偉人,如今黯然地佝僂著身體。
  
  倒是他的一些同伴反應激烈,不過在阿里派出苜苒低聲與他們交談后,也都不再抵抗。
  
  整個過程十分順利,也十分迅速。
  
  望著與自己相熟的阿里,方明成蠕動了幾下嘴角,想要說什么最終也沒說出來。
  
  最后還是他的一個同伴喊道:“阿里隊長,我們可以做內奸,但是你們絕對不能投降,否則方隊長和我們都要死!阿里隊長,求求你了,你跟上面說說,楚先生和他們絕對不是一路的!”
  
  居然有“內奸”反而勸說不要投降,真貝格麻麻地天大奇聞了。
  
  但阿里心中苦笑,這種事,那里是他能夠決定的?他也不想投降,但他只是一個隊長而已。
  
  那人被帶入了輸送機的時候還在掙扎著喊:“你們要是投降了,等楚先生知道了,你們都活不了!
  
  楚先生和他們絕對……”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