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1-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1-28)     

黑暗血時代1366 我們也是地球人

^
  
  弭婭收到戥的信號,已經是很久之后了。
  
  飛船外部漫長的時間,讓橫跨星空而來的信號顯得仿佛格外的衰弱與古老,如果沒有飛船內部的時間效應,此生恐怕也等不到這道信號的到來。
  
  這便是宇宙時空的奇妙了。
  
  漂浮在飛船控制艙中,弭婭望著前方的星空,思緒飄到了此刻大概已經偏離航線前往巨引力源的主艦隊上。
  
  如今的她漸漸地接近了總艦長的職位,并越來越熟悉這個位置。
  
  她很感激戥,和阿里他們培養的方向不同,戥一直將她帶在身邊,長期協助他工作于暗艦的總控艙室。
  
  細細想來,在暗艦的那段日子,她基本都是在控制艙度過的,戥隨時隨地的教導,影響了她許多方面。
  
  得益于此,她很快地成長起來,豐富的經驗與見識讓她在快速戰艦中脫穎而出,擊敗了一個又一個有力的競爭者,終于無限接近了這個位置。
  
  她不敢說自己就一定是個合格的總艦長,比起戥來,還差得很遠很遠,但她至少一直在努力與進步之中,從戥那里學習來的經驗與知識,如今仍然發揮著巨大的作用,幫助她撐過了無數的難關,帶領艦隊度過了一次又一次的航行危險。
  
  原冷星戰隊的隊員們也迅速地茁壯起來,成為快速戰艦中的一方強大的力量,阿里、苜苒以及異峰突起的悶老三,還有許多原隊員,都成了戰艦中的中堅力量,再加上同為冷星人的源門睥邁,冷星人的實力已然翻天覆地,不復當年的凄慘與卑微處境。
  
  這其中的付出與犧牲,也只有他們自己知道,整個冷星人從最強的睥邁到最弱的孩子,在冷星家園被滅的巨大打擊下,至今仍在埋頭苦學苦修,全艦唯一能夠與他們這種拼命程度相比,只有黃星人,而那些黃星人是更加悲慘的存在,它們在戰艦中的地位依然很低很低。
  
  然而艦隊中的中間力量不止冷星人一家,還有許多其他大小的種族,一點也不比主艦隊那邊的三十七艦簡單,雖然經過多次整合,尤其是最后一次由戥與拔異等人主導的大調整之后,內部的權力秩序已經規范化,但相互之間的正常競爭卻是被提倡與支持的。
  
  戰艦中的各種排名爭奪,早已白熾化,而現在總艦長一職的爭奪,更是萬眾矚目!
  
  她的競爭者很強大,來自地球人的老牌勢力銀色軍團一名軍官,不是那種沒見過世面、沒經歷過真正生死的溫室的人,也不是頭腦簡單受人控制的傻瓜,還有,其背后也不是一清二白,也有人支持,不僅有素有威信的何團長,還有烏怒人,并不弱于她背后最大的隱支持者主艦隊中的戥。
  
  翻看著戥發來的軍事信號,弭婭收回目光,陷入深思,她現在是代艦長,有天然的優勢,尤其在宇宙航行的經驗上,她有壓倒性優勢,那位來自銀色軍團的軍官簡歷上,并沒有單獨指揮過任何一艘星空戰艦的經歷,這是他最大的弱項,也是弭婭她最大的強項。
  
  老赫爾無疑是支持她的,因而不論她與睥邁曾經有何理念上不可調和的矛盾,睥邁必然也是支持她的。
  
  有了這艘戰艦上最強的生命體支持,她便又得一分,而她的對手,那位銀色軍團的軍官,雖然有何團長的支持,也想辦法獲得了血族與退化人的認可,甚至地底小人也開始傾向于他,但仍處于劣勢,她的團隊已經幫助她爭取到了曾同病相憐的黃星人,現在更正在試圖說服先進程度比大家都高的歌林人,并進展迅速,十分樂觀。
  
  勢力的認可,并不骯臟,它本身就是能力在資源占有上的一種體現,不管是個人的能力,還是團隊的能力,都是一樣。
  
  她的對手,也有自己的團隊,據說克里斯在何團長的說服下,就要成為他的團隊一員了。
  
  爭取各方的過程十分激烈,就是對黃星人的爭取也是如此,因為意意斯站到了那位銀色軍團軍官一邊的緣故,許多黃星人科學家都是支持意意斯的,但最終還是被她的團隊找到了漏洞,據說那位軍官在烏怒人星艦掌權的時候,曾大開殺戒,不但許多黃星人慘死,更有很多的精英科學家對他恨之入骨!
  
  她的團隊正是利用這一點,成功倒戈了黃星人,并說服了絕大部分的科研人員。
  
  最勝利的時候,他們甚至試圖一鼓作氣地說服對方的大將意意斯,但卻遭到了慘重的失敗,凡事有因必有果,意意斯當時回來的時候差點被秋后算賬,如今卻是無法再獲得它的信任。
  
  不過即便這樣,弭婭也占盡了優勢,看似獲得總艦長的職位不再會有什么問題了,但是,那位軍官很是了得,即便冷星人老赫爾支持弭婭,但對他很欣賞。
  
  更關鍵的是,烏怒人留下來的那套生命系統,對全艦都造成了巨大的沖擊,使得這位軍官有了足夠的支持力量來沖擊總艦長的職位。
  
  自烏怒人留下這套系統后,戰艦內有關兩套系統的討論便一直都沒有停止過,戥留下的系統無疑十分完美,精心備至,與此相比,烏怒人留下的體系更像是倉促中拼湊起來的東西,在烏怒人離開后還在不斷完善之中。
  
  但烏怒人的體系卻有一個無法讓人平靜的好處,像是一個巨大的誘惑一樣,足以摧毀戰艦中絕大部分的心臟!
  
  它出效果的時間更短,速度更快,比起戥的系統,就像是兔子與烏龜之間的差別
  
  烏怒人的辦法很簡單,不行就給你換了,太低給你直接提升了,只要你能夠承受得住,比起戥的方法,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弭婭不反對烏怒人的體系,但堅決反對排名靠前的精英們選擇烏怒人的體系,不是因為戥與她們的私人關系,而是烏怒人并沒有隱瞞它們留下的這個體系最大的缺陷并不具備種族延續性,沒有遺傳的效果。
  
  換句話說,就是一次性的。
  
  但戥的不同,是從本質上改變生命的狀態!
  
  大概是因為快速戰艦有楚云升乃至戥的因素,烏怒人不敢隱瞞這一點,所以一開始便講明了,是作為戥的系統的一個補充,一個另外的選擇,至于怎么選,是選擇長遠,還是選擇當下迫切的需要,就要看快速戰艦中的需求與自己的抉擇了。
  
  有人無法堅持戥的體系的訓練,有人不想此生默默無聞甘當后代的墊腳石,也有人本著正確的想法,希望在種族未來強大起來之前,自己先犧牲自己的身體接受烏怒人的系統,作為緩沖。
  
  這些觀念并不能說錯,單是一個歌林人出現,就又壓的全艦喘不過氣來,如果沒有一部分人先“先進”起來,能否活到與主艦隊匯合還是一個未知之數。
  
  而世界上總是普通的人比較多一些,烏怒人體系運轉后,威力立即顯露出來,許多原本毫無希望的人,一下子變得“強大”起來,這種魔鬼般的巨大誘惑,極具沖擊力,無時不刻地吞噬著人心,就連排名前一百的中的精英們也有人開始動搖了。
  
  好在那個軍官和意意斯嚴格地控制著使用烏怒人體系的人數,雖然做出限制,無形中也就給了那個軍官和意意斯擁有選擇名額的巨大權力,讓許多想要獲得名額的人暗中支持他,但也保持了艦隊中的理性,否則一旦瘋狂起來,后果不堪設想,甚至有可能絕種!
  
  這件事上,弭婭是認可對方的,尤其是那位軍官明確地拒絕了排名前一百的精英,更是如此。
  
  但認可歸認可,欣賞歸欣賞,總艦長的職位競爭仍是要全力以赴的。
  
  當然也不是靠全艦投票來產生,在快速戰艦造成之后,戥便設計好了一系列的體系,適合做艦長的自然有完整的選擇方式。
  
  艦長的職責不僅僅是航行,還有許多方方面面的要求,弭婭也承認自己在某些方面不如對方,尤其是在關鍵時刻的決斷,的確不如對方。
  
  結果最終如何,總要爭過一次才知道。
  
  將戥發來的信號歸檔存貯好,弭婭按照流程,通知了一些有權限知道情況的人,沒有擴大出去,航線沒有改變,無需讓所有人知道。
  
  岐沉是有資格知道最新情況的人中排名靠最后的一個,這和他原來的地位不高,以及后來才進入快速戰艦都有關。
  
  懸立在他一側的陳參謀有些恍惚的感覺,從原冷星艦隊,到烏怒人的飛船,再到如今的快速戰艦,他的這位搭檔,如今已經炙手可熱,正如他們當初在意意斯那次離開的時候所言,等到他回去,不僅深得老團長的賞識,更有了烏怒人的支持。
  
  現在烏怒人與楚先生合作,也就不忌諱與烏怒人有什么瓜葛,反而是很好的助力,楚先生不可能管到這么細的地方,很多事情,就要靠自己去爭取。
  
  他如今也算是有功的人了,意意斯一直與他關系不錯,兩人你救我,我救你,算是成了生死之交,幫助自己老搭檔拉攏了這么一個強大的助力。
  
  說來讓人奇怪,也讓人嘆息,意意斯這家伙的經歷正是一波三折,可任何時候,都不能小看了它,說不定這家伙什么時候就又發達起來,剛回來的時候,意意斯簡直就是喪家之犬一般,誰會想到它還能再回到權力的漩渦之中?
  
  他也知道,烏怒人可能是無人可用,無人可信,所以才不得不選了意意斯,很多人不知道,意意斯還收到了烏怒人建立安全分部門的命令,可以動用烏怒人留下的系統對艦隊中的種族進行監控。
  
  不過意意斯并沒有執行,陳參謀認為是對的,說明意意斯比他以前初見的時候成熟多了,在沒有得到楚云升的確認之前,這種事碰都不能碰,太犯忌諱了。
  
  “主艦隊繞航線了。”岐沉看著自己的副手,道:“去老團長那里報告一下吧,萬一主艦隊遇到麻煩,匯合的時間就會延遲,我們要做好準備,這一帶既然爆發過神戰,必定還有許多異族星艦沒有離開,主艦隊來不及按時趕回來,我們有可能很危險了。”
  
  兩人正說著話,準備去見罐頭人何團長,快速戰艦突發發出尖銳的警報聲。
  
  &nbp;在航線前方的盡頭,黑暗的深空中,一艘宇宙戰艦靜靜地攔截在那里,發出一道讓人驚訝的信號:“我們也是地球人……”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