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365 巨引力源

^
  
  一副包含銀河星系與仙女星系都在內的巨大超星系星圖,以立體的方式浮現在格間中,眾人仿若身處宇宙,踏入繁星之中。
  
  星圖運動的起始時間點在很久遠之前,通過在進度上加速時間的演示,可以清晰地看到,整個星空那種浩瀚無垠而磅礴的大規模復雜運動。
  
  根據艦隊以及三大族現有的信息合在一起,首先出現在這片星域的是代表烏怒人的一艘漆黑的戰艦。
  
  這艘戰艦即便是楚云升也從沒有見過,據說是烏怒人的一艘強大軍艦,它似乎在極其漫長的航行歲月中,追擊一個強大的未知生命,因為時間太久遠了,電三人沒有詳細的資料,這份信息還是從第一等級探險船里得到的。
  
  從這份信息上看,此時的這片星域還顯得十分“荒蕪”,一片的寂靜,只有代表這艘軍艦的航跡在數不清的星球之間高速運動。
  
  忽然,航跡毫無征兆地消失了,接著又過了一段演示時間,因為信息的缺失,實際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這片星域開始“熱鬧”起來,越來越多的外來星艦從深空中達到這里,中間肯定還有很多信息缺失的地方,僅僅靠三大族加上三十七艦也無法彌補,星空實在太大了。
  
  其中烏怒人的探險飛船也出現了,順著原先的軍艦航跡走了一段時間,但沒有接近軍艦消失的區域,在距離很遠的地方分裂,一艘艘探險船四散出去,其中就有電原來的第九等級探險船。
  
  再接著,戥的種族也出現了,但因為戥失去了自己的飛船以及本體,信息不完全,所以艦隊的路徑并不精確,不過也可以看到代表它們的光點自從遙遠的地方到達后,便一直在分流,然后便是不停的戰爭,與另外一股趕來的敵人浴血大戰。
  
  星圖的變化到這里的時候,三十七艦也開始逐漸登場,或加入已沸騰般的這場巨大的戰爭中,或游走于邊緣,直到戰爭漸漸平息下來。
  
  因為演示的時間加速,平息的間歇便顯得很短,中間似乎出了什么事情,雙方留在星圖上的軌跡都很混亂,看起來像是有些“發懵”的樣子。
  
  再接著,便是又一輪的大戰,直到現在為止。
  
  “位置大約在距離銀河星系兩億多光年的這片區域。”戥的虛影懸浮在一個被許多種族反復標注出來的地方,慎重道:“當時不知道它出現的確切時間,只能通過引力紅移進行推測,現在從烏怒人的情報上看,在我們推測的時間點之前,它是突兀出現的,以至于烏怒人的軍艦毫無察覺,直接消失。”
  
  在他的身下看不出具體的星空圖像,十分的模糊,但那里仿佛有著一個極為巨大的引力源,四面輻射向宇宙深空,影響范圍如今已經高達數億光年!
  
  烏怒人的那艘軍艦似是被它突然的出現而突兀地消失,毫無征兆。
  
  電解釋道:“我們從第一等級探險船中也沒有找到更多的資料,那艘軍艦就像憑空消失一般,連一絲警報或者求救信號都沒有來得及發射出來,出現這種詭異的情況,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除非有一種情況,在引力源出現的時候,連軍艦的信號都沒能逃脫,直接全部被吸走了!”
  
  從星圖上看不出烏怒人軍艦的細節,但僅僅從它的運動軌跡,以及超高的航速上,可以看出它的先進性,遠不是電它們的探險船可以比擬的,就連五序與戥也暗中吃驚,不得不承認烏怒人在它們自己的領域恐怕已經登峰造極,只是平常很少有人見到它們,更少人能夠見到它們的主力軍艦。
  
  五序沒有這方面的情報,它被偽霸“關”得太久了,有也是后來脫離偽霸之后得到的宇宙數據,現在從三十七艦手中搜集來的歷史信息放在它的面前,分析道:“看這些探測數據不應該是黑洞,迄今為止,我們發現的黑洞沒有一個能夠達到這么大的引力值,能夠波及這么遠,但它需要的質量太大了,大到不可思議,否則無法造成這么大的引力,不過質量達到一定程度,它為什么沒有坍塌為黑洞?”
  
  戥表示他也不知道,只說道:“這一代區域本來就很少有人關注,在它出現之前,十分的荒蕪,在它突兀地出現之后,才有很多星空種族發現了它向宇宙發出的引力波動,并前來查看,有最早來的左旋勢力艦隊,傳言說那里有可能曾是一處古老種族留下的廢墟。”
  
  戥所說的荒蕪并非地面地理上的邊緣荒蕪之地,而是指信息荒蕪的意義,意思是這片區域的物理信息沒有什么陌生的地方,已經被絕大部分星空種族所知,也就沒有必要浪費時間與精力再來探險。
  
  類似的地方還有很多,越是曾經“繁華”的地方,將來也必定是最為“荒蕪”的地方,等到那里的信息和情況被一一掌握,那里就變成了信息的荒漠,到了一定地步的星空種族,追求著新的信息、新的陌生之地,曾近的繁華之地,自然棄之如蔽。
  
  但奇怪就奇怪在這里,這片區域,包括三十七艦在內,絕大部分種族都從來沒有來過,對這里的信息了解基本來自于對其他種族的星艦吞并,或者交換,或者陣營給與,無人能說清楚最早的源頭在那里。
  
  最為奇怪的是,這些信息不但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在得到這些信息后,比如戥的種族,自然也不可能全然就相信信息完全正確,當然會通過自己的深空探測方式進行驗證,對這片星域進行探測,但結果卻完美地符合這些信息可以推論得出的結論,說明信息是完整并正常,甚至是無缺的。
  
  如果是緊緊是戥的種族遇到的情況是這樣也就罷了,從三十七艦收集上來的情報顯示,幾乎都是一模一樣,沒有人在事后的校驗中發現這些信息有什么問題,這就令人頓時毛骨悚然了!
  
  太不正常了!
  
  人為痕跡的幽靈似在這片區域游蕩,否則不可能所有人都發現不了異常,除非,這些信息是有人在很久很久之前,故意輻射出來的,試圖將這里所有的秘密掩蓋住。
  
  這其中,又以銀河星系最為突出,在這片星域的其他星系,如果說或多或少還有一些探測的價值,那么銀河星系在這些傳播出來的信息下,就像剝開衣服的女人,沒有任何秘密,一絲一毫的探監價值都沒有!
  
  “當時我也認為銀河星系是偏遠荒蕪之地,沒有任何前往的價值。”戥緩緩說道,回憶往事必定要牽扯到他一生中最大的失敗,讓他痛徹心扉,但此時卻不能不回憶:“現在可以斷定我們這些種族都是被這個突然出現的巨引力源吸引到這里,隨后兩大神國的神戰也在這里爆發,為了爭奪最有利的觀察點,以及這些觀察點所在的降臨點,不計其數的戰艦,乃至靈主,在這里殺得血流成河。
  
  我被派去尋找楚先生,到了銀河星系才發現更加詭異的事情,從銀河星系進行觀察,這個巨引力源正好與銀河星系的盤面平行,隱藏在觀察的死角區域,如果沒有外力的因素,不能飛離銀河星系的星盤面,根本無法觀察它。
  
  顯然地球上的人類無法做到,它們只能從引力的特殊變化上發現那里不正常,但永遠觀察不到。
  
  現在銀河星系“消失”了,就更加地證明了這一點,它的出現,肯定與銀河星系藏著的秘密有關!”
  
  五序沉思,突然道:“或許,偽霸知道一點,它統治了銀河星系很久……95827,這會不會和你所說的那兩大古老交戰方有關?這個隱藏在銀河星系盤面天文隱匿區的巨引力源,怎么看,都是沖著銀河星系的某個地方去的。”
  
  楚云升若有所思,漂浮到戥所在位置,沉聲道:“未必有這么簡單,你們看,現在它的引力值已經非常恐怖了,周圍超星系團中所有的星系正常的宇宙退行運動已經抵消不了它的力量,不在向外膨脹,反而正在加速向它匯聚而去,在宇宙尺度上,要不了多久,無數個星系將在這里匯聚,碰撞,坍縮……”
  
  這時候他頓了頓,抬起頭看向其他人,聲音很冰冷:“會發生什么?”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氣,整個超星系團,波及數億光年的范圍,擁有數不清的大小星系,甚至包括無數的黑洞,這些質量加起來,將達到了一個對于星空種族來說都是一個頭皮發麻的天文數字。
  
  而沒人知道會發生什么,從來就沒有這樣的現象可供參考,如果非要形容,那么好似在這片星域的所有物質,都向一點匯聚,最終坍縮回這片區域在宇宙誕生前的狀態!
  
  太恐怖了,到底是一種武器,還是一種實驗,沒人知道,甚至連肇事者是誰都不知道。
  
  但不管是誰,在這么長的時間跨度上,進行波及范圍如此之大,達到數億光年的武器或者實驗,都是無法想象的。
  
  即使是靈生命來,面對這種超脫思維的打擊,也只能瘋狂地逃之夭夭!
  
  電這時候向戥問道:“你說巨引力源附近發生過神戰,但中間有停頓過,怎么回事?”
  
  烏怒人似乎很神秘,不屬于“組織”內的勢力,對神戰知之不多,而卓爾人即便以前加入過,如今也脫離“組織”很久了,更加無法知道。
  
  這里除了三十七艦,唯有戥是“組織”內的人,而三十七艦等次太低,戥的種族即便沒有靈,其先進的飛船也是神戰所必須的必需品。
  
  他看了楚云升一眼,見楚云升并沒有阻止,便詳細說道:“在我們到達這里之前,神戰在別的地方已經開始很久了,而這里之所以停下來,是因為兩位老神尊曾親自出現在這里,具體我知道的不多,但聽說兩位神尊打入到了巨引力源附近,隨后便雙雙失蹤,根據楚先生的情況,應該最終是死在了銀河星系的地球上,這期間發生過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那時候十分的混亂,很多艦隊都一下子都搞懵了,不知道該怎么辦,想必當時兩大神國也極為混亂,直到新的神使帶來新神尊的神諭,才繼續開戰,很多人認為是二次神戰,但戥一直覺得不過是上一次神戰的延續,本質并沒有改變。
  
  現在說來,感觸十分的奇妙,左旋老神尊的神儲,如今就站在他的身邊,雖然已經廢了,但就當時的混亂與戰事而言,他是絕對沒有想到的。
  
  聽了戥的解說,電沉默片刻道:“兩位老神尊都陷入進去了,恐怕必定和銀河星系的詭異熄滅有關了,我們還是遠離一點比較好,這里遠不是我們現在能夠觀察與招惹的地方。”
  
  那艘軍艦肯定與巨引力源出現有關,電想著要盡快上報給信息中心,從銀河星系熄滅開始,它便隱隱覺得有什么大事要發生了,很有可能將是一場前所未有的大災難!
  
  “不,”一直沒有怎么說話的楚云升突然道:“戥,你改變航線,我們過去看看!”
  
  電,戥乃至五序都大吃一驚,它們現在這點力量,陷進去等同于送死,太危險了。
  
  楚云升卻道:“我知道你們擔心什么,放心,我只是想過去看一眼,并不進去,我感覺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現在反而是我們過去的最好機會,彩虹橋坍塌,降臨點無法使用,也就意味著那里不再有靈生命出現,銀河星系熄滅的消息已經傳遞出去,等我們過去的時候,那里的神戰雙方艦隊大概都已經驚走了,外圍應該就是一個無人區,我們只要小心不被吸入進去,沒有其他危險。”
  
  “但是,萬一巨引力源突變,我們連逃走的機會都不會有。”電的膽子還是小了一些,擔憂地說道。
  
  雖然從內心里,它反而隱隱有些激動,想要過去看看它從未見過的東西,這又是它的本性,的確很矛盾,不過它很清楚自己的責任,一是要上報給烏怒人在這方位上的信息中心,一個是宏科技粒子不容有失。
  
  五序沒有鮮明的態度,去與不去,都有利弊,但戥是渴望去的,他想找到自己的種族,哪怕只剩下一個也好。
  
  “應該不會。”楚云升迅速想了想,道:“不管是武器還是實驗,目標不是沖著我們來的,銀河星系熄滅就是證據,地球上的雙方已經在交戰了,我們不過是浮游……這樣,艦隊只接近最外圍的邊緣,我一個人過去,然后你們立即掉頭離開,如果有事,我可以從零維逃生。”
  
  五序表現出緊跟楚云升腳步的樣子,當然也可能有不放過任何一個打擊烏怒人在艦隊中地位的小心思,隨即同意道:“我認為可以,這樣既保證艦隊的安全,也能了解巨引力源現在的狀況,我總感覺它不可能是黑洞,但如果不是黑洞,現有的科學體系就無法解釋,或許對我們將要進行的宏科技研究,有至關重要的提示與幫助,星空中本來就危機四伏,一點點危險都不敢面對,那什么都坐不了。”
  
  它一表明態度,加上戥,便是二比一了,電也無計可施,雖然五序的話有些刻薄,但畢竟烏怒人現在除了懸椎體,什么都沒有,飛船都是人家的。
  
  決定下來,楚云升便給戥下令道:“你給快速戰艦發個信號,讓它們繼續按照原航線飛行,不用變化,我們繞個彎再回來,仍然前往既定的匯合點。”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