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362 海族的盒子

^
  
  正當雷誘招老源門巔峰,快速戰艦中的老一代忙著清算舊貴族,以保證來之不易的局面,新一代則忙著競爭各種排名戰,遙遠的主艦隊里戥與五序等著烏怒人攜帶信息微粒到來,而烏怒人正在努力趕去匯合的時候,對他們而言一個全新的時代仿佛緩緩打開,與此同時,楚云升度過禁術的副作用,已從氣泡的世界回到卓爾人的立方體中。
  
  三十七艘戰艦加上剛剛匯合而來的仙女族,整個艦隊不復當初的龐大,稀少得厲害,零零星星地航行在遼寂又黑暗的宇宙之中,像是散落的星光,毫不起眼。
  
  但在沒有其他巔峰源門出現而靈主又不顯的地方,這一支零星的艦隊,卻擁有著獨霸一片星空、橫掃一切的恐怖力量,甚至艦隊中任何一個戰艦中的種族,如果愿意,而又正好碰到一個地面時代的生命文明,它們都可以隨便地冒充神靈而絕不會被那些“原始”的智慧生命們所識破。
  
  只是,三十七戰艦中的任何種族都沒有那么無聊,以它們如今的精神與文明的地步,對這種事情已經毫無興趣,也沒有裝神弄鬼的必要,只有剛入星空的原冷星艦隊才會對此類事情樂此不疲,從那些原始的智慧生命身上獲得強烈的優越感,通常情況下,三十七艘戰艦種族中的生命全都視被派去與那些落后生命打交道為一等苦差,無人愿往,形同被發配往苦寒之地。
  
  然而相對的,去往艦隊戥與卓爾人主艦“干活”,才是它們心目中一等一的美差,雖然在一些原冷星艦隊人的眼里,戥與卓爾人給它們的任務都很無聊,很枯燥,大多與數字打交道,毫無樂趣可言,并且常常還會被卓爾人無視與鄙夷,純屬自討苦吃,上趕著犯賤,但它們反而樂此不彼,完全無法理喻。
  
  它們沒有向冷星艦隊人解釋它們這樣做的原因的義務,除了向冷星艦隊“購買”左旋前儲生命修煉之法外,它們基本不與原冷星艦隊中的種族生命打交道,這還是因為楚云升前儲名頭太大的原因,在冷星艦隊眼中的修煉之法,在它們眼中另有一個名詞生命進階理論。
  
  不過有兩個人卻是例外,一個是三十七艦都極其歡迎的,如今身為一個堂堂的源門生命,卻仍甘心自愿奉獻自身為科研對象的海國大殿主。
  
  不論它在全艦隊精英種族眼中,其學識水平上是如何低得嚇人,單是這份心思與理想以及“奉獻”的精神,便是三十七艦中任何一個種族都沒有遇到過的,以往遇到的源門生命,哪一個不是高高在上?哪一個不是兇惡奸詐?又有哪一個愿意躺在試驗臺上被插滿管子?
  
  在它們的經歷中,能得到一具源門生命的尸體可供研究,便是幸運中的極其幸運了,何況是活著并積極主動的?
  
  哪一次與源門層次生命交鋒,不是殺得血流成河,橫尸遍空?
  
  在它們現有的科學階段上,仿佛與源門生命成了天敵,源門生命希望得到它們先進的飛船,遨游星空,擺脫光速桎梏下的時空限制,逃離牢籠般的星空孤島,去往遙望星空時可見卻無法達到的陌生與未知的世界,而相反,站在它們的角度,則極度希望得到源門生命體,放在研究臺上,打開對阻攔它們更進一步的一道道生命科學之門。
  
  而一個活著的源門生命主動參與它們的研究,是它們聞所未聞的。
  
  不過,雖然為所未聞,但不等于不存在,從一些傳聞中,它們隱約中也聽說了卓爾人的一些神秘歷史,據說卓爾人就有十幾個樞機,簡直是星空的寵兒,偏偏卓爾人還不是依靠樞機到源門的單純生命體力量橫行宇宙,反而其科技先進程度足以令它們仰望。
  
  一想到或許卓爾人或許就是因為擁有十幾個最終可以成為源門的樞機生命,才使得卓爾人的科技達到不可思議的程度,三十七艦中的各個種族便更加視海國大殿主為最為尊貴的“客人”。
  
  它們派出最好的教育者,制作出最好的教育系統,盡心地向海國大殿主傳輸更先進的知識,同時給出海國大殿主全艦最高規格的待遇,只要海國大殿主到達它們的戰艦,必定受到最熱烈的歡迎與最精心的安排,保證海國大殿主的生命安全更是重中之重。
  
  如今如果再有戰爭,三十七艦或許會棄卓爾人、棄戥、棄楚云升而逃,但說不定會為海國大殿主的生命安全而死戰,因為一旦失去了海國大殿主,它們便再無這樣不可思議的機會。
  
  這樣的“待遇”,即使是楚云升,卓爾人,以及戥,都是沒有的。
  
  楚云升在艦隊中的地位和它們距離太遠,更不可能躺在試驗臺給它們去研究,有資格研究楚云升的,它們也知道大概只有卓爾人和戥,而它們在卓爾人眼里的地位,等同于落后文明在它們自己眼里的地位,戥當初收編它們的第一原因是以數量制衡銀色戰艦,現在銀色戰艦走了,它們最大的作用也就沒了,之所以還沒有被拋棄,大概也是被湊個數,干些臟活累活,據說卓爾人已經有意驅逐它們,只是戥還沒有同意。
  
  事到如今,不管它們曾經屬于哪一個陣營,都不愿意被卓爾人從艦隊里驅逐入冰寒的星空,倒不是害怕獨自航行宇宙的危險,它們本就是生存于茫茫的黑暗星空中,而是海國大殿主絕對不會和它們一起走,這天大的機會,如何能輕易地放棄?
  
  海國大殿主越來越強大的凝聚作用,許多人都始料未及,即便是一手促成此事的戥也很是吃驚,當初他以海國大殿主聚集諸多飛船種族,以拔異來聚集樞機生命,是為了對付銀色戰艦一時需要的安排,類似的小細節安排他還有很多,比如在快速戰艦上的權限安排等等,但沒有想到海國大殿主在諸戰艦種族中的凝聚力已經遠遠超過楚云升、他以及卓爾人,而拔異在樞機生命中的影響也出現類似的苗頭。
  
  不過他并沒有阻止,甚至還好奇地想看看它們最終到底能折騰出什么來?或許也可以將之看做一種實驗,只是被實驗者毫無察覺。
  
  烏怒人還在趕來的路上,利用這段時間,戥與五序抓緊提前做出一些必要的準備,時間不等人,一旦烏怒人趕到,對宏科技的嘗試研究將立即開始。
  
  星空越來越危險,前有剛剛退走的靈主,后有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的銀河偽霸,更不知道還有其他什么東西隱藏在黑暗的星空之中,從銀河異常以來,便危機四伏。
  
  星空不再安全,尤其是此地附近。
  
  當然星空從來就沒有安全過,但是對于五序與戥來說,那是相對的,而今連靈主都四處出沒于此地,密度與頻率世間罕見,遙望詭異中的小三角星系與虛弱般的大仙女星系,三十七艦隊中再遲鈍的人,也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一個驚天的秘密在它們身后極度危險的時空中,就要浮現出來了。
  
  楚云升在五序的控制艙門口看見猶猶豫豫的海國大殿主,它似乎想進去又沒有下定決心,直到楚云升出現,它先是楞了一下,大概沒想到在門外會突然碰到,然后仿佛才做了什么決定。
  
  “找我有事?”
  
  楚云升移動的速度極快,剛看見,便到了他的跟前。
  
  卓爾人的備用生命體其實大多一樣,僅僅從外觀的細微差別上,一個非卓爾族的外族人是無法分辨的,但已積累了不少星空種族常識乃至知識的海國大殿主,早在三十七艦種族的熱情幫助下,掌握了更為精準與科學的識別方式。
  
  用地球人的話來講,算是脫離了“以貌識人”的低級層次,勉強掌握了三十七艦中統一商定的識別與分辨體系,不會出現認錯誰是誰的低級錯誤,對于這一點,海國大殿主還是有些驕傲的,至今為止,原冷星艦隊中,單憑自身能做到這一點的人,還少得很。
  
  大多數人仍然保留著地面時代以貌來識別與分辨其他人的本能,或者說只有這樣的能力,導致常常出現前來購買功法的同種星空種族人被那些奸商傻傻分不清的情況,而據他所知,所實際考察,三十七艦中,許多星艦內常常連光源都沒有,一片的黑暗。
  
  沒有光,單有“眼睛”又有什么用!?
  
  而按照三十七艦對他的說法,用光源來照明,僅僅是為了“眼睛”能夠看得見人,那完全是一種無謂的浪費,是低等動物生命的典型特征之一,相反,你要看見哪個星艦中始終燈火通明,才是令人震驚與不解的奇葩事情。
  
  當然,也不是不沒有,比如為原冷星艦隊重新建造的快速戰艦,便是三十七艦眼中的奇葩星艦,為了適應原冷星艦隊中各族低水平生命日常的需要,快速戰艦常常都是燈火輝煌的,在三十七艦看來,戥與卓爾人設計出來的如此先進美好的快速戰艦,里面卻弄了個這些東西,簡直如同地球人所說的,一座現代化的豪宅里面,卻點著原始的山洞人火把。
  
  一段簡單的信息交互才是最為效率與經濟的識別方式。
  
  海國大殿主將這些無關的雜念按了下去,組織了一下語言,像是想了很久般的說道:“是有個事,本來早就想要和你說的,但你上次回來的也很匆忙,而我又不確定,,,哎,事到如今,也沒什么不能說得了。”
  
  楚云升靜靜地聽著,不發一言,讓海國大殿主猜不到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是并不在意?還是早等著它來交代?
  
  如今的楚云升越來越讓它看不明白,也越來越讓它害怕,這一點,它與拔異私下談論過。
  
  定了定發亂的心神,海國大殿主繼續道:“阿西娥還活著,三十七艦里有從那邊來的種族,有人見過她,據說她上了新神使得船,跟他們走了。”
  
  這時候,它頓了頓,如今它身份特殊,三十七艦都愿意幫助它,哪怕是從過去的大量垃圾記錄信息中翻找一個生物特征與它相似的雌性蹤跡,都盡力幫它完成,正是在一個種族曾不經意的掃描信息記錄里,它一看便認出了一道記錄畫面中的阿西娥。
  
  “在仙女星系外的那一戰中,還是有我們的戰艦因為我的關系,掃描到了她仍然活著的存在跡象,也讓我更加能夠確定了她就在左旋新神使的飛船里。”海國大殿主又說道:“我知道你對她是死是活并不關心,就是我自己也早看開了,但她手里有一樣重要的東西,我曾在冷星之戰的時候交給她,想必現在還在她的手里。”
  
  “尋找這東西是海族的靈主留下的隱秘事情,我后來問過小長羽,天羽族的秘密神訓中,也有這個東西,還有金甲源門尊者我也問過,它似乎也隱約知道一點。”
  
  “海族得到的這東西我只知道來自荑族人,是上一代大殿主以命換來的,為此不知道殺死了多少荑族人,海族人更是死傷不計其數,如果沒有嗷卡人當時的樞機法鬃浴血幫助剛剛匆忙繼位的我,海族可能早就被其他幾國乘機滅亡了。”
  
  “上代大殿主死時候我就在它身邊,它將裝著那東西的盒子鄭重又鄭重交給我,讓我切記永遠也不要打開,直到海族的神靈再臨人間,獻于神靈就可以了,否則就是海族的滅亡之日,我膽子小,這一生幾乎都沒有再碰過那個盒子,直到交給阿西娥,那時候我以為我肯定會戰死,而海族中也只有她能夠繼承大殿主之位。”
  
  “但她和我不同,我一生不敢打開那個盒子,她卻一定敢!”
  
  “雖然我不知道盒子里面到底是什么東西,起初我以為是一種難見的源體,但現在我也破入了源門的境界,再回憶起來又覺得不像,起碼如果是一個源體,老殿主不至于在臨死前一遍遍地慎重交待我永遠不要打開。”
  
  “之前我一直沒有這種感覺,一直到了源門境界,經過三角星系再到仙女星系以及你與那個靈主的大戰,一連串的詭異事情,不知道為什么,我隱隱地覺得那個盒子里的東西,和現在艦隊里瘋傳的什么宏科技有一點關系。”
  
  “以前我沒有說出來,是因為我一直覺得里面可能只是一個難得的源體,這東西也不是我得來的,是上代老殿主拼了命才為海族找到的,交給阿西娥將來為海族向我們的靈主交差,也算完成了海族的使命,或許在靈主的庇佑之下,還能保住跟著阿西娥的那些海族不至于和我們當時一樣徹底滅絕,我這個大殿主也算勉強對得起海族人了。”
  
  一口氣說完,海國大殿主徹底地呼出一口氣,這些話仿佛如一塊巨石壓抑在它的心底很久很久了,如今全都說了出來,終于一身的輕松。
  
  它如今的處境并不像其他人以為的那樣風光,只有它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尷尬,它的契約并不屬于楚云升,它也既不想血族那樣原就是楚云升的部署,也不想拔異那樣與楚云升淵源極深,它最初是與楚云升合作打了星艦之戰,后來和其他五國樞機一樣選邊站隊。
  
  但如果僅僅是這樣也沒什么大不了,艦隊中幾乎所有的樞機契約都與楚云升無關,只有拔異的契約與楚云升才有點聯系,但是它的契約它的靈主又是不同的,和小長羽的靈主一樣,很有可能就是楚云升的敵人。
  
  它身處在自己靈主敵人的陣營里,以前天天被逼著修煉還不覺得,現在卻不同了,偏偏如魚得水,每一天都十分的充實,生活在它最大的理想之中,再不想開這里去重新做野蠻與愚昧的封建頭領,這才是最為關鍵的,因此實際上,它已經在行動上背叛了自己的靈主,如今再將這些話說出來,更是連心底都背叛了。
  
  只是它知道,一旦它的靈主出現,它將死無葬身之地!
  
  到如今,經歷了這么多事情,死對它而言倒不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只是無法再繼續現在的生活,無法再完成它的理想與心愿。
  
  “我知道了,你也不用擔心其他,到時候我自有辦法。”一直沉默的楚云升似看出了它的心思,一語定了它的心,又有些奇怪地道:“又是荑族……第四肯定發現了什么事情,或者東西。”
  
  第一柄紫氣之劍出現在荑族人手中,第二柄出現在類荑族人的星球內部,現在,海族人的盒子又與荑族人產生了聯系。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