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360 清算

^
  
  快速戰艦中的人們沒有想到,他們當初離開主艦隊的“危機任務”尋找到地球,竟然奇跡般地“實現”了。
  
  雖然仙女星系的困境早已解決,當初尋找地球的目的已經不存在意義,但地球不僅是這艘戰艦中幾乎所有種族的故鄉,而且蘊藏著太多的不為人知的秘密,單是一些古老的強者生命留下的東西就足以令很多人瘋狂。
  
  有時候,正是應了那句話,離開之后,才發現原來的才是最好的,想要再回去,卻已不再可能。
  
  地球,依然成了一個危險的象征,尤其是當初從冷星之戰逃出來的它們,親眼見到過地球撞擊向冷星,然后詭異消失的一幕。
  
  連烏怒人都要逃跑,他們即便有了快速戰艦,也只有落荒而逃,絕不會因為是故鄉,他們就會受到優待,地球仿佛受到了“詛咒”。
  
  快速戰艦的巡天探測圖上還看不到地球的影子,但沒有人懷疑烏怒人說還,因為沒有必要。
  
  找到烏怒人,并將與之匯合,是他們在今天同一時刻完成的第二項任務,一切都很順利,學習、進步、星航、完成不可能的任務……終于有了一點點星空種族的感覺,然而,烏怒人的行為再次讓他們“冷靜”下來。
  
  除卻一開始雙方身份辨別所需要的信號接收,以及后來那道危險的警告,在匯合后,烏怒人基本上沒有與他們再有其他什么交流,像是倒垃圾一樣,烏怒人將它們簡易飛船中的其他種族“傾倒”在快速戰艦中,再以最快的速度在星空中重新建造了一艘不大但卻更快的飛船,卸載著三個主懸錐體,快速離去。
  
  按照戥由楚云升帶來的星圖,快速戰艦與主艦隊最終匯合的地方,將在很遙遠的一處坐標上,戥將在那里建立一個臨時的星空基地,在此之前,他們與主艦隊是分開航線而行動的,烏怒人沒興趣留下來和他們在一起浪費時間,大約在烏怒人的眼中,他們這種歷險的行為無異于“過家家”,實在沒什么意思,不如獨自離開盡快趕往戥與楚云升所在的主艦隊。
  
  被烏怒人“傾倒”的“垃圾”中,除了黃星人,基本都是老冷星艦隊的原有種族,當初于三大戰場分裂,如今又返回到一起,有人尷尬,有人嘆息,也有人冷眼嘲笑,但對某些瀕臨絕種的種族來說,終于得到了有效的補充。
  
  快速戰艦早就制定好了計劃,他們以雷霆的速度將“垃圾”中的腐朽與頑固分子紛紛抓捕并關押,以防止這些人再來給他們搗亂,破壞如今來之不易的局面。
  
  如今,他們手握戰艦大權,被烏怒人傾倒的“垃圾”背后又失去了曾經的樞機大老爺們的支持,根本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能想辦法最后保住一命就算不錯了。
  
  意意斯是這些“垃圾”的唯一大腿,但眼下,這根大腿也不那么好使了,外交官的名頭在快速戰艦中沒有什么作用,那些老舊貴族們誰也沒有想到會有今天這么一天,當初驅逐出冷星艦隊的那群“破落”可憐人,如今已然可以主宰他們的生死!
  
  甚至可以說,這是一場遲來的清算。
  
  外面的清算在繼續,而會議艙中,眼神更加陰冷的歧沉帶著烏怒人交給他的探測圖影,時刻多年,終于走入這片權力中樞之地!
  
  他身后跟隨的陳參謀不禁暗自感嘆,沒有想到自己真的能夠活著回來,更沒有想到自己能夠進入到這里,面對原冷星艦隊各個種族的頂端權力人物,譬如,正在對面看著他們的老團長。
  
  在跨入厚厚的艙門的那一瞬,艙門關上的聲音,仿佛將這艘戰艦,這個時代的權力之門關上,門外的人無論當初如何輝煌過,也落寞到邊緣。
  
  這時候,陳參謀想起了一起回來的意意斯,它在踏出烏怒人飛船的那一刻,便失去了所有的權力,雖然沒有人將它像其他老舊貴族一樣抓捕并關押起來,但孤零零的一人,或許比關起來更加悲慘。
  
  不管戰艦中的當權者最終如何定論意意斯,意意斯都是他個人的恩人,而且據他所知,如今在這艘戰艦聲望很高的冷星戰隊與意意斯有過關系不錯的舊交,并且最近崛起的那個才華橫溢的黃星人當年也是意意斯所保護以及培養,因此雖然想要東山再起不太可能了,但性命應當能保住吧?畢竟意意斯并沒有做過什么不可饒恕的事情,只是后來與那些老貴族們走得太近了。
  
  感嘆間,陳參謀跟在歧沉的后面,已經來到會議艙的中央,在歧沉的示意下,他熟練地打開數據系統,將烏怒人備份給他們的一份探測與監控圖影投射在會議艙的中間
  
  在一邊一界的奇異空間湮滅后不久,三個懸椎體航行的前方不遠處的空間位置,毫無朕兆地出現了一個星球的蹤跡,烏怒人急于獲得星球上面的物質,靠攏過去開采……畫面并非連續,中間被剪接過,烏怒人攝取星球物質沒多久,那顆星球便突然產生強烈的波動,數道可怕的東西從星球中被震蕩拋射出來,其中一個驚險掠過烏怒人的一個主懸錐體,幾乎將其震散!
  
  歧沉在給會議艙中的掌權者們講述著當時發生的事情記錄,而陳參謀又開了小差,烏怒人留下不僅僅是這段影像與記錄,相比起來,烏怒人留下的另外一個東西:一套極為先進的生物生命提升系統,才是真正的重中之重,但也更讓他不解與困惑。
  
  ……
  
  星空中,從快速戰艦到戥所在的主艦隊的動態航線上,烏怒人最新制造的小飛船中,三個主懸椎體尖頭相對。
  
  從遇到快速戰艦起,這已經是第三百二十一次辯論了。
  
  第三個烏怒人的聲音首先在它們特有的加密與隔絕信道中傳動:“我仍然堅持之前的觀念,反對你現在的做法,對于你以前便浪費資源的無聊且毫無意義的舉動,也是一樣。”
  
  雷冷笑道:“你覺得這是無聊嗎?是你不能理解。”
  
  第三個烏怒人道:“你的理由說服不了我。”
  
  雷不屑道:“我不需要說服你。”
  
  電此時插話道:“聽我說一句”
  
  可惜,兩人都沒聽,第三個烏怒人繼續道:“一個種族走向興盛與衰亡的重要標志是信息的凈輸入與凈輸出,無論是通過戰爭,還是通過自己的探索,或者通過內在的研究,以及通過交換等等,持續增加信息的輸入,保持新信息總量增長,是一個種族強大、進步與興盛的基礎,這是我們很多年前就明白的科古明式定律共識。
  
  你之前無聊的舉動,我可以理解為一種實驗,最終對我族或許有新的信息補充可能,但你剛剛所做的事情超過了實驗的內容,你留給那兩個生物以及那艘戰艦的強大系統,不僅僅是一個實驗系統,它已經形成大規模信息的凈輸出,但卻得不到任何反饋輸入,這與我同意去與卓爾人它們合作完全不同。”
  
  雷反問道:“有什么不同?”
  
  第三個烏怒人道:“需要再次闡述嗎?卓爾人在能量領域有我們沒有的信息知識,那個叫戥的生命,它們的種族也有令人吃驚的想象力與創造力,加上楚如今的確擁有了的宏領域信息,卓爾人手中的特殊模型,等等,我們即便大量輸出信息,最終卻可以反補回更大量的信息輸入,最終有利于我族總體信息的增長,而你留在這里的系統能得到什么?”
  
  電這時候又插嘴道:“你們聽我說一句”
  
  雷當即冷笑打斷,不給電插嘴的機會:“即便什么都得不到,也不過是一小部分信息流逝罷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第三個烏怒人微怒道:“如果每一個烏怒人都像你一樣,我們很快就會走向衰落!”
  
  雷道:“是嗎?我怎么覺得如果每一個烏怒人都像你一樣,我們反而更快地走向衰落?”
  
  接著,它繼續咄咄逼人,不理會電的調停:“你沒有思考過那艘戰艦存在的奇怪性嗎?卓爾人,戥,以及楚,為什么讓它們可以自由地存在著?它們存在的緣故,便是它們存在的價值!”
  
  第三個烏怒人反駁道:“這艘戰艦由戥力主建造,這個高等生命我與它在很久前的三大戰場上就一直打過交道,它們是一個奇特的種族,有著與我們不同的價值觀、世界觀以及宇宙觀,它在這件事上的處理思維沒有你想得那么復雜,至今在我的冰庫冰凍著它的那個人類原身就可見一二,它當時不但沒有殺死這個人類,反而給了這個人類很大的好處。”
  
  雷反駁道:“戥或許是你所說的樣子,但卓爾人呢,它們從來不是善良之輩,為什么會默許?這件事,戥一個人是坐不了主的,卓爾人想得到什么?還有,楚為什么一直留著它們?從地球到冷星,從冷星到現在,一直不曾放棄它們,你認為僅僅是因為人類的感情嗎?這種東西,我在實驗室里,可以通過虛擬記憶強殖與信息素引導,可以讓一個天羽族人無可救藥地愛上一個嗷卡人,如果我高興,甚至還可以讓它們同時為雄性,或者同時為雌性。
  
  而楚已經擁有半靈的能力,你覺得還能被這種東西所左右嗎?”
  
  ***
  
  第一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