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358 窺覬

^
  
  吉特沒想到楚云升會找到他,他的確聽到了消息,從冷星戰隊傳來楚云升降臨戰艦的消息,但并沒有想到楚云升會過來一趟。
  
  如今的血族很凋零,和新世界的時期不同,進入星空之后,尤其是現在,越來越多優秀的年輕人渴望知識,追求先進的文明種族,不再愿意成為一個古老,聽起來就很落后的血族。
  
  他們又不能像以前一樣毫無顧忌地強迫發展血族,因此數量上始終沒有進步,還是以前的老血族在支撐著。
  
  最為重要的是,他們越來越難以找到自己的定位,能發揮戰力的地方越來越少,如果不是楚云升當年的親軍名頭,必然已經是被淘汰的一類。
  
  雖然他們嘴上一直自欺欺人地說著楚云升是他們的王,但漸漸地,他們不得不面對現實,楚云升的位置距離他們越來越遠。
  
  吉特也想為此而找到解決之道,想要努力回到主力的行列,然而談何容易?
  
  除了最老資格的血族,從地球時代挺過來的少數幾個,基本都擁有著極高的素質,有的甚至有個數個高等學位,可以加入如今知識吸收的狂潮,并出類拔萃,但后來的血族,也是當前的“老血族”,大都是新世界加入的人,素質都嚴重地下降了許多,不復當年的精英盛況。
  
  不過比起他們的老對手退化人,他們還算好了,退化人人數更少,仿佛隨著就要滅絕一般,如今兩方終于同病相憐了,都要面對生存滅絕的最大危機了。
  
  楚云升的到來,讓吉特吃驚,更不敢相信,他有時候在心中也會以為楚云升早已經忘記了他們。
  
  “王,我們……”他不知道如何說下去,很黯然,甚至不知道整個血族的未來在何方。
  
  楚云升像是一眼看穿了他的心思:“吉特,你還記得當初那道火線嗎?”
  
  聞言,吉特頓時有些熱淚盈眶,當初跨過那道火線的人,如今大都已戰死沙場,飄零如他,一片的凄涼。
  
  但那時候,他們又是何等的榮耀,橫掃新世界大陸,星艦之戰光輝四射,親軍主力驕傲于世,幾乎達到了他們有史以來的最巔峰,他們有最強的十七騎,有主心之骨肖恩,有銀眸的布特妮,甚至連那個時候的最強大死敵,也是出于血族。
  
  繁極一時,便是無邊的落寞,時代的飛速前進,無情地將它們狠狠地砸在恢宏星空的底層,漸漸被人遺忘。
  
  他們落伍了,跟不上時代了,地面的榮耀成為了過去,星空的未來不知在何方,雖然他們始終沒有放棄在尋求解決的辦法。
  
  楚云升將一道道符文構造演繹出來,交給他道:“不用灰心,退化人與血族代表著生命的兩個方向,烏怒人和卓爾人還有戥都在研究,只是你們不知道罷了,這些符文我都做過一些改變,適用于血族,將來必然有它的用武之地,你可能還不知道,這艘飛船如果叛變,其中一道主控權就在你們的手上,是戥安排的。”
  
  “王!?”吉特抬起頭,有些不敢相信,他一直以為他們早已經被邊緣化了。
  
  楚云升點點頭:“你們組成符文之陣或許暫時難以用在星戰上,但卻可以配合飛艦,用于內部,剿滅叛變者,這是戥的安排,但它并沒有告訴你,是擔心泄露出去造成其他種族不安,只有到了危急的時候,你才會收到一道戥事先錄制好的一段音視頻,教你怎么做。”
  
  吉特微微有些激動,他們并沒有被拋棄,這種拋棄并不是拋在艦外不管,而是他們的價值沒有被拋棄,他們仍然是楚云升的一柄利劍,是最后防線的親軍!
  
  如今這艘戰艦真正叛變的可能微乎可微,基本不存在,及時萬一發生,對楚云升對戥對主艦的影響也小得可憐,戥要預防的,大概是類似于多一維當初襲擊星艦一類的類似情況,在艦內生命體被強行影響而做出危害戰艦的行為時,他們血族可以憑借自身特殊的生命構造堅守住最后一道防線。
  
  不得不說,戥考慮得十分細微,也很周全,并不僅僅是從感情上去做考慮,自然也不僅僅是因為他們曾是親軍并且有過最后防線血戰的經歷。
  
  雖然這艘戰艦本身并不為主艦隊所重視,但工作就是工作,不論大小,戥的這種處理事情的嚴謹態度,他也覺得值得自己去學習。
  
  同時,他也明白過來:“我知道了,退化人一定是監督我們的另一道防線,原來都早有安排。”
  
  他猜得沒錯,但并不完全,三道最后主控權,他們只有主殺的控權,退化人主監控,而最后一道主逃生的控權被戥安排在弭婭戰隊手中。
  
  楚云升從吉特身上取出一道鮮血,抽出命源吸收入零維之內,道:“戥做事縝密,即便他當初并不看好你們能夠成功,但該做的安排他必定會做好,不過他畢竟不是地球人,對人類的感情變化不太熟悉,所以他嚴格地考慮到各種可能,以此避免感情變化等因素,實際上,只要告訴你就行了。”
  
  吉特不知道楚云升取他的血液做什么,但沒有一絲的抵抗,聽楚云升說完,心中對戥的佩服更加一層,不過,他有些懷疑戥沒有將實情告訴他,并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懷疑是拔異搞得鬼,退化人永遠是他們的惡敵,雖然如今不再非要生死相論,但拔異與戥走得很近,很可能故意在整他們。
  
  “你的命源我有些用。”楚云升走之前道:“將來不久,也許會靠它能見到肖恩或者布特妮。”
  
  楚云升離開后,吉特的積郁一掃而空,帶著新的符文回到血族的船艙,一腳踢飛一個偷懶的血族,吼道:“沒事就去訓練艙,別給我在這里閑著,有空多學習學習新知識,研究研究血族的特性,我們血族天生就比其他人生命悠久,比退化人那些蠢貨聰明,這艘戰艦中,未來如果出現偉大的科學家,出現偉大的戰士,一定是我們血族,必須是我們血族,滾,趕緊去!”
  
  ……
  
  從快速戰艦中離開,來到氣泡的世界,正在前往主艦隊卓爾人氣泡的時候,楚云升忽然停了下來。
  
  他被銀河霸主空泡包裹的意識,劇烈地變換著“顏色”與“形狀”,時而扭曲,時而膨脹,仿佛下一刻就要在空泡中爆炸開來,最后湮滅。
  
  這是連續使用禁術后的副作用開始爆發了,扭曲與膨脹的是“形”,本質在他內部意識的動蕩,在連續進入幾個卓爾人氣泡后,零維中通往多維世界的分叉線悉數崩毀,顯然,意識與物質世界交互的錯亂,便是首先出現的副作用。
  
  永遠“寧靜”的氣泡世界中,楚云升眼看就要徹底的錯亂而滅,但卻靜靜地等待著,始終沒有沉入空泡包括的意識深處,去抵抗猛烈的副作用,反而有意識地自己加劇錯亂。
  
  大約過了一小會,在一個不經意的時刻,從汪洋般的氣泡海洋中偷偷摸摸地出現一種力量,像是在窺覬著這邊,十分的隱蔽。
  
  它并非像是楚云升一樣自由行動在氣泡的世界,它更像是從外界借助什么東西滲入氣泡世界的一種干涉,它的“主人”看不到氣泡的世界,卻能感應到楚云升在這里的變化。
  
  又過了一小會,楚云升的扭曲與膨脹已經變得岌岌可危了,仿佛下一刻馬上就要覆滅,它忽然奔襲而來,閃電般地沖至楚云升的跟前,將干涉的力量猛增到極大,像是要將楚云升的意識一口“吞掉”。
  
  就在它“張開”嘴的剎那,楚云升仍沒有任何動靜,像是已經深陷錯落之中,無法再能感覺到它的存在,只要它輕輕合上“嘴巴”就能將楚云升徹底吞掉,這時候,它突然如福至心靈,火速地“掉頭”就跑!
  
  在它剛剛離開的地方,一道黑色的,更強的關系干涉,一閃而過,如果不是它掉頭跑得快,現在已經被直接刺穿,并反被這道黑色的更強干涉侵占與控制,但即使跑得快,它飛逃的“屁股”也被狠狠地抽中,干涉的力量仿佛發出一聲“慘叫”,在氣泡的世界中動蕩分散。
  
  楚云升朝著它慌忙隱入消失的地方冷漠地看了一眼,然后停下自己對意識錯亂的主動加劇,將其稍稍降低下來,然后沉入進去。
  
  在空泡中,楚云升沒有對抗錯亂的愈演愈烈,而是像是旁觀者一般冷靜地觀察著錯亂的本質,并演變為一道道的虛擬模型與數字,像是要將意識與物質世界錯亂的源頭分析一一解剖出來。
  
  副作用的錯亂殺不死他,無論是兩道禁術的授予者,還是冷星靈,都沒有說必定會死,更重要的是,在他本體,還有透明立方體支持著零維與物質世界的橋梁,即便一切都被錯亂,最終也能恢復秩序。
  
  因此,他放棄了對抗,選擇承受慘重的代價,來換取錯亂本質的寶貴觀察機會。
  
  對了解氣泡的世界,了解分叉線,了解零維,此時的錯亂觀察都有莫大的好處,許多地方是烏怒人、卓爾人想要了解卻永遠無法有條件觀察到的現象,對很多生命難題有著基礎的知識積累作用。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