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1)     

黑暗血時代1356 一種認可

^
  
  仍航行在銀河與仙女兩大星系之間的快速戰艦,雖然度過了自出航以來最大的生存危機,并順利地與線體樞機匯合,隨之擁有了第二個源門尊者,還是巔峰層次的水平,實力大增,但接下來的航行并不就此一帆風順,各種大小航行危機依舊層出不斷。
  
  剛剛掠過戰艦而去的一道異常能量帶,已經在肆虐后繼續遠去,不知是輻射自三角星系,還是產生于混亂的仙女星系,危機過后,雖然有兩大源門坐鎮,也出現了傷亡的情況。
  
  十二號醫療艙中,傳出一陣陣的嘆息聲與哭泣聲,十幾個海族人圍繞新來的歌林族醫生,滅絕了最后的一絲希望,一個海族的小孩,緊閉著雙眼,已在彌留之際了。
  
  歌林族的醫生已經盡了她最大的努力,利用這艘先進得讓她震驚的飛船設備,搶救了很久,也未能從死亡中將這個海族的孩子奪回來。
  
  她能讀懂這些海族人的悲傷,這個據說在母艦中有著一個源門生命的種族,數量卻越來越稀少,每一個孩子都是它們的希望,卻沒有想到這次危機的事故中造成三死一傷,而是都是正在艙外進行實踐的孩子。
  
  同時,她也羨慕這些海族人,在外面的海族人議論中,她聽到其中一個說到它們如今年輕一代平平無奇,除了大老爺,再沒有能夠與其他種族新一代年輕人物比肩的了,如果阿西俄還在的話……她不知道阿西俄是誰,但她很快聽到有人反駁說,如果我們不是跟著大老爺,跟著楚先生,看看主艦隊中其他低等生命,那些最低等也比我們高等的生命下場,我們或許連做人家的奴仆的資格,做實驗臺上的標本資格,都沒有,但現在呢,我們不但可以學習先進的知識,還有屬于自己的星艦。
  
  說實話,這位歌林族醫生雖然已經通曉它們的語言,但仍然時常不能完全理解它們的談話內容,比如大老爺到底是它們母艦中的源門生命,還是其他人?那位阿西俄又是誰?不過這些都不妨礙她了解一個現實,這些海族人真是太幸運了,竟然有個無比先進的文明愿意給予它們“自由”的機會與條件學習各種知識,甚至那些教材都專門為這艘船定制!
  
  自從她們一族跟隨本艦的巔峰源門在那位一言九鼎的傳說中的靈使樞機決定下,與這艘速度極快的戰艦匯合后合并,她便被這艘飛船的一切工藝與科學之美所吸引,許多地方完全超脫了她們種族的理解,像是步入了一個神圣的科技殿堂。
  
  接著,讓她以及她整個種族都不解的事情發生了,這艘“完美”的戰艦里面,卻被一群明顯極為落后的生物所控制,而且還絕不是那種死了主人,自己才跑出來獲得飛船的情況,完完全全地貨真價實地就是這艘飛船的主人,簡直不可思議到了極點。
  
  如果不是有靈使以及源門生命在,她種族中最為善良的人都會產生“打劫”這艘飛船的沖動,這樣一艘“完美”的先進星艦為它們所有,實在是太浪費了,除了航行的速度,這些奇奇怪怪的種族集中在一切,都不能將這艘飛船的真正實力發揮出百分之一。
  
  然而,沖動歸沖動,就是沒有源門生命在,她的種族也不敢打這些種族的主意,且不是它們的背后還站在一個極其先進的種族,最近,更是聽到一個驚悚的消息,但消息的最初來源卻極具戲劇化。
  
  在她的種族并入這艘夢幻之艦后,沒多久,便有一個自稱為地球人的商人找上了門,讓她同族哭笑不得是,這個生物絲毫沒有身為落后種族的覺悟,自信地拿出一套什么修煉之法,想要從他們這里換取等價的東西。
  
  她的同族對這種落后種族的所謂修煉之法嗤之以鼻,連看一眼都覺得沒有必要,跟不要說拿什么東西去與它交換了。
  
  那位地球商人也算聰明,一眼便看出了她的同族婉拒下隱藏的低視,但結果卻人大吃一驚,這位地球商人不但沒有自慚形穢,反而將她的同族反過來狠狠地鄙視了一翻。
  
  然后,他們才知道這位地球商人帶來的功法竟然是左旋神尊之法,而這位商人的種族身份是唯一可以合法稱呼“我們楚先生”的種族,最后,這位楚先生的身份當時就深深地讓他們震驚不已,尤其是在最后得到巔峰源門的隱晦確認后,她的同族幾乎傻掉,他們雖然在不久前的神戰雙方中處于底層,但也在戰場上聽到很多次廢儲的名字。
  
  最終,他們花了極其高傲的代價買了那位一舉一動都表現得神秘莫測的地球商人帶來的修煉之法。
  
  當然,事后,他們很快就知道被騙了,前儲的身份沒有錯,商人的身份也沒有錯,錯的是修煉之法,因為接下來的幾天,每天都有人來賣修煉之法,而且還是一個版本的,甚至其中還有一個錯別字,都錯得一模一樣,這些缺德的商人們這么長時間了竟然也不糾正一下。
  
  好在這里是快速戰艦不是主艦,否則他們一定會被更加先進的種族嘲笑,很顯然他們被坑了,那種最粗糙的版本早在主艦隊就被揭穿與上告很多次了,基本騙不了任何人,只有他們新來的種族才會上當。
  
  而且,他們已經算是幸運得了,主艦隊中最大最厲害的幾個批發修煉之法的超級大騙子被拔異與戥扣留了,不在快速戰艦中,要不然那才叫一個凄慘。
  
  但不管怎樣,雖然被騙了,可得到了重要的情報,這艘快速戰艦的來歷非同小可,不但背后有一個極為先進的種族,還有左旋前儲這樣幾乎神話的人物。
  
  一切都太不可思議了,讓這艘夢幻之艦里里外外都充滿了神秘之感。
  
  搶救室的海族小孩終于要死了,哭聲變得大了起來,歌林族的這位醫生從艙門里退了出來,不想看到生離死別的這一幕,她的種族在戰場上也經歷了慘重的傷亡,很多同族都已經陣亡。
  
  懷著對陣亡同族悲傷的心情,她剛剛退出艙門,就聽到里面突然一陣的騷動,哭泣聲噶然而至,驚呼聲雜亂響起。
  
  她急忙回頭,猛地便看到已經將死的那個海族孩子從眾人的頭頂上漂浮起來,并睜開了一直緊閉的眼睛,眼神冷漠。
  
  詭異的突變,讓海族人不知所措,而她還算鎮定,想要上前看看是不是奇跡出現了,竟然生還了。
  
  但當她想要再往前飄移時,頓時發現自己一動都不能動,立即大驚,她身上穿著的本族防護衣,除非是源門生命出手,否則不會受到傷害,更不要說被限制了。
  
  這時候,漂浮起來的海族小孩身體上開始出現白色光芒,周圍的海族人紛紛緊張地后退,驚恐地看著死而復生的孩子被白芒漸漸籠罩進去。
  
  片刻之后,白芒散去,里面飄飛出一道人影來,凌空走下搶救臺,從她身邊飛出醫療艙。
  
  當她能動時,便看到艙內的海族人紛紛跪伏在地上,口中激動也驚懼地呼喚著一個詞語:尊上!
  
  再接著,飛船中警報聲大作,響徹全艦。
  
  那道人影像是無比熟悉飛船,一路無阻,直飛向重要人物的艙室。
  
  艦內的自防御武器系統統統失效,趕過來攔截的士兵,不論是銀色軍團的士兵,還是冷星的戰隊,只要出現,便動憚不得,仿佛被一道道力量束縛住,定在空中,驚恐而茫然地看著那道熟悉的影子飛快掠走。
  
  阿里接到警報后,立即來到人影前行的目的地,赫爾大老爺的艙門外堅守。
  
  他已經在戰術系統中看到人影的模樣,同樣驚愕,但他牢記出發前戥對他們的告誡,即便是與楚云升,與戥自己,與任何一個熟人都一模一樣的人出現,都不要以為那就是本人,視覺欺騙是星空戰爭中最為簡單的一個手段,時時刻刻都要提高警惕。
  
  戥現在是一艘船,自然很難模仿,但楚云升就不同了,知道他相貌,能夠模仿他的人很多。
  
  人影來的速度極快,阿里剛剛布置好戰位,它便已經出現在門口。
  
  看著熟悉的面孔,阿里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若不是有戥給他制定的應對程序,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校驗的流程很多,也很迅速,他飛快地按照程序完成,但當他最后拗口地背出一段他很懷疑是戥或者拔異大哥的惡趣味時:天王蓋……
  
  人影淡淡一笑,沒有再回答,而是一揮手,他的假眼自動飛出,于是,他頓時瞎了。
  
  假眼懸浮在空中,在白芒的變化中快速地變化著,片刻后,返回回去。
  
  如果說這艘戰艦中,除了飛船本身,還有什么先進的東西的話,那么就是訓練艙中的訓練設備與體系,還有阿里的這雙假眼了。
  
  經過戥持之以恒的改進,他的假眼已經成為一個極為先進的戰視系統,可以捕捉到最為微小的戰場動態變化,更有虛擬擬態的最先進支持系統。
  
  果然,在他恢復視覺后,就聽到人影說道:“受人所托,幫你再改進一下。”
  
  “大俊……”阿里已經確定了人影的身份,自然知道他說的“人”是誰,心中頓時生出一股暖流,然而這股暖流還沒有流遍全身,便頓時吐血:“貝格麻麻的,我的最新三百多套虛擬現實全集……!!!”
  
  他不曾想,自己已然躲開戥數十萬光年,卻依舊沒有能夠逃避掉被刪除三百多套最新技術的虛擬現實場景的噩夢,不過這些年,他已經習慣了,現在更不是惋惜的時候,雖然他估計,身前的這位“先生”很可能還受人“所托”,已經將全艦的這方面的虛擬套集都刪除了。
  
  “要我去叫苜苒嗎?她進了封閉訓練艙。”看著門前的熟悉人影,阿里帶著希望說道。
  
  楚云升搖搖頭,道:“不用了,讓她好好訓練吧,我在這里不能停留太久,戥已選了新的航線,將來我們會再匯合。”
  
  阿里心中惋惜,但不敢耽誤楚云升的時間,將身后的隊員散開,說道:“大老爺在里面,睥邁大人也在。”
  
  楚云升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他有戥交給他的全艦內部結構圖,也有戥交給他的戰艦最高權限,在見到阿里之前,不過是按照戥的要求測試一下艦內的反應速度與能力,此時警報聲立即消除,艙門也自動打開,飛入了進去。
  
  睥邁守護在老邁的赫爾身前,楚云升的身份已經確定,他便不再擔心,見楚云升是來找赫爾,主動向后退開:“我先出去。”
  
  “熾武……”老赫爾眼眶中閃爍著淚光,顫抖著伏拜下去。
  
  這些年,他能見到楚云升的機會很少很少,屈指可數,每一次見到,他都仿佛回到那個夢境般的世界中,那時候,他是一個連苔餅都時常吃不上的小奴隸。
  
  雖然僅僅從樣貌上看起來,他比楚云升老邁很多很多,但心理上,他當年還是一個孩子。
  
  楚云升抬手止住了他,同時對睥邁道:“不用,你也一起聽聽吧。”
  
  睥邁微微一動,猛地抬起頭,這是一種認可,即便他如今已入源門,想要得到這種認可也難如登天,楚云升身邊的高手種族實在太多,不論是修煉上的,還是科技上的,他除了修煉努力程度與速度,其他都沒有任何可以驕傲的地方。
  
  如果說當初給他修煉之法,是對他努力的認可,那么今天將他留下來,便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認可。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