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354 戰至最后一滴血

^
  
  孤寂的聲音眼見就要脫困出來,自然不甘心:“你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
  
  “禁術。”楚云升毫不猶豫地獅子大開口。
  
  時間無多,孤寂的聲音又急又怒:“你以為是個靈都是那些早該死掉的古老時代出來的嗎?我沒有禁術,就是有也不稀罕,這東西本就是早期不成熟的靈法,別看你現在用得很順利,過不過多久,你就知道有多慘了。”
  
  憤怒的不僅是它,暗域靈主也一樣極其的憤怒,如果此時掌控局面的是仙女族靈主也就算了,楚云升一個真靈都不是的家伙,竟然把它逼到如此的地步,就像是兩個成人被一個拿著刀的小孩抵住了脖子,讓人空有一身的力量卻無處可使,憋屈的要命,而更要命更悲催的是,它同時還被其中一個成人掐著脖子,淪落為三人中最慘的一個。
  
  楚云升卻不理會,堅持道:“要么禁術,要么與禁術同等的東西,而且你要保證使用它后,我可以躲開你脫困后的報復。”
  
  孤寂的聲音再次怒道:“你這是胡攪蠻纏,我教你的東西,自然是我所會的,而我會的,怎么能夠讓你以此躲開我?”
  
  楚云升繼續堅持:“為了我的安全必須如此,否則,難以保證你出來不會第一個殺掉我?”
  
  孤寂的聲音冷聲道:“如果我出不來,你身前的這個靈就會出來,它一樣也會殺死你。”
  
  楚云升道:“那就不需要你操心了。”
  
  孤寂的聲音好不容易有了脫困的希望,離開被卡無數年的噩夢,沒想到被楚云升一步卡在了大門口,怒極攻心:“貝格麻麻的,小養的,你到底想怎樣!?”
  
  楚云升聽著它地道的冷星話,也用帶著草原口音的冷星話道:“必須讓我有自保的能力。”
  
  孤寂的聲音道:“你既已知道我在這顆星球生存了這么多年,就應該知道我對你們沒有惡意,否則,冷星上的人早死光了。”
  
  楚云升搖頭道:“那也未必,也許你需要它們源源不斷地提供命源。”
  
  孤寂的聲音像是收到了蔑視,道:“它們那點點命源……好吧,就算是為了命源,我也可以將黑發人全殺光了,只留下藍發人,我對你們真的沒有惡意,用黑發人的話講,我是個好人,冷星歷史上許多大海難的幸存者都是我所救,不信你可以找個冷星歷史學家來問問,我是個說話算數的靈,要不然當年也不會被行間騙了。”
  
  它苦口婆心,像是哄著小孩一樣,就差放下身段了,皆是因為楚云升現在只要一抖手,它苦等了無數年的機會就會瞬間煙消云散。
  
  可惜,楚云升如鐵石心腸,不為所動:“這些都說明不了什么,最多不過是你偶爾的憐憫而已。”
  
  孤寂的聲音終于道:“我可以教你行間的絕學,當年我就不是它的對手,你要是學會了,自然有自保的能力。”
  
  楚云升不讓步:“我要禁術!”
  
  孤寂的聲音:“真沒有!”
  
  楚云升終于退了一步:“那再加上誕靈之法,靈的修行之法,勉強可以。”
  
  孤寂的聲音忍住怒火道:“誕靈之法我教不了你,沒人可以教你,修行之法,你我靈路不同,給你也沒用,最多做個參考,忘了,你還不是靈,不過我可以用一些靈術作為補償。”
  
  與此同時,楚云升穿插著還在與暗域靈主私下交談:
  
  “你的時間不多,如果你提供的內容有一絲錯誤,導致我親身查驗失敗,你便永遠沒有機會了。”
  
  暗域靈主已經過了最初的混亂,此刻已完全地冷靜下來,平靜地拒絕道:“其實,你根本不敢讓它出來,從你目前的情況來說,它保持現在的狀態對你是最有利的結果,以它的存在為威懾,可以保持微妙的平衡,我、仙女族靈主、它、你,任何人都不敢再隨便開啟靈戰,任何人也無法再能制住你。”
  
  楚云升道:“你倒是挺聰明,但你就這么就知道它一定會對我不利?”
  
  接著,他有選擇地將孤寂的聲音部分話音透入進來,讓暗域靈主聽到。
  
  暗域靈主愈加平靜道:“它說的都是廢話,不過是在拖延你的時間罷了,它比我更清楚你不想讓它出來,所謂交換都是假的,它不會告訴你一個字,因為就是它說了,你也不會讓它出來,你故意隔絕我與它之間的信息,是多此一舉的錯誤,反而露出你的真正想法。”
  
  楚云升點點頭:“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我始終相信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不確定的,就像量子的狀態一樣,只有到了最后一刻看見的時候才會知道,我不讓你知道它與我的所有交談內容,對于你而言,那就是一個黑盒子,只有等到你死或生的時候才會揭曉,當然被卡在節點出口不能算死,但比起死,我你都知道更加悲慘,既然你如此自信,那就親自去面對黑盒子中的不確定吧。”
  
  說完,他便真的不再理會暗域靈主,將它孤立在黑暗之中。
  
  孤寂的聲音此時終是嘆息一聲道:“小東西,我知道你不會讓我出來了,不過,我也不會讓你得逞,我會放開它,讓你從它那里也得不到任何東西。”
  
  它講了那么多的條件,又是行間的絕學,又是修行之法,最終卻一個字都沒說,似乎早已經看穿了楚云升的伎倆,雖然進行了最后的努力,但顯然也未能達到拖延的目的,拖延的這段時間中,它應該對黑氣的束縛進行了無數次嘗試,始終無法將暗域靈主的零維拉走,因而不得不郁悶地放棄。
  
  一旦它真的主動放開暗域靈主,那么正如它所說,楚云升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兩個靈,沒有任何一個是好欺負的傻子,即便被刀架在了脖子上,依然不受擺布,都是活了無數年的靈精,在這種完全劣勢的情況下,思維仍然清晰無比。
  
  然而,它卻聽到楚云升道:“我最想要得到的東西已經得到了,你出現了,它以后便要老實許多,有你存在,各方安靜,沒有人敢再隨便開啟靈戰,這就行了,我的第一目的早已完美完成。至于我想從它手中得到的其他東西,得之我幸,失之也無所謂,但你就不同了,你得到的與失去的完全不同,你主動放掉它,便失去了我對你的信任,將來還有誰會幫你找新的接替者?”
  
  孤寂的聲音一下子竟笑了起來:“信任?你居然對我有信任?你也好意思說出口?”
  
  楚云升卻平靜道:“當然,你需要我,將來我一旦達到可以自保的程度,就可以為了找一個接替者,你可以脫困,我可以變強。”
  
  孤寂的聲音似有些無語了:“可笑,難道離開你,我就沒辦法了?”
  
  楚云升道:“也許有,但是很麻煩,沒有我方便,天羽族靈主的話你也聽到了,兩大神國都想殺我,未來不知道會多少強者來殺我,每一次都將是你的機會,這樣的機會,你在茫茫星空中上哪里去找?”
  
  孤寂的聲音語氣這時已經漸漸平靜了下來,它知道楚云升今天已不可能會讓它置換出來,那顆無數年沉寂終于遇到一絲脫困希望而激動的心,也重新落入了冰冷的灰暗與失望之中,仿佛不再有希望,也不再期盼了,取而代之地是一絲黯淡與清冷,在虛空中道:
  
  “小家伙,你在想什么別以為我不知道,你不過是想得到一個免費的打手,還能教導你快速提升境界,一舉數得,想得很美,并且說出的理由讓我剛才也差點都有些心動了,確實有些狡猾,,,不過,這片星空之下,確實是這樣,不管是誰,不花點心思,還真的難以活下去……我可以幫你這個忙,但可惜不能如你所愿得到你那什么信任了,我的時間不多了,浪費不起,有個地方我一定要去一次。”
  
  說到這里,它再次變得更加地黯然起來,語氣中也不再有憤怒,而是有些悲涼:“我想看看行間到底是不是死在了那里,這么多年過去了,它一生縱橫天下,從未失約過……”
  
  接著,它話鋒一轉,向楚云升道:“想要一個靈說出你想要的東西,你的辦法可用,但不一定百分百地奏效,真靈的思維和你是不同的,即便是在威逼,也需要有付出,甚至讓它覺得是在它主導,而不是你在主導,我會配合你全力拉它入虛實之間,盡我一切所能,你會有巨大的壓力,換句話說就是我們談判破裂,一切如它所料,但是你雖然不希望我置換出來,卻必須用上拼命的危險才能阻止,這樣形勢才會不同,它會主動刺激你,引導你。”
  
  在楚云升靈蘊相隔的空間中,暗域靈主也在猶豫不決,但始終還沒有動靜,這時候,仿佛來自深淵的力量突然加強,密封它生命體的靈蘊剎那間破碎,零維世界中仿若地動山搖,楚云升節節敗退,鮮血淋漓。
  
  危及時刻,暗域靈主終于作出了決定。
  
  ……
  
  許久后,暗域靈主孤身退入到深空之中,無殼飛船早就提前自己逃走了,它們對暗域靈主沒有什么好感,一早收攏一些幸存者,趁亂提前離開了。
  
  楚云升的零維中多了一段關于追本溯源的獨特之法,還需要時間去分析與透徹理解,暗域靈主這道獨特之法來歷也很古怪,并非它自己所創,而是它自己曾經的靈主不知死后還是失蹤后所留,因而,楚云升懷疑,它和小長羽一樣,也可能是一個實驗品。
  
  虛空中,孤寂的波動也在退去,冰冷的星球在隱匿的地方似要重新啟航。
  
  它在臨走前,像是行之將死的遺言一般,給楚云升傳動來幾句話:“小家伙,現在相信我了嗎?是不是后悔沒讓我出來?不要后悔,說不定我還是騙你的,出來仍會殺你,這片星空下,永遠不要感動,貝格麻麻的,我就被行間騙了!
  
  再給你幾句忠告,你的假靈能少用還是盡量少用,我曾聽過一個傳言,傳說它是不祥之物,想要有靈的力量,還得靠你自身誕出一靈,不過,如果不能破靈,最好還是多考慮考慮要不要誕靈,否則也許一生后悔,靈其實很悲哀,孤獨、寂寞、絕望、恐慌……會讓你之后的一生生不如死。
  
  最后,不要覺得我可憐,用那種同情的語氣和說話,有一天,你會明白,有些事,縱使飛蛾撲火,縱使千死不回,你也會萬古不悔,那是你的責任,如今一個大世即將到來,如果你能活到那一天,有一天,你會明白的,你的意義不僅僅是掙扎活下去,還有更加重要的事情。我們這一代有人發現了一些事情,拼死地努力阻止,而你們這一代……唉,不管哪一代,大世都即將來臨,所有人都將戰至最后一滴血!”
  
  楚云升皺了皺眉頭,靜靜地看著波動消失的虛空,卻沒有再問它到底是誰,也沒有問它知道了什么。
  
  它若想說,必然說了,若不說,大概是擔心說了泄露出去,將會造成嚴重的后果。
  
  就像它一直用冷星的語言與方式在說話,隱約與冷星有道不清的深厚感情,但它不說,沒人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目送它與冷星離開后,楚云升返回戥與五序的艦隊。
  
  剛剛進入那具卓爾人的生命備體,就聽到戥送來一個詭異的消息:仙女族人發來恐慌信號,它們的靈主失蹤了!
  
  確切地說,它們重傷幾乎力竭的靈主在它們的眼皮底下被人“偷走”了,而作案者不會是楚云升親自送走的暗域靈主,也不是已經飛走的冷星靈,會是誰!?
  
  能將一個雖然受傷力竭但肯定仍然肯定有自我保護措施的一個靈“偷走”!?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