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351 神尊劍意

^
  
  楚云升第一次睜開眼睛,身體在空中騰飛,一道從遙遠星空深處掠來的若隱若現的曲折條紋,穿過他身下的一艘長形暗色飛船,無數的碎片在爆炸中沸騰四射,條紋一閃而逝,沒入黑暗。
  
  他的身體在空中繼續翻滾,隨即凌空肢解,最后一眼,看到的是這艘飛船的后方更遠處,條紋消失的地方,海洋般的無數戰艦在剎那間全部灰飛煙滅!
  
  浩蕩的靈蘊縱橫四空,洶涌如潮,這里是無垠的靈戰戰場一角。
  
  楚云升“瞬死”再入氣泡世界,再睜開眼,身處更后方,戰艦群灰飛煙滅的地方,幽暗的空間中,遼闊無邊的世界,枯枝般交錯著一條條時現時沒的閃紋,游走在浩如煙海、猶若迷宮的微觀世界形成的無邊巨大“宮殿”中。
  
  他漂浮在這座死亡如樂章般處處奏響的宮殿之中,生命體正在從分子到粒子層面逐階崩坍分解,閃紋掠過,將黑暗與寂靜的宇宙下,隱藏著的繁雜與喧鬧的微觀宏大世界凸顯而出分子紛紛分開的沸騰,強粒子間力場線斷裂的絢麗,膠子被打出它原有軌道的壯觀,強力、弱力、黑暗斥力等等,各種力線,各種勢場,重重疊疊,秩序大亂,交錯在宏觀寂靜的無邊空間中,轟鳴著,嘈雜著,最終,一道洶涌而來的引力波,如畫面般地將它們吹起,起伏,飄散向四面八方。
  
  一切,若一副龐大戰圖,閃紋游走四空,裂開物質世界的根基,時空皆是即將崩坍的枯枝縫隙與裂紋。
  
  楚云升再度“死亡”,進入氣泡的世界,又一次睜開眼睛。
  
  這一次,他的感官不在底層,看到一個面的世界,無數條紋拱筑的世界被外來的一道閃紋擊穿,瞬間縱橫入后方世界的深處,不計其數的分散戰船湮滅,無數的生命在無聲中哀嚎慘死。
  
  下一刻,他已亡。
  
  當他第四次睜開眼睛,看到了一個熟人,同時,那人也看到了“他”。
  
  “你,你,你不是韶峰!你,你是誰?”那人不知道感應到了什么,驚覺地波動著音道。
  
  周圍還有一些人,正在朝著不遠處位于眾人中心的一個觸手生物拼命靠攏,那觸手生物散發出一道道生機勃勃的天地元氣,生命體中似乎還有一個特別的東西,配合上它的元氣,勉強在支撐著暴虐的靈襲。
  
  這群試圖靠近過去的人,正是阮家的人,而說話的那人,竟是發覺不對勁的阮落。
  
  “你,你,你是……”阮落震驚的面孔,變換著眼神,似乎就要猜出來了。
  
  此時,所有人都在靈襲之下,靈蘊密布,這片世界便是靈的世界,一動一思皆為靈所知、所曉。
  
  一旦他猜出楚云升,楚云升便將在瞬間暴露!
  
  屆時,就是想死,以零維破碎進入氣泡的世界,都不可能再做到。
  
  楚云升沒有動用靈蘊,甚至連動都沒有動一下,但一道道早已經變了樣的劍式,電光火石之間便攻入到阮落的腦袋跟前。
  
  瞬息的攻擊,打斷了阮落此刻奇妙的感應與猜測的思維,見一道道攻如潮水般的波動襲來,不知道是“韶峰”所為,還是靈襲產生,不敢抵抗,拼命飛逃,沖向中心高處的觸手生物。
  
  “莫大人,救命!”
  
  攻擊依舊加速朝著他勢若破竹而去,阮落驚恐不已,甚至以為自己靈之身的秘密被兩位靈尊發現,要將他當場斬殺。
  
  “莫大人,救我!”
  
  阮落拼命飛向上空的觸手生物,絲毫不敢回頭抵抗,并瘋狂加大求救的波動之音,渾身顫栗。
  
  沒有人能夠抵擋住靈尊的一擊,哪怕是整個靈之戰場上的一個小小分擊,也必死無疑,這時候,他顧不上“韶峰”的異樣了,命都要沒有了。
  
  觸手生物似乎很看重他,聽到他的呼救,雖然勉強的支撐已經岌岌可危了,但仍分出了一根觸手,蕩出一道天地元氣,迎上追在阮落腦殼后的攻擊。
  
  這道天地元氣帶著觸手生物身體中抵抗靈襲的神秘東西所產生的力量,擋在楚云升的無形劍式面前,如同一道壁障,威嚴地橫亙于此。
  
  下一瞬間,兩者相撞在一起。
  
  劍式雖無形,但已勢若絕頂峰,以刺穿破開一切的氣勢,擊穿高壓的壁障,仍然朝著阮落的后腦勺殺去。
  
  阮落大驚失色,大概沒想到莫大人的“神威”也阻擋不了那道恐怖的攻擊,更加篤定了是針對他的靈襲,兩位靈尊也許要謀奪他的靈身,絕望之下,用出了他最后的保命之法,將意識感官全部收縮回身體零維之中,只留下靈之體去硬杠靈襲。
  
  想來從銀河霸主手中奪來的靈身,再加上八域巡天的遺留,應該能夠當下靈尊的一擊。
  
  但他畢竟還沒有完全掌控這具太過強大的身體,收回的速度遠做不到如楚云升那般行云流水般地熟練,后腦勺的刺痛,差點將他相對較弱的零維意識瞬間潰散。
  
  然后,他便像是被人在后腦袋上重重地拍了一記,昏沉于零維之中,失去意識,想要再出來,重新掌控這具身體,又要耗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
  
  好在,終于躲過了一死,這具身體異常強悍,硬抗下楚云升的一擊,也不為所動。
  
  但不遠處的觸手生物卻“嚯”地一聲“站”了起來,不可思議地看著外圍的“韶峰”。
  
  它的觸手微微抖動,似乎從什么地方覺察到“韶峰”的真實身份了,一股無形的巨大心理壓力,仿佛是日積月累所形成,壓得竟不敢再動彈,或者還手,從某些方面上,比兩位靈尊帶來的恐懼還要沉重。
  
  那是壓在整整一代人心上,壓在一個紀時代背上的光輝與陰影,連紀子都無可奈何。
  
  楚云升依舊一動未動,只看了它一眼,然后,地球人的身體在觸手生物形成的抵抗范圍邊緣漸漸消散。
  
  第四次死亡!
  
  緊接著,第五次睜開眼。
  
  一次,又一次,很快,他便了解了戰場的情況,出現的次數開始大幅放慢,大部分時間都留在了氣泡的世界,沒有立即參戰,似潛伏著,等待機會,一個絕佳的,但未必會出現的機會。
  
  銀色戰艦之下,戥已經有些支持不住了,如果不是仙女星系的靈主力保他們不死,如果不是銀色戰艦本身的防御能力,他們早已經成為飛灰。
  
  靈襲之下,他和五序就是再有通天之能,也毫無用處。
  
  靈襲過處,寸草不留,片甲不存,不是夸張之言,他們第一次看見這片世界的時空物質基礎,被兩位靈尊恐怖摧毀!
  
  他躲在銀色戰艦之下,無法看到整個戰場,但想來不論是后方的仙女族,還是前方的靈主帶來的阻攔艦隊,都成了靈戰的炮灰,靈尊此時要它們已經無用,靈戰生死之際,不會分出過多的精力保護它們,定然是一片血海與死亡墳地。
  
  唯一的好處,大約是沒有死時痛苦,瞬息,便沒了。
  
  他們與銀色戰艦所在的地方,才是兩位靈尊的焦點,交戰最為激烈的地方。
  
  一方要保住他們,一方要斃殺他們,爭鋒空前慘烈!
  
  他們看不到外面的悲慘,卻在狹小的地帶,兩靈交鋒的頂端,如入地獄般地體驗中生死的交替,物質秩序,運動軌跡被突然改變,接著粉碎,再被仙女族靈主修復,再被粉碎,再被修復,往復交替。
  
  戥以暗艦船身為生命體,占有空間最大,結構也最龐雜,是最容易被摧毀的對象,不知道多次聚又散,散了又聚,每次都靠著那道被宏碎片完善過的符文苦熬過來。
  
  他看到卓爾人換了一具又一具身體,看到海國大殿主最慘的時候只剩一團腦漿,看到拔異只剩下幾個骨頭,看到艦隊無數生命體只剩下一縷殘渣。
  
  然后,又看到它們散開的身體又倒逼回來,被還原修復,恢復如初。
  
  兩種相反的力量,在它們身上上演著一遍又一遍的神跡,也一遍又一遍地蹂躪著它們的身心,瞬息之間,它們“死”了成百上千次,又“活”了成百上千次,快到不可思議,快到無法承認的極限。
  
  那種痛苦已經不是生理上的折磨了,對于高等生命而已,生理上的痛苦不能算痛苦,但這種超越界限的摧殘,它們無法面對的時間極限,讓它們許多人早已經恨不得馬上就死了才好,可以徹底解脫出去。
  
  也的確有很多人已經死了,承受不住如此急速的摧殘與反復,零維潰散,意識更是早已崩潰。
  
  一艘戰艦接著一艘戰艦變成了空船,里面漂浮著剛剛恢復過來“尸體”,并且還會繼續崩潰會復原下去,死都不會放過,靈戰摧毀的是一片時空,是一體的,而這些生命都是一路戰下來的精英,依然逃脫不了這樣的摧殘。
  
  銀色戰艦也要支撐不住了,雖然它是唯一沒有被摧毀過的戰艦,但它僅僅依靠本身,已經無法再抵抗住靈襲,眼看就要暗淡下去。
  
  “不行了,支撐不了。”戥再又一次恢復后,向五序虛弱地說道。
  
  “怎么做你決定吧。”五序也是生不如死,全靠著卓爾人堅強的意志在支撐。
  
  兩人曾商量好一些決定,此時也要用上了,全艦之中,除了拔異竟然冒險靠著仙女族靈主對他們的復原來進行他的恐怖修煉,其他人都已經到了死亡的邊緣,不是身體的死亡,而是意志的死亡。
   br/
  拔異的修煉之法,雖然經過楚云升的反復修干,但仍然步步驚心,稍有不慎,就是爆體而亡。
  
  而現在,根本不怕爆體,就怕意識撐不住,有仙女族靈主在,他可以無限次地嘗試各種修煉之法,加速他一直停滯不前的修煉速度。
  
  但即便這樣,以他一向粗放的神經,也快受不了。
  
  戥看著幾乎都奄奄一息的“戰友”們,按照之前商量好的決定,開始“出賣”楚云升,他們始終被銀色戰艦保護,雖然受到靈的影響,但思維并不能被兩個靈尊盡知。
  
  戥首先主動開口,以波動散發出去:“左旋前儲不在這里,我們知道他在哪里,停戰吧!”
  
  跟著,五序等卓爾人一起跟著擴散:“左旋前儲不在這里……”
  
  他們不知道會不會有用,很可能就是說了也沒用,兩個靈尊始終是要破開他們,然后親自查看,而仙女族的靈主因為老神尊影子的注視,認定了楚云升在這里,而對面的那位,決意要楚云升死,在與不在,都殺干凈最為穩妥,誰知道老神尊有沒有給他什么隱藏之法?
  
  但銀色戰艦中的巔峰源門第一個做出反應,它似乎早已經覺察到了不對勁,被戥騙了很久,卻始終沒有見到楚云升的真身出現過,大概已經很懷疑了。
  
  它毫不猶豫地升騰而起,試圖脫離這片激烈的戰場,兩個靈尊要的是左旋前儲,它這個硬骨頭誰會浪費精力與時間?
  
  楚云升不在這里,它留在這里死拼下去的意義就全部消失了,活著離開變為第一要務。
  
  因此,銀色戰艦馬上拋棄了戥的艦隊,升騰而起,將他們從下方驅趕出來。
  
  但這時候,兩個靈尊的相互攻擊并沒有因為這絲變化而停頓哪怕一瞬間,更沒有遲滯,反而成倍地猛地加劇起來,仿佛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交戰到了決勝之際!
  
  靈生命可不是好糊弄的,想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影響它們,幾乎難入登天。
  
  毀滅將至,銀色戰艦中的巔峰源門爆發出一切力量,拼命掙扎著不想死在最后一刻。
  
  暗淡下去的艦體在剎那間銀芒輝射,即便在兩靈交攻的中間,依然如王者一般傲世星空!
  
  可惜,這有這么一瞬,跟著,銀色戰艦似復活了一微秒都不到的時間,便再次失去“力量”。
  
  但短暫的銀芒輝射將銀色戰艦帶出了絕境,朝著深空飛去,也在那一剎間,以王者般的宏偉力量,強勢破入兩靈嚴絲合縫的體系,打開了一道縫隙。
  
  雖然不是最為絕佳的機會,但身在氣泡世界中的楚云升,閃電般地沒入其中一個卓爾人奇異氣泡那是五序試圖與小蟲子競爭,打造出的最新最強的卓爾生命體,堅持到現在,它也沒有自己用掉。
  
  下一刻,讓剛剛跑掉的銀色戰艦對戥憤怒異常,而攔截的靈尊冷笑不已楚云升的身影,從一個立方體中升騰而出,白色的輝芒極速匯聚,一股帶著神國神尊劍意的靈蘊沖天而起!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