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347 你有什么陰謀

^
  
  “怎么辦?”
  
  同樣的問題也擺在睥邁等人面前,主逃的湛湛一下子沒了主意,雖然它認為鐵定是一個陷阱,任何理由都無法解釋一個高級別的源門生命會向它的獵物投降。
  
  可同樣,任何理由也無法解釋一個穩操勝券的源門尊者,需要使用投降這樣的伎倆來捕獲獵物,它直接發起進攻就可以了。
  
  始料未及的一道信號,讓緊接著再次召開的會議,陷入困頓。
  
  “不管它們是真投降,還是假投降,我們都可以繼續彌婭的計劃。”何團長想來想去,覺得與其猜測來猜測去,不如只管好自己的路線,地球時代他所受過的一些軍事影響,深深地刻入在他的靈魂之中,由衷信奉復雜且弱勢的情況下“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理論。
  
  冷星人的指揮官勢紗卻反對道:“我還是堅持我的觀念,我始終認為它們投降是原因的,不一定就是完全地詐降,很有可能有其他重要的因素,別忘了,它們的源門之法已經覆蓋我們的飛船各個角落,對我們的種群構成情況了如指掌。”
  
  湛湛下意識道:“那么原因呢?是因為看到你們,還是看到我們?或者……”
  
  “地球人。”老赫爾終于開口道:“我們這些種族當中,能讓一個源門生命投降的,一定是可以讓對方聯想到熾武先生的地球人,再根據這里的星空位置,這個源門生命很有可能在之前的戰場上遇到過熾武先生。”
  
  “這只是建立在投降為真的情況下。”敢于反駁老赫爾的人不多,尤其是睥邁破入源門之后,作為冷星人精神領袖的老赫爾地位越發牢固,但吉特卻是其中的一個,他直接隸屬于楚云升,拔異他都敢嘲諷,不要說冷星人了,一向發言不多的他此時似乎站在了湛湛的一邊:“如果它是想以最小的代價消滅我們,完全可以猥瑣地使用詐降這樣的辦法,沒有人規定,源門生命就不能假投降,我還記得在老艦隊時,很多樞機生命都說過,源門是這個世上最無恥的生物!”
  
  在銀河星系三次戰場的時候,這是大家聽過最多的一句話,隨著后來的時間推移,大家都漸漸地接受了,鮮有人再提起,差不多都忘了,此時說出來,像是一個提醒,讓眾人想起那幾次戰場上源門的各種無恥。
  
  刺惡隨機便看向睥邁,吉特的這番話覆蓋所有源門,睥邁自然也中槍,但可惜,刺惡發現睥邁就像沒聽到一樣,動也沒動。
  
  “讓我去吧。”許久沒有出現在會議的圖圖,楚云升曾經的第二任助理,浮起來道:“如果是因為楚先生,我去對方的飛船了解情況最合適,你們繼續實行彌婭隊長的計劃,如果我回不來,戰艦也沒有什么損失。”
  
  ……
  
  會議最終決定的結果仍然是執行彌婭的計劃,但多了留下一艘太空戰機,載著地底小人圖圖,以最快的速度飛往對方的飛船。
  
  從會議室出來后,老赫爾突然叫住何團長,若有所思地道:“何團長,我曾以為獨立飛船出來,我們就能走上很好的道路,但這些日子以來,我漸漸發現并不是我想的那樣,我們這些人正在被迅速地淘汰,新的一代正在崛起,真正的希望在他們身上,而不是我們。”
  
  何團長沉默了片刻道:“你的意識是我們以后不要參與決策了?”
  
  老赫爾點點頭:“我們老了……”
  
  何團長笑著說道:“我倒是沒有問題,但你和我不一樣,你很睿智,我不行,我可以毫無負擔地去打麻將,你卻仍會被他們所需要。”
  
  ……
  
  行動的進展很快,事實也很快水落石出,當圖圖將飛船中線體樞機身份傳來之后,彌婭的計劃自然不可能再實施下去,這道大膽的計劃是否可行也就無從證明,線體樞機在唯一它見過一次面的睥邁清晰通信時,也證實勢紗的猜測沒有錯,但吉特的無恥論也同樣沒有錯,線體樞機的確是要偷襲的如果他們不是楚云升所屬的地球人勢力的話。
  
  一場差點爆發的戰斗,消失于無形之中,大膽的計劃也沒有得到證實是否能夠成功,似乎一切都沒有改變,但似乎又有了一些新的變化,在每個人參與過會議的人中悄然地變化著,雖然這種變化仍然還需要很長的時間積累,需要一次次的證明與體現,但它的趨勢,如這個時代一樣,不可抵擋。
  
  遙在數光年之外的星空中,一道曾經光輝奪目的星環已經暗淡很久很久了,仿佛落滿了星際的塵埃,蒙暗已久。
  
  在暗淡星環的不遠的地方,漂浮著一個扭曲無形的巨大暗影,發出威嚴中帶著無奈的聲音:“不打了。”
  
  接著,暗淡的星環中,那么笨的聲音也隨之響起:“老家伙,你認輸了?”
  
  威嚴聲音再次無奈道:“是,我認輸了,難道你就沒有發覺我一直在讓著你嗎?你以為我是真的打不過你嗎?”
  
  那么笨哼哼道:“你讓我?我,我又沒有讓你讓我。”
  
  威嚴的聲音冷聲道:“如果不是我讓著你,你已經死了。”
  
  那么笨大怒:“老家伙,你搶這具別人的身體的時候,要不是我、我跟蟲大哥求情,你也早死掉了!告訴你,就是現在,要不是蟲大哥突然休眠,你也是死翹翹的。”
  
  威嚴的聲音道:“以它現在的狀態,我要殺它,它同樣也早死了。”
  
  那么笨頓時有些驚慌道:“你敢,想殺蟲大哥,除非你踏著我的尸體過去!”
  
  威嚴的聲音似乎不想刺激它,哼了一聲道:“你有身體嗎?”
  
  那么笨鄙視道:“怎么沒有?你沒文化不懂我們蟲子的知識,就不要亂說。”
  
  威嚴的聲音愣了一下道:“文化?你什么時候學會地球人的詞語了?”
  
  那么笨道:“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啊,這樣還敢跟我討論?噫,老家伙,等一下,剛才是你說的,暫戰幾秒鐘,我接收一下小線體的情況。”
  
  威嚴的聲音立即道:“發來給我看看。”
  
  那么笨想也沒想便拒絕道:“不給!”
  
  威嚴的聲音拿它沒有辦法,只好像是勸說一個不聽話的孩子一樣,勸說道:“那首飛船偷走了我很重要的東西,你和我,對,還有那個火蟲,都需要這些東西,才能活下去。”
  
  那么笨道:“不給!”
  
  威嚴的聲音繼續勸誘道:“我告訴你是什么寶貝,行不行?”
  
  那么笨不屑道:“沒興趣,不給。”
  
  威嚴的聲音有些沒轍了:“一維,你到底發不發過來?”
  
  那么笨斷然道:“不給,不給就是不給,你再說什么都沒用!”
  
  威嚴的聲音終于有些氣餒了,它已經不知道怎樣才能與那么笨溝通了,然而在它只好無奈放棄了解線體樞機那邊情況的時候,讓它幾乎哭笑不得,那么笨竟然自己說出來了
  
  “哈,哈哈,老家伙,不對,雪苑使的主子!你要倒霉啦。”那么笨興奮地嚷道,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向對方透露它剛剛還打死不給的最新消息:“我們的典主就要回來了,小線體已經發現典主手下的蹤跡,怎么樣?害怕了嗎?”
  
  威嚴的聲音再次愣了一下,無視了那么笨最后的一段話,道:“你們的典主?那火蟲的主子吧?楚云升?”
  
  那么笨鄙視道:“就說你沒有文化沒有知識了,是典主,不是主子,這兩個詞的意義能一樣嗎?你才是雪苑使的主子!看你活得挺久了,怎么整天不學無術呢?”
  
  威嚴的聲音早已習慣了那么笨的各種古怪邏輯,但還是糾正了一下:“不要再和我提那個蠢貨雪苑使,什么事都辦不成,壞我大事,既然楚可能回來了,我們就不能再停留在這里。”
  
  那么笨道:“要走你走,和我有什么關系?”
  
  威嚴的聲音恨鐵不成鋼地道:“彩虹橋崩塌,各處星域斷離……算了,你也不懂這個,反正你只要知道他現在只要一出現,就是被數不清強大者圍殺的對象就行了,死路一條,你們跟著他也是陪死,而且白死。”
  
  那么笨被它的語氣說得有些驚慌:“典主有危險,蟲大哥還在休眠怎么辦?我,我一個蟲的能力不知道夠不夠……老家伙,你不是有許多寶貝在小線體控制的飛船上面嗎,你和我一起去吧,我們去看看是什么寶貝,最多那船我不要了,都送給你好了。”
  
  威嚴的聲音一時郁結,先不說那么笨要它幫忙的時候就是“老家伙”,要和它戰斗的時候,就自動變成“雪苑使的主子”,就說為了那艘飛船,那么笨和它打了半天,最后居然為了楚云升的安危,立即送給了它,還說演技拙劣地假裝說什么一起去看看是什么寶貝,好像這么說能遮掩住它真正的目的想拉它過去做打手似的。
  
  到底是誰才是養了它那么多年的人?怎么就給一個蟲子給騙了!?
  
  威嚴的聲音嘆息一聲,說道:“一維,你加上我也不是那些生命強者的對手,在他身邊也是白白送死,聽我一次,走吧。”
  
  那么笨仍試圖說服它:“老家伙,你不要你的寶貝了嗎?你不是說那些寶貝都是辛辛苦苦才得到嗎?我忽然覺得寶貝很重要,忽然很想看看是什么寶貝?”
  
  威嚴的聲音繼續無視:“我在銀河系統治很久了,這里雖然偏僻,但是卻埋藏著無數令人瘋狂的至寶,這些年,我收集的寶貝太多了太多了,那艘船里的東西不要就不要了,我還有很多!”
  
  那么笨立即沒有辦法了,絞盡腦汁地再想其他的借口,一時無語。
  
  &nbp;沉默了一會,威嚴的聲音又道:“你再仔細看看線體那邊的情況,楚是不是還沒有出現?”
  
  那么笨趕緊再次查看信息維后續傳來的信息,松了一口氣道:“果然讓你說對了,典主還沒有出現。”
  
  威嚴的聲音道:“根據我的推測,他如果回來,最后可能出現的地方正是你所在的星環之中。”
  
  那么笨奇怪道:“為什么?”
  
  威壓的聲音道:“我對他比你們對他了解得更多,無論他是在歸位前,還是歸位后,我都了解,你所在的星環是他認為最為安全的地方,而且也是最能讓他再回來后以最快的速度恢復實力的地方。”
  
  那么笨想了想道:“那倒是,典主好像就是從這里離開的。”
  
  威嚴的聲音繼續道:“現在只有一個辦法,就是你們和我一起走,他回來后才不會被其他人發現,最為安全。”
  
  那么笨猶豫了一會:“好像是有點道理,可是我為什么不太相信你呢?”
  
  威嚴的聲音道:“你不用相信我,我要殺他,早就殺了,你真以為作為一個靈,殺不掉他嗎?”
  
  那么笨還是不信道:“但是你要騙我怎么辦?”
  
  威嚴的聲音道:“我還能拿你怎么辦!?”
  
  那么笨又想了一會,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來,不知道為什么,它從心底里并不是真的排斥這個老家伙,但它又擔心自己再做錯事,只好惡狠狠地說道:“你要是敢騙我,我絕不會放過你,我一生都會追殺你!”
  
  威嚴的聲音道:“你放心吧,我比你還不想他現在就死,要不然我根本不會幫他歸位。”
  
  那么笨一副小心翼翼地道:“那我就勉強信你一次,但你要離我們遠一點,再遠一點,老家伙,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喔!”
  
  威嚴的聲音答應之后,扭曲的陰影中,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
  
  這時候,在它們漸漸遠離的深空中,隱約傳來那么笨警惕地聲音:“我怎么覺得你有什么陰謀呢?”
  
  “絕對沒有!”
  
  “真的?”
  
  “真的。”
  
  “你沒騙我?”
  
  “沒有。”
  
  “你再離我們遠一點!”
  
  “……”
  
  ……
  
  仙女星系邊緣,銀色戰艦猶如天穹般的巨大,而實際上,它并沒有變大,變小的則是戥所率領的艦隊。
  
  “宏入微觀!”
  
  戥吃驚地望著越來越巨大的銀色戰艦,隨即便想到銀色戰艦能夠僅僅憑借自身,橫渡暗域而且絲毫沒有物資匱乏的情況,原來這艘戰艦竟有著如此先進的技術!
  
  就是再多的物資,也能容納得下。
  
  “不能算是真正的宏入微觀。”銀色戰艦中傳來那個巔峰源門冰冷的聲音:“但應付現在的情況,沒有什么問題。”
  
  這種能力并不是巔峰源門所具有的,真正厲害的是這艘戰艦本身。
  
  戥沒有再追問下去,里面的巔峰源門不會告訴他真實的情況,這艘戰艦到底能不能實現真正的宏入微觀?那幾乎是傳說中的技術,專精于物質領域的烏怒人正在朝著這個方向努力探索,但也只是皮毛而已,在與第三個烏怒人合作的時候,戥曾經了解過它們的頂尖技術能力。
  
  星空中,一艘艘暗色的星艦,在縮小中,被銀色戰艦吸附在艦底,正如戥之前所判斷,它如果能帶走一艘,那么就能帶走一隊,數量多少不構成本質上的難度。
  
  仙女族的大軍已經在籠罩而來的星路上了,銀色戰艦不敢久留,完成艦隊的空間尺縮后,立即以它不可思議的速度,向暗域中沖去,猶如一道銀光,轉瞬便消失的無隱無蹤。
  
  在它的恐怖速度下,戥、卓爾人以及眾多的星艦內星空種族,吃驚地發現,自己的命源正在莫名其妙地被“偷走”,去向不明!
  
  而在它的前方一百萬光年外,一顆顆深空探測器剛剛被發射布置完畢,等待目標的出現。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