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1345 三個怪物

^
  
  正在說話的樞機,呈線條狀,細長的生命體如絲般地亂麻在空中飄來蕩去,煩躁不安,如果睥邁在這里,肯定會驚訝地發現,不是別人,竟是曾經躲在戥的艦隊,后來一直賴在小蟲子的星空之墳中不肯走的線體樞機,楚云升讓他去星空之墳時,他就見過這個奇特的樞機。
  
  相比起線體樞機此刻的郁悶,角落中身為第二生命形態,實力相當于八元天境界的源門尊者浮,早已郁悶地吐血,只是可惜它并非血液系統生命,想吐也吐不出。
  
  它不屬于“消失”的銀河星系,也不屬于背后“對岸”的織女星系,它甚至早已記不起自己的起源星球了,在漫無邊際的宇宙星空中,不知道“流浪”了多久,只是為了尋求生命形態上更進一步的機會,它“走過”數不清的星系,路過無數的恒星,經過不計其數的荒涼大小行星。
  
  絕大部分的時候,它都是孤獨的,面對的永遠都是黑暗與孤寂的宇宙,只有遇到先進的星空種族時候,它才會停下腳步,加入對方,或者統治對方,借用它們的飛船,達到更加遙遠的地方,去尋找它生存的意義。
  
  然而每次打開星圖,它都悲哀地發現,它走了如此之久,以至于它都快忘記了自己的起源種族,忘記了自己的起源星球,在無邊無際到令人絕望的宇宙中,也不過只“蠕動”了可憐的一距離,“外面”的世界依舊如它出發時幾乎一樣得大。
  
  但它仍然必須要走下去,爭取在它的生命到達盡頭之前,走得更遠一點,而這一天也越來越近,距離它死亡的日子越來越近,除非它能夠誕出后來從別人那里聽來的傳說中的一靈,將它越來越衰弱的命源質變,可惜,它連源門的第三生命形態都達不到,更不要誕靈了。
  
  這并不僅僅是它的宿命,而是絕大部分源門的宿命,在它無比漫長的生命中,曾遇到過許多和它一樣在無邊黑暗宇宙中掙扎尋找的源門,有時候是敵人,難免要血戰一場,有時候也能小心地相互交流一點點,漸漸地它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靈生命,只有誕出靈才能擺脫死亡時刻籠罩的陰影。
  
  它不知道怎么誕靈,但它那時候還很“年輕”,有足夠的資本遨游星空,享受各種資源,去積累越來越多的知識,直到有一天,它在一次艱苦大戰之后,俘虜了一艘極其先進的星空飛船,問了那個后來仍然沒有放棄制服它的強大星空種族許多困惑它很久的問題:
  
  為什么你們要飛到這里來?你們在找什么?為什么它發現許多星空種族飛船都不斷地飛向宇宙深空?為什么它們不停留在一個地方?等等。
  
  它記得那時候,那個驕傲的星空種族,只簡單說回答了它一句:為了信息!
  
  它后來殺光了這個星空種族,雖然為此它負傷極重,在一顆無人的氣態行星上修養了很久很久,但如果再來一次,它依然會這么做,因為當時沒有其他選擇,不是它被制服成為生物試驗品,就是將對方殺光,一個不留!
  
  然而,它卻一直承認它們有資格蔑視自己,因為自從得到那個星空種族的答案,它都一直都沒有弄明白這個答案到底是什么意思?
  
  這個疑問永遠都沒有人再能回答它,它后來遇到的星空種族都遠遠落后于說這句話的種族,雖然它并不后悔自己當初的決定,但心中總是有著遺憾,這句話像是生了根一樣扎入在它的心中,驅使它走得更遠,了解更多的陌生地方,獲得更多星空種族飛船中的信息。
  
  它也知道彩虹橋的存在,可以幫助它走得更遠,遠到它可能靠飛船一輩子都無法到達的地方,但它終究還是沒敢嘗試,在它繼承的“神靈”遺言中,當頭第一條,便是永遠不要走彩虹橋!
  
  它并不認識那個“神靈”,經過愚昧時代之后,它猜測那個“神靈”大約是不幸死亡在它的起源星球上,而死亡的原因也許就是走了那什么彩虹橋,當然,它實際上對此知道的很少,有關那個神靈在他起源種族中的傳說,早就跟隨它久遠的記憶模糊不清了。
  
  靠著自身,靠著星際飛船,它花費了幾乎一生,才到了現在這個地方。
  
  這里附近曾有神戰發生,它不知道自己應該屬于哪一方,便選擇了勢力最大的一方加入,期間,它從神戰雙方的戰艦中獲得了它一直搜集的許多新信息,但織女星系的異變,讓戰場迅速變成逃亡之地。
  
  它所在的飛船因為空間定位技術落后,在瘋狂大逃亡中,從大部隊中飛散了。
  
  幾經獵殺與戰斗,飛船越來越岌岌可危,幸運地是,它和這艘飛船種族命不該絕,混亂中捕獲了一艘曾試圖混在逃亡大部隊的奇怪運輸飛船,獲得了急需的補給。
  
  然而,跟著是就不幸了。
  
  它們被一個恐怖的東西盯上了,以它第二生命形態的源門生命,也只有驚顫而生不起任何反抗的膽子。
  
  瘋狂的逃跑中,它便被眼前的這個樞機駕馭的小飛船給騙了,它絕對想不到背后那個恐怖東西,對弱小的它竟然會用誘餌,那恐怖東西稍微動一動就能瞬間殺死它的,根本不需要這樣做!
  
  它俘虜了這個樞機與小飛船,試圖作為補給,并且一切都很順利,甚至在活捉到這個樞機后,那個恐怖的東西都沒有什么動靜。
  
  但接著它就知道原因了,它的背后,恐怖的東西不是一個,竟然是兩個!
  
  兩個恐怖的東西為了爭奪它,才導致它沒有瞬間被殺,眼前的這個樞機也是被這兩個恐怖東西爭奪而坑了,在這個樞機講述的原本計劃中,它根本不可能俘虜到它的,這個樞機也不是誘餌,反而是來俘虜它們的。
  
  再后來,它驚駭不已地知道了,其中一個恐怖的東西,竟然是它尋找了一生的傳說中的靈,而另外一個,是它連聽都沒有聽說過的生命,竟然可以通過信息維度入侵任何的生命。
  
  無論是哪一個它都惹不起,但它十分的奇怪,那個靈如此之強大,卻處處對那個信息維生命手下留情,兩人到底是敵人還是朋友?也正因為如此,兩人各不相讓,又相互不下死手,混亂爭奪中,它才有機會逃掉,而這個樞機也被自己反俘虜了。
  
  在它脫離危險的那瞬間,它的腦海中響起那個奇跡般的靈生命威嚴地聲音:你竟敢偷了我的東西!
  
  同時,它也聽到那個信息維生命沖散威嚴聲音的信息:那誰,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蟲大哥的了,小線體暫且做你們的老大,等我解決了這個老家伙再來找你,不準跑遠哦!我看得見的。
  
  直到現在,它都沒從巨大的震驚中恢復過來,與靈生命第一次直接接觸,讓它無數年的知識積累默默爆發,已經有進入第三生命形態的趨勢,將成為它所知道的頂尖的源門生命,但它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除了將面前的這個樞機當做“祖宗”一樣供起來,便想著到底是抱著一絲希望逃走,還是等著背后黑域中的“決斗”結束,然后自己向贏的一方投降?
  
  問題是,這兩個強大無比的“怪物”,會讓它活下來嗎?
  
  它犯下了一個巨大的錯誤,不該捕獲那艘運輸飛船,估計偷走那個靈生命東西正是這艘飛船,可惜飛船上的生命都被在戰斗中殺死了,無人可問,也就無人可以證明它的清白。
  
  而它更加沒想到,接著它又犯了一個更大的錯誤!
  
  背后的兩個恐怖怪物還沒有解決,它再一次招惹了第三個怪物連面前的這個樞機都緊張不已的“怪物”。
  
  似乎,在這個樞機的眼里,第三個怪物,比后面的兩個怪物更加恐怖!
  
  “那里面是誰?”愁得如亂麻般的這位樞機,說了一個讓它徹底癱軟在陰暗角落中的答案:“從你源門之法帶來的信息來看,如果真是它,你要死,我也活不了!它是誰?它是那個信息維生命大哥的主人,是那個靈生命霸主的強敵,是神國的前儲!”
  
  線體樞機也很郁悶,那么笨和銀河霸主不配合,打得不可開交,把它給直接坑了,不過背靠一靈一怪,它暫時沒有任何生命危險,也第一次威風凜凜地指著一個源門隨便罵,只要等到那么笨被銀河霸主收拾了,就一切都安靜了,它心中清楚得很,那么笨肯定是打不過銀河霸主的。
  
  可惜,它都沒好好享受多長時間這種被源門尊者供著的日子,就遇到了這種事。
  
  萬一楚云升在這艘星艦里面,以它知道楚云升的作風,必定先下手,自己基本等死了。
  
  但它也留了一個心眼,從源門之法帶回的信息看,沒有發現楚云升的蹤跡,其他地球人在它眼里都長得差不多,無法分辨清楚,如果是另外一撥什么地球紀子艦隊,那它就不客氣了,投降既要變成偷襲,自然是不能報上自己身份的,對方一旦知道自己是楚云升一伙的,肯定就倍加提防了。
  
  而且如果真是楚云升,而且打擊已經在路上了,它就是說出身份也已經遲了。
  
  它現在迫切地想要得到對方一次回復,從中就可以看出到底是誰?
  
  它卻不知道,楚云升此時相距極其遙遠,在虛空中,一道陰影迅速地移動,其中一個烏怒人的聲音在時間效應中快速道:“……就要成功了,已經得出關鍵數據了!”
  
  而在另外一邊,織女星系的星盤上空,巨獸一般的仙女族群籠罩向戥與五序的艦隊。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