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343 潰不成軍

^
  
  五序仿佛患上了強迫癥,一心想要搞明白立方體飛船增加的一點點質量到底是什么東西?但它卻無法打開無上科技的模型,查看其中的變化,也就無法徹底地弄清楚原因。
  
  它和立方體中其他卓爾人都屬于老第三大序,要打開模型,只有同時擁有第四序權限的楚云升才能辦到。
  
  五序猜測增加的這一點點質量或許與死亡之光消失后的宏碎片有關,但經過多次嘗試無果之后,最終不得不面對無法解開原因的現實,退出持續的計算,重新與戥聯系上。
  
  但它沒有告訴戥立方體多出了一點點質量,那些參與質量計算的卓爾人也不知道實際的情況,關于質量的詭異秘密只藏在它一人心中。
  
  仙女強族的靈主要見“左旋前儲”,是在大家意料之中的事情,起初艦隊便是以這個理由,要求去見身在星際計算力戰場第一線的仙女族,否則遍布生命與飛船的星系中寸步難行,只是沒想到仙女族這么快就會戰敗,而疑似兩位老神尊在仙女星系的“再現”,并不可思議地解決了宏碎片的星系殺戮,當初自爆身份的無奈做法現在便顯得十分多余,不僅如此,反而惹上麻煩。
  
  唯一的好處,大概便是又增加了銀色戰艦襲擊它們的風險,確保銀色戰艦只能再次隱藏中黑暗中,不敢隨便動手。
  
  但如果銀色戰艦是一只惡狼的話,那么靈主顯然就是餓虎了。
  
  在戥原先的計劃版本中,本來他們自稱左旋神儲,仙女族也未必會真的相信,但在兩位疑似老神尊再現又消失的最后時刻,其中一個注視戥的暗艦,似在傳遞信息,便坐實了廢儲的身份,至于到底有沒有傳遞什么信息,別人也不可能知道,而另外一個,冷漠而極其嚴格地注視遙遠的宇宙深空,很容易就讓這一位大概是“注視”另一位繼承人,新神國的新一代神尊!
  
  戥所率領的艦隊來源五花八門,有左旋一邊,也有新神國一邊,甚至還有稀里糊涂都沒有參與神戰的種族,但不管是哪一邊的人,尤其是新神國的一邊,在看到兩位疑似為老神尊的“面孔”,特別是不同的“神情”后,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左旋老神尊注視楚云升的樣子,顯然十分的平和,一點點責備的“神情”都沒有,而另外一位,則完全相反,極其地嚴格、冰冷與寒漠,仿佛始終不滿,哪怕那位已經成為新神尊的“人”做得再好,仿佛都無法令這位感到滿意,似乎稍有表現的不夠頂級的優秀,便要受到這位的嚴厲呵斥,只有做到完美無缺,大概才能讓這位稍稍地滿意一點點。
  
  然而再看看兩位繼承者,一位早早就廢了,至今據說靈都沒有誕出,即便神位仍在,似乎也是一個不成器的廢物,但卻沒有受到一點點的責備,而另外一位,似乎總不能令挑剔的冰冷目光滿意,卻已然成為了新一代神尊,并且已經破靈卻似乎仍不能令那位老神尊滿意……
  
  同樣是繼承者,兩者的表現,一個在基本在地上趴著,一個完全在天上,但受到的兩位老神尊的“待遇”,卻悲催式地顛倒過來,表現地上的這位,待遇顯然在天上,而天上的這位,得到“目光”卻在地上,讓人無語,甚至對新神國的那位新神尊感到“同情”如此卓越出凡的表現,率先破靈的獨尊氣勢……卻依然被冷漠與不滿,而那位,那位,還是不說了。
  
  即便是戥,被死亡之光完善符文之后,不得不更加地與楚云升靠近,想要“下船”,除非它能解開被死亡之光完善的符文,否則就必須緊密地站在楚云升這一邊,此時也不得不承認自家的這位……真是有點不爭氣啊。
  
  其實不僅是他,很多人,包括銀色戰艦中的巔峰源門,都一直想不通神國老神尊為何要選擇楚云升這么第一個地球人作為神儲,就是用單細胞去思考,也能清楚左旋老神尊可選范圍絕非如此狹小,左旋之內,神國之上,優異的生命及形式不計其數,選擇任何一個都比選擇楚云升要強得多得多。
  
  就像另一位神尊,它的繼承者是何等的優秀?
  
  然而這畢竟是老一代神尊做出的選擇,大家都認為一定是有原因的,但如果說是因為楚云升有什么特別的地方,或者范圍再放大一點,地球人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即便是與地球人打交道比較多的戥,也是絕對不相信的。
  
  誠然,地球人有一個不怕能量亂流的奇葩特點,而地球乃至銀河系也都透著令人驚悚的詭異,但對于生存在宇宙中生存了上萬上億年的星空種族來說,都明白一個很簡單的道理:楚云升或者地球人,如果真有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如今也早該顯露出來了,否則它們根本無法再在星空中生存下去,如果沒有其他星空種族的艦隊,就憑地底小人的飛船,它們連銀河系都飛不出去,早死在絕對零度的星系中!
  
  即使有像安第魯這樣的紀子艦隊,那也是類似星空種族給他們的艦隊,和它們本身無關。
  
  而正常來說,都已經死掉的種族與人,如何能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就是楚云升,如果沒有神儲之書,也早死掉了,能活到現在,不是因為他有著比無數神儲候選人更加優秀的素質、潛力與能力,完全只是因為神儲之位,本身并無什么特別之處,即便五序認為楚云升是95827,也毫不猶豫地承認:楚云升根本無法另外一位極端優秀的新神尊相比的,卓爾人遠非這個宇宙中最為優秀的生命。
  
  當然,只有五序以及卓爾人這么認為,戥包括拔異等人始終沒有認為楚云升是卓爾人的95827,原因似乎也很簡單,他們也從來沒聽楚云升這么說過。
  
  因此,從邏輯上來說,在這點上,左旋老神尊選擇楚云升完全解釋不通的,于是,所有見過楚云升的人,都很自然地想到了另外兩個原因要么左旋神國內部出了大問題,要么是某種原因下的被逼無奈選擇。
  
  也許還有陰謀論的影子,但那已經超出了大家現有情報可以推論的范圍。
  
  其實不單是戥以及銀色戰艦中巔峰源門這么想,冷星艦隊中的人也會這么想。
  
  就像此刻的海國大殿主,腦海中一邊回憶著最后一刻的兩位老神尊的神情,一邊向身邊的拔異道:“拔異兄弟,你說這是為什么呢?”
  
  拔異砸了砸嘴巴,看著海國大殿主手中居然一直沒有丟開的一份生物分析表,鄙夷地道:“大殿主博士,你認為,像我們這種腦容量不超過1600毫升,正常時候只能同時思考一件事的單核腦袋,視覺上畫面超過二十四秒之一運動速度就傻傻地以為是動態,分辨率極限大約2000個像素單位,嗅覺性能不及一條地球狗,聽覺能力不如一只地球貓,體型笨重,每天都要吃飯補充能量,跑分極限不到十五米每秒的生物,請問,這種慘不忍睹的“配置”,有可能猜到那什么統治星空的一代神尊腦袋里在想些什么嗎?
  
  如果不是我有與普通人類不同的退化人系統,最近又獲得有了樞機契約權限,能不能活著站在你旁邊還是未知之數吧?”
  
  海國大殿主楞住了,下意識地覺得自己的確問了一個白癡的問題,拔異若因為這個理由而想不到,那它自然也不可能想得到,海族的“配置”,在星空種族的光芒下,似乎和地球人都屬于垃圾一類。
  
  想到這里,它便有些黯然,隱隱地羨慕擁有多個腦區的瑟己人,更羨慕它都無法分析出來的卓爾人生命形式,它們實在太原始太落后,過早的來到星空,就像地球人口中的原始土著遭遇現代文明,從思想到肉體,都潰不成軍。
  
  ……
  
  相比戥與五序此刻遇到的靈主之召喚的麻煩,主體由地球人類組成、任務為尋找地球的快速星際戰艦,在它們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外星系外星空的星際航行中,同樣也遇到了如今只能靠它們自己解決的生存危機。
  
  從仙女星系逃脫,如預想中的一樣,宏碎片的死亡之光無視了它們,讓它們得以沖入暗域之中,逃出生天。
  
  起初的航行還算順利,無驚也無險,甚至大多數人都還仍沉浸在第一次自主星行的興奮之中。
  
  戰艦出發之始,便明確了艦內的職責分工以及權力構架等等內務,再有諸如老邁的赫爾、癱瘓的庫勒、以及罐頭人何團長等等坐鎮,內部基本沒有什么大的問題,至少目前這一階段不會有。
  
  麻煩來自于飛艦的外部,航線、能源、宇宙災害等等,各種各樣它們曾經也遇到過的,但卻由其他種族處理的麻煩,這些麻煩有些可以處理,有的只能躲避,而當躲避都無法躲避的時候,便成了“危機”。
  
  源自于強烈的自強渴望,戥的嚴格訓練,以及當初羅恩教授帶領下的如今已經成長起來并幸存下來的瘋狂“學生們”的貢獻,等等,它們一共成功地度過了三次飛艦能源部件失控危機,一次宇宙未知射線入侵危機,四次推進器異常反應危機,以及九次空間定位失敗而產生的重大迷航危機。
  
  這是十七次重大危機,危及全艦安全,達到最高危險級別,是決定生死的時刻,而其他中小危機不計其數,只有再航行記錄中,才能算得清楚到底有多少。
  
  而這一次,它們所遇到的,既不來自于飛船的內部,也不來自于宇宙的自然災難,但危險、難度以及挑戰的級別,卻遠遠地超出了那十七次重大危機
  
  在漫長的航行后,它們在寂靜空曠的宇宙中,被一艘可能存在遠超睥邁的源門生命的宇宙飛船發現,便盯上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