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340 變化

^
  
  艦內三個月后,主要采用卓爾與戥的技術,輔助以眾多先進艦隊提供的功能模塊技術,全力建造的快速戰艦調試完畢,老冷星艦隊的種族,以地球人,冷星人,以及地底小人為主的原地球生存過的眾多低等種族,編隊整裝,即日待發。
  
  戥雖然假借楚云升的身份,與銀色戰艦交涉很久,最終它也沒有給什么支持,且對這只由低等物種組成的艦隊完全不看好,即便有著地球的緣故,它也不相信這些地底種族會成為什么“救世主”。
  
  這也并非沒有道理,要是低等種族隨便就能拯救更加先進的大規模艦隊,那么這個世界,這個宇宙,就不會是高等生命的天下。
  
  宇宙很講道理,絕對的公平,從不同情弱者,否則就是對強者的不公。
  
  但因為戥的堅持,甚至是以楚云升的身份進行威脅,銀色戰艦勉強提供了一些巔峰源門的力量,儲存在那柄詭異銀色長槍中,交給睥邁與刺惡帶走。
  
  如有可能,戥當然希望他們能夠帶走更多的源門尊者,以及更多更強大的武器,這些人和東西留在他這里,因為有銀色戰艦在,基本沒什么用武之地了,但拔異與海國大殿主不能走,他們現在是艦隊內部中的兩大利益體的平衡中心,而像銀色長槍級別的武器,艦隊也沒有第二個。
  
  在登艦口處,宇宙的星空背景下,穿著宇航戰衣的拔異拍了拍老朋友克里斯的肩膀,仿佛又回到了從地球進入新世界的通道口那時候,罵罵咧咧道:“走吧,走吧,都走了就清靜了,老子也不用整天抓非法修法制造商,是時候讓老子休息休息了。”
  
  克里斯手中抱著厚厚的航行筆記,他始終喜歡這種老式的記錄方式,看著比他看起來年輕許多的拔異,笑了笑,沒有說話。
  
  一旁的睥邁面無表情,非要有的話,最多也只是一絲淡淡的不屑冷笑,只有刺惡傻傻地不解道:“怎么會呢?我怎么聽說不是所有地球人都離開了,你和戥不是拒絕了好幾個特大奸商的離艦申請?”
  
  拔異頓時似乎有些尷尬,瞪著刺惡道:“滾,滾,滾,平時也沒見你這么聰明!?有多遠給老子滾多遠,別讓老子再看到你,看到一次打一次,看到一次罵一次,看到……”
  
  刺惡便笑著說道:“那你恐怕要失望了,你可能再也看不到我們了。”
  
  其他人也在笑,有人甚至笑得眼淚都出來了,雖然刺惡的話聽起來并不好笑。
  
  要登艦一起離開的退化人,上前緊緊地擁抱住他們的首領,他們的“王”,他們的兄弟,幾乎要將身為樞機的拔異勒死一般地緊,然后帶著淚光轉身離開。
  
  接著,克里斯帶頭拍了拍拔異的肩膀,淡淡一笑:“走了。”
  
  睥邁背著銀色長槍,回頭看了一眼拔異,海國大殿主,以及身后那閃耀的龐大艦群,淡淡道:“走了。”
  
  刺惡跟在睥邁的后面,它學著地球人的樣子,擁抱了拔異一下,再用五國的禮儀向海國大殿主分別:“走了。”
  
  再接著便是血族的人馬,地底小人湛湛,海族的戰士……
  
  “走了。”
  
  “走了。”
  
  “走了。”
  
  ……
  
  一聲聲的“走了”,拔異與海國大殿主身后的人越來越少,對面艦口處的人越來越多。
  
  笑聲不再,但也沒有像陳參謀與意意斯那一次離開烏怒人戰艦那樣撕心裂肺的哭喊,整個登艦場上都沉默著,腳步沉重卻堅定,神情傷感卻如愿以償,背影蕭然卻充滿渴望。
  
  海國大殿主在送別自己的一部分族人后,望著那些老熟人的影子,眼眶濕潤,嘆息道:“是啊,走了,或許,再也沒有再見了。”
  
  沒有人說再見,大家都知道,那幾率基本等于在宇宙中用導彈打蚊子。
  
  拔異看著吉特的背影,半天才罵了一句:“貝格麻麻的,天天看到他們挺煩的,現在要看不到了……”
  
  他的冷星話未落,最后一撥走到他的跟前,是冷星戰隊的隊員。
  
  總隊長弭婭和拔異與海國大殿主其實都不是很熟,反而如今的副隊長阿里和他們倆更熟一點。
  
  弭婭用冷星人的禮儀與他們分別告別,很正式。
  
  阿里則有些終于逃脫地獄般說道:“拔異大哥,大俊,不是,戥長官,他來了沒?”
  
  拔異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但他知道阿里為什么這么問,絕不是因為逃脫“魔掌”。
  
  阿里顯然眼神中有些失望,朝著璀璨的艦群望去,然后用力地擺了擺手。
  
  艦群中,一雙虛擬的眼睛藏在黑暗中,一直在看著他們,直到他們消失在艦口,仿佛自言自語地道:
  
  “一定要堅持訓練啊……”
  
  最后一個女軍官走到拔異的面前,她已不再是少女,干練的瞳孔中充滿著堅定與沉著,恒星的光芒下,她面罩后面的臉龐依舊英姿勃發,暗域漫長航行中的最高強度學習與訓練,讓她的氣質越來越出眾,即便是在低等冷星人的戰隊中,也遮掩不住她漸漸散發出來的逼人“光芒”。
  
  知識,勇氣,堅強,智慧……在戥盡心的訓練下,在她身上正出現著阿里曾一度認為不可能出現的驚人變化。
  
  她手中拿著一個小小的盒子,送到拔異的跟前,感謝道:“拔異大哥,謝謝您這些年對我的照顧,如果,楚,楚先生回來,請幫我將它交給他,謝謝您了。”
  
  拔異看著那個普通的盒子,猜測著里面的東西,或許是一份最后的信,或許是楚云升以前留在她們姐弟倆那里的東西,或許是其他什么,但不管是什么,他都沒有接,而是搖了搖頭道:“對不起,苜苒,這個忙我幫不了。”
  
  她先是稍稍的一怔,然后收回盒子,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了,拔異大哥,再見!”
  
  說完,她便跟上戰隊隊員的背影,等上戰艦。
  
  登陸場上,只剩下了拔異與海國大殿主等渺渺的送別者。
  
  “她明白什么了?”海國大殿主有些奇怪,看著拔異不解道:“你們在打什么謎語?”
  
  拔異似乎有些出神,等到海國大殿主再問一遍后,才回過神來,突然笑了起來,又搖了搖頭道:“戥這個外星人,的確厲害。”
  
  海國大殿主楞了一下:“和戥有什么關系,我是在說她,不是戥。”
  
  拔異轉身看著它,神情詭異道:“大殿主,你信不信,這個女娃如果能活下來,將來的成就一定不可想象!”
  
  海國大殿主目光看向女軍官的背影,點頭道:“她很努力,聽說整個冷星戰隊,她是最為刻苦與堅持的三人之一,我波延波塞……最佩服這樣的人。”接著,他似乎有些不滿了,看著拔異道:“但是,這和我問的問題有關系嗎?”
  
  拔異像是故意就是不說出一樣,氣它道:“你沒有發現了,她是唯一和我們說“再見”的人?”
  
  “這能代表什么?最多說明她很堅定想要完成任務,并且非常的樂觀……”說到這里,海國大殿主突然道:“等等,等等,我有點明白了,她是最后一個登艦的人,你不肯接受她轉交盒子的請求,是想讓她將來自己交給楚先生,這樣,也是想讓她給我們這些留下來的人最后一點希望,因為她是最后登艦的人,代表著最后的希望,,她聽懂了,并且沒有讓你解釋為什么,一句廢話都沒有,收回了盒子,然后說了你想要的“再見”!神啊,我以前一直覺得她只是個孩子!”
  
  拔異神情沉靜下來,點了點頭,道:“這種反應能力是不是很厲害?我都有些舍不得她離開了,留在這里,她活下來的希望也許更大。”
  
  海國大殿主怔了很久,最終卻像是智慧終于加身了一般,搖頭道:“她留在這里,永遠見不到外面的世界,戥就是再厲害,能給她們的不可能是星空的全部,要真正飛翔于星空,就必須離開這里,學會自己飛翔,戥恐怕就是這么想的,才會最終決定讓他精心訓練的冷星戰隊也一起離開,而且,我聽說戥把整個訓練艙都搬到了他們的新艦中,還預設計了千年計劃什么的。”
  
  拔異許久沒有說話,直到啟航的快速戰艦在黑暗中化作一點星光,才感嘆地說道:“只剩下我們倆了,只剩下我們了……”
  
  他們的身后沒有多少人,絕不部分人都登艦走光,剩下的不足以形成一個種族。
  
  至此,不論是海族,還是地球人,在這支原本是楚云升締造的艦隊主體中,都“消失”了,成為一個真正由外星人組成的艦隊,而他們這些零星的人,也真正地邊緣化了,成為了特殊的存在。
  
  海國大殿主望著漫天的星辰,忽然覺得,離開的人,帶走的不僅是他們逃離仙女星系的希望,更是他們種族的希望!
  
  這才是真正的希望,前面的那個反而不重要了,此時它很慶幸它將絕大部分海族人送上了那艘正在離開的飛船,而在這之前,它一直猶豫不定。
  
  海國大殿主默默地在心中祈禱,片刻之后,又覺得海洋之神可能只是一個靈生命,管不到宇宙的事情,而且他現在已經是一個科學者,還是祝福他們好運吧。
  
  快速戰艦的光點在星光中失去,拔異倒是又瀟灑起來,拉起心情沉重的海國大殿主,大聲道:“狗!狗!狗!現在輪到我們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等他們回來,要讓他們大吃一驚,讓他們與我們在匯合的時候,能真正得到這支艦隊中的真正地位!”
  
  海國大殿主曾苦心鉆研過楚云升的地球語,覺得拔異似乎在罵它為某種動物,但是他對地球各種各樣的語言知道的還不足,也不是很能確定,畢竟拔異的語系似乎與楚云升是不同的,而且聽語氣也不像罵人,只好吃了啞巴虧,堂堂一個源門尊者,就這樣被一個小樞機在“狗!狗!狗!”聲中拉著向橫陳于星際的戰艦群飛奔……
  
  恍惚間,望著那巍峨高大的艦群,那高高在上俯視著他們,那些驕傲星空的種族,海國大殿主忽地覺得自己可不就是狗么,以前是靈主的狗,現在是艦隊的狗,即便到了源門的境界,如果沒有得到如今的這份它摯愛的科學工作,那么它的“狗生”將是多么的悲哀!?
  
  狗!狗!狗!
  
  拔異蠱惑的聲音傳遍艦隊,樞機奔源門,源門沖巔峰,也許要不了多久,它們都要死了,但這一刻,必須瘋狂起來。
  
  星艦開始加速,不需要掩飾蹤跡的龐大艦隊,霸氣四射地揮射著天文的能量,在漆黑的星空中,成萬億的粒子相互撞擊出絢爛的宇之長虹,推動著戰艦群如光影般穿掠盈盈星河。
  
  克里斯,睥邁,彌婭等人,沖向仙女星系的邊緣,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之中。
  
  ……
  
  死亡的腳步依然在逼近,如果將整個仙女星系的戰爭時間縮放到地球一年之內,那么就可以看到正常航行中看不到的極其激烈的“戰斗”
  
  在這一年中,數不清的生命被瘋狂締造,如病毒般地擴散向整個星系,然后在同時,被瘋狂地屠殺,消失,無數恒星乃至星際物質被改變“顏色”。
  
  在這一年中,每一分每一秒,生命都如潮水般地覆蓋星系,然后再如潮水般地褪去,再產生,再褪去,代表著計算力的空前激烈地交戰著,無數的命源被天文數字的揮霍著。
  
  在這一年中,最高峰期,每一秒死去的生命數量,無法用計算力來計算。
  
  在這一年中,最末尾的期間,戥等人進來的那幾分鐘里,星系中的生命開始大規模地潰敗,速度從星系的中央猛烈地席卷向邊緣,猶如暴風疾雨。
  
  經過漫長的航行,艦隊與銀色戰艦只趕到了預計的一半路程,便收到來自仙女星系最核心區域,由仙女族向所有星系生命發射的最后信號:
  
  “我們已戰敗……”
  
  緊跟著而來的輻射信息中,傳來了那里戰場最后一刻的場景,海洋一般的白色生物巨艦群組成的無邊無際的計算陣列,如潮汐般恢宏掀起,于刺眼的強光輻射中碎裂,崩塌,猶如世界的末日!
  
  一個星系生命的末日。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