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338 宏科技碎片

^
  
  決定毫不掩飾地飛往仙女星系后,戥便開始肆無忌憚地命令艦隊大規模采集航線上能遇到的所有恒星物質。
  
  自它們到達三角星系后,除了遇到第一顆紅矮星的初期,之后便一直小心翼翼地靜默航行,基本沒有什么補充,資源儲備依舊在匱乏的邊緣,繼續大量地采集。
  
  現在的情況已經是這樣了,沒有必要再小心翼翼下去,星艦飛船需要修補,卓爾人需要建造新的立方體,戥自己也要物質繼續提升他的暗艦水平,除了銀色戰艦似乎仍強悍地沒有補充的打算外,整個艦隊上下,無一不進入瘋狂的物資補充之中。
  
  下面的其他星空種族不知道實際的情況,但戥與五序不斷地試探著對方的底線,一旦觀察到三角星系反應過度,便立即停止過量的物質獲取,而如果沒有明顯的反應,就繼續搜集下去,他們掠奪物質的行為大概相當于病毒對生命體的吞噬與破壞,對三角星系而言,物質就是它的生命形式。
  
  幾萬光年的距離,和動輒百萬光年的暗域直接比起來不算什么,但對于一個剛剛從暗域逃出來的艦隊而言,沒有足夠的物質補充,幾萬光年也會變成死亡之旅。
  
  戥飛行的很慢,甚至可以說是磨蹭,雖說是去送死,但也沒有必要急吼吼地去送死,總要作出不情不愿的樣子,作出想要拖延足夠長的時間,期待仙女星系發生新的變化,或者在等什么人的情勢,對方也不是傻子,他們自投羅網一定還是有目的的,沒人真的想要送死,否則直接在原地自殺就好了。
  
  因此,底線就成了戥不斷試探的任務,他希望等到神戰雙方集結反殺而來,希望等到楚云升與小蟲子與他匯合,甚至希望出現更大的局勢變化,總之不能始終是現在的狀況下去一成不變,那真的是去送死了。
  
  再度橫跨一段不算太長距離的數萬光年暗域,重新補充完畢的艦隊與銀色戰艦終于抵達了仙女星系的邊緣,到了這里,周圍的星空總算正常起來,雖然并沒有什么特別明顯地變化,但從銀色戰艦,到戥與五序,都感覺從某個生命的體內鉆出一般,不再有一種被吞沒的壓抑感。
  
  出乎他們的意料,剛剛抵達邊緣沒多久,還在比較稀薄的旋臂末端,眾戰艦默默地航行著,他們便接受到來自這條旋臂邊緣一角飛來的信號:“你們是誰?”
  
  銀色戰艦繼續隱藏著,絲毫沒有顯露的意思,因此陌生信號應答的任務便又落在了裝作楚云升的戥身上。
  
  大家都沒有想到,他們才剛剛抵達仙女星系,連“地形”都沒有來得及熟悉,甚至在收到一條觸手不及的信號后還未來得及發出回應,在距離他們大約七八光年的距離上,一顆同樣是紅矮星的恒星下方,便發現了一支小規模的艦隊,正朝著他們飛來的航行。
  
  戥自然不能透露自己包括楚云升的真正身份,銀色戰艦也不會答應,正好他也不用再偽裝下去,但卻有些奇怪地發去回應:“我們剛剛從銀河星系逃離出來,收到你們的求救信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們來的方向決定了他們必定來自銀河星系,這一點是無論如何也隱瞞不了的,索性就承認了,但卻不知道仙女星系一直在求救,怎么還會有艦隊飛行到如此偏僻且危險的地方,要知道,這里距離三角星系可是最近的位置。
  
  那支小艦隊似乎很急迫地很快再次發射來詢問信號:“你們有巔峰源門生命嗎?”
  
  銀色戰艦不愿意暴露,戥只好回答道:“沒有,但我們有二次生命形態的源門尊者。”
  
  那支小艦隊大概有些失望,又緊跟著重新問道:“你們的科技程度如何?確切地說,計算能力如何?”
  
  戥較為含糊地回答道:“我們在這方面具有一定的優勢。”
  
  對方雖然看起來像是常規的星空種族飛船,和銀色戰艦所說的魔鬼不沾邊,但現在的形勢下,誰也不能保證就一定是友而不是敵,自然不能將自家的家底都一股腦兒地說出去。
  
  那支小艦隊仿佛也猜到了戥的心理,沒有再繼續追問下去,在雙方越來越接近的過程中,它們大致地描述道:“感謝你們前來援救,我們的計算力就要用完,很快就要支撐不住了,即便你們是來自銀河星系,應該知道發生了什么,我們不是再和一個具體的事物作戰,是在與計算力作戰,請跟隨我們的指引,盡快達到需要計算力的位置。”
  
  戥等人雖然的確來自于銀河系,但對于銀河系究竟釋放出了什么東西,完全是一無所知,他們從三角星系過來,就是“送死”的,因此在這方面也不做遮掩,實事求是地回答道:“對不起,雖然我們從銀河星系逃出,但至今仍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那支小艦隊沉默了片刻,接著發回信號:“我們將它稱之為黑暗中的幽靈,仙女族說它是魔鬼,它具有強大的計算能力,并且具有同樣強大的復制感染能力,但沒人知道它的具體形式,可能是一段光,也可能只是一段波動的代碼,它可以改變星空中的光信息,也可以對一顆星球內部的輕元素做神奇的編程再排列,因此也沒人知道它究竟在哪里,但它卻仿若無處不在,甚至就在我們現在的身邊,或者就在你們的星艦甲壁外掠過的光線之中,唯一知道的就是它來自于熄滅的銀河星系,唯一能對抗它的,也只有將它改變過的物質屬性重行置歸,將它影響、感染與編程的信息抹去。”
  
  接著,小艦隊又繼續道:“仙女族向我們提供了置歸技術,只要你們提供計算能力,按照仙女族技術建造好置掃動射儀,就能加入我們的抵抗,現在的形勢不是很好,所有在仙女星系生存的生命都散布到了星系的各個角落,但仍有許多地方無法覆蓋到,無法在那里產生歸置的計算力,它的力量因此越來越壯大,等下,我們會將我們從仙女族那里收到的最后一刻星系形勢圖傳遞給你們。”
  
  戥起初不解這支小艦隊為什么到了邊緣,也沒有逃走,即便這里距離三角星系最近,但至少還有暗域可以潛逃,但在看到它們發來的星系形勢圖后,就明白過來,不是它們不想逃,是逃不掉。
  
  從動態的形勢圖上可以看出,只要它們稍微脫離星系的物質區域,代表“幽靈”的黑色顏色立即就會將失去它們計算力支撐的地方覆蓋,一旦達到一個程度值,試圖逃走的艦隊就會被黑色的顏色徹底籠罩,然后再沒有出現過,應該是死亡了。
  
  黑色的顏色波及的速度是以光速傳播,而任何一個艦隊,都不可能超越光速飛行,總是落后于黑色顏色擴張的速度,因此即便是在邊緣,看到了暗域,也永遠無法越過去,就像是一個無窮數一樣,將它們的航行無限地鎖死在無窮的星際鏈路上。
  
  換句話說,戥他們現在闖入了這個銀河星系釋放出來的“魔鬼”區域,不僅僅是自投羅網,還是自進了一個無形的牢籠,想要再掉頭出去,絕對不可能了。
  
  “難怪只要我們飛行過來,它就不急于殺死我們。”五序道:“只是奇怪,它如果想要整個星系的話,只要將仙女族等生命趕走就行,為什么要費力將它們都鎖死在星系里,不讓它們有任何逃走的可能?”
  
  許久不出聲的銀色戰艦,此時發來一顆信息粒子道:“是為了命源和意識空間!我們在這里于事無補,提供計算力遲早也是死,楚,拒絕它們,然后向它們詢問仙女族的下落,我們必須找到靈主,才有幸存的希望。”
  
  在與銀色戰甲的交流中,戥只得又冒充了一回楚云升,在婉言拒絕那支小艦隊的挽留后,戥用了一項可以增強它們計算能力的技術,換取了它們掌握的仙女族動向情報。
  
  這支小艦隊的技術層次明顯落后于卓爾人,甚至遠不及戥指揮下的七大戰艦,在展現出“強大”力量后,這支小艦隊只能羨慕與敬畏地看著它們加速離開,朝著旋臂的深處飛去,按照它們最后得到的仙女族位置情報,戥等人還需要跨越幾條松散的旋臂,才能找到。
  
  隨著航行的深入,戥等人不斷地遇到分散在旋臂各個角落的飛船,很多飛船一看就知道是剛剛制造出來沒有多久,屬于臨時大規模制造品,為了足夠的數量不顧一切地打造飛船,以及繁衍飛船中的生命。
  
  如果放在往常,這絕對是一個宇宙奇觀了,還從來沒有一個星系內的生命會密集到如此的程度,幾乎每一個航線上都充斥著宇宙飛船,仿佛一夜之間,整個星系都“熱鬧”起來,讓習慣于冷冷清清,航行數萬年也遇不到一個生命的戥等人有些不適應。
  
  當然,這種擴張如果不是沒辦法,是毫無必要的,也是極大的浪費,每時每刻消耗掉的資源成千上萬、不計其數,而效果除了對抗計算力,毫無其他作用。
  
  比如說銀色戰艦要消滅這些幾乎沒有什么武力裝備只有計算能力的飛船,幾乎不用什么力氣,一路殺過去就行了,殺到手軟,這些飛船也不會在銀色戰艦的甲面上留下半個印子。
  
  大規模的生命繁殖,還將造成命源稀缺,對于先進種族的未來極為不利。
  
  但形勢如此,就是星系的霸主,仙女強族,大概也不得不這樣做,否則就是死亡,什么都沒了。
  
  漸漸地,艦隊收集起來的情報越來越多,對仙女星系此時的戰況了解也越來越細致,相應的,對銀河星系釋放出來的東西了解也越來越詳細。
  
  最終,戥與五序幾乎可以確定,銀河星系放出來的東西不一定是生命,但一定是一個宏科技碎片,只有真正的宏科技,才能做到三角星系已經發生的,以及仙女星系正在發生的事情!
  
  而這時候,艦隊的其他種族也漸漸地了解到了一些真相,拔異找到了戥,給戥出了一個主意,想要從這個宏科技碎片中活下來,或許有一個辦法,找到地球!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