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337 自投羅網

^
  
  呼吸,是如地球人這樣只能生存在大氣泡泡中的生物所具備的基本生命特征。
  
  戥與銀色戰艦是用它的抽象含義,延伸為生命與外界交換能量,生命物質循環等等。
  
  但不管是哪一個,最終要表達的意思都是一樣:生命跡象!
  
  這種跡象如果飛船靜止在原地很難察覺,與尋常并無兩樣,只有經過大尺度的漫長航行,同時具備如卓爾人立方體那樣的天文數據處理分析能力,才能從宏觀的時間與空間上發現不同。
  
  在銀色戰艦與艦隊先后穿過這片星際塵埃云,到達了一個宏觀時空的觀察臨界點,隱藏在星空大尺度中的異常才被察覺到,雙方幾乎同時發現從這點上來說,在某些方面的技術層次上,卓爾人的立方體與銀色戰艦的差距并非鴻溝,仍有接近的地方,但戥無暇考慮再考慮這些事情,他必須要第一時間與銀色戰艦相互印證,確認這一匪夷所思的現象到底是他們的錯覺,還是真實存在的?
  
  片刻的時間,雙方的數據就做了一次交換印證,既然開始合作,只要不是涉及到艦隊分流與老神尊功法,其他方面都沒有問題。
  
  五序將銀色戰艦交換來的數據疊加到自己的數據圖上,整個星空分析圖便立即更加的完善,三角星系宏觀尺度上的異樣也隨之逐漸清晰起來。
  
  果然,他們并沒有觀察錯,宏觀的時空上的確存在生命的痕跡!
  
  這是一種很難理解的痕跡與現象,即便是戥與五序,甚至可能包括銀色戰艦中的生命,也是第一次遇到,在整個三角星系內,成萬上億的恒星群發射出的光線,單一起來看符合物理自然,宏觀起來看卻像是生命體內的信息傳遞。
  
  這種信息傳遞在宏觀上呈現非自然的跡象,及信息中包含有非純物理變化的變量,它基于物理規律,卻如同生命一樣又具備類似神經命令,并在宏觀上產生傳遞后執行的變化。
  
  這是前所未有的現象,不論是戥,還是五序,都觀察過無數的巨大與渺小的恒星系,還從沒有發現如此的現象,整個三角星系像是用著光與輻射在恢宏地呼吸!
  
  銀色戰艦很快就找到幾個重要的區域,一些巨大的黑洞,與一些強輻射源,再次組建模型,與卓爾人相互印證后,再次吃驚地發現,作為常規意義上吞噬信息的黑洞,與產生信息的輻射源,隱約間形成了信息上的循環。
  
  至此,它們已經無法再驗證下去,除非具備宏領域的技術層次,從整個星系的宏觀物質流動變化,參考信息的變化,再經過上億年不間斷地環繞星系飛行考察,才能完備地了解三角星系的詭異的生命形式。
  
  但僅僅是這一步,它們已經能夠確定,整個三角星系竟是“活”的,形成了一種獨特的生命,而這種生命與它們雖然存在于同一宇宙星空中,卻不存在于同一個“世界”,如果說它們在小尺度的世界,那么三角星系便是“活”在大尺度的世界,位于兩個不同的層面,比細菌之于人類還要奇特。
  
  “不能去核心區域了。”銀色戰艦中的冰冷聲音發來更加隱秘的信息粒子道:“它是活的生命,越靠近它信息中樞密集的地方,我們越容易被發現。”
  
  戥贊同這一觀念,震驚之后,他便意識到自己率領艦隊與銀色戰艦闖入到了它的生命體內部星系之中。
  
  它可能剛剛形成這種奇特的宏觀式生命,在邊緣地帶的信息傳遞與反饋能力如嬰兒般尚未成熟,而且距離它的中心較遠,即便發現了,發現的信息可能還在朝著中樞傳遞的過程中,從一顆恒星到另外一個恒星,遙遠的距離,決定了它的反應必然是“遲緩”的。
  
  但如果再繼續深入進入,越來越成熟的它,反應也會越來越快,一個艦隊,加上巔峰源門的銀色戰艦,與整個星系比起來,根本沒有任何勝算,它會像排斥病毒一樣,通過星系中各種輻射與變化,將他們慢慢地殺死。
  
  “難怪這里這么安靜。”五序也建立了新的模型,有些毛骨悚然道:“如果銀色戰艦所說的銀河系釋放出來的魔鬼真的存在,那么三角星系就極有可能是這個魔鬼給它賦予了生命初始推力,靈生命能做到這點嗎?”
  
  在它對銀河偽霸的觀察研究中,顯然那個初靈是沒有這個能力的,而且其他靈生命也不太可能有,否則在漫長的宇宙觀察中,它們的祖先應該早就發現了具備宏觀生命態的恒星系!
  
  戥也不知道,這超脫了他的知識范圍,努力想的話,只能想起他種族歷史上的一個前輩,曾試圖論證過大規模生命存在的可能,為此出發航行,堅持去尋找理論的論據支撐,但與很多其他前輩一樣,都一去不曾復返。
  
  但他從軍事的假設角度,假設這個魔鬼可以持續地賦予其他星系生命初始態,那么下一個將是仙女星系,再下一個是平鏡星系……一直這么下去,這個宇宙中的星系都被它賦予生命初始態的話……他有點不敢想下去了。
  
  那樣的話,所有的星空都成了它的地盤,它一聲號令,其他生命連躲得地方都沒有了!
  
  宇宙中,控制了物質,便控制了一切。
  
  不過,他馬上就清醒過來,將這個瘋狂的情景抹去,宇宙無邊無際,即便是光,也不知道宇宙的盡頭在哪里,想要將整個宇宙的星系都生命化,從邏輯上是不成立的,除非它能跑得比光還快。
  
  彩虹橋似乎能夠解決一些,但問題是,即便是彩虹橋,誰也不知道最初是誰建立的,如果是人為建立,那么最遠的降臨點也在光速之內,如果是自然形成的,仍舊在宇宙的光范圍內,永遠無法到達盡頭。
  
  但是那個魔鬼賦予星系生命的目的是什么呢?即便真的能讓它做到賦予全宇宙的星系以生命,難道是要和冰冷的宇宙抗衡?或者找到宇宙的真相,讓宇宙的真相無處可藏?
  
  戥覺得自己想多了,它真有那么強大的話,就不會在仙女星系被拖延住了。
  
  而且要賦值全宇宙,除非有整個宇宙的力量,否則無法做到,等同于自己證明自己。
  
  如此一來,那個魔鬼的動機就更加地蹊蹺了,總不會是要制造一個超級打手吧?不管怎樣,這些都不是他與五序要關心的事情,如果安全的離開才是他們當下最為緊迫的任務。
  
  銀色戰艦在與戥簡單商量后,順著原路退航,它和戥等人,都無法確定三角星系是否已經發覺了它們,可能排斥反應正在信息傳遞的路上。
  
  “去仙女星系!”戥在最后一刻,當機立斷道:“全部加速航行,向仙女星系飛行!”
  
  銀色戰艦中的冰冷聲音立即道:“你瘋了,那個東西就在那里!”
  
  這時候,銀色戰艦中又一個淡淡的聲音道:“它沒有瘋,這是唯一的生存之法。”
  
  立方體中,戥正向吃驚的五序道:“我們十有八、九已經被發現,不是被那個什么魔鬼發現,就是被三角星系發現,唯一的生路就是毫不掩飾地飛往仙女星系,那魔鬼正在那里,只要我們不前往其他地方,只朝著它飛過去,它就不會急于清理掉我們,以防止我們跑掉,或者闖入更加秘密的地方,希望仙女強族能夠支撐得更久一點,它一日沒有徹底消滅仙女強族,從最優選擇上來說,它為了節約戰力與時間,等待我們自投羅網過去再解決我們的可能性最大。”
  
  五序苦笑一聲:“這是告訴它,我們自愿去送死。”
  
  戥無奈道:“是的,只有這樣,我們才不會早死。”
  
  為了避免驚慌,以及驚慌后各個星艦四散逃命而毀掉這一唯一生路,消息被嚴格地保密在卓爾人的立方體與銀色戰艦中,外面的七大戰艦率領的艦隊一無所知,它們的能力還無法察覺三角星系的生命宏觀態。
  
  仙女星系實際上距離三角星系并不太遠,從天文上,甚至可以將三角星系看做是仙女星系的附屬星系,最邊緣的距離大約只有幾萬光年。
  
  等待它們的,或許是仙女強族已經戰敗,或許還在苦苦支撐,或許此地附近的神戰雙方已經結集過來,都是未知之數,而小蟲子還在失聯狀態,楚云升也歸期遙遙……
  
  此時,在暗域中的一個角落。
  
  那么笨憤怒地通過信息維度吼道:“雪苑使的主子!你,你把我們逼到這里來,想干什么!?”
  
  末了,它還仿佛信誓旦旦地加了一句:“雖然蟲大哥休眠了,但我,我不會怕你的!”
  
  幽暗中,由黑暗生命群組成的陰影還在扭曲當中,似乎已經重復了很多次一樣,但還是很耐心地說道:“那里的星系你們不能過去,去了就是死,在這里等一會……咦,我三千萬年前發射來的東西呢?算算時間和位置,應該就在這片區域了,怎么不見了?”
  
  “什么東西?”那么笨立即警惕道:“雪苑使的主子,我代表蟲大哥警告你,不準騙蟲!”
  
  陰影似乎對“雪苑使的主子”這個稱呼已經麻木了,可能嘗試了無數次,也無法讓它改口,只好隨它說了,但一直都似乎心有成竹,不怎么著急的陰影,這時候卻有些著急了:“……我的東西呢?我的東西呢?誰偷走了!?無恥,卑鄙……”
  
  此時,在距離它們并不算太遠的地方,幾乎是和它們一起運動到這里來的一個如氣泡般虛實不清的空間,正在暗域中悄悄地滑行。
  
  空間中,楚云升仍然卡在球體的中心,已經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向時間加速的電詢問了:“你們還需要多久?我要支撐不住了,源奴生命已經是第三千零六次試圖聚合,它們的主子可能就要來了!”
  
  在他的腳下,戰死的火蟲成千上萬,鋪就層層疊疊的能線,再形成他控制的戰蟲,攻擊之鋒潮水般沖擊向球形大地上源奴生命集結的地方,隱約中,還有銀色軍團的人類戰士,身處在能量亂流的第一線!
  
  電發回的聲音,在遲緩的時空中,依舊十分的迅速:“快了,就快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