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336 它在呼吸

^
  
  立方體內,五序已經避退了所有的其他卓爾星人,此時能夠“看到”銀色戰艦所發來信號的人,只有它與戥,兩人迅速地交流了一下,仍由戥繼續發射新的詢問信息:
  
  “你有什么計劃?”
  
  他試圖繼續反問銀色戰艦將要進行的行動細節,而絕口不提老神尊的修法,銀色戰艦可不是他們艦隊中那些上當的苦主種族,不要說地球人搗鼓的山寨版,就是拔異的正版都沒用,它要的一定是楚云升手中的原版,并且還必須是頂級的部分,戥與五序無論如何都給不了,而既然沒有,就干脆裝作沒聽懂。
  
  片刻后,回復的信號似乎不再剛才的淡淡聲音,而是最早的冰冷聲音:“你們艦隊層次水平相互差異太大,落后的星艦在深入星系內部必定會被發現,拖累我們,它們必須要拋棄掉,但是可以廢物利用,可以用來吸引敵人的目光。”
  
  從一開始銀色戰艦要求使用屏蔽保密的信號,進行隱秘的通信,戥便大致猜出了它的意圖,猜到它要拋棄并利用艦隊中數量龐大戰艦,但他現在的身份不僅是艦隊的最高軍事指揮官,還是“楚云升”,便又延伸出一個來自楚云升角度的重要問題:“如果它們都離開了,如何保證我的安全?”
  
  楚云升當初堅持聚攏規模龐大的艦隊,除了物資與命源的問題,還有一個,便是預防銀色戰艦的突襲。
  
  這句話,完全是楚云升的口吻,差別僅僅是戥始終沒有確定地說自己是楚云升。
  
  戥要借助楚云升的外衣,就必須要問這個問題,而且他一定不能讓艦隊分流或者解散,不僅是楚云升,這也是他和五序在銀色戰艦面前自保的唯一辦法,一旦艦隊分開,銀色戰艦必定對他們下手,而一旦發現楚云升不在,他們的命運將與那些艦隊并無二致,都會成為銀色戰艦拋出去的炮灰。
  
  冰冷的聲音很快道:“你收編它們無非是擔心被攻擊,以無法徹底滅口所有飛船來牽制,但現在的情況不同了,就是滅不了口,也有人會將它們徹底消滅,銀河系放出的魔鬼絕對不會讓它們活著從這里離開。”
  
  戥道:“既然如此,你現在為什么不立即攻擊?反正逃走的都會被滅口。”
  
  冰冷的聲音似乎有些驚訝,也有些不解:“奇怪,你之前不是變得挺聰明了的嗎?這點道理都想不清楚?現在一旦開戰,等同于全部暴露,誰也不能再潛伏下去,更不要說逃走了。”
  
  它說的似乎很有道理,這是個再簡單不過的問題,但戥絕對是不信的,只是真正的原因他之前還沒有找到,而現在,他卻可以確定了。
  
  如果不是擔心暴露的問題,那么只剩下一個了:銀色戰艦并非一點都沒有覺察到楚云升不在艦隊之中,破綻在于小蟲子的星空之墳,自它失聯后,銀色戰艦可能也失去了它的蹤跡,因此無法判斷楚云升到底是在艦隊之中,還是在小蟲子的星空之墳內。
  
  銀色戰艦一直在試探他,試圖確定楚云升到底在哪里,他是不是真的楚云升,然后它才會決定要不要冒險襲擊。
  
  正如它自己所說,不誕靈,必死無疑,而誕靈,此時唯一的辦法就是楚云升手中的老神尊之法,冒著暴露的風險,奪得左旋老神尊之法,反而還有一絲的希望,如此一來,真真假假的信息之中,戥幾乎可以確定,銀色戰艦只要確定了楚云升的真實所在,就一定會發起進攻。
  
  想要合作,那幾乎也是不可能的,即便楚云升相信了它,它也不會相信楚云升,雖然合作起來共同誕靈是最好的辦法,但老神尊的修煉之法實在太過驚人,并且除了楚云升之外誰也沒見過,一旦楚云升做了一點手腳,關鍵時刻,誕靈的是楚不是它,那它等于還是死。
  
  對它而言,最為保險的辦法,就是直接從楚云升的“腦袋”中搜取老神尊之法,而這種破壞性的方法,不論是戥,還是五序,都知道楚云升是必死無疑的,銀色戰艦自然也騙不了楚云升,唯一的生路只有發動戰爭強奪,獲得誕靈的希望。
  
  因此,戥毫不猶豫地再次拒絕了犧牲其他艦隊的“建議”,這也是他與五序的唯一選擇,否則一旦分流就是被殺,唯一生存的希望就是讓銀色戰艦始終弄不清楚云升確切下落,依靠銀色戰艦從這里逃生出去,而一旦能夠逃出去,這些戰艦不但依然可以作為牽制銀色戰艦的力量,還是未來他們飛入宇宙深空,面對各種強大勢力的雛形基礎。
  
  雖然作為軍事指揮官,戥不需要考慮到未來太遠的非軍事形勢,但楚云升不在艦隊,只有他與五序,不能不為將來做出打算。
  
  銀河系的異動,三角星系到仙女星系的非正常戰場,讓戥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如果他們能夠有幸逃生出去,面對的局勢很有可能是一個比之前神戰更加混亂的“亂世”。
  
  銀色戰艦在收到他的答復后,沉默了許久,一直沒有再發來新的信號,戥也緊張與高度戒備了許久,提防它突然發起進攻,但在沉默了很久后,最終它似乎仍沒有十分的把握確定楚云升到底在不在艦隊之中,沒有冒險襲擊。
  
  如果楚云升不在艦隊,這種冒險便毫無意義,甚至還會被“察覺”被追殺,自此之后,就不再有第二次機會,直到死亡。
  
  戥越來越確定,銀色戰艦的“冒險”,一定是想建立在楚云升實際位置確定的基礎上,而這一點又側面證明了銀色戰艦對仙女星系“魔鬼”的情報表述為真,至少銀色戰艦自己是相信的,否則它不會如此決定,一旦冒險進攻,等同于暴露自己,機會便只有一次,在“魔鬼”察覺之前,利用時空的距離,誕出一靈,獲得最后的生機。
  
  而這一切的計劃是否能夠成功,首先就是楚云升的位置,它對能否擊敗楚云升似乎很有信心,但對楚云升到底躲在哪里卻不敢貿然確定,一旦出錯,便再沒有第二機會。
  
  雙方的合作隨即開始,艦隊分流的事情被再次“默契”地擱置到了一邊,老神尊修法也暫時不在提及,都在小心翼翼地一邊合作一邊試探著,航行于隨時爆發“內戰”的高壓線上只要確認楚云升出現,它就會值得冒險。
  
  對戥而言,時時刻刻吊在的危險線上,卻并不是什么頭疼的事情,星空中就是這個樣子,任何時候都可能是戰爭狀態,唯一要擔心的就是最直接而自身又無法抵抗的威脅。
  
  “你覺得它里面是一個生命,還是兩個?”戥利用空隙的時間,向五序問道。
  
  兩人有著不同的分工,五序現在的任務就是盯著與分析銀色戰艦,從它每一道信息與運動中,試圖找出更多的信息。
  
  “我對這艘戰艦更有興趣。”五序沉思道:“它越靠近我們,細節之處就更多,我似乎在第三記錄的一份歷史資料上見過相似的戰艦,一旦查出來,我們就能大致確的來歷,是幾個生命,并不重要。”
  
  戥沒有再說什么,從五序的角度的確不需要知道銀色戰艦里面到底有幾個生命,但對于一個軍事指揮官來說,這簡直太重要了,面對一個單體生命,和一個群體生命,完全就是兩種軍事行動策略。
  
  銀色戰艦漸漸航行在前,戥率領艦隊跟隨其后,雖然艦隊分流的事情不再提,但為了安全考慮,戥還是精簡了他認為落后與損壞嚴重的戰艦,這些星艦本身也的確拖了他們后退,必須精簡。
  
  地球人以及原冷星艦隊的人全部轉移到了戥的暗艦之中,地底小人打造的那些最為落后的飛船,早在暗域中就被拆得一干二凈,暗艦便成了大家新的大本營。
  
  卓爾星人則有些奇怪,它們最多能接受少部分地球人進入它們的立方體指定區域活動,其他種族,除非需要,比如對類荑族人的研究,都統統潔癖般地拒之門外。
  
  因此,在這一次“精簡”之后,地球人在艦隊中的地位仍穩穩地保持在中等水平,讓許多科技上遠超地球人,但又遠落后于暗艦與立方體的星空種族郁悶不已。
  
  戥從艦隊中選取了科技最為先進的七個星空種族,作為艦隊的七大主艦領航,并讓它們分享部分情報,再得知整個艦隊的前方是銀色戰艦,已經與它開始合作后,這七個星空種族隱約也能猜到它們自己大概在死亡關前已經走了一遍,但戥沒有拋棄它們,它們雖說不上有多感激,卻也明白它們現在已經戥系在一條戰線上,一生俱生,一亡俱亡。
  
  而其他種族更多震撼于大家想盡了各種辦法也看不到的隱藏了的銀色戰艦,在銀河系內的三大戰場上,銀色戰艦毫不掩飾的強大甚至比銀河霸主給它們留下的心理陰影都更加地深入靈魂,現在更是再次證明了這點,它竟然在不想被發現的時候,就能讓它們看都看不到!
  
  三角星系極其靜謐,除了自然的輻射信號,仿佛整個星系都沉默著,找不到一絲生命存在的痕跡,哪怕一點點微弱的非自然信號都不存在。
  
  它們悄悄地在靜默航行中,掠過一個個巨大的恒星,經過一個個彌漫的星云,穿梭數不清美麗的塵埃區,飛向星系的核心。
  
  一路上,銀色戰艦并無與戥再有其他什么交流,對戥給它發去的其他方面信號一律不理不睬,像是真的只是要去三角星系的核心區域探查一般。
  
  在越過一大片直接長達數光年的星云塵埃后,銀色戰艦突然停了下來。
  
  周圍一片的寂靜,寂靜得讓感覺異樣,三角星空的絢麗宇宙中,一顆顆恒星輻射的光芒穿過冰冷的宇宙,交織在黑暗的星空之中,每一個經過的粒子,每一個細微的波動,都自然地讓人感覺物理定律在星際間的偉大與美麗!
  
  然而,幾乎在同時,戥與銀色戰艦相互發射了一道震驚的信息粒子:它們在呼吸!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