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1335 泥潭

^
  
  銀色戰艦發來的信號隱藏在超新星爆發的輻射流之中,并在到達戥與五序艦隊所在空間位置后,如同計算好了距離一樣,馬上迅速自動衰減,銷聲匿跡于混亂的星體爆發所形成的輻射擴散波里。
  
  收到它的信號,戥與五序便立即決定原地不動地等待。
  
  銀色戰艦跟了他們這么久,而且看樣子還能夠繼續跟下去,余力顯然仍充沛,就是不等,它隨時都能追過來,戥與五序想也阻止不了,與其浪費物資做無用的躲避,還不如留在原地,看看它還知道些什么。
  
  關于仙女星系的情況,戥與五序在暗域的漫長航行中,也曾零星地接收到一些混亂信號,但還未能形成一個明確的情報圖,銀色戰艦可能因為其他原因,知道的或許更為詳細一點。
  
  艦隊的前方是三角星系,更前方是更為龐大的仙女星系,而后方是暗域,暗域的更后面則是熄滅了的銀河系,此處的位置顯然遠未脫離險境,仍舊危機重重,如果不能弄清楚周圍星域的當前情況,在已經發生過未知戰爭現在卻出奇地寂靜的三角星系中,將更加地危險,隨時都有全軍覆沒的可能。
  
  不論是留在這里,還是繼續向更遠地暗域逃離航行,周圍星域中正在產生的新信息,都是最為關鍵的東西。
  
  等待沒有用去太久,當戥與五序控制艦隊沉寂下來,順著超新星爆發的輻射流靜默航行,一切就像是被銀色戰艦說中了一樣,被五序破壞的準中子星仿佛按照某種設定好的軌跡,朝著他們原先的方向繼續運動,但卻沒有更新的動靜。
  
  當他們徹底進入靜默狀態之中,如同被消滅了一樣后,那顆仍在復雜變化的準中子星便似是完成了任務,仿佛失去了原先的目標,完全呈現自然物理規律的運動形態。
  
  而這個時候,銀色戰艦在黑暗的星空中,終于到了。
  
  它仿佛一改往日的威風凜凜,不再呼嘯驚掠星空,不再閃耀劃破黑暗,而是融入到輻射洪流之中,藏于宇宙的信號背景之中,極其隱秘地航行著。
  
  它連光都不反射,甚至“偽造”經過它艦體的各種波動,有多少光子撞擊在它銀色的艦甲上,它便按照這粒光子原先的震顫情況,在經過它艦體的另外一個方向上,偽造出幾乎一模一樣的復制光子,看起來,仍像是原來的光子,經過了與它體積一樣大小的宇宙真空,沒有遇到任何東西,將整個戰艦如同隱形一般憑空“消失”了。
  
  銀色戰艦那頭沒有闡述它此項技術的等級,以及是否能夠用此避過正在仙女星系殺戮“魔鬼”的察覺,但至少戥與五序始終沒有發現它,直到它主動發來單粒子信號,戥與五序才知道它竟已靠近艦隊不足零點一光年的距離了。
  
  如果它突然襲擊,數量極其龐大的艦隊全軍瞬間覆滅或許不太可能,但被它定位為首要打擊的目標,則肯定必死無疑。
  
  這一次傳來的信號,和之前的那個冰冷的聲音不同,十分平淡與簡潔:“左旋前儲,事關重大,回復信號請屏蔽。”
  
  它此刻發射來的信號,像是定向的粒子微脈沖,朝著固定的目標發射數量極少并且與其他物質不會反應的暗物質粒子,將信息賦予在這些單粒子中,以此將通訊約束與控制在狹小的通道上,不與其他物質發生力作用又保證了信息單粒子可以在長距離傳送上,不受干擾而直達五序的立方體,艦隊其他戰艦則對此毫不知情。
  
  戥此刻的虛影正在立方體中,自第一次收到銀色戰艦的信號后,五序便遵守約定,將決定權交給了他,但楚云升此時并不在立方體之中,銀色戰艦那邊顯然還不知道這一“最新”的情報。
  
  因此,戥看了五序一眼,然后避開了這個問題,模棱兩可地同樣發射了卓爾人制造的信息微粒:“你打算怎么辦?”
  
  淡淡的聲音:“去星系核心星域。”
  
  戥:“你想弄清楚“魔鬼”的身份,以及它在這個星系到底做了什么?甚至,還有它的目的?”
  
  淡淡的聲音:“不弄清楚,我們始終逃不掉。”
  
  戥:“它的目的不可能被查出,但是可以探察它做了什么,不過我們就是發現了也仍做不了什么。”
  
  淡淡的聲音:“不誕靈,若被它發現,我們仍舊必死無疑。”
  
  它的回答與戥說的內容并非切合,仿佛你說你的,我說我的,但中心卻沒有偏離,戥立即就明白,它想要楚云升的老神尊修法,尤其是這個時候,就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只有誕出一靈,才有希望從銀河星系一帶的星域逃走,從銀河系中釋放出來的什么東西手中死里逃生。
  
  戥甚至猜測遠在仙女星系苦戰的仙女強族,或者比仙女星系更遠的星域種族,所有在銀河系附近周圍的星空星域范圍的生命,只要發現了銀河系匪夷所思的異動,全都正拼命地逃離這片如污染般迅速擴撒的魔鬼泥潭,而他們以及銀色戰艦,卻都還深在泥潭的中央掙扎,相對于那些外圍的逃離生命,包括仙女強族,他們生存下來的幾率幾乎小到了可憐,如果沒有靈,甚至根本就是必死無疑的結局,永遠也無法掙脫這片泥潭。
  
  仙女強族能支撐到現在,戥與五序此時都已大約猜到,必有真正的靈生命坐鎮星空,否則早如三角星系般迅速覆滅,這也是銀色戰艦說誕靈才有幸存希望的支撐理由從仙女星系的戰況來開,雖然岌岌可危,四空光速求援,但說明靈生命的力量還能拖延住。
  
  但即使誕靈了,還不夠,因為他們已經身在泥潭的中央,想要逃生,就還要知道更多的東西,比如三角星系為何如何的寂靜,等等,就需要進星系的核心區域一次。
  
  這便是那個淡淡而簡潔聲音前后信號中心的意思,戥迅速就能明白。
  
  但他是一個外來者,即便是五序也不知道銀河系到底發生了什么,他就更加不知道。
  
  只是不論是怎么回事,這個時間點都選擇的非常好,神戰打到如今的程度,從老神尊時代,一直打到當今的新神尊時代,不管新神國的七釘之主是否已經破靈,雙方都兩敗俱傷,更加可怕的是彩虹橋崩塌!
  
  神戰雙方頂層即便在遙遠的宇宙深處,超越時空知道了這里情況,也無法再組織出強大的靈之軍團前來將之剿殺在萌芽之中,即使組織得出來,彩虹橋的坍塌也導致它們只能乘坐宇宙戰艦橫渡無比漫長到絕望的星空宇宙,哪怕是以光速前來,等它們到了,恐怕力量的對比也早已相互轉變,只能成為炮灰送死的存在!
  
  星空中的戰爭,由于時空的大尺度限制,再加上技術的層次限制,很多時候,再一開始的時候,就決定了戰爭的勝負,后續的過程不過是掙扎的凄慘。
  
  戥從銀色戰艦那邊試圖迅速補充了解外界的情況,他已經脫離“外界”很久了,自從神使那一敗后,他混在人類戰艦中,基本就是與世隔絕了,對外界的情況一無所知,直到遇見新神使艦隊,才得知到一些附近戰場的情況,對于更深更大規模的戰場情況,卻又是不得而知。
  
  而五序比他還不如,按照地球人的話,它們就是從火星來的,更加地脫節,這些被銀河霸主“俘虜”的卓爾人,除了知道一些關于銀河霸主的黑歷史,最新的“外界情況“大概都要追溯到億萬年前……
  
  了解外界的大形勢,才能做出正確的研判。
  
  可惜楚云升并不在這里,戥也不知道老神尊的修法,再說下去,肯定是要露相的,而一旦銀色俄戰艦發現楚云升并不在艦隊中,它很有可能就不會再帶他們“玩下去”,除了楚云升,這只艦隊中其他人是死是活,銀色戰艦一直都毫不在意的。
  
  戥主動與它聯系,自然不是要告訴它楚云升不在這里,讓它自行離開,不要再跟蹤他們,也不僅僅是要獲得外界的消息,還要靠它度過此刻的危境。
  
  至少在五序卓爾人完整的立方體艦隊出現之前,或者在他自己遇到自己種族主力艦隊之前,必須要靠這艘強大的銀色戰艦來自保!
  
  他猜測銀河仙女星系外圍的神戰可能已經被逼停止了,他的種族應該也暫時安全了,但是在遠離銀河的逃亡之中,還是在準備滅殺仙女星系的魔鬼的集結中,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沒有強力的種族,或者強力并且有遠見的靈主統一號令,停戰后的各方艦隊四散遠逃的可能性遠遠大于大規模的重集結去支援仙女強族,反殺“魔鬼”。
  
  而那樣的恢宏戰爭的場面,是戥如今都不敢想像的,與其相比,銀河星系的第一到第三戰場的戰斗,簡直如過家家一樣兒戲,當然,他如今也知道自己還沒有那個能力指揮那樣宏大的戰爭,那樣動輒無數驕傲戰艦與無數輝煌種族覆滅的星空之戰。
  
  即便如此,他還是希望外圍的神戰雙方如果真的停戰了,能夠被集結起來,哪怕指揮者不是他,哪怕他也知道這種可能性很小很小,重集結需要的條件很多很多,但他還是如此希望,他隱隱地覺得如果現在沒有遏制住銀河系的異動,將來可能就再也遏制不住了。
  
  可惜,他即便是在這里,也只是一個小人物,說話并無多少分量,和銀色戰艦交涉,還需要借助楚云升的“外衣”,才能在這一層次發出一點聲音。
  
  然而,如果他要是知道楚云升獲得古書的第一任務只是“報信”,也許就不會這么想了。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