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334 不要出聲

^
  
  楚云升失聯。
  
  小蟲子失聲。
  
  銀河霸主失蹤。
  
  ……
  
  一個接著一個,當最后一個巨大威脅暗域,被甩了在背后,如果不是戥長久以來,一直大力支持海國大殿主與拔異的串聯“活動”,于橫渡暗域的時期漸漸形成兩大利益集團,當艦隊抵達三角星系,在卓爾人的立方體也最為虛弱的時候,不再有外來強力威脅的時候,怕是早就一拍無數散了,五序就是想追滅它們也有心無力。
  
  在這里,陌生的星域,陌生的星空,甚至連一粒星際塵埃都是陌生的。
  
  然而它們卻像是一頭鉆入了獵人設下的巨網,剛剛遇到第一顆三角星系邊緣的恒星,便遭到了超新星爆發的“精準”攻擊!
  
  爆炸的光與輻射以光速前進,不可能被提前觀察到,這是宇宙中星空級別戰爭里,最為殘酷也是常見的打擊方式,限于光速不可逾越,被打擊者,往往只能等到被打擊到的那一瞬間,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才知道自己被什么攻擊了,在此之前,哪怕致命的打擊到了只距離自己旁邊一厘米的地方,觸手可及,也沒有任何辦法與科技可以提前得知,與光速一樣快的打擊,永遠都是到了才知道。
  
  因而在宇宙旅行之中,也沒有任何的安全可言,隨時隨地隨刻,都有可能遭受到來自其他智慧生命的攻擊,或者宇宙災難的波及,突然出現在自己的身邊,并且事先毫無征兆。
  
  也正是因為此,不論是烏怒人,還是卓爾人,每時每刻,它們的飛船都處于戰爭狀態。
  
  宇宙之中,沒有安全期一說。
  
  但五序與戥所率領的艦隊,此時正是最為衰弱的時候,若非躲在三角星系邊緣遇到的那顆紅矮星后面,此刻恐怕早已經全軍覆沒了,而且至死也不會知道自己是被誰所殺。
  
  當然這也很正常,至少在戥的記憶中,大部分星際艦隊被滅,都不知道對方是誰,就像好好地走在路上,突然就被打死了,然后就沒了。
  
  “粒子級斥力干預將在三到六個度的最小時間單位內,引起前方坍塌中的未來中子星內部產生紊亂。”
  
  五序向自己身邊的虛擬戥的影子說明卓爾人頂級高能武器之一的此刻實現效果,并解釋道:“只是可惜時間太短,斥力干預體結構未能完成,否則以這顆星體正在坍塌的情況,可以將它坍塌的過程打斷,再逆向輸送基本斥力,造成第二次爆炸,形成大面積的電子稀薄星際云。”
  
  在能量化運用上,卓爾人一直非常頂尖,但五序也暗暗松了一口氣,若非有那顆紅矮星爭取了時間,若非從那顆紅矮星中獲得了物質,又若非那顆中子星尚未成型,否則面對一顆電子完全密密麻麻擠壓在一起的恐怖密度星體,它們只能望著等死。
  
  在死亡的門口,卓爾人在五序的帶領下,向全艦隊各個種族,向深空黑暗中未知的獵人,展現了一次它們的頂尖科技能力,而接下來,便屬于戥的任務,他要帶著大家從獵人的網中逃走。
  
  “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能確認對方的位置與基本情況,它在黑暗中的未知信息里,我們對它們而言是已知信息,已經被它盯上,常規的辦法,不可能再逃脫它的追蹤。”戥很冷靜地分析著,接著又說了一句:“我現在越來越覺得楚在艦隊時的方便了,如果他在的話,起碼我們有辦法知道對面的情況,哪怕只是一點點,也能產生信息形式上的微小變化。”
  
  像戥這樣先進的種族,對戰爭的判斷,首先是對信息的比較,甚至兩個不同的種族,所掌握的宇宙信息多寡,常常就直接體現了哪一個種族更加強勢一些。
  
  五序對楚云升始終未能返回也無法再聯系上,仍十分的擔心,沉默了一會,像是決定道:“我有一個辦法。”
  
  戥轉過身,望著它,像是早已經知道了什么辦法:“確定要這么做嗎?”
  
  五序嘆息道:“沒有其他辦法了。”
  
  戥便提醒道:“如果它們沒有跟來呢?”
  
  五序想了想,說道:“我相信95827的判斷,它們肯定就跟在我們后面。”
  
  戥此時已轉而望向立方體透明壁外的星空與暗域交接的邊緣,大約兩到三秒之后,說道:“我同意,但接下來要聽我的指揮安排,中途可能有來不及和你們交流的情況出現,希望你能信任我。”
  
  時間緊迫,五序只略微想了一下道:“說一個我可能最無法信任的情況。”
  
  戥看著它道:“比如,我再次“出賣”一下楚,這是唯一能打動我們后面銀色戰艦的東西了。”
  
  五序聽他說完,以為他是要像上一次加入左旋神國一方一樣進行操作,卻是不知道,早在銀河星系的第三戰場,戥就用過“出賣”楚云升的伎倆,而買方對象,除了神使,還有一個,便仍是此刻可能跟在他們后面的銀色戰艦!
  
  在它答應后,戥像是預謀已久般地立即向三角星系邊緣的星空廣域發射一道清晰而殘缺,但看起來毫無技術含量,甚至有些腦殘的信號你們是誰!知道我是誰嗎?我是……我是神國的……,你們竟敢攻擊我!
  
  信號的關鍵地方,仿若像是打上了馬賽克,省略了無數字。
  
  然而,知情的人不用他說那么多的廢話,打上馬賽克也自然知道他們是誰,不知情的,就是收到這道信號,面對省略的部分也等于他什么都沒說。
  
  這道信號是發給以超新星爆炸攻擊他們的黑暗中生命,實際上則是發給可能跟在他們后面的銀色戰艦,而且很“不幸”,銀色戰艦是知情人。
  
  ……
  
  時間沒有過去太久,戥的信號以光速在超新星爆發的混亂能量場中艱難卻又語氣極其囂張地傳播著,仿佛又回到了第三戰場,他用著這支已經遠比當時先進的龐大艦隊,卻故伎重演地似乎仍在用破舊落后的大喇叭在星系邊緣亂喊亂叫。
  
  一直沉默的星系邊緣暗域中,在他囂張加腦殘式恐嚇敵人的信號中,終于實在忍不住了,大概明知道戥的低劣伎倆,也不得不“上當”,再讓他這么亂喊亂叫下去,不但楚云升的神儲身份要被曝光,它們自己也遲早要被暴露,或者,已經暴露了身在黑暗中,精準以超新星爆發攻擊楚云升艦隊的人,只要不是地面弱智未進化生物,早就會明白這些囂張的信號絕不是沖著它而來的,目標另有其人,是逼這個“人”現身,而這個“人”就是它們。
  
  “閉嘴!”
  
  一個冰冷的聲音直接傳遞到戥的暗艦中:“攻擊你們的生命,早在此處時空的幾百萬年前就已經離開了,連我們也無法追蹤到它來去的蹤跡,它很可能不過是順手想要滅掉你們,阻止你們進入這個星系內部,你們再這么叫下去,是要將它再吸引回來嗎!?”
  
  對于戥而言,并不在意它的語氣,聽到它的聲音,從五序到他,都松了一口氣,最怕的就是它不在,楚云升和他以及五序都判斷錯了,那就等于這次計劃完全失敗,還給了黑暗中的敵人更多的信息。
  
  冰冷的聲音卻給他和五序帶來了新的信息,銀色戰艦極為先進,里面的生命更是可能達到了源門的巔峰之極,距離誕靈只差一步,并且很可能來自神秘的新神國,比凄慘處境的他們知道更多一點,并不足以為奇。
  
  但戥與五序仍然吃了一驚,敵人竟然在百萬年前就離開了!?
  
  他們現在被攻擊的情勢,只是敵人在幾百萬年前留下的措施,但仍然極為精準,這需要多強大的計算與控制能力?
  
  “想要活命,就趕緊閉嘴!”
  
  冰冷的聲音再次傳來,但卻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驚悚:“事情已經發生了變化,仙女星系巡弋統治者正在節節慘敗,四空光速求援,覆滅在旦夕之間,已經不僅僅是神戰的事情了,銀河星系放出了*&魔鬼*&……(雜音信號)&……&,它隨時都會發現我們還活在這里……想要活命,就不要再出聲,全航靜默,等我們過來與你們匯合,再重復一次,不要出聲!!!”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