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332 用自己的矛破自己的盾

^
  
  紅芒映紅的天空上,看不到楚云升的表情,他一面朝著光芒,一面背著黑暗,仿佛再往前走一步,或者再往后退一步,便將完全擺脫黑暗,或者離開光明。
  
  但他一動不動,既不前進,也不后退。
  
  火蟲化作的紅芒潮起而瘋狂撲殺向他,而分散于內球面大地上的源奴們則震驚地望著他身后長長的黑暗陰影。
  
  在球面大地的一個角落中,一座曾經或許輝煌宏大,如今卻腐朽如枯萎墳冢的圓形殘破建筑物里,傳來源奴思維者驚恐的聲音:
  
  “殺了它,快殺了它!”
  
  所有集合式生物像是聽到了結集的號令,停止圍殺其他生物,停止與火蟲的對攻,跟隨在火蟲之后,沖上天空,沖向猶如嵌入在光明與黑暗之間的楚云升,誓要將他擊滅一般似繁星匯聚為一道道長河,紛如群箭射“心”。
  
  黑暗的陰影在楚云升的身后越拉越拉長,看起來很奇怪,他位于球面天空的中心,方位上并無前后上下之分,但空間中的光線就是無法照射到與穿透它,視線上就像“背后”投射的影子一樣,一片地陰暗,末端穿向未知的空間。
  
  蟲群虹潮射天而上,從四面八方,從內球面的各個方向,匯聚向球體的中心球體空間的天穹。
  
  楚云升卻始終未動,漫天的紅芒漸漸映清晰他冰冷的面孔。
  
  從一邊一界的世界崩塌至轉變的瞬間后,他便被定格“中心”,原因也很簡單,隔絕的空間要將里面的一切都封閉在里面,但楚云升在這里卻是一個獨特的生命形式,黃星人的身體不是他的本體,甚至連他的零維空間都不在這里,存在這里的只是他的意識。
  
  如果僅是如此,他也仍會被隔絕空間徹底地封閉在這里,與本體從此斷絕,成為一個“真正”的黃星人,但他的意識與本體之間的聯系是無物不穿的黑氣,連地球上的封鎖空間阱都能射穿!
  
  內球體的隔絕空間無法將它切斷,但在切斷了其他所有物理關系后,便將它從物理層面上逼了出來,顯露在“天空”之上,形成一道如巨大彗尾陰影般的黑暗帶,掃射天際。
  
  與此同時,也說明他的本體已經不在這里,在一邊一界崩塌的時候,“逃”出去了。
  
  能從一邊一界的空間崩塌中逃走,能從冥的手中悄無聲息地逃走,他本體中可能藏著的那個疑似生命,的確非凡了得。
  
  禁術!
  
  不到靈,只有真的禁術才能從這里離開。
  
  楚云升抬起頭,望著越來越近的一道道紅芒光影,目光依舊清冷。
  
  三大禁尊不知道冥的意圖,楚云升同樣也不知道,即便他以卓爾人生命體存在于此地,也不可能及得上三禁悠久的生命層次。
  
  但他知道一些三禁所不知道的事情,再結合到現在,便隱約猜到了一些黑氣!
  
  冥看了他一眼,以它如今的層次,只一眼便足以看穿他如今的一切,毫無隱藏的可能。
  
  而黑氣雖然極其神秘,未必能被看穿,但黑氣卻也是它所熟悉的。
  
  冥與他之間的關系可能已經被徹底斬斷,然而它計算能力極為恐怖,在斬斷之前,它或許已經預見到今天的局面,對它未來的“自己”做了“計算”,迫使它無法直接攻擊楚云升,而斬斷之后的冥更加的強大,計算能力更為恐怖,在發現楚云升身具黑氣之后,便或許在自我破局,殺他而得黑氣之源。
  
  如果斬斷前的冥的計算布置是“盾”,那么斬斷之后的破局計算便是它的“矛”,在時間軸上,它用自己的矛破自己的盾!
  
  勝負雖然顯然尚未徹底分出,不知道是它的盾擋住了它的矛,還是它的矛最終刺穿自己的盾,但一邊一界空間被它奇跡般地隔絕,說明它的矛已經能在它的盾上刺出一道缺口
  
  在自相矛盾的情況下,依然強悍地能夠利用自相矛盾本身,借助一邊一界中的所有事物,將楚云升黑氣逼顯,并置于死地。
  
  它的行為便因而看起來十分的奇怪與矛盾,連三禁都看不懂。
  
  它阻止三禁對楚云升的進攻,卻留下蟲群與源奴;它封閉隔絕一邊一界的空間,卻將楚云升的黑氣逼顯出來,引起攻擊;它不毀掉這里的科技遺跡,卻也不直接說出誕之法……
  
  它的矛與盾,在激烈與深度的交戰,而矛已經勝出一籌,并且在未來,優勢將越來越大!
  
  直到有一天,它隨著力量越來越強大,最終刺穿自己在時間軸過去留下的“盾”。
  
  楚云升清冷的目光中,閃動著在95827歸位后才出現的異樣精芒,仿佛是對這種頂尖與極限的生死較量,讓他整個人似乎都處于高度激蕩之中,宛若天性嗜于此!
  
  但這與他以前也是矛盾的,他曾從不喜歡這樣的于巔峰上血腥激烈爭斗,最求最大限度的安全,因此目光與表情上又是十分的冷靜,仿佛相互彌補著。
  
  而他也并非孤軍奮戰,他有冥在時間軸給它自己留下的“盾”,他有黑氣的主控權,他有一道初步的禁術……與現在的冥進行較量!
  
  只是,他不能輸,輸了就是死,而贏的可能性雖然很小,但一旦贏了,死的就是冥,他能敏銳地感覺到冥在盾上所設計的對它自己的無情反殺,那是寧死也不肯傷害他一點點的終極計算!
  
  這并非他的所愿,不管是以前的他,還是現在他,都想要冥活著。
  
  ……
  
  蟲群化作的紅芒一道道射向天穹之頂,內球體空間的中心,卻在楚云升身前不足數米的距離上,紛紛成為“尸體”,以能量的形式,堆積在他的腳下。
  
  跟上來的源奴生命,在他的身前凌空肢解,命源被抽走,身體化作塵埃,落回大地。
  
  楚云升的四道古書劍式,猶如銅墻鐵壁一般捍衛在他的周圍,但但僅僅靠它們依然不夠,這里是火蟲活躍的世界,而他以黃星人的身體境界與能量操控都大大受限,沒有禁術,仍舊必死無疑。
  
  飛蛾撲火,卻依然視死如歸,這便是火蟲,它們一邊在前方,在天空中心,不斷地戰死,消耗著楚云升的力量,一邊在地面上,瘋狂地抽取著內球體隔絕世界中的所有能量,源源不斷地誕生新的戰蟲,沖上天空,以它們最優的攻擊釋放出最大限度的破壞力。
  
  楚云升只會一道禁術,還是初具雛形的,但它的威力直接來源于意識空間,不受周圍的環境,以及自己的生命體形式限制。
  
  而楚云升最強的便是零維中的意識!
  
  火蟲之后還有集合式生命,集合式生命之后,還有它們的主子,現在還遠不到真正完整使用這道禁術的時候,現在用的只是一點點,用于幫助烏怒人。
  
  在他的身后,黑暗陰影籠罩的地方,烏怒人尖端相對的三大主懸椎體縮小到尋常生命不可察覺的體積,和它們一起縮小的,還有電與雷等三人。
  
  此時,它們每人負責一個主懸椎核心體,雷負責它們原來的核心體,第三個烏怒人負責第五等級探險艦中的核心體,而電則肩負重任,負責最為重要也是最難操控的第一等級探險艦的核心體。
  
  第一等級探險艦中的烏怒人已經全部死亡,在楚云升黑暗陰影的保護下,它們在崩塌的時刻,終于成功地從即將被肢解的星艦中取出了核心體。
  
  現在,三體聚齊,微粒信息完整!
  
  “還要多久?”楚云升的聲音在電的聽覺中顯得極為漫長。
  
  在楚云升可以曾在類荑人星球上延緩紫氣之劍觸動后信息播散的這道奇特禁術幫助下,電三人與三個核心體也在利用從掠命艦靈那里得來的一點點膜定位技術,仿佛靜止不動,在隔絕空間黑氣與外界聯系的中心,時間變得極為迅速,或者說,隔絕空間的時間相對外面的宇宙,變得極為緩慢了。
  
  “現在還不清楚,或許一百萬年,或許一千萬年!”電盡量延遲了信號發送的間隔,在主懸椎體中甚至每隔幾十年才發出一個字。
  
  但傳送到楚云升這里,卻連一微秒都不到,極為短暫,如果他沒有優先提升這具身體的生物信息接收系統,根本連聽都聽不到。
  
  “我會為你們爭取足夠的時間,我再說一次,不要試圖挑戰宏領域科技的門檻,我們得到的這點信息量,就是給我們一億年都無法成功,那已經不是時間的問題,沒有新的信息獲得,將永遠是原地踏步。”楚云升全速地加快語速,但在主懸椎中依舊的遲緩:“能否在這顆微粒信息中找到生命誕靈的機會,才是我們現實的目標,也是我們能否活下去的重中之重!”
  
  “我明白!”電的回應在時空效應下,始終極為迅速而短暫:“我會盡我們最大的努力,找到你可行的誕靈之法!”
  
  “我的修煉之法,以及本體與零維的現況,是死路一條,你們不用在這上面再浪費時間,我們要劍走偏鋒!”楚云升最后道:“記住,我有一個假靈,實現成功的難度要低很多,你們的一切努力都要朝著這個方向,只有這個方向,才有活路!”
  
  ……
  
  楚云升與電等人正在以時間換取生路的時候,另外一邊,戥與五序所率領的艦隊,經過漫長的航行,在終于達到三角星系的時候,卻遇到一場死亡逼近的危機。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