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331 光明與黑暗之間

^
  
  “星艦!我們的星艦!”
  
  楚云升從扭曲的分界線上正快速返回向電與岐沉所在的位置,遠遠便聽到雷遙指著他身后崩塌的天空與大地高聲喊道。
  
  一邊一界的世界此時正在大規模地崩潰運動著,邊界線的消失造成空間的劇烈震蕩,如果電的理論是對的,那么它就可能在復原,如果不對,則似是失去多維展開的支撐。
  
  錯落的空間運動,視覺上已經完全無法獲得真正的物理變化,能看到的,都是極為矛盾的現象,天空在墜落,大地也在墜落,仿佛都向一個方向下墜,要“跌入”同一個無底黑洞一般永恒地墜落。
  
  方向、四周、腐朽的建筑、甚至是時間都抽象地扭曲起來,從天空歸來的楚云升,一會仿佛被拉長,一會又似乎被縮短,也朝著空間跌落崩塌的方向下滑。
  
  烏怒人的星艦出現在他身后不遠的地方,不是一艘,而是三艘,包括他們一直在尋找卻沒有找到的第一等級探險船,從三個方向相對下跌,艦尖遙遙相對,在扭曲的空間中,似如三極的精美幾何立體旋圖。
  
  跟在三艘烏怒星艦后面,叢林般的腐朽建筑物,一節節地涌動突起,蜂擁如潮水,順著扭曲的空間滑落墜向深淵。
  
  雷只喊出了這么一句,楚云升也只堪堪趕到大部隊的跟前,一邊一界的世界崩塌速度便越來越快,分不清扭曲的是時間,還是光線,又或者是色彩,仿佛整個世界都被席卷入了進去,五光十色地將楚云升連同大部隊一起,在拉長與縮短的快速變化中吸入下去。
  
  歧沉身邊的圓臉小戰士,沒有那么多、那么高層次的感官,他只感覺到自己仿佛陷入了瘋狂卷動的洗衣機中,周圍旋轉著各種顏料,他勉強知道那是光波拉長與縮短時產生的效應,但他已經看不到自己在哪里,自己的身體又在哪里?
  
  身邊的人都仿佛成了又扁又薄的影子,就像是洗衣機中滾動的衣服,一會變長,一會變短,有時還糾纏在一起。
  
  他也不知道墜落的盡頭是哪里?還要下滑到什么地方?他以為自己是要死了,雖然他還有許多愿望都沒有視線,尤其,他很想去仙女星系去看看那里的宇宙星空,但還是要死了。
  
  ……
  
  極度的黑暗在崩塌墜落的極度扭曲中突然出現,但只是一瞬,緊接著,圓臉小戰士便感覺自己被一股力量從什么地方拋了出來,朝著重力拉扯的方向快速地墜去。
  
  在他的周圍,一個黑點接著一個黑點被拋射出來,四散射向“天空”,墜落向“大地”。
  
  他來不及慶幸自己還活著,急忙打開自己的宇航戰衣系統,對抗著在重力加速度下越來越快的下墜速度,延緩撞擊地面的時間。
  
  這時候,他看到了自己的一個戰友,卻沒有看到歧團長與楚云升。
  
  兩人在急墜中配合著穩定了速度,才有了時間匆忙觀察四周,不知道什么時候,周圍的腐朽世界已經大變模樣,新大地如一個無比巨大的球面彎曲在他們墜落的腳下,新天空卻成了球面的中心,他們仿若出現在一個內空的星球之中,成為星球內的生物。
  
  雖然奇特,但好在物理規則穩定了許多,時間生命的流逝似乎也消失了。
  
  圓臉小戰士與他的戰友兩人一起,協助著越來越多的其他戰士與黃星人,紛紛墜落向地面。
  
  但他們仍然沒有看到烏怒人與楚云升。
  
  ……
  
  許久后,他們終于安全地落到了地面上,這個過程中,雖然死了不少人,還有一些陌生的生物都死落在旁邊,但他們終究幸運地活了下來。
  
  站在地面上,如果不抬頭,和正常的星球外表面沒有什么不同,只有在眺目遠望的時候,才會在此刻光射變化中,發現地平線席卷而去,朝著天空彎曲而去。
  
  圓臉小戰士與眾人商議了一下,按照銀色軍團作戰手冊,他們在自保的前提下,首先要找到更高的指揮官,尤其是團長。
  
  但他們搜索了很遠一段路程,都沒有發現歧沉的蹤跡,遇到的其他失散的戰友以及黃星人,都不知道烏怒人以及楚云升在哪里。
  
  周圍陸續出現許多奇怪的生物,圓臉小戰士不敢再找下去,和一群戰友以及烏怒星艦中的其他種族,躲在一個腐朽的建筑物之下商議著。
  
  但商議來商議去,也沒有一個明確的結果。
  
  許久后,圓臉小戰士突發奇想道:“我們現在像是在巨球中,如果從腳底下開始挖洞,是不是能挖穿球面表層,然后到達外面,回到宇宙星空中?”
  
  他覺得這是唯一他能想到的脫困之法在找不到團長以及楚云升的前提下。
  
  其他戰士雖然覺得不大可能能夠挖穿這里的大地,但也說不出來到底能不能挖穿,畢竟他們此刻的確就像在一個星球的內部。
  
  這時候,一個年輕的黃星人站起來說道:“我覺得不行,雖然我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我們現在所存在的空間幾何世界,但我感覺,是挖不穿的,或者說,沒有“外面”,我們現在就在它的“外面”。”
  
  圓臉小戰士認得這個年輕黃星人,是意意斯助理以前看重的一個黃星人科學家,因此雖然聽不懂,但還是謙虛道:“你的意思是我們腳下還是一個星球?”
  
  年輕黃星人搖頭道:“這里沒有星球,我們看到的大地是內曲的球面,但它可能同時又是外曲的,它和宇宙一樣,沒有所謂的“外面”,它是一個封閉的復雜幾何體,從這里挖下去,最終還會回到這里,或者對面。”
  
  圓臉小戰士還是聽不大明白,但他敏銳地抓住了一點:“那我們被封閉在這里面永遠出不去了?”
  
  年輕黃星人點頭道:“從我們腳下挖一個洞通出去的想法肯定是不可能的,想要從這里面出去,對于我們的能力與知識來說,如同要找到宇宙的“外面”一樣不現實,我們的確從空間上被封鎖在這里面了,就像我們永遠無法離開宇宙一樣。”
  
  圓臉小戰士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說什么,雖然他并不能完全認同這個黃星年輕人的說法,當然一大半是他完全聽不懂的原因,但他覺得只要活著,就總能找到離開的辦法,至少,如果是完全封閉的,團長、烏怒人、以及楚先生,應該還在這里面,有這些人,就不需要他一個小小的戰士來操心。
  
  他也還是有些樂觀主義的,想起了崩塌前一刻自己看到的一幕道:“你們看到了沒有?我感覺當時天空上,有一雙和楚先生以前戰甲模樣相似的眼睛朝著這里看了一眼,就一眼,這里的空間就完蛋了,還把我們封在這里,你們說那東西得有多厲害?”
  
  年輕的黃星人立即認同道:“它的能力與世界,對于我們來說,就像是神話中的神一樣。”
  
  圓臉小戰士聽到一個科學家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砸了砸嘴,卻又神神秘秘地說道:“我聽說楚先生有一個火蟲極其強大,戰甲的樣子聽說和它就一樣,在冷星之戰的時候,許多人都看到了,那雙眼睛會不會是楚先生的……”
  
  不知道為什么,或許是攝于冥那一眼后的天地威力,或許是黃星年輕人的神之評語,他說到這里,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天空,竟沒敢再說下去。
  
  周圍的其他戰士也沒有人接口,仿佛都恐懼著什么,就連年輕的黃星人也沒有再說下去。
  
  楚先生雖然強大,而且是有目共睹的,但還遠沒有突破大家的理解極限,而那雙猶如神祗一般掃過那一雙眼睛,如果是楚先生的……,那實在無法理解。
  
  就像他們當中最粗魯最無知的嗷卡人,卻有著一個烏怒人……
  
  而這一點,黃星人的體會最為深刻,他們當中除了少數人,絕大部分都是遠比它們落后的卡旦人的“財產”。
  
  正在大家沉默的時候,從外面突然沖進來一個放哨的戰士,渾身是血,已經說不出話來,身后跟著一個裂開腦袋的生物,吞食了他的小半截的身體。
  
  圓臉小戰士霍地一聲,猛地站了起來,四周人群也嘩地向后驚恐急退。
  
  裂頭生物他們穿過分界線后就見過,是地面上行進的軍隊變形之一,但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會進攻他們。
  
  按照戰力估算,哪怕只有一只,他們這些人,也無法抵抗。
  
  但在這時候,從另外一邊,又閃出一道紅色光影,將裂頭生物籠罩在紅芒之中。
  
  激烈的廝殺聲,在他們的面前不斷地響起,光芒與血腥四射。
  
  片刻之后,那道紅色光影如同犀利抽起的利劍,從廝殺的亂團中射起,地面上留下一灘顏色難辨的液體,無視圓臉小戰士等人,凌空遠離而去。
  
  昏暗中,依舊腐朽的大地上,數之不清的紅芒拔地而起,和分界線那邊曾出現過的蟲巢大軍幾乎一模一樣,潮水般涌向天穹。
  
  圓臉小戰士,仰起頭,順著它們飛離的方向努力地望去,在紅光絢麗射天的穹頂,依稀見到楚云升的身影猶如黃星人所說的神祗一般,出現在光明與黑暗之間!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