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30)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30)     

黑暗血時代1330 它很可憐

^
  
  腐朽的世界,遙遠的深處,兩大禁尊的影子在黑暗中冰冷沉浮,第三個沒有影子的聲音至今似仍在虛弱中,從更加遙遠的深處飛來道:“你們被它騙了,它首先是不想死,才會說這么多。”
  
  三禁之二馬上道:“但是它以前的確不顧……”
  
  深處而來的聲音道:“它以前的確揮霍自己的生命,毫不珍惜,但現在,從它的話中,我聽到它已不想死的欲望。”
  
  三禁之二道:“但我們承擔不了這樣的風險。”
  
  深處而來的聲音虛弱中淡淡道:“這便是它的高明之處,沒有什么賭得起賭不起的事情,它自己恐怕也知道,它一旦死了,冥會怎么做對它都沒有任何意義,因為那時候它已經死了,這絕不是它想見到的結果,所以,它不過是在恐嚇我們,它根本沒有任何籌碼,而我們唯一所要承受的,不過是在它死亡后,冥選擇自我毀滅的可能。”
  
  在它的一番分析下,賭不起的一方,陡然便變成了楚云升,而不是它們。
  
  三禁之二沉默片刻道:“那么,冥選擇自我毀滅的可能性有多大?”
  
  遙遠深處的微弱聲音道:“不知道,它不是一種概率,而是在沒有發生前無法確定的事件,一旦發生,才會確定下來。”
  
  三禁之二道:“你的意思是繼續殺了它?”
  
  遙遠深處的聲音十分虛弱地道:“是的,不用再談了,它想要活,就一定會提出送它們離開這里的條件,但我已經嘗試過,環島空間那邊已經封閉,不可能再出去任何東西,源奴不過是在騙它,而且它恐怕已經知道了,所以才會利用源奴提供的信息,找更熟悉這里的我們談條件。”
  
  三禁之二思索片刻道:“我明白了。”
  
  于此同時,在另外一邊,楚云升與三禁之一曾對峙的空中,三禁之一正在考慮著楚云升剛剛提出的一系列細節條件,而楚云升楚云升也剛剛返回回去,出現在集合式生命的上空。
  
  “我已經拖延了足夠的時間。”楚云升居高道:“我希望得到我想要的所有關于地球的東西。”
  
  思維者此時已經十分的吃驚:“你是怎么說服它們的?我們能感覺到它們的三禁之一出現在那一邊。”
  
  楚云升始終沒有再下降下去,懸浮在分界線的邊緣道:“這個不需要你知道,你們要做的就是盡快潛伏過去足夠多數量的生命體,以及將我要知道的事情盡快告訴我。”
  
  思維者奇怪道:“你還在擔心它們會殺你?我們的潛行者傳回消息,你們已經在談條件了。”
  
  楚云升道:“既然是在談條件,條件也有談不好的時候,它們想要真正殺死我,必須完全地沖過來,而你們能守住這邊這界多久,我就能活多久,所以在你們與它們的戰爭上,我們的利益暫時是一致的,其他,你們不需要關心。”
  
  思維者便不再問下去,道:“好,我們從地球上得到的東西,馬上就會傳輸給你。”
  
  楚云升一邊以身體接受思維者傳來的有關反空間的信息,一邊將另外一半的身體再次穿越過分界線,便聽到三禁之一說道:“楚,你的條件太多,如果不是為了冥”
  
  它的話被楚云升冷聲打斷:“不要將你們自己說得多么委屈,或者多么高尚,為了冥什么的,它不過是你們利用來進入禁地的一個工具,它已經很可憐了,就不要在我的面前,再說得你們真得很關心它一樣。”
  
  三禁之一似乎并不能接受楚云升的說法,沉聲道:“你不懂,它是我們的希望。“
  
  楚云升道:“希望就不是工具了嗎?”
  
  三禁之一便說道:“好吧,我們先不談冥的問題,你的條件的確太多,我們不可能現在全部完成,類似誕靈之法,我們也不可能直接給你。”
  
  它正在說著,突然語氣一變道:“楚,很遺憾,你還是要死。”
  
  楚云升臉色微變,意識到了什么,迅速向分界線后飛去,道:“思維者,它們動手了。”
  
  他緊急地撤退了回來,分界線那邊的蟲子便如潮水般地開始進攻永恒通道。
  
  有著三禁之一的意識干涉,蟲群的戰斗力成倍激增,但集合式生命靠著已經被楚云升“偷渡”過去的大量潛行者,直攻此地蟲群的老巢,雙方一開打便進入白熾化的戰爭狀態。
  
  在腐朽世界的遙遠深處,三禁模糊影子,正在再進行一次大規模高層級的能量遞歸,甚至準備抽身此地戰場,親自過去一趟,便有一個幽暗的影子掠過它們的上空。
  
  影子沒有說話,只是冰冷地透過三禁之一的意識連跳通道,迅速看了環島空間一眼,便直接切斷了通道,然后以強大的力量,將那里的空間從腐朽世界中關閉獨立出去。
  
  兩位禁尊面面相覷,而還在深處的虛弱聲音嘆息一聲,不知道是驚訝于它越來越強大到讓人害怕的力量,還是被它發現了這里的事情。
  
  處在一邊一界分界線上的楚云升,下一刻,便看到對面的天空上,出現了幽暗的巨大眼睛,冰漠而又深邃,凝視著他,一言不發,直到消失。
  
  在它消失后,“天空”開始坍塌墜毀,“大地”開始上升搖晃,仿佛天崩地裂,而分界線漸漸消失。
  
  火蟲與三禁的聯系被切斷,群蟲無首,而集合式生命也急忙在躲避天空的崩塌與大地的上升所形成的巨大威力。
  
  思維者喃喃道:“它是……”
  
  而遙遠深處的三位禁尊,包括沒有顯出影子,只有虛弱聲音的第三位禁尊,都不知道它到底想干什么了
  
  它看到了楚云升,卻只是迅速的一眼;它把整個環島空間隔絕了出去,卻沒有殺任何一個人;它將那里的火蟲留在了那里,卻沒有給任何的命令;如果它認出了楚云升,面對源奴的主人即將到來的形勢,卻沒有給楚云升任何誕靈之法,而不到靈,則必死無疑。
  
  它沒有毀掉環島空間的科技遺跡,卻毀掉了那里的分界線;它沒有殺掉楚云升等人,卻同樣也沒有殺掉源奴……
  
  做完這一切,它便立即飛赴前方的殘酷戰場,仿佛這里不過順手幫助三禁隨便處理了一下。
  
  望著隔絕出去的環島空間,兩大禁尊的模糊影子也漸漸消失,至少,它們現在知道,里面的任何生命,包括楚云升,如果不能誕生靈蘊,必定死在封閉的環島空間里,不是被殺死,就是終身不得離開半步。
  
  *****
  
  說一下,這幾天一直在外面以致更新不穩定,下周一回去恢復正常更新。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