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8)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8)     

黑暗血時代1326 它們就要來了

^
  
  暗域中,戥帶領著艦隊,還在前往三角星系的漫長航行之中。
  
  楚云升已經離開很久了,一直都沒有新的消息傳回來,小蟲子最后發來的信息,竟然噪音信號來源處的生命是銀河霸主!
  
  小蟲子說它和那么笨會盡量拖著銀河霸主,讓它們盡快趕到三角星系完成補給,而到現在為止,的確沒有發現銀河霸主追上來的跡象,但小蟲子也似乎遠離它們而去,消失在茫茫的黑暗宇宙之中。
  
  艦隊中還算平靜,小蟲子發來的信息沒有被擴散出去,以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自從小長羽的靈主事件后,全艦隊上下各個種族對銀河霸主又重新“審視”,各種說法都有,有人說它是裝的,有人說它是有更大陰謀,也有人說它可能當時出了什么問題……總之,沒有人再覺得它那么“弱”。
  
  但有一點是沒有變的,全艦的人都它都沒有什么好感,它不屬于神戰的任何一邊,最多是個野靈,還對它們窺視著,顯然是個不受歡迎的靈。
  
  在一些較為低等的種族現階段的幼年教育體系中,銀河霸主便與時俱進地被加入進去,刻畫為大反派與充滿邪惡的敵人。
  
  而在一些較為高等的種族中,它又以另外一種方式出現,分析與模擬它作為敵人出現時,自己的種族與戰艦所應采取的應對措施。
  
  作為低等種族劃分序列中的德斯,終于靠著冷星戰隊隊員的推薦信,成為了海國大殿主實驗團隊小分隊下面的一個異族志愿者,已經接受了上千次“慘無人道”的試驗觀察,身體上不是被插滿了管子,就是被貼滿了各種分析傳感器,有一次,他因為儀器出錯,差點死在了試驗臺。
  
  雖然死亡賠償金極為豐厚,但他卻更在乎最近一段時間內,自己修煉境界的突飛猛進,在小分隊以試驗為目的的幫助下,他已經甩開了他的同胞們境界很遠很遠。
  
  然而,這仍然不是真正在乎的內容,他真正在乎的東西,今天終于成為了現實,因為他的突出表現,經過層層上報,終于引起了海國大殿主的注意,今天,這位艦隊里的傳奇源門尊者,就會在實驗室里“親切”地接見他。
  
  這是他的機會,是他進入星空中真正的機會!
  
  他沒有科里明那樣的皇族血統,可以得到卓爾人的優待,也沒有妮卡兒那般在他心目中的“陰險”,可以利用科里明綁架利益,他的一切,都要靠他在現有的資源下,一步一步地堅實地爭取到。
  
  無論是馬明成,還是冷星戰隊,都是他的資源,他精心地維護著這些資源,拋棄著無用的資源,艱難而堅定地爬行在星空中無比漫長的階梯之上。
  
  穿上稀奇古怪的試驗衣,將各種貼片與傳奇器理順,德斯便在平臺上,靜靜地等著這位傳奇大人物的到來。
  
  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遲到的海國大殿主終于出現在艙門外,科研小分隊的成員都紛紛迎接了出去,但他還沒有迎接的資格,只能孤零零地坐在平臺的試驗臺上,像是動物一樣被遺棄在這里。
  
  可他卻一點這樣的感覺都沒有,他覺得自己現在的階梯位置,就應該是這樣待遇,如果等他到了海國大殿主的階梯位置,自然就會得到相應的待遇。
  
  “你就是阿里推薦來的類荑人德斯?”海國大殿主如今日理萬機,那里有時間詳細查看小分隊關于德斯來歷的報告,看到是冷星戰隊推薦來的,便以為是阿里介紹來的。
  
  當然,它也只認得冷星戰隊中的有限幾個人。
  
  “是的,大人。”德斯并沒有試圖用誠實的解釋,說明自己并非隊長阿里推薦,而是隊員推薦,以此來獲得海國大殿主的欣賞。
  
  像這樣的大人物根本不會關心這種是誰推薦的小事,解釋反而是嗦,浪費大人物的寶貴時間,那才是不懂事的表現。
  
  海國大殿主搖頭道:“不要叫我大人,這個稱呼我已經聽了上千年,你現在是我們中的一員,就叫我隊長吧。”
  
  德斯也沒有顫顫抖抖地表示不敢,而是立即順應道:“是的,隊長。”
  
  這個隊長,自然是海國大殿主的科研團隊隊長。
  
  海國大殿主倒是很滿意這個類荑族人的表現,不用它多費力去強迫,有些人,比如拔異,它如今升級為源門,也毫無辦法,只能任由拔異每次“大殿主”“大殿主”的亂叫,一咬牙拉下臉來相求也沒有。
  
  又因為八十二小分隊的優異報告,讓它對這個類荑族人頓時有了一些好感,便說道:“你們類荑人,是楚先生看重的種族,對你的試驗工作,我會和總隊的人商議后,給你做出新的調整,具體由我來負責。”
  
  關于“楚先生”這個名字,德斯已經聽到過很多次了,早已經弄清楚這是一個連卓爾人都要聽命的“地球人”,是這支艦隊的星際階梯的頂端與終點,高高在上。
  
  曾有個類荑人權貴,遇到過一個自稱認識“我們楚先生”的地球人,后來聽說這個地球人不過是個破落戶,但當時這位權貴連頭都不敢抬。
  
  當然,如今的他還沒有奢望能夠接觸到這位終極人物,那不是他現在該想的事情。
  
  “不過,我還要親自看一下你的試驗表現與反應,才會做最后的決定。”海國大殿主又補充了一句道。
  
  它是這么想的,如果這個類荑人在各項試驗上主動配合,其他各項指標也符合要求,它或許可以嘗試著研究一下它們的來歷問題,現在就可以著手的便是類荑人和荑族人的相同與區別之處,它們之間到底有沒有關系之類的事情。
  
  這是楚云升關心的事情,作為四大樞機的一員,它自然知道一些,楚云升如今放開對它的“管制”,而且它也成功地成為了一個源門,但它心中總還是不踏實,擔心哪一天,楚云升就突然將它從現在的位置上“擼了”,然后再丟入到睥邁的修煉艙中,月復一月,年復一年的毫無止境的可怕修煉。
  
  弄清楚類荑族來歷,是它能夠讓楚云升滿意的事情,雖然最好的研究對象是類荑人皇室,但它即便最近聯合了艦隊中較多的先進種族,實力上也完全不能和卓爾人相提并論,類荑人皇室一直都是卓爾人在處理,外人插不了手。
  
  于是,既十分配合試驗,又有一定能力的德斯,便成了它的首選。
  
  聽到這話,德斯完全沒想到自己這么快就成功地搭上了海國大殿主的線,有些出乎意料,但還算鎮定,配合著八十二小分隊,做了一次今天的科目試驗,完成的過程雖然并不完美,但貴在真實,總體下來,海國大殿主還算滿意。
  
  在它走后,德斯疲倦地脫下試驗衣,目光中卻充滿了期待。
  
  ……
  
  隨著艦隊的深航,戥與五序徹底地失去了小蟲子的消息,雖然它們知道,將來會按照約定在三角星系匯合,但是此時的失聯,卻更讓人擔心,不知道它是拖住了銀河霸主,還是已經死亡了。
  
  艦隊中資源的消耗越來越多,大量的弱小艦隊開始被拆除,許多消耗資源大的非必要試驗也被禁止,全艦首要的任務就是爭取一切資源,支撐到三角星系。
  
  但是在距離三角星系不到一百萬光年的距離上,戥與五序陸續收到來自三角星系許多雜亂的信號,這些信號來自一百萬年前,經過分析后,竟然是死亡求救信號。
  
  向誰求救還不知道,但這些來自不同生命的求救信號,都不約而同地描述了一個恐怖的“幽靈”,它正在屠殺所有生命。
  
  不久后,戥與五序又收到來自仙女星系的信號,它們那邊,正在爆發著戰爭,而這個戰爭,現在如果還沒有結束的話,已經持續了百萬年的時間。
  
  最后,根據所有信號綜合在一切分析,戥認為在首先在三角星系出現“幽靈”,幽靈在屠殺該星系少量的生命種族后,向更加龐大的仙女星系發起進攻,在某個行星系邊緣,它們第一次遭遇,然后開始了百萬年的星際血戰。
  
  現在還不知道誰輸誰贏了,雖然沒有仙女星系的霸者仙女族人的求救信號,但不代表它們就還活著。
  
  而最為奇怪的,戥與五序反復分析后,發現這個“幽靈”竟然不屬于神戰的任何一方!
  
  再后續的航行中,繼續接受到的信號中再分析,五序首先發現,這個幽靈登陸三角信息的方向,似乎與銀河系有關。
  
  “我建議繼續航行。”戥向五序發出通訊道:“它們現在如果分出了勝負,我們掉頭也來不及了,更沒有地方再補充,如果沒有決出勝負,三角星系則應該已經是無人區,它們都不會顧得上我們,我們有一定的機會在補給完成后從容離去。”
  
  五序這些天一直在考慮要不要減速,反復權衡后道:“95827尚未回來,現在我們后有偽霸,前后幽靈戰爭,進退兩難,但留在這里肯定是死路一條,就按照你說的吧,繼續前進!”
  
  做出這個決定并不容易,尤其是在無法聯系上楚云升與小蟲子的情況下,只靠卓爾人的殘存立方體與戥的指揮能力,是無法與從這些信號中分析出來的強大敵人正面直接抗衡的。
  
  為今之計,只有冒險前往三角星系,如果能夠成功,補充完畢,或許還有一戰或者逃離的可能。
  
  ……
  
  暗域深空的另外一邊,小蟲子正在從粒子流中恢復出來。
  
  那么笨還在與維度那頭按照小蟲子給它的對話大綱念著稿子,有點犯瞌睡的樣子,時不時想要卷縮起圓嘟嘟的身體繼續“睡一覺”。
  
  它雖然是念稿子,但維度那頭的霸主卻不知道實情,每句話都仿佛很認真地對待與回復。
  
  剛剛恢復為星墳的小蟲子突然沒有再提高稿子,線體樞機根據補漏機制,勉強將自己弄好的稿子交給那么笨去念,這時候,小蟲子傳來聲音:“不好了,三角星系出了。”
  
  它的話音尚未落下,維度那頭的霸主最新的信息也傳了過來,顯然它的位置此時更加靠近三角星系:“一維,小蟲子,你們要馬上跟我走!”
  
  它的話,那么笨原封不動地念了出來,小蟲子立即道:“問它知道什么?”
  
  事實上,不用小蟲子問,維度那邊的霸主便自己跟著解釋道:“銀河系里的事情比95827想得復雜得多了,它們要來了,現在就是它們來的前兆,我們不可能打得過它們,要逃走,逃得越遠越好。”
  
  那么笨渾然沒有緊張危險的樣子,按照小蟲子的指示,有氣無力地進行著它已經失去興奮點的工作,郁悶地念著稿子道:“它們是誰呢?”
  
  維度那頭回復道:“它們是誰和你們說了也沒用,你們也不知道,95827知道!”
  
  那么笨繼續平鋪直敘地念道:“你不說怎么知道我們不知道呢,快說快說。”
  
  后面的“快說快說”是它自己加上去的,稿子上是沒有的。
  
  維度那頭顯然那有些郁悶道:“我們說了你們也不會相信,我都不敢相信,從頭說起也沒有時間,總之你們趕快跟我逃走,它們兇殘之極,滅殺一切它們遇到的生命。”
  
  那么笨又念道:“你不說,我是不會走的。”
  
  維度那頭道:“不走算了,我走了!”
  
  但沉默了許久后,它又從另外一個方向上發來信號:“你們真的不走?”
  
  ……
  
  腐朽的大地上,美麗的生命體在楚云升面前,繼續說道:“我們會負責你后面的生物生命安全,我們觀察到火蟲在試圖追擊你,但它們到不了這里,思維者需要了解你的情況。
  
  大黑暗就要來臨,它們就要來了,火蟲要毀掉這個地方,我們必須要組織它們,否則我們將無任何避難之處。
  
  現在我們正在全力進攻它們守衛的地方,但我們需要幫助,需要能夠越界的生命。
  
  你的能力我們已經看到,思維者愿意與你做出交換,無論是你們想從這里帶走什么,還是我們幫助你們離開,都可以。
  
  不用嘗試,這里是死亡之地,任何活著的生命,沒有我們的幫助,只能進來,沒有任何辦法離開這里。
  
  就是通過意識渡道也沒有,這里空間禁錮的意識,沒有我們的幫助,無法穿過壁壘,不相信你現在就可以嘗試。”
  
  她似乎看出了楚云升的身體和楚云升的意識不是同一種生命,降臨的可能性很大,但楚云升卻沒有嘗試自殺離開。
  
  在與紫藍光影交戰的時候,他的身體曾到極限,便隱隱地感覺到進來的時候沒有的壁壘,現在卻的確隱約出現,而且堅固很多。
  
  他現在自殺了,如果不能離開回到艦隊,又要從一個普通黃星人身體改造修煉起,那么勢必是在當前的形式下是不利的。
  
  楚云升看著她道:“關于大黑暗,我知道一些,我也可以跟你去見你們的思維者,但在這之前,你需要告訴我幾件事情,并且幫助我身后的生命離開這里。”
  
  ******
  
  第二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