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323 一人一道光

^
  
  楚云升的話音剛落,黑暗中便真的出現了一道影子,筆直地朝著電的頭頂砸來。
  
  “什么東西!?”
  
  電急忙向后退開,雖然是烏怒人,但在這里,它也很緊張.
  
  一路上,楚云升帶著大家特別小心繞過的幾個地方,里面藏著的東西不管是不是生命,都能威脅到它現在脆弱的生命。
  
  那影子下來的速度極快,轉眼便到,如炮彈般地猛地砸入腐朽的地面,將周圍的浮光陣紋掀起一道道浪潮般的激烈波紋。
  
  后面的大部隊嚇了一跳,冷不丁地從懸崖對面的黑暗中就砸落過來一個東西,還差點砸中了烏怒人,一時無人敢動,都看著前面的楚云升。
  
  “我過去看看。”在后面的意意斯壓住心中的驚悸,上前說道。
  
  自楚云升回來后,它就一直被邊緣化,當然作為外交官,楚云升都自己來了,也就沒它什么事情了。
  
  楚云升一擺手,一道浮光便將它送回了隊伍之中,然后對電道:“你去看看岐沉的探險戰士搜索情況,我們馬上要離開這里。”
  
  意意斯微微有些沮喪,它又什么忙都不上了,但不知道為什么,不像以前的起伏中榮辱皆不驚,這一次卻有些微微失落。
  
  電馬上離開,雷也一路跟著“小跑”,它比電對黃星人的身體更沒有信心,仿佛一刻都不肯停下來,唯有第三個烏怒人還站在楚云升的身后,大概是想要看看對面砸過來的到底是什么東西。
  
  但楚云升再一揮手,冰與火符線流光組成的梭狀空間,便將它以及其他人全部向后高速地送走,一個不留。
  
  剩下落在懸崖邊上的“東西”,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一動不動,不知道是死物,還是生物。
  
  楚云升也沒有靠近,手指凌空掠起,戰技元氣手便仿佛將它從地面上拉起,推入懸崖之下。
  
  這時候無規律橫跨天穹的“閃電”,再次出現,仿佛將濃濃的黑暗要一舉劈開為兩半,無邊無際地從眾人頭頂上空蔓延過去。
  
  腐朽的世界,再一次宏大地展現在楚云升以及眾人的面前,巍峨的殘破通天天階,遙遠的巨大斷門,以及層層疊疊看不到盡頭的悠遠古老建筑……
  
  被楚云升正推下懸崖的“東西”,這時候卻突然動了起來,像是從哪里借來了能量,模模糊糊的影子迅速地發出紫藍色的極光,并在高能的領域劇烈的頻震,如果意意斯還在這里,不要說耳膜了,就是血肉身體都會被刺穿成無數碎片。
  
  楚云升的身側出現一道熾白如劍的狹長光體,猶如蓄勢待發般地扭動著蘊含著極高能級的身線,從楚云升比肩的高度,緩緩地凝勢下沉,光體的尖鋒則跟隨著正在墜崖的紫藍極光晃動,而微微靈敏地尋動著。
  
  對面越來越清晰起來的影子,洶涌地吸取著周圍的混亂能量,急速地攀升著龐大的能量場,像是高強的氣壓一般,壓得懸崖邊緣的能量如遭到狂風暴雨逼迫般地凌亂起來,已經離開很遠了的電等人,都能感覺到它升騰起來的氣勢。
  
  而在它的對面,楚云升用著雖然在突破樞機之后發生質變,卻依舊不如卓爾人打造的黃星人身體,不斷地借助手勢,匯集與排列著來自身體內部與外界的混合元氣,與它遙向對峙,仿若立在風暴誕生之眼,戰衣紛亂獵獵,周圍一道道浮光紋線更被“吹”得高高向后凌空飄拉起。
  
  剎那的時間,閃電便一閃而過,四周迅速恢復黑暗。
  
  如果此時有人還留在這里,就會發現,在恢復的極度黑暗中,才能看清楚的一道道隱約的狹長光體,外形與楚云升身側的一樣,但震顫的方式所代表的內部結構,卻各不相同,像是在閃電閃過的那極端時間,有數不清的“楚云升”,各自在周圍的四面八方組合出不同的“它們”。
  
  但楚云升只有一個,耀眼的光體也只有一個,一人一道光,像是從來沒有移動過。
  
  懸崖邊緣的混亂能量,被楚云升與紫藍光影急速地抽汲著,看似是比拼著攀升與吸取的速度,實際上卻是壓制對方攀升與能夠吸取的數量。
  
  混亂能量矢向錯雜,運動無序,使用它們的難度與危險,遠遠高于星空中均勻分布的有序暗能,即便是卓爾人打造的生命體,也需要配合上極高的計算能力與反應速度,否則一個整理分析不當,便將導致凝聚壘起的能體全部崩潰,造成更大的混亂。
  
  而處在混亂的中心與爆發點,生命必然蕩然無存。
  
  楚云升修煉改造的黃星人身體,此刻便如怒海中的一葉小舟,隨時都有被打翻覆滅的危險可能。
  
  但他是不怕死的,這便是他的優勢,他可以從零維中逃脫,換一個身體再戰。
  
  不過,一旦換了身體,戰力短時間內必然銳減。
  
  沒有實質性的交手,卻已經在驚險地交手了,敗落的一方,將可能是連續的失敗,直到死亡。
  
  片刻之后,周圍的混亂能量已經被抽空,楚云升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如果是地球人的身體,被他改造過后,在如今這樣特別的環境中,或許還能支撐一段時間,甚至還可以再引來地球人不怕的更大混亂能量,但黃星人不行,它們生命體的質變在內部對五能的融合,而不是對混亂能量的無視。
  
  紫藍光影卻似乎仍游刃有余,這時候,竟還能向更高的能級繼續沖擊,并且再次擴大抽汲混亂能量的范圍。
  
  楚云升目光微沉了一下,另外一只手迅速翻平,寬大的黃星人手掌上頓時騰現出一個如等離子體形成的球形光圈,弧圈中光芒如電流劈開黑暗真空般迷幻美麗。
  
  光圈雖然沒有達到他想要的程度,但楚云升沒有再等下去,反手轉開,等離子般的迷幻光圈以他的手心為原地不動,向后方迅速膨脹擴大,然后又像是將一個皮球從內向外翻開,球內面變成球外面,球外面則翻轉為球內面,但球面卻沒有破開!
  
  這個迅捷的神奇過程在黃星人的視覺上是看不全的,因為它在三維空間內是不可能完成的,除非把球面破開。
  
  因此在視線上短暫的邏輯出錯后,以楚云升手心為原點的弧光球面已經翻轉過來,立即將懸崖上空,本在外面的紫藍光影包含在圈內,而楚云升卻神奇地仍在圈外,仿佛他剛才繞著手心原點也運動一圈,脫離了出去。
  
  這便是古書之法,第二劍式!
  
  楚云升仍舊不能夠將它真正的樣子運用出來,他的境界即便是本體加生命戰甲,或者以卓爾人的能量熟悉,也遠遠達不到靈上的領域。
  
  但與原來的形態,已經大所不同,效果自然也更加的完整。
  
  被第二劍式弧光之圈包含的紫藍光影,頓時便抽汲不到任何能量,它的空間,已經被第二劍式完全地封鎖,而楚云升如果足夠強大,甚至可以將它限制鎖到更低的維度空間,那么它將瞬間死亡。
  
  可惜楚云升現在并不那么強大,并且還是黃星人的身體,紫藍光影雖然被暫時封鎖,但它已經吸取的能量卻是已經存在的。
  
  依靠它已經攀升起來的能級,再依靠抽汲積累的能量,紫藍光影馬上果斷地停止內聚,方向澎湃地釋放極高的能級威力,不用片刻的功夫,它便能沖亂第二劍式的機制,破開封鎖。
  
  但此時楚云升已經高高地騰空而起,出擊了!
  
  黃星人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他必須靠身體的位置移動,來穩固掌控住另外手中的能體,并尋找到最佳的切入點。
  
  紫藍光影似乎也敏銳地感覺到楚云升要一決勝負了,這時候,首先挑起一決勝負的一方,是弱勢的一方,絕不是強勢者,它大概也看出來楚云升的身體到了極限,如果此時不決勝負,再過一會,勝負就已經決定了。
  
  第二劍式的弧光圈中,高高地揚起一道紫色如火焰的“長鞭”,猛烈地抽向弧圈,抽向騰起的楚云升,它一出現,便帶著一絲慘烈的味道,仿佛將生命都犧牲掉,也毫不惋惜。
  
  但這個時候,楚云升的影子卻突然消失了,原地只泯滅了一道符文的光芒,在另外一邊的黑暗中,以許多身法包括來自影人的身法而隱匿行走于之前的混亂能量的“真身”,突地顯露出來,巔峰極速的俯沖中,周圍數不清的隱約光體紛紛向他身前的一道快速重疊匯聚。
  
  剎那間,依舊是一人一道光,熾芒耀眼,尖鋒似箭,在激烈攀升地頂點中,忽地從視覺上消失不見,沒入弧光之圈,悄無聲息地將紫藍光影存在一個維度基礎瞬間摧毀。
  
  楚云升落回懸崖邊緣,身后的紫藍光影迅速地黯淡下去,朝著黑暗的深淵墜去,那道高高揚起的“鞭子”,仿佛仍在垂死的掙扎,畫了一個圈,也跟著拖入下去。
  
  “紫炎魔蟲……?”
  
  楚云升轉身望一眼懸崖對面的黑暗,然后在周圍的能連亂流填充而來之前,飛身離去。
  
  ……
  
  懸崖下面,一個赤裸的尸體,正在吭哧吭哧地往上努力地爬著。
  
  這條線上,是能夠找到的最好的環境,否則楚云升等人也不會來到這里,它似乎也沒多少力氣了,只能從這里慢慢地往上爬。
  
  在它的身體中,一個幼稚的聲音,昏昏沉沉地道:
  
  “小石頭,不爬了,就到這里吧,上面亂得很,下面更亂,我們就在這里躲著好了,安安靜靜的,沒人吵。”
  
  “我說不要爬了啊,從洞下面爬到這里,你還沒爬夠嗎……”
  
  “我又要睡了,不行了,我先睡一會……”
  
  “咦,什么東西?什么東西砸下來了!?”
  
  “小石頭!快閃,快啊……”
  
  “哎呀!”
  
  “……又掉下去了……”
  
  ……
  
  在黑暗的世界的遙遠盡頭,一個聲音沉道:“失敗了?”
  
  另一個聲音道:“它變得更加強大了。”
  
  原先的聲音沉默了一下道:“再進行一次,一定要在消息走漏之前,殺死它。”
  
  ***
  
  求一下保底月票。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