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19)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19)     

黑暗血時代1322 你一定要走嗎

^
  
  黑暗中,彎彎曲曲的行進速度越來越慢,意外的死亡率逐漸上升,最終先頭的銀色戰士小隊,在一道深不見底,邊緣猶如直線版筆直且漫長的懸崖邊,停了下來。
  
  向兩邊搜索的其他小隊陸續返回,找不到可以到達對面的道路,嘗試了三次飛行跨越,都消失在懸崖上空的黑暗迷霧之中,無一人再能回來。
  
  這些戰士都有著烏怒人從第五等級探險艦中調來的真正烏怒戰衣,還有著楚云升提供的符文武裝,但卻仍然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這里過不去了。”
  
  楚云升看著與消失戰士關聯的符封流光泯滅于身前,向電說道:“根據符文最后一刻反饋回來的情況,這幾個戰士可能都被打成了粒子,向上空揮發。”
  
  電站在懸崖邊,看著自己身前的數據流光幕,惋惜道:“懸崖下面肯定有曾經被擊毀,但仍有在微弱工作的部件,看樣子像是傳說中的空間性物質震析射井,可惜沒辦法下去看一眼,看看它到底是什么樣子的?”
  
  “等你看到,你就已經死了。”雷不斷地在變化位置的運動中,似乎生怕被突如其來的恐怖峰值重力給壓成原子餅,因此在楚云升與烏怒人組成的四個偽黃星人中,顯得比較滑稽,像是繞著其他三個人在不停地轉圈,雖然它黃星人身體的改造沒有電那么利索,但基于同一水平的技術,只落后了一點改造時間也迎頭趕上了。
  
  黃星人身體被壓成原子餅,它們未必也會跟著死,只要主懸椎核心體在,它們就能再次移植到其他黃星人身體中,但如果還沒有將身體改造后,反應緩慢,那么瞬間的重力峰值出現時,來不及移植,也是死路一條。
  
  雷的話聽起來像是嘲諷,但道理卻是沒有錯的,想要犧牲一個黃星人身體下去試著看看,說不定就來不及在身體死亡前移植零維,從而死掉。
  
  第三個烏怒人始終沒有說話,自將第五等級星艦中的主懸主體取了回來,它就像再次得了啞巴癥,一言不發,更不干涉楚云升選擇方向行進的任何決定。
  
  但有意思的是,它也不是隨意地停在或者走在什么地方,就像現在,它始終不靠近懸崖邊緣,而且與雷保持一定的距離,像是擔心雷會趁著它不注意,將它推下去一般,因此,楚云升發現,它的余光盯著雷一舉一動的時間,遠遠多過于盯著他。
  
  “但是按照你們核心體中的記錄,你們那艘第一等級探險星艦失去聯系的最后位置,應該就在這附近。”楚云升看著四周,然后抬起頭道:“岐團長,向上探路的戰士回來了嗎?”
  
  作為銀色軍團留在烏怒星艦中的建制,岐沉早就是副團長了,正團長一職是空著的,那是還在罐頭里的何團長的,誰也搶不走,岐沉也不行,他還遠遠沒有何團長那般深厚的資歷與威信。
  
  最直接的,就是他還從未指揮銀色軍團打贏過任何一次的戰爭,而何團長從星艦之戰開始,就成了銀色軍團上上下下的主心骨,哪怕他已經成了罐頭人,但只要他人在那里,在罐頭里好好地待著,銀色軍團上下官兵心中就十分的踏實。
  
  若換做岐沉,即使不炸鍋,也是軍心不穩。
  
  自離開墜艦,他便有幸跟著四個偽黃星人,雖然電說他用掉了上千的地球人生命,但對他的能力與評介還算可以,怪影襲擊的時候,若非楚云升出現,星艦中的所有人,都要靠他帶著銀色戰士摧毀怪影老巢而拯救。
  
  并且,他的冷血探險,也帶回來了許多急需的外界情報。
  
  “剛剛回來一個。”岐沉的任務就是調度所有探險的戰士,并及時向偽四黃星人匯報最新的探路情報。
  
  他估計楚云升已經通過符文,或者其他什么東西,感覺到有人回來了,所以才在這個時候問及,便馬上讓人將回來的探險戰士送了過來道:“他受了傷,回來的時候已經快要昏迷,正在搶救。”
  
  人尚未送到,探險戰士隨身帶著記錄儀已經被火速送來,楚云升飛快地看了一眼,然后交給電,同時給那名正在送來的探險戰士飛去一道治愈符文。
  
  “越往上,重力平均值越來越大,有些奇怪。”電一邊看,一邊道:“等等,它好像到了一個臨界點,這里數據開始變得混亂不清,它也是在這個時候猝然受傷,然后被推開飄蕩了一段距離……”
  
  楚云升插嘴說道:“岐團長,加大人數,再派人出去,向上空探險的戰士可能都被沖散了,落回的位置肯定會散開,想辦法把他們都找回來,能找到多少是多少。”
  
  岐沉應了一聲,立即去執行,他行動的效率很高,尤其是在現在殘酷環境中,不服從命令的,即是珍貴的科學家也殺無赦,岐閻王的名頭,一點都不虛傳。
  
  電轉過身,看著楚云升道:“你想上去?”
  
  楚云升看著烏怒人一路邊走邊建立的周圍世界模型,說道:“是,安全的地方未必在地面上,天空上也可以,根據這名戰士帶回的探險情報,上面雖然重力均值變大,但生存環境反而好過地面。”
  
  電猶豫道:“根據我最新的分析,越往上空,力量被壓制的越厲害,就是一個源門生命,說不定都壓成了普通人。”
  
  楚云升點頭道:“所以我們更要去那里,在這里,我們是弱者,一路上我們繞過了許多地方,里面都可能隱藏著強大的東西,只有在上面,它們才會和我們變得一樣弱小與普通。”
  
  電明白了楚云升的意思,與其在地面上膽顫心驚地當一個弱者,不如上去,把強大者的實力也拉下來,這樣大家都在一個水平線上了,都是渣渣。
  
  但它還是試圖將楚云升留下來:“你一定要走嗎?”
  
  這時候,楚云升發現,電不希望他離開,雷也不希望,都很正常,但第三個烏怒人竟然也流露出不希望他走的樣子,就有些奇怪了。
  
  不過仔細看它的舉動,就能立即明白,它大概是怕他走了之后,雷真的會將它推到懸崖下面去……
  
  他在這里,沒人敢亂動,就是雷,不經過他的同意,也不敢,他一走,可就不同了,電作為科學等級者不能死,但第三個烏怒人,雷就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了。
  
  “一定要走。”楚云升看了雷一眼道:“銀河霸主雖然不一定會攻擊我的艦隊,但它會乘機偷走我要找的東西。”
  
  電有些不以為然道:“什么東西比這里的宏科技還重要?”
  
  在它看來,是絕沒有的,就是誕靈,從某個方面來說,也不及此。
  
  楚云升卻說道:“這里的東西雖然吸引人,但看得見摸不著,而外面我要找的東西,現在還看不見,卻能摸得著,電,你有沒有這樣想過,發現這里的疑似宏領域科技,最大的收獲將不在于那顆微粒信息,也不在于我們是否能再找到某個宏技術遺跡,而在于我們知道宏領域的技術是存在的,是可以實現的,頭頂上那個天花板被打開了,讓我們知道這條路不是死路,這才是最重要的。”
  
  電目光閃爍了一下:“所以你覺得最大的收獲就是發現宏領域技術存在的本身,其他都不重要,只要能活著離開這里就是最大的成功了?”
  
  楚云升目光凝聚向黑暗的天空,道:“是的,電,你們的天花板打開了,卓爾人也打開了,但我自己的還沒有,我窮盡了任何道路,都是死路一條,所以我必須出去,找到我想要找的東西。”
  
  電沉默了片刻,說道:“楚,如果將來我掌握了宏技術,我一定想辦法幫你。”
  
  楚云升淡淡道:“等你成為最高權限者再說吧,現在首先要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我離開后,你們再繼續尋找離開的道路,要盡快,如果這里和火蟲有關,我相信它們一定極其不歡迎我,所以,我離開,反而對你們有好處。”
  
  說到火蟲,電便有些奇怪道:“按照你的說法,在渡進入口的時候,第五等級記錄到的一個痕跡是火蟲,它似乎進來后就越來越強大,是怎么做到的?”
  
  “不知道。”楚云升望著黑色的深處道:“我們現在可能只在這片世界的一個小小角落,我擔心它正在報信的路上,用不了多久,火蟲大軍就會隨時從那邊的黑暗中洶涌地沖出來。”
  
  ***
  
  求保底月票啊!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