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2)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2)     

黑暗血時代1321 被它騙了

^
  
  它哪里是沒有考慮好?壓根就是全忘記了,剛剛才想起來,剛剛才開始考慮而已。
  
  但說的,就像它考慮了有一段時間了似的。
  
  維度的那一邊,黑暗的深處,經過漫長的空間距離,很久后傳來一絲驚喜的波動:“你還活著?”
  
  那么笨覺得這家伙果然是羅嗦,且弱智:“你在說什么啊,我在和你說話呢,什么亂七八糟的。”
  
  維度那頭許久后傳回道:“活著就好,活著就好,你告訴那個火蟲,你們投降,我不但保證不會殺你們,還會給你們最好的優待。”
  
  那么笨嘆息一聲,對著線體樞機,以老大人的口吻教育道:“小線體,看到了沒,這家伙就是有病,你以后千萬不能學它啊。”
  
  小蟲子此時已經布置完畢,也確定了對方的身份,怒道:“那么笨,還和它羅嗦干嘛,它是雪苑使的主子,典主的敵人,沒什么好說的啦,動手。”
  
  “原來它就是雪苑使的主子啊!”
  
  那么笨聞言頓時一振,典主的敵人,正是它表現立功的時候啊,馬上開始大規模的入侵,同時正色向維度那頭宣戰道:“原來是你,亮出你的武器吧,雪、苑、使、的、主、子!”
  
  它將“雪苑使的主子”說的很大聲、很清晰,仿佛生怕對面聽不見聽不清一樣,而且十分的嚴肅,表現出它對典主敵人的仇愾。
  
  漫長的外部時間后,維度的那頭不知道是被與這句話同時到達的入侵影響,還是被它以嚴肅的語氣強加而來的這個稱謂弄得郁悶無比,忙中怒道:
  
  “你才是我的……不對,我才是你的主子!”
  
  波動需要經過遙遠的空間距離才能達到小蟲子這邊,那么笨現在自然是聽不到,它宣完戰了,便按照小蟲子的指揮,不亦樂乎地開始通過信息維度,源源不斷地發出大量的信息,在黑暗生命的暗中幫助下,瘋狂擴大入侵復制的數量,漸漸操控黑暗生命群組成的生命體。
  
  維度的那頭似乎還在苦口婆心地連續發出波動:“你真的不記得了?你是在我在銀河中心冒死救回來的,那時候,你才出生不久,為了讓你活下來,我四處給你尋找合適你當時初生情況的生命原體……在苦厄星,你第一次成長脫變,我整整守護了……怎么被95827打了一下,就全不記得了,全變了!?”
  
  “你們以為靠著黑暗生命的幫助,你們就能打敗我嗎?我是一個靈,而你們根本不知道靈有多么的強大,這點入侵信息根本沒用。”
  
  “我知道95827不在你們那里,我也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它逃不出我的感知的,所以,我從沒有想過要殺你,火蟲,甚至是卓爾星人它們我也不會殺,它們對我還有用。”
  
  “放棄浪費你的力量吧,沒用的,就是95827在這里,我也不會殺它,我辛辛苦苦救它歸位,不是為了殺它,想要弄清楚上一次黑暗時期發生了什么,它也得聽我的!”
  
  “不相信我的說的嗎?你們就這樣去你們星路盡頭的恒星系,在旁邊的大星系里,我敢肯定有至少一個以上的靈生命在等著你們!不能去,去了就是死!”
  
  “我知道你智慧初開,可能還不知道什么是死,什么是活著,你以后會懂的。”
  
  “不要再做無用的入侵操控了,你要想殺我,至少再脫變一次以上,現在還差得很遠。”
  
  “一維,讓95827的火蟲放棄吧,不要逼我,我不想殺你,你也救過我的命,我這一生中從來沒有人救過我哪怕一次,而那一次也是我一生最低谷的時候……所以不要逼我殺你!”
  
  “我是真的沒想到你會提前脫變,還初開了智慧,早知道,當時我就不讓你去了,95827……”
  
  ……
  
  “咦,我的感知怎么出現了紊亂,誰在我的零維外動了手腳!?”
  
  它連續的波動,經過漫長的時間,潮水般地到達高速的星墳后,小蟲子突然道:“那么笨,你停一下。”
  
  正在忙活得十分舒服的那么笨,頓時緊張一下,心虛道:“蟲,蟲大哥,我,我不會又出什么錯了吧?”
  
  它從智慧初開,就被強迫性記憶自己很笨,時間久了,它已經習慣性地認為自己很笨,尤其是在什么都懂還有蟲典的蟲大哥面前。
  
  “不是,你這次做得不錯。”小蟲子的話,讓那么笨暗暗松了一口氣,但接下來的話,就讓它滿不在乎了:“我剛剛分析了一下,覺得它說的不是一點道理沒有,反正我們就是為了給聰明船那邊拖延時間,能光說說話,就可以做到,那真是太好了,不用浪費能量資源了。”
  
  說到底,小蟲子還是極為小氣的,就是打仗,也摳門得厲害。
  
  那么笨終究還是沒有一旁的線體樞機“聰明”,沒有領悟到小蟲子的摳門精神,急忙提醒道:
  
  “蟲大哥,你可不要被它騙了啊,這個老家伙,在那個什么棺槨里,就是出了名的羅嗦,整天瞎說我是它從什么地方帶回來的,就這幾句話它也不嫌煩啊,說了估計有十幾萬遍了,還在說,說得棺槨里面的其他怪物們都受不了了,唉,我都不想理它。
  
  就它那又老又丑的樣子,做個怪物都不行,長得不奇不怪的,連里面的一個最小怪物都嚇不了,跟我們蟲子更是沒得比,我也就同情它生活的沒有意義,要不然早都不記得它了。”
  
  小蟲子無語道:“哎呀,我看你現在就蠻羅嗦得了!”
  
  那么笨愣了一下,極為郁悶與沮喪道:“完了,完了,都是被它帶的,果然是典主的敵人,雪苑使的主子,真是討厭煩人。”
  
  小蟲子立即打斷它道:“不管了,能拖住它就行,而且它說的也沒錯啊,我都告訴過你的,你真有可能是它最先發現的。”
  
  那么笨圓嘟嘟的身體頓時萎靡下去,耷拉著,它就怕小蟲子提到這件事,極為自卑道:“我,我,我那時候肯定什么都不懂,被它騙了……”
  
  這倒是真的,它智慧未開之前,全憑生物本能,智慧初開后,遇到的第一個生命就是小蟲子,而且還是與它有熟悉類似感覺到生命,讓它才開始有了自己的意識,也有了強烈的歸屬感。
  
  小蟲子便安慰它道:“其實我知道你對它不光是你說的同情,還有你自己都沒有發覺的一絲感情,要不然你就不會在復制入侵之前,還跟它宣什么破戰?”
  
  那么笨十分茫然道:“蟲大哥,什么是感情啊?”
  
  小蟲子頓時一愣,這個詞它其實也不太熟悉,是從楚云升身邊的那些生命社會中偷學來的,此時卻嚴肅地說道:“呃,這個,這個,等你有了自己的蟲典就知道了。”
  
  這個解釋一向無懈可擊,并所向無敵,那么笨也堅信不疑。
  
  唯有插不上話,消化了半天才將它們倆對話聽清楚的線體樞機想要給它們解釋一下,可惜它沒有插嘴的能力與機會,此時是戰時,小蟲子不給它浪費任何時間的可能。
  
  在小蟲子的策劃下,那么笨停下了信息維入侵與操控,開始與“雪苑使的主子,典主的敵人”,在相距幾百光年的距離上,談起了所謂有了蟲典就知道的“感情”。
  
  聽著在小蟲子指導下那么笨與維度那頭來來往往拖延時間的“感情對話”,線體樞機不知道多少次實在忍不住要笑出來,可是在小蟲子的積威下就是不敢,生生糾結的死去活來。
  
  它其實也很郁悶,但凡楚云升在這里的時候,小蟲子要多聽話有多聽話,要多溫順有多溫順,楚云升一走,面對它的時候,就是要多摳門有多摳門,要多欺負它就多欺負它,要多暴力就有多暴力,能活活把它一個長長的線體氣斷成無數截。
  
  不過它也知道,現在主要的任務是拖延住銀河霸主,讓戥的艦隊安全抵達三角星系完成急需的補給。
  
  但如果銀河霸主不是瞎說,三角星系的一側,龐大的織女星系中真有靈主在等著它們的話,那就太可怕了。
  
  小蟲子應該已經在考慮了,甚至已經給戥發去了提醒,它所知道的小蟲子可不是一個粗心的蟲子,相反,心思細密得很,只是以它的境界,就是想幫忙也幫不上。
  
  聽著小蟲子與那么笨與銀河霸主跨越漫長時空的對話,線體樞機已經不止一次在心中擔憂,自己再不提高境界的話,恐怕距離它們越來越來越遠,直到再也跟不上為止。
  
  它還記得楚云升上次過來的時候,說它的確是膽小了點,但也說了它生命體本身還是不錯的,又讓它看了修法推演過程,雖然楚云升窮盡到頭都是死亡,但它也從沒有奢望過誕靈,巔峰源門就是它這一生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
  
  如今,它也融化了小蟲子給它省下的一點自然源體,又有修法推演參考,天時地利,正是它奮起修煉,追上小蟲子和那么笨的時候了。
  
  不管銀河霸主所說是真是假,它都隱隱地感覺到,艦隊一旦到了三角星系,必定會有一場空前的大戰!
  
  而整個艦隊,包括星墳這邊,在這場或許會縱橫遼闊恒星系的史詩級大戰中,將可能陣亡99%以上的生命!
  
  弱小的種族,弱小的生命,統統將被殘酷碾壓在戰爭巨艦之下。
  
  ***
  
  繼續求保底月票!
  
  ^^(想知道《黑暗血時代》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Qidianzhongen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