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1318 我們就是渣渣

^
  
  黃星人十分好學,不少人都能聽懂一些地球人語言,雖然電說到后面速度越來越快的奇特語言它們聽不懂,但一開始的幾句地球話,它們還是聽明白了。
  
  它們完全沒有想到,高高在上,對它們而言猶如神話般存在,卻從來沒有一個黃星人見過的烏怒人,竟然也用了它們低賤的身體!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加上楚云升,星艦頂層的幾個神秘生命,居然“成了”黃星人,沒有一個選擇地球人,或者卡旦人。
  
  難道它們的苦難就要結束了嗎?星艦要重視它們了嗎?
  
  可惜電后面的話,它們已經聽不懂,否則,一定有一種從天堂墜入地獄般的失落,而不知道真相,往往才是最幸福的。
  
  “我們數據化的生命體已經用完了。”
  
  電飛快地繼續說道:“地球人現在很珍貴,要找到出去的道路,必須用它們來探險,那個軍官已經浪費了一千多個地球人,現在每一個地球人都很寶貴。”
  
  它的語速有越來越快的趨勢,身體上交織的光芒仍在改造著這具黃星人的身體,首先提高的便是大腦與外界的信息交換能力。
  
  烏怒人的零維意識自然有足夠的信息處理能力,但生命體才是零維與多維世界溝通的橋梁,黃星人的生命等級進化程度不高,起碼對烏怒人來說極低,要用它們的身體感知與觀察世界,必須進行改造,否則不論是看是聽還是表達,都受限于身體而處于龜速當中,難以忍受。
  
  而這種改造,通常有兩種方式,第一便是電正在進行的生物生命技術的改造,利用強大與先進的科技能力與工具,強行提升低級生命體的弱小器官功能,使之勉強符合自己的需求。
  
  第二個則是修煉的方式,逐一打通零維與多維世界的聯系通道,并加固與提高,但與第一種方式比起來,速度要慢的多得多,甚至要花上一個生命一輩子的時間,而且只有單體效果,無法形成標準化的程式,迅速擴大到整個種族中,只能通過修煉之法的經驗傳承,緩慢而低效率地改變。
  
  往往,這也是修煉種族與科技種族社會形態的重要區別,一個修煉種族,很可能會出現一個極其強大的生命,或許能達到源門的層次級別,但它的種族卻可能仍極其的落后,需要靠它去俘虜科技種族的飛船,才能來到星空。
  
  而科技種族的每一個進步,即便社會內部存在不平等,但仍是集體的進步,可以普及到每一個族人。
  
  在戥所帶領的投降艦隊中,中間一層的絕大部分星空種族,常常又是混雜式地發展,只有到了尖端的層次,才會漸漸地變得單一,尤其是科技種族,一旦到了極高的水平,修煉的速度與效果,便遠遠地跟不上技術帶來的力量,花費上百年時間的修煉,甚至不如它們一秒鐘的生物技術運用下的效果好。
  
  而對于修煉種族來說,一旦有一個生命,誕出一靈,進入神奇的宏領域,那么,現今所有的科技能力,都瞬間變得蒼白無力,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靈者的腳步了,靈便成了不可逾越的絕對力量。
  
  只是誕靈的希望極其渺茫,數之不盡的種族直到滅絕,連靈生命都沒有見過一次,就不要說誕靈了,因此,在沒有靈的星空中,基本都是強悍的科技種族橫行天下,沒有先進技術飛船的源門巔峰,也得在星球上,或者虛空中,等死而已。
  
  但有一點,相對于希望渺茫的誕靈,科技進入宏領域的可能性幾乎讓所有星空生命絕望,這是連聽說都沒有聽說過的事情,然而卻可以想象,一旦有一個種族在科技上進入宏領域,那將是極其可怕的一個種族!!
  
  即使是擁有靈生命的種族,在它的輝煌面前,也只有被碾壓的下場。
  
  “所幸”,即便是烏怒人,極度渴望達到宏領域,卻也仍從來沒有聽說過。
  
  “但我們卻在這里發現了!”隨著改造程度的提高,電的語速也越來越快,情緒也罕見地激動起來:“我們已經可以確定,這里至少是一個以上宏技術領域的神奇種族留下的古老痕跡,這里,我們的腳下,很可能是它們未知用途的生命制造中心。
  
  對不起,我們還不能理解它們神奇的制造方式,但可以這樣說,在我們想象與預測的極限范圍內,它們可以任意創造任意的生命形式!”
  
  接著,電的語氣更加的激動起來,甚至讓一邊的楚云升都動容道:“和它們比起來,我們就是渣渣!我們就是黃星人!”
  
  它指著半空中越來越衰弱的怪影,用崇拜與贊嘆地語氣道:“這些弦顫生命,應該就是它們曾經用于制造某個完整生命的一個極其微小的生命單元,因為我們所不知道的原因,在外面腐爛的世界中,殘存至今,是的,我們也可以殺死它們,但我們竟然搞不懂它們的原理!”
  
  一個怪影,本體一段掌紋大小都不到的弦線,靜止下來便消失不見,就是楚云升,也感到神奇與震撼,因為他也無法弄懂它們的原理,但卻能感覺到它們強悍跳動的生命力,而它們僅不過是區區的一個微小生命單元。
  
  他將剩下的怪影留下來不殺光,就是為了再觀察與分析。
  
  但那體現在它們身上仿佛傲視與碾壓星空的先進技術,猶如一道不可逾越的銅墻鐵壁,不僅將烏怒人,也將卓爾人的知識體系,渺小地隔絕開來。
  
  這讓他想起從新世界神秘之國的一個火蟲疑似珉體上得來的戰圖碎片,以他零維的強悍,最終竟然只能保存極少的一點點,而且,至今回憶起來,都無法再分析,而記錄這份戰圖的“人”,顯然已經強大到無法想象,但卻被打得兵敗如山倒,慘然望著星空,無聲悲戚!
  
  楚云升揮手驅散它們,結束徒勞的繼續觀察,道:“電,第五探險飛船怎么回事?”
  
  這時候,第三個烏怒人,越過人流,來到電與楚云升的面前,第一次與楚云升說話,回答道:“為了這里的一片微小信息粒,第一等級探險飛船所發現,但它們只能勉強記載下其中的一半內容,而另外一小半幾乎耗盡了它們所有能量,才維持其不散直到我們趕來。
  
  第五等級飛船上的烏怒人,為了在信息微粒徹底消散前記錄下這一小半,用集體的生命進行緊急解析,現在可能已經全部死亡,但仍沒有能完成,剩下的極其微小部分,又耗盡我們所有的生命體。”
  
  電馬上補充道:“楚,雖然我們和不知道這片信息微粒里面到底是什么,但第一等級探險船如此重視,甚至不惜一切代價,加上外面的遺跡,我們謹慎地推測,必定與宏技術領域有關,這不僅對我們對卓爾人的未來有著不可想象的作用,對您誕靈,也肯定有同樣的幫助,甚至是啟發!”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它不再稱呼楚云升為“尊上”,仿佛那個稱謂像是哄小孩的某種戲謔,而“楚”才真正具備平等交流的地位。
  
  楚云升自然知道電的意思,看了看電,又看了看第三個烏怒人:“我可以與你們再次合作,但我不僅要這片信息微粒的復制。”
  
  電剛想問還需要什么,第三個烏怒人便說道:“我會告訴你想知道的所有事情,包括那個強大到不可思議的人類宏生命,以及棺槨的來歷。”
  
  說著,它看了電與正在過來的雷一眼道:“這是我負責的內容,它們兩個都不知道,我也從來沒有告訴它們,只向第五等級的唯一的最高等級者單獨秘密陳述過。”
  
  楚云升給外面的人群補去了一道符文,道:“說。”
  
  第三個烏怒人道:“我們時間不多,馬上要離開這里,去第五等級探險船取回核心體,我可以先告訴你棺槨的來歷,根據我的最高等級者當時的調查,有跡象與線索顯露,它來自一個為“八域巡天”的頂級宏生命,它因為我們未知的原因帶著這具棺槨路過過冷星,但卻不知道什么原因而神秘失蹤。”
  
  聽到八域巡天這個名字的時候,楚云升的眉頭微不可察地皺了一下,如果沒有第二個八域巡天的話,應該就是影人,而影人神秘失蹤的原因,他也知道,大概是被左旋老神尊與七釘之主波及,帶走。
  
  但這一連串的事情呈現出來,讓他有一種不是很好的感覺,為什么老神尊與七釘之主要將影人帶到地球,而七釘之主為什么不殺影人,自己為什么又會坐上譚凝安排的飛行器路過孤島,孤島上為什么會有一個火蟲珉與孢子生命,而棺槨竟然在不知道多少年后,又被烏怒人從冷星帶回地球,他又打開了棺槨……
  
  這才是他皺眉的原因,許多事情看似巧合,但回過頭來再看,串在一條線上,便覺得有些詭異的蹊蹺,當然楚云升如今倒不會毛骨悚然,他試圖從其中找到蛛絲馬跡,而想要找到絲跡,要么找到影人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但它應該死了,要么找到從棺槨中得來的東西,如今在艾希爾與安第魯那里。
  
  但第三個烏奴人此時說影人是頂級靈,而頂級宏生命……楚云升驀然地升騰起一個念頭,影人真的死了嗎?
  
  他的目光移向外面的黑暗世界,這時候雷終于趕了過來,道:“尊上,您本體墜入的那個深洞我們不能過去,那里太危險了。”
  
  電改了口,它卻沒有,似乎它一開始用這個稱呼的含義,與電就不同,所以也就沒有改的必要。
  
  它剛說完,電便插嘴道:“是的,不到宏領域層次,進去那里必死無疑,我們現在的位置是第一等級探險船想盡一切辦法拖延入口關閉的“安全地帶”,根據我們的初步測繪,這里只是極邊緣地帶,越往深處,越不可思議,我們進不去的,除非您誕出靈,或者我們到達宏領域,即使這樣,外面的世界也會將我們壓制地死死的,換句話說,我們這樣的渣渣生命層次,根本不夠資格來到這里!”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