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1)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1)     

黑暗血時代1315 浮光夢境

^
  
  楚云升能夠進入零維的世界,也能夠對不同的零維氣泡進行標記,但卻是無法精準定位的。
  
  零維世界中的兩個緊挨在一起的氣泡,在宇宙中,有時候都常常相距很遠,無法捉摸。
  
  因此他并不能通過進入地底小人、五國族人乃至地球人的零維,而進入烏怒人的星艦,一旦他這樣做了,下一刻,他有很大幾率出現在戥的暗艦中,而不是他想要去的地方暗艦里,也有地球人與地底小人等。
  
  甚至連暗艦都去不了,不知道“飛”到了哪里。
  
  然而如果上升到統計學的高度,那么獨立子集的標記,便可以成為另類的定位方法。
  
  在這一片暗域星空中,黃星人是唯一只存在于烏怒人星艦中的種族,當把它們在氣泡世界中的零維特征識別出來后,便可以繞過極為復雜的映射定位關系,從一個種族的大集合上,“定位”過去。
  
  楚云升還沒有找到自己本體的零維,不過卻不妨礙他先從另外一個“視覺”來到這里。
  
  但對于一個身份低賤的黃星人來說,即便此刻展現著諸多的不凡,似乎也很難有什么說服力,起碼看著楚云升的這個怪人是不怎么相信的。
  
  它寧愿相信這個黃星人是烏怒人“變”的,那樣看起來才更加合理一些。
  
  因此,聽了楚云升的話,幾個怪人的頭頭立即鄭重地聚集在一起商議,卻沒有馬上行動起來。
  
  岐沉與許可的及時回來,才避免了怪人頭頭們的尷尬,它們成功地拖延了一兩分鐘算算時間,改裝戰機的“分鐘冒險”也該回來了。
  
  但問題依舊存在,只不過是皮球從怪人們的手中,被踢到了岐沉與許可的身上,如果他們不做任何考慮,就相信這個黃星人自稱的話,那才是真有問題了。
  
  楚云升似乎不想在這里久待,他要保證黃星人的安全,以保證“定位”不丟失,而落后的黃星人不要說要在這里生存下去,就是在烏怒人的星艦中,也必須依靠地底小人等其他種族,否則,毫無什么特別之處,十分平凡的它們遲早要被烏怒人清理干凈。
  
  楚云升看著眼前陌生的銀色軍團軍官與同樣也有些陌生了的許可,說道:“我還能等你們一到兩分鐘的時間。”
  
  岐沉將目光投向許可,他沒有詢問諸如“如何證明您的身份”之類的話,在他看來,那是廢話,得不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反而會將問題更加的復雜化。
  
  而他看向許可,也不是希望通過相傳與楚云升相熟的許可,來確定這個自稱楚云升的黃星人身份,那也沒有意義,也證明不了什么。
  
  他是在等待許可的決定,怪人們不聽地底小人的指揮,更不聽他們銀色軍團的命令,唯有這個女人可以影響。
  
  在這個陌生的黑暗世界中,他對任何突發的情況,都有足夠的心理準備,而他自己的決定已經做好了,如果許可不走,他便會跟著這個黃星人離開,無論它是烏怒人,還是真的是楚云升。
  
  他想的很簡單,烏怒人要騙他和銀色軍團這二十多個士兵干什么呢?在烏怒人的眼里,他們終究還是動物。
  
  在沒有足夠的力量之前,與其反抗找死,不如順從。
  
  因而,他其實已經做好了決定,只是在等許可的決定,畢竟這里是怪人的“地盤”。
  
  許可在看了楚云升近三十秒鐘后,再用剩下的三十秒與怪人們頭頭快速地商議一下,只問它們走,還是不走。
  
  最終,她沒有強迫不想離開這里的大部分怪人頭頭,雖然烏怒人的星艦是它們的牢籠,但外面的世界卻可能是它們的墳墓。
  
  裂開的縫隙就要彌補完全,極少一部分的怪人決定跟隨著許可離開,在楚云升以及銀色軍團的二十多個戰士后面,從最后一抹殘縫中鉆了出來。
  
  改裝戰機已經無法使用,一個小時內的粗糙改裝沒辦法確保它太多的可靠度,在第二次飛回來后,便趴窩在星艦里,再也起飛不了,這便意味著,剩下的這幾十公里的路程,要靠他們的雙腿走過去,而時間的流速,又將他們的一生限制在幾十分鐘之內
  
  在這種情況下,選擇離開還是留下,都是十分艱難的,不僅需要極大的勇氣,還需要對“楚云升”不明身份者的“信任”。
  
  因而,當他們踏出星艦的第一步,一道道紋光籠罩著他們,衰老仿佛被一下子阻止的時候,留在星艦里面的怪人們目光便流露出后悔的情緒,意識到自己失去了一個“自由”的機會,而再想跟出來,縫隙已經合上。
  
  黃星人展現出來的紋路浮光,并不能染岐沉確定這就是楚云升,他們是“落后”的人,同樣的紋路浮光,烏怒人也能制造出來,其中的區別不是他們能夠分辨的。
  
  岐沉很清楚這一點,他用生命二次冒險而得來的重要情報,如果不能確定年輕黃星人的身份,那么他就需要用這個情報來換取更多的東西他從來不相信烏怒人會真的“養”著他們這些人一輩子,尤其是到了這個陌生的黑暗世界,烏怒人自身都似乎陷入了極大的麻煩之中。
  
  他其實是不希望許可跟來的,因為她也掌握了情報,而他卻沒有辦法控制住她的嘴,在什么時候該說,什么不能說,怎樣說,等等。
  
  出了縫隙之口,縫隙彌補完畢,他們便遭遇到了第一場危險。
  
  離開之前,選擇留下的怪人們可惜他們是必死無疑的,離開之后,縫隙彌補完成前的剎那,留下的怪人們又羨慕起他們,但這條路的“真相”,它們卻永遠無法經歷,眼睛看到的開頭,遠非心中所想的可惜還是羨慕。
  
  令人心悸的怪影撲過來的瞬間,便有人想要爬回去,沖向那彌合的縫隙。
  
  楚云升并沒有管他們,甚至依舊保持著固定的符紋覆蓋范圍,往后退縮試圖返回縫隙的人,一旦脫離了這個范圍,便不再受到紋路浮光的保護,任由其在外面的縫隙彌補墻前迅速變老,直至死亡。
  
  他甚至都沒有回頭看一眼,這種冷酷,讓岐沉感覺并非他所知道的楚云升,而更像是視他們如動物的烏怒人。
  
  銀色戰士們擺好了作戰的準備,跟隨出來的怪人們也紛紛拿起武器,準備戰斗。
  
  怪影穿梭在黑暗之中,目光無法視及其真容,往往驚鴻一瞥般地掠過,張牙舞爪地撲下,發出滲人的怪音,令人頭皮發麻。
  
  但槍聲尚未來得及響起,他們便眼花繚亂地看到周圍一道道冰與火相互映照與奪目的光彩,流溢中,就像是五彩斑斕的夢境,在通往神秘世界的高速列車里,來不及看的窗外奇景他們低下的視覺系統,明顯無法跟得上那些色彩變化中所含有的信息釋放時的容量與速度。
  
  下一刻,岐沉感覺自己在飛馳,但卻沒有邁開雙腿,像是站在高速的通道里,地面上的浮光冰芒帶著自己飛往黑暗的深處。
  
  怪影們撲了一空,楚云升也沒有攻擊它們,銀色戰士的武器更沒來得及開火,就在縫隙的下方,將逃跑的人瞬間甩開,踏上冰與火組成的絢爛“列車”,飛馳向烏怒人的新星艦,他們出發的地方。
  
  不時間,他們能看到年輕黃星人的指尖飛逝,便有一道道浮光粼粼的波紋出現,再迅速地散開,組成腳下高速列車的一個部分,替代即將消失的冰火流溢,不緊迫,也不松散,像是每一分每一秒都精妙地被計算到了最恰到的時機。
  
  圓臉小戰士看不懂那些波紋,岐沉也看不懂,怪人們就更不要說了,但在以前的冷星艦隊中的宣傳視影中,楚云升曾用過的符文和符陣,似乎都不像是現在這個樣子的,以前他們即便不能理解,也能有基本的感觀,而現在完全看不懂,像是夢境一般。
  
  楚云升也沒有給他們解釋,甚至連話都沒有再說,一路飛馳到烏怒人新星艦之下,速度極快,比他們來得時間更短,可能只有一分多鐘都不到。
  
  然而與怪人們所在的第五等級探險船不同,新星艦的缺口此時還沒有完全彌補,在星艦的下方依然離開著一個巨大的口子,此時,一道道怪影正肆虐而紛入,星艦里更是嘶喊與慘叫聲連連,武器怒吼的聲音震耳欲聾。
  
  楚云升停在了門口,后面的怪影不知道為什么沒有追來,像是被什么又嚇住了,楞是再見不到一個。
  
  圓臉小戰士不知道怎么到了門口不進去,聽著里面的廝殺與慘叫聲,心急如焚,卻又不敢亂動,只好看著自己的長官。
  
  岐沉看了一直不說話的許可一眼,拍了怕著急的圓臉小戰士肩膀,讓他讓開一個身位,來到年輕黃星人面前。
  
  他有些無奈,他沒有辦法確定這個黃星人身份,而這個黃星人似乎也不能證明自己,他想等時間,等時機,但這個黃星人卻不給他時間,不給他時機,也不需要證明自己的身份,便逼得他必須說出事實,否則再這么等下去,里面的人都要死光了:
  
  “我們的一個戰士,就是他,看到了楚先生的身體,許認識楚先生,我們立即追過去,發現了一些事情,除了楚先生身體的下落,還有這些怪影聚集的地方。”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