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314 不要擋著我啊

^
  
  黑暗中,一道影子在光滑與腐朽的“地面”上奔跑。
  
  如果那位圓臉小戰士在這里,一定會被嚇得魂飛魄散地再次大喊:詐尸!
  
  影子正是楚云升的本體,像是一個尸體一樣在黑夜中飛奔,而它的身后,緊緊地跟著另外一個飛奔的尸體生命戰甲。
  
  它所經過的地方,腐朽的黑暗建筑叢林中,數不清的怪影紛紛四射暴斃,遠一些更是拼命逃亡,驚恐之狀,猶如見到了真正的一代魔王。
  
  而尸體中,一個幼稚的聲音仿佛在大喊道:“哎呀,快閃開,不要擋著我啊。”
  
  “前面的那個聽到了沒有……”
  
  “唉,都讓你別擋著我了,死了吧,唉。”
  
  “那個,那個,呃,又死了。”
  
  “不要堵在這里啊,你們都是哪里跑出來的啊,擠死了,不要擋著我啊!”
  
  “快閃開,快閃開,不要逼我啊,我能力有限。”
  
  “還不走,煩死啦。”
  
  “虛位破滅之勢空……”
  
  “咦,能量不夠,命源不夠,源不夠……”
  
  然而,黑暗之中,此時卻像是暴風雨般地四射數之不清的怪影,天空中更是雨點般墜落無數的生命,仿佛有著一股毀天滅地的無上氣勢即將恢宏沖天而起,卻吧唧一聲趴在了地上,砸死了它們。
  
  在它飛奔的地面上,頓時幾乎為之一空!
  
  幼稚的聲音卻仿佛尷尬與丟臉地自言自語道:“這個,這個,失誤,失誤……這下慘了,我感覺又有點困了。”
  
  “小石頭,你不要動來動去啊,敢不敢安靜一點?”
  
  “我們得趕緊走,找個地方躲起來。”
  
  “我覺得那個眼睛很快就會找到這里。”
  
  “咦,命源這么快就不夠了?”
  
  “大意了,大意了。”
  
  “不要動啦,哎呀,出了這種事我也不想的。”
  
  “沒事,沒事,我想想辦法,小問題,小問題,讓我靜一靜。”
  
  ……
  
  “好困啊,完了,完了。”
  
  “小石頭,你看著點路啊。”
  
  “哎呀,又撞墻上了吧!”
  
  ……
  
  “咦,前面好像是個坑。”
  
  “唉,掉坑里了。”
  
  ……
  
  “小石頭,我不行了,撐不住啦,要睡覺了……”
  
  ……
  
  黑暗中,兩具尸體,一前一后地掉入一個深不見底的巨大洞穴,一道極光圍繞在尸體周圍高速旋轉,似乎焦急萬分,卻無可奈何,只能看著尸體漂浮著下墜,漫長的下墜。
  
  在它漸漸沒入重重的黑洞之中,洞口邊緣漸漸地出現許多的怪影,小心翼翼地圍著洞口望著洞下深處,許久不見尸體上來,便仿佛集體松了一口氣,像是送走了一個魔鬼,然后才陸續散開,回到腐朽的建筑叢林之中,消失不見。
  
  似在等待著下一次的“閃電”到來。
  
  ……
  
  烏怒人的新星艦中,意意斯喘著氣息,看著時間計數器跳變了下一個數字,神色黯淡下來。
  
  “他們,他們……也許回不來了。”
  
  臨時指揮室中的陳參謀望著遠處漸漸就要合攏的縫隙,也黯然地嘆息了一聲。
  
  時間已經過去快有一個小時了,岐沉等人始終沒有再回來。
  
  對于這個結果,他其實早有心理準備,只是沒有想到真的變成現實后,他的心里比他想象得更加不是滋味。
  
  這里是能量亂流較小的地方,意意斯稍微緩了一點,但也沒有多少力氣能安慰陳參謀。
  
  它和岐沉沒什么交情,甚至很陌生,也不喜歡這個銀色軍官最高軍官的做法,然而它也說不出來這種不喜歡,到底是來自于岐沉的冷血做法,還是來自于銀色軍團的權力威脅。
  
  它本性不是一個喜歡爭權奪利的人,因此當它腦袋中一冒出這個想法的時候,它便清醒地意識到,其實,還是后一種原因可能占的比例更大,否則它怎么會怎么想呢?
  
  然而,它卻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并不抗拒這樣的想法!
  
  這說明了什么,它自然是清楚,它的權力欲望在急劇的膨脹,而且不知道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
  
  它努力地壓制著這樣的欲望,望著即將封閉的縫隙,有一瞬間,它竟希望縫隙盡快補完,將外面的世界關閉。
  
  它與陳參謀默默相對無言,各自想著心思的時候,黃星人那里卻出現一絲騷動。
  
  一個黃星人突然從能量混亂中站起來,以詭異的步伐,迅速穿過被大家以生命為代價標記處的禁區,來到縫隙邊緣,速度之快,幾乎打破了黃星人至今所有的思維定勢。
  
  它們竟然也有人能做到如此神奇的事情!?
  
  它們自來到星空之中,就被其他種族,包括五國種族在內,灌輸為最為低賤的生命,竟然也可以像人類那樣不怕能量亂流?
  
  在這片封閉的生存空間中,擁有科技能力與意意斯的地底小人和擁有銀色軍團的地球人,牢牢地處于眾多大小種族的第一階級,是要被最低賤的黃星人仰視的存在,哪怕是一個地底小人和地球人的小孩。
  
  “希翼,你不要命了?快回來!”一個年輕的,在黃星人眼里算得上美麗的女孩,緊張地看著那個飛一般地來到縫隙邊緣的黃星人,驚恐道。
  
  “希翼,我的孩子,我知道你一直想要出去闖一闖,但是,外面,你會死的,快回來!”一個年老的黃星女人哆哆嗦嗦地喊道。
  
  “希翼瘋了嗎?”
  
  “他想干什么?”
  
  “難道他也想象銀色軍團的地球人一樣出去嗎?”
  
  “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嗎?我們黃星人要的不是自大,而是腳踏實地的努力!”
  
  “等等,他不能出去!”
  
  “是的,他會死的,太可惜了。”
  
  “不是,他婚配時欠我的錢沒還!!!”
  
  ……
  
  親人的驚叫聲與其他黃星人亂七八糟的議論聲,似乎起了一點作用,那個年輕的黃星人回過頭,看了一眼。
  
  然而,那道眼神卻不似黃星人所有,極其的清冷,仿佛這有著無形的壓力,讓人不敢再說什么。
  
  黃星人微微錯愕之際,那年輕的黃星人便消失在縫隙之口。
  
  “他出去了!”
  
  “他真的出去了!”
  
  “快,快向意意斯大人匯報。”
  
  ……
  
  意意斯收到消息的時候,嚇了一跳,竟然有一個黃星人私自跑出去了?
  
  陳參謀也有些奇怪:“它是怎么經過混亂禁區的?”
  
  意意斯面前的老黃星人趕緊道:“回長官,我們只看到他左閃右閃,步伐奇特,十分迅速地就穿了過去,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意意斯思索了一會,便讓老黃星人先出去,再向陳參謀道:“會不會是烏怒人?”
  
  這個問題,問陳參謀還不如問它自己,陳參謀哪里知道?
  
  “不管是誰,我們還是不要有什么動靜。”陳參謀決定了一個最為穩妥的辦法。
  
  意意斯想了想,便不再說話,其實它還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也許是尊上,但他不敢確定,如果是楚云升,應該用它的身體才對啊,就是不用它,為什么不直接回到他的本體里呢?
  
  楚云升的事情,它不敢亂說,生怕被烏怒人知道,如果真是楚云升,沒有說明身份肯定是有原因的,肯定是針對烏怒人,那與棺槨有關,而棺槨在對面……
  
  意意斯驚了一下,對銀色軍團它也是不放心的,在事情沒有弄清楚之前,先深埋在心中。
  
  它對黃星人一向是不錯的,幾乎對它們放開了所有學科,為了以防萬一,讓烏怒人發現什么,它找來一個黃星人親信,也是當初跟隨它出去的幾個黃星人之一,讓它們控制住黃星人的騷動。
  
  ……
  
  黑暗的世界中,“閃電”的出現并無規律,但在一個小時后,又一次出現。
  
  從黑暗腐朽建筑叢林中再次涌出的怪影,小心翼翼地發現那個魔鬼真的消失了之后,便仿佛徹底松了一口氣,大搖大擺地再次肆虐開來,而這一次,它們似乎是想要進攻銀色軍團士兵出來的縫隙口內部的世界了。
  
  幾經試探,它們終于發現,除了最后那個可怕的魔鬼,其他出來的上千怪物除了樣子十分可怕,其他卻并不可怕,也沒有什么大的本領。
  
  它們漸漸聚集在縫隙口,幽暗中露出兇殘的光芒。
  
  與此同時,一道殘影飛速地縱掠在一望無際的腐朽建筑之中,它的速度極快,但腐朽的世界卻更加的龐大,它已經飛掠很久了,卻仍舊如只爬行了一小段距離。
  
  在它飛掠的路上,它越來越強大,似每時每刻都在恢復驚人的力量,逼人的氣息將許多隱匿在黑暗中的強大生命驚動,但它卻毫不停留,甚至不做任何防御的準備,拼命地向一個方向飛趕。
  
  它要在它可能被殺死前,將一個極其重要的消息帶給三大禁尊它們最擔心的事情出現了,楚云升的本體出現在這里了!
  
  三禁戰蟲馬上要出兵,不惜一切代價,不惜一切障礙,以最快的速度,以雷霆之勢,兵鋒直指,橫掃這里。
  
  ……
  
  而此時,那個年輕的黃星人已經來到對面的烏怒人第一艘星艦,當它出現的時候,守在這里的怪人極度的震驚。
  
  它竟然沒有衰老,身體周圍浮光掠影,不知道是什么線條,精美極了。
  
  “你,你也是來找楚先生身體的?”一個怪人小心地問道,黃星人它不怕,但這個黃星人身上的氣勢卻十分的詭異:“棺槨已經打開了,里面的人不見了。”
  
  年輕的黃星人消失了一會,再出現似乎有些失望,然后道:“看來我還是來遲了,讓你們的人出來,跟我離開這里,這里馬上就會變成戰場。”
  
  那怪人驚愕道:“你,你誰啊?”
  
  年輕的黃星人:“楚云升。”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