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309 人生已窮盡

^
  
  楚云升第一次從氣泡世界返回星空之墳的時候,小蟲子內部的時間已經過去幾年,多一維還沒有醒來,仍在貪婪地吸取著小蟲子為數不多的資源。
  
  “你的情況怎樣?”恢復過來后,楚云升將小蟲子找來問道。
  
  他這一次進入氣泡的時間前所未有的長,回來了,恢復的時間也相應變長,不在星空之墳內,可能都會有危險。
  
  “要是資源足夠,我們可以直接以梭空到夾角星系,但要升入二次形態,只有等到了夾角星系才行。”小蟲子現在的飛行速度不快,主要是為了平衡一光年外的戥艦隊,否則,它現在早應該在很遠的地方了。
  
  “問題就是資源不夠。”楚云升飛臨在超級戰蟲的上空,看了一下它的進度,然后道:“自然源體雖然珍貴,但你也不要舍不得,該使用的時候就要使用,尤其是火源體,我們還有很多。”
  
  按照線體樞機的說法,小蟲子真是一個天生摳門的家伙,“倉庫”里放著那么多自然源體,以及它們在戰場和航路上搶來、撿來甚至是偷來的許多“寶貝”,但就是看不到它拿出來用,像是一個小守財奴,也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提防它,隔三差五地還要數一數,以防止被它這個家賊給偷了。
  
  為此,線體樞機很是不平,它自問絕不會做這種事,但小蟲子看它的眼神,就好像它心里有鬼一樣,讓人恨得“牙”癢癢,還不能反駁,一反駁,就成了心里真有鬼了……
  
  它也想得到一個自然源體,但它更知道自己一個小小的樞機,肯定是沒有資格的,對面艦隊的源門尊者哪一個不惦記著?就是樞機,比它厲害的也多得是。
  
  但它只是想用一用其他的“寶貝”,那些“寶貝”按理的確也是有它一份的,為了這些“寶貝”,它沒少裝成落單的可憐飛船,去引誘別人來上當,算是出力冒險有苦勞的。
  
  可它小心地一提出來,小蟲子就瞪著它道:“這都是典主的!你一個樞機生命,不要想那么多!”
  
  那時候,它真想說,我要不是樞機,我就不想那么多了,并且我要的東西,都是楚云升不要的“垃圾”啊。
  
  可惜,往往它都是再沒有接著說下去的機會的,小蟲子利用語速的優勢,完全不給它再分辨的說話機會,讓它想插進去一個字都猶如誕靈那般艱難。
  
  楚云升已經交待過它好幾次了,線體樞機都在旁邊聽到,果然不出它的所料,小蟲子又是支支吾吾地答應了,心里面卻還是舍不得用,準備留著給楚云升湊齊上幾十對的五源體。
  
  唉,線體樞機暗中嘆了一口氣,什么時候它才能有這種的待遇呢?
  
  正在它郁悶的時候,發現這一次似乎有些不同,楚云升似乎識破了小蟲子的詭計,在倉庫門口停了下來,揮手取出一個火源體,然后不等小蟲子反應過來,就連線體樞機也以為是楚云升自己要使用的時候,反手一推,火源體便迅速地飄飛向小蟲子,融入進去。
  
  “哎呀,典主……”小蟲子此時的形態沒有口,但卻像是一張口就正好被楚云升推來食物堵住了嘴巴,再發不出聲音來。
  
  事實上也的確這樣,火源體,還是自然的源體,一旦開始融入,產生的能量變化就足以讓它全神貫注的去應付,沒辦法再說什么。
  
  “你要時刻保持最佳的戰力狀態,戥那邊的艦隊雖大,但可靠者幾乎沒有。”楚云升“喂”完小蟲子,便一步來到星墳之外,望著一光年之外的艦隊光跡。
  
  他倒是不知道,小蟲子最后還是“吐”出來了一點點,讓可憐巴巴等等好幾年的線體樞機,終于嘗到了源體的味道。
  
  墳外,確切地說,火蟲的腔體外,星環依舊十分的美麗,雖然不發光,看不見,但卻可以感覺到它環繞的壯觀。
  
  來到這里,楚云升便一級級地浮過星環的能級圈,在中間的位置停了下來,然后手指揮動,一道道能線便從星環中射出,打在不遠的半空中,像是電影一般地形成一個個畫面。
  
  楚云升位置不動,而星環一刻不定地轉動,且速度極快,能線射成的畫面便隨著轉動越來越多,直到一圈轉回后,整個星環的上空,都形成了環形的影射畫面。
  
  每一個畫面中都有一個生命在快速地演變中,后然有產生許多新的分支,即演變的可能性。
  
  不到一會,分支便越來越多,從星環中射出的能線幾乎穿滿了整個星空之墳外的球面。
  
  而楚云升還是懸浮在原來的位置,看著每一個從他跟前掠過的畫面。
  
  畫面里的生物卻并不是他,當頭第一個竟然是海國大殿主,然后是睥邁與刺惡,最后是拔異,再接著便是金甲尊者楚云升熟悉的源門。
  
  它們的生命形式,生命形態,以及生命狀態與修煉的境界,都一清二楚地作為原始的數據出現在最開始的畫面中,隨后,便發生變化,而這些變化的依據則來自于古書體系。
  
  其中,他會做一些修改,比如拔異的部分,古書體系并不完全合適,需要做出改動,但大的體系方向不變。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可能性產生的大量新畫面,順著分支蔓延,幾乎布滿了球面。
  
  然后,楚云升開始去除許多明顯正在走向死亡的分支路線,留下有所希望的畫面,繼續演變下去。
  
  這個過程持續很久,他一直靜靜地在原地看著,看著海國大殿主最終走向死亡,看著睥邁在無數的可能性中掙扎而死,看著刺惡數萬次而無一次成功的死去畫面,看著拔異的身體在一個個分支圖畫中分裂為碎片……
  
  最后,金甲尊者在最后一個畫面中老死,星環上空上一刻還在沸騰的無數畫面,這一刻,全都靜止下來,像是定格在星空之中一樣,失去了生命力。
  
  這個時候,小蟲子已經消化了火源體,楚云升動用星空之墳的力量,它自然是知道的。
  
  看著楚云升此時冰沉的眼神目光,小蟲子感到一絲擔心,而線體樞機則不知道為什么感到害怕,它對危險天生過敏。
  
  星環上,楚云升仍舊在看著那些不論怎么走,都走向死亡之路的分支路線畫面,最終都定格在一個個死亡的瞬間。
  
  一生被窮盡,卻找不到活路。
  
  許久之后,楚云升動了一下,布滿球面的定格畫面全部消失,隨后,小蟲子和線體樞機便有些預感不好地看到,在星環的兩級,升騰起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影。
  
  當兩個人影的最原始數據被確定后,畫面便立即清晰起來,小蟲子只看了一眼,便頓時緊張起來,甚至不敢再看下去……
  
  兩個人影都是楚云升,從生命體到零維,最開始的畫面一摸一樣。
  
  下一刻的變化,并沒有因為小蟲子的不敢再看而停止,立即迅猛地展開。
  
  楚云升仍然停留在原位,看著跟隨星環轉動而交替出現在他面前的兩個人影產生的延伸變化。
  
  第一個人影,人為排除其他任何影響,以最初的原始狀態,進入古書的體系,進行推演變化。
  
  而第二個人影,則復雜得多,尤其是零維的變化及其復雜,但卻楚云升生存在至今的情況一致,每一次經歷的每一個細節都體現在畫面之中。
  
  兩道人影延伸出來路線畫面開始瘋長,一元天,二元天……樞機……六元天……源門……八元天,九元天……
  
  此時,第二人影中的楚云升,在數不清的分支畫面中,都已經死了,無一存活。
  
  不論他怎么修改,不論他如何變動,最終都是死,和之前對拔異等人的推演一樣,人生被窮盡,卻無一活路。
  
  而第一個人影中的楚云升,還在一路奇特的畫面中演變下去,像是事先被剪輯好的電影,毫無差錯,從一元天到四元天,從樞機到源門,從源門的巔峰,飛向靈!
  
  變化的速度越來越慢,新畫面出現的時間間隔也越來越長,楚云升并沒有動作,而是小蟲子的星空之墳似乎已經承擔不住最后那瞬間的變化畫面所需要的演算能力。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畫面從緩慢的連續早已變成了很久才一次的跳變,而且還不是完成的變化,是從模糊再過許久才漸漸清晰。
  
  小蟲子似乎覺察到了什么,擔心地看著楚云升,默不作聲,而線體樞機起初雖然害怕,但也有興奮,要知道,這是楚云升在推演修煉過程,從樞機到源門是它現在就需要的,而從源門到誕靈,那幾乎就是億萬生命都夢寐以求的事情了。
  
  它能有幸看到,得到的好處,遠遠不是之前那點源體能帶來的
  
  但是,當它看到海國大殿主等人全部死路一條,就連楚云升自己都死了,便在內心中有著一絲絕望,這種提前看到人生盡頭的感覺,想想的話,十分的恐怖。
  
  然而事情并沒有到此而結束,還有一個人影畫面在繼續演化,起初它還是有些激動的,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絲光明,在絕望中看到了一絲希望。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它發覺小蟲子的異樣,想到了楚云升的神國前儲身份,想到了楚云升此時用的推演系統可能就是神尊留下的功法,再看向那似乎被剪輯好的畫面,看向畫面中那道即將誕靈卻似乎不祥地抖動起來的人影,線體樞機突然覺得極其的可怕起來!
  
  它似乎看到了什么秘密,讓它靈魂都不由得地顫抖起來,感到巨大的恐慌。
  
  所幸,就在它幾乎要溺亡于恐懼的時候,畫面突然坍塌下去,并沒有死亡,但卻無法再推演下去,星空之墳的力量還遠遠不夠。
  
  靜。
  
  安靜。
  
  星空,暗域,本來就極其的靜謐,而此刻,更加的寂靜,一丁點的聲音都沒有。
  
  線體樞機驚悸的心也漸漸地落了下來,那種幾乎將它溺死的感覺也消失了,那種可怕的異樣也沒有了。
  
  “典主?”小蟲子試圖安慰楚云升,但它不知道說什么,很多東西它也不懂,只是模模糊糊地感覺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楚云升回過身,冰肅的神情便已經消失,甚至還微微一笑道:“沒事,不用擔心,推演到的未來不一定是未來。”
  
  小蟲子認真地拼命點頭,生怕楚云升此時可能需要別人的安慰與支持,而它卻沒有讓楚云升體會到,同時心想,等典主歸位之后,就不用在意這些東西了。
  
  剛才就沒有歸位的變化出現,未來肯定不是這樣的。
  
  楚云升飛回星空之墳,看了線體樞機一眼道:“剛才你看到了不少,小蟲子那里都有記錄,你可以反復看看,爭取早點進入源門的境界,否則你就跟不上小蟲子和多一維的腳步了。”
  
  這還是楚云升回來后第一次與它說話,線體樞機趕緊道:“大人放心,我一定努力修煉。”
  
  小蟲子為了讓楚云升高興一點,便鄙夷地說道:“典主,它上次竟然和我說,它有點像蟲子呢,哼哼。”
  
  線體樞機頓時尷尬無比,有些話它可以無所顧忌地與小蟲子甚至那么笨說,但是不能和楚云升說話,這小蟲子一定是存心讓它難堪的,貝格麻麻!
  
  楚云升淡淡笑了笑道:“它可不是蟲子,但它的生命形態也很特別,至少除了黑暗生命群和你,我們的艦隊中還沒有能在星空中靠生命體飛得這么快的生命,也沒有靠生命體長度來保存命源的生命,不過就是膽子小了點。”
  
  線體樞機有些羞愧地低下“圓盤”,但它并不覺得膽小有什么錯,星空中的存活之道,就是遠離危險,不過,如果它現在沒事再逃跑,似乎也不對,有些糾結。
  
  楚云升接著向小蟲子道:“我要去艦隊一趟,你注意一下黑暗生命群的動向,如果發現,立即告訴我。”
  
  小蟲子有些驚訝道:“它們又要跑來了?”
  
  楚云升道:“我倒是希望它能來,一個靈是危險,兩個靈就是平衡了,我懷疑有一個靈占據了它們的身體,希望不是小長羽的靈主。”
  
  關于小長羽的事情,在楚云升從艦隊過來的時候就告訴了小蟲子,讓它提高警惕,此時,它便一閃念道:
  
  “希望是偽霸……”
  
  立方體中,聽完剛剛穿過氣泡世界過來的楚云升講述后,也同樣地說道。
  
  楚云升點了點頭,轉過話題,聲音有些低沉道:“誕靈的事情上出了點問題。”
  
  “什么問題?”五序問道,但卻并不在意,誕靈如果不出問題,那才叫問題,要不然,靈怎么會那么稀少?
  
  楚云升沉默一下道:“修煉之法的問題。”
  
  這一下,五序有些吃驚了:“怎么可能呢?你的修煉之法來自左旋神國的老神尊,難道……”
  
  它突然停住了,有點不可思議地看著楚云升。
  
  楚云升沉聲道:“是的,它也許不僅是修煉之法,還是別的什么,但我現在還沒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五序突然道:“一定要弄清楚嗎?”
  
  楚云升看著它道:“是,如果我從一開始就沒有偏離它,那么就不需要,因為那時已經遲了,但現在,必須弄清楚。”
  
  五序接著便說了一個看似無解的解決辦法:“或許左旋新神尊知道。”
  
  楚云升沒有否認,卻說道:“來不及了,或許還有一個辦法。”
  
  五序道:“什么辦法?”
  
  楚云升想了想,才說道:“想辦法讓拔異等人中的一個誕靈,一旦誕出,謎題或許就能解開了。”
  
  五序思索了片刻道:“你是說那些修煉了你的修煉之法體系的生命?想辦法讓它們誕靈,反過來窺視這個體系中秘密。”
  
  楚云升道:“我知道很難,我推演過,無論如何修改,它們都是死路一條,而我也是。”
  
  五序有些壓低了聲音道:“你覺得老神尊想干什么?”
  
  楚云升搖搖頭道:“不知道,不一定是它,還有其他人。”
  
  五序便不再說話,事情似乎越來越復雜,楚云升自然也有許多的事情不可能完全地告訴它知道,它僅憑猜測是無法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它知道楚云升為什么要將這件事告訴它,大概是希望它能提供一些幫助與支持,海國大殿主的未來推演都是死路,那就需要更多的新的嘗試。
  
  它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除非有卓爾人曾經誕生過靈,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卓爾人又怎么會落入到如今的境地呢?
  
  下一刻,它便隱約地猜測到楚云升的想法,估計楚云升認為,至少有一個觸及過誕靈的秘密。
  
  不過與其去追逐過去深埋在歲月中的秘密,不如找到一個靈主,它們以前就是這樣做的,所以才在偽霸的身邊待了這么多年。
  
  現如今,不但有偽霸,還有一個小長羽的靈主。
  
  只是想要從它們哪里得到信息,絕不會那么簡單。
  
  楚云升沒有在立方體中待得太久,航行還很漫長,要過很久很久才能到達夾角星系。
  
  “我要再回零維世界。”楚云升臨走前道:“看看能不能返回本體一次。”
  
  楚云升的本體在烏怒人的星艦里,為了安穩住烏怒人,也為了防止雪苑使的主子,他并沒有將本體要回來,就是要,烏怒人也不會給。
  
  不過它們可以不給,楚云升卻是可以過去,唯一的麻煩就是能不能找到返回的路。
  
  這幾年在氣泡的世界,他已經理清了周圍許多路徑與標記,再過幾年,未必不可能找到。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