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308 統治工具

^
  
  “你是靈,所以進不去……這個地方有些奇怪唉。”幼稚的聲音隨即又道:“哎呀,你有沒有什么遺言沒有?你馬上就要死啦。”
  
  威嚴的聲音本來就在慘然的撕裂當中,聽它這么說,頓時驚道:“怎么可能,我是靈……”
  
  幼稚的聲音似乎不耐煩地道:“靈有什么了不起嗎,快說,快說,還有什么遺言,不說就要沒機會了,你馬上就要死啦。”
  
  威嚴的聲音掙扎中怒道:“你死了,我都不會死!”
  
  幼稚的聲音老成地嘆氣道:“這么幼稚,真是拿你沒辦法了,等死了后悔沒遺言別怪我剛才沒提醒過你啊。”
  
  威嚴的聲音仿佛在巨大的痛苦中撕裂著,氣極道:“我死了,還怎么后悔?”
  
  幼稚的聲音似乎認真地想了想,才道:“也是,對你這樣的小生命,是這個死了就沒法后悔的邏輯。”
  
  這時候,冷冰的眼睛突地從楚云升本體中的黑色戰蟲中漂浮出來,在棺槨的狹小空間中,竟然不知道從哪里得來的力量,快速形成一個與楚云升本體比起來大約只有手指那般大小的戰身,俯瞰冷視著楚云升龐大的“尸體”道:“它不能進去,必須死在這里。”
  
  它指的自然不是威嚴的聲音,而是楚云升的本體。
  
  幾乎與此同時,從它微小的身體中,散發出一道道射線一樣的能量線,凌厲地掠向楚云升的本體。
  
  但這些來勢洶洶的能量線尚未到達“尸體”地面,便被一股來自尸體內的奇特力量吸走,消失得無影無蹤。
  
  接著便聽到幼稚的聲音仿佛很生氣般地道:“小眼睛,我已經和你說過多少次了?這是我的,我的!你要再敢攻擊,我就不客氣啦。”
  
  微小的身體絲毫不受它威脅的影響,馬上在棺槨內發起第二次強度攻擊,這一次,整個棺槨中都仿佛在尸體的地面上,醞造出狂風暴雨般的重壓,并且越來越強。
  
  幼稚的聲音驚訝了一聲:“你哪里來的力量?難道這里是你的老巢?”
  
  它說著,便從楚云升的身體飛出一道水波般的光芒,沒入在棺槨天空中的烏云之中,下一刻,狂風暴雨的景象旋即消散。
  
  而此時,威嚴的聲音還在苦苦掙扎,連話都說出來了,跟不要說參與這場尸體上的爭斗了。
  
  微小的身體不再有新的動作,冷冷地看著巨大的尸體道:“你到底是誰?”
  
  幼稚的聲音哼哼道:“不用你管。”
  
  只要冰冷聲音凝聚成的微小身體不對楚云升的本體攻擊,它似乎就不關系其他的事情,一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模樣。
  
  手指大的微小身體看了一眼被夾在尸體與戰艦之間此時又被空間撕裂的威嚴聲音影子,再俯視下來,冷冷道:“你比它更強大,卻不受入口的影響,你到底是什么東西?”
  
  幼稚的聲音像是不解地并邏輯奇特地道:“哎呀,你問我,我怎么知道啊?煩死了,你都能出去了,趕緊出去吧。”
  
  微小身體這時候語氣一變,看著威嚴身影的撕裂影子道:“不要我把它也帶出去嗎?”
  
  幼稚的聲音似乎頓時又有些客氣地道:“不用,不用,把它留在這里好了,反正它馬上就死了,出不出去都是一樣。”
  
  微小身體冷笑道:“你是擔心它出去后會追殺這具身體的主人吧?”
  
  幼稚的聲音奇怪道:“怎么可能呢,它不是參與過營救行動嗎,不會的,不會的,相信我。”
  
  微小身體道:“救過來再殺,自然是有目的與需要的,我現在沒辦法經過你殺了這具身體,就讓它出去殺吧。”
  
  幼稚的聲音嘆息一聲,有些不耐煩地道:“隨便你,趕快走就行,煩死了,擠死了。”
  
  微小身體便不再說話,不知道它又從哪里借來的強悍力量,似乎十分熟悉這里的規則與環境,直接拉起撕裂中的威嚴聲音影子,通過空間撕裂造成原本就損壞過的棺槨壞點,再次出現的“縫隙”,鉆了出去。
  
  在它帶著威嚴聲音影子消失后,幼稚的聲音長長地舒了一口氣,似乎很舒服地說道:
  
  “終于都走了,終于清靜了,哎呀,小石頭,現在就剩下我們倆了,我們要好好相處哦,不要亂動啊,聽話……哎呀,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努力騙它了啊,可惜沒成功,但那個靈出去了不一定能活啊,你主子,哎呀,不要亂動,哎呀!……”
  
  外面,扭曲的空間中,微小的身體將威嚴聲音影子用來自空間內的力量,直接扔出入口之外,而它自己則如魚得水般的鉆入深處,眨眼之間便消失不見。
  
  再外面,星空之中,黑暗的空間里,烏怒人的第二支新艦像是扭曲起來的畫面,擠入了縫隙之中,隨后那道縫隙漸漸合上,或許這個過程將持續很久很久,但它始終會不可抗拒地越來越小,無法再通過任何物體,直到完全消失得一干二凈。
  
  而被拋出來的威嚴聲音影子,卻仿佛不能直接存在于星空之中,或者扭曲空間的另外一頭,也或許是它的層次還不夠,出來的瞬間,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雖然它感覺到了巨大的屈辱,這種感覺很多很多年都沒有過了,但一旦出現,依然那樣的清晰與刺痛,仿佛扎入了它的靈魂一般,無法忘記。
  
  但是它最終忍住了這種席卷而來的巨大屈辱感,在消失的瞬間,通過秘法看到了遠處游弋的黑暗生命群。
  
  然后,在這種屈辱感挑起它過去的傷疤下,在它無路可走的情況下,在突發的未及安排的情況下,在生命岌岌可危即將死亡的形勢下,它決定冒險,“射”向黑暗生命群。
  
  “什靈尊,卓爾人,第一,95827……你們等著!”
  
  ……
  
  楚云升在零維氣泡世界中待了很久了,一直靜靜不動地觀察著,只有在這里,才能找到一絲誕靈的機會。
  
  從寒武人那里得來的透明罩體,此刻在氣泡的世界中,將其展現得一覽無余,不能自由進入氣泡世界,恐怕永遠無法看到它“結構”的一面,也就無法理解它能起隔離作用的原因。
  
  依舊是沉浮中無遠無近的氣泡海洋世界,此刻,被楚云升做過標記的本艦隊生命氣泡,仿佛都被一層屏障隔絕,而這些屏障如果相連起來,像是一個精密的蜂窩一樣,組成透明罩體的結構。
  
  用它,楚云升可以精確地控制在它覆蓋下的零維對外聯系,如果他再熟悉一段時間,精確地掌握罩體更加深度的作用,甚至可能可以給覆蓋的零維生命造成幻覺,而這些幻覺,則來自于他的制造。
  
  簡單地看起來,像是一種精神控制,但實際上,卻不知道高了多少等級,直接從零維對外的聯系中進行欺騙,讓人永遠無法知道自己到底看到的是一個鹿,還是一個馬,一切都由罩體的主人決定,讓它看到什么,便只能看到什么,哪怕它的眼睛前面就是一個巨大的鹿,也得是一匹馬。
  
  而這只是這個罩體顯露出來的最直接作用,其他用途,楚云升還在分析當中,需要不斷地嘗試。
  
  但至少有一點可以確定,它可能是一件“統治工具”,創造者未知,而被統治的對象,自然也不可能是平凡的生命,那就過于浪費了。
  
  如果與他本體中的另外一個罩體合并,或許還會發現其他新的秘密。
  
  在觀察與分析中,時間的流逝在氣泡的世界無法察覺,但楚云升一直關注著的黑暗生命群灰暗氣泡群,突然之間發生的一絲變化,讓他立即飛臨了過去。
  
  距離沒有遠近,因此他飛行也沒有時間衡量,只有事件的順序,等他到了灰暗氣泡群附近,便發現它們漸漸地開始有了顏色。
  
  他嘗試了一下,無法攻擊進去,便快速地后退,回到原來的位置。
  
  再然后,他迅速地將透明罩體對整個艦隊的籠罩收起,只剩下對小長羽零維的覆蓋,集中罩體剩下的全部力量,經過“漫長”的距離,悄然地覆蓋在灰色氣泡群上。
  
  因為隔的位置比較多,所以罩體在覆蓋它們之后,便無力再覆蓋其他,即使這樣,似乎也不能完全覆蓋住灰色氣泡群。
  
  但楚云升并不在意,悄無聲息地做完這一切后,便不再接近它們。
  
  他現在還不能完全掌控這個罩體,但他已經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除了靈生命,誰還能搶到黑暗生命群的“尸體”?而這片暗域,靈生命就那幾個。
  
  不管是誰,“炸彈”都已經埋入下去,即便未來能起的作用很小,但只要用在恰當的時機,就有一定出其不意。
  
  回到原位的楚云升,繼續觀察著氣泡的世界,像是什么都沒做過。
  
  誕靈的機會并非撞大運,需要日積月累的摸索,大量的數字在楚云升的空泡中浮現,排列,分析,然后消失。
  
  ……
  
  意意斯從劇痛中醒來,發現自己竟然還活著。
  
  在剛才的瞬間里,它以為自己真的要死了,那種感覺,像是要將自己撕碎成虛無,連一個影子都沒不會再有。
  
  然后,它便感覺星艦似乎出問題了,像是墜毀了,密封的隔離區撕開了一道巨大的口子,空氣大量地逃逸,自行機器正在試圖修復。
  
  &nsp;它爬了起來,穿上宇航衣,爬到了高處,那里已經有許多銀色軍團的人,通過這個口子,看著外面陌生而黑暗的世界。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