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295 厲害的人物

^
  
  在這顆補給的星球上,能夠讓五序感到吃驚的東西很少,基本上沒有,即使是上一次發現仿造的禁設之武,它也只是奇怪于到底是誰殺了死于劍下的卓爾人士兵。
  
  如果條件再放寬一些,最近能讓它吃驚的事情,那么除了95827和無上科技之外,便沒有了,即使是越來越讓它感到狡猾卑鄙的偽霸,最多也只能勉強在它眼中算上半個就不得了。
  
  但它現在很明顯地吃了一驚,并且連同楚云升也吃了一驚,事情就非同小可了。
  
  而事情是這樣的
  
  楚云升與五序商量局勢的同時,也沒有放松對門的檢測,加上713程式,一共起碼有上百個來自立方體的程式,對門各個方面的一動一靜進行嚴密地掃描與分析。
  
  門打開之前,并無異樣,門打開的一瞬間,也無“異樣”。
  
  依舊是布滿塵埃的狹小空間,與第一道門打開后的場景并無二致,讓人第一眼看過去,要么覺得第二道門打開失敗,要么就是第二道門的后面依舊是這個狹小空間,沒有什么玄機。
  
  至于為什么還會有一道門,那或許就是惡作劇一樣的事情了,或者是更高等的生命,用更為高端的手段或技術所為,讓低于這個水平以下的人,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
  
  如果僅僅是這樣,楚云升不會驚訝,五序更加不會,反而立即就會進行分析,分工合作,以最快的速度,在最小的時間內,爭取判斷出其科技或能力的層次。
  
  狹小的空間是一個封閉的“暗體”,不發光,也沒有什么輻射,要“看到”里面的東西,就需要外面的光線射入,或者探測波進入。
  
  這個過程是以光速在一瞬間完成的,但它在最小時間單位的尺度上,的確是順序并存在著的,先進入,再發射,再被接收,等等,一系列的過程。
  
  于是,這里便出現一絲詭異的情況。
  
  看起來,探測器與“眼睛”接收到第二道門后的場景與第一道并無二樣,甚至根本就是同一個。
  
  但在“視覺”上,或者探測器對其的空間定位上,卻出現一絲微小的偏差,并且這種偏差正在有放大的跡象。
  
  形象地來說,當第一道探測波進入第二道門之后,并不是沿著原來的路徑前進,而是在一個微小的錯位上,平行地“折射”過去。
  
  顯然,它遇到了什么東西,才產生了這種奇特的現象,但這個“東西”在能看到的門后卻不存在
  
  而與此同時一起進入的洞穴反射光線,則以光子的粒子性第二道門后的這個東西隱約地揭露出來一角
  
  進入門后的光子雖然依舊是特性一樣的光子,但似乎已經不是原來的光子了。
  
  楚云升與五序在驚訝中相互對視了一眼,沒有說話,兩人迅速地各自行動,楚云升立即張開手,從洞穴的地面上凝聚起一道由塵土組成的條體,并馬上操控著它向門后飄飛過去,而五序則退后一步,在一側的洞穴中,快速建立兩道門后的空間分離模型。
  
  此時已經有上千個程式不斷地掃描與分析著,從虛擬的模型上看,由塵土組成的條體,在進入第二道門后,便神奇出現在第一道門后的空間中,與剛才的光線與探測波進入后的情況仍然一樣。
  
  等條體完全進入后,楚云升回頭看了一眼,五序沒有說話,表示無法分析,且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這時候,楚云升突然做了一個驚人的舉動,身體飄飛起來,迅速接近打開的第二道門!
  
  五序頓時又是一驚,剛要說話阻止他進行冒險,但立即就想到楚云升還有進入零維世界的本事,一旦遇險,也有辦法回來,想來是慎重考慮過的。
  
  洞穴的門口,首先穿過去的楚云升伸出的手,接著,他自己都可以清楚看到,自己的手在錯位的空間中平行地出現。
  
  然后,他揮動了一下,并無障礙,錯位平行的手,也神奇地跟著揮動。
  
  接著,楚云升在門口停了一下,給五序一個開啟所有監測的準備時間,便飛入第二道門之后。
  
  另外一邊,五序打開所有系統,嚴密地監測著此刻的每一個細節!
  
  時間上,幾乎沒有停頓,消失的楚云升在下一刻,神奇地出現在第一道門后的狹小空間中,而不是第二道門的后面。
  
  “檢測到了!”
  
  五序突然道:“是重建,你原來的身體消失了!”
  
  楚云升從門后走了出來,目光微微沉起道:“沒有消失,我感覺就在第二道門后的空間里。”
  
  “你看到了什么?”五序在外面檢測不出來第二道門后的空間,也就無法知道里面的情況。
  
  楚云升回憶了一下道:“沒有,我的意識可能無法停留在那里面。”
  
  “到底是什么東西?”五序也不解了,有些茫然道。
  
  楚云升目光微沉,大約過了幾秒,他取出已經融入他身體的紫氣之劍,道:“你退后一點,準備好發生意外的情況。”
  
  接著他將重新凝聚起來的紫氣之劍一抹劍尖,送入第二道門后,然后迅速地穩穩地停下,沒有再繼續前送。
  
  這時候,第一道門后的錯位空間中,消失于門前的劍尖,卻沒有再出現!
  
  “小心了!”楚云升提醒了一聲,然后以極為細微與緩慢的速度,向后抽出那一絲的劍尖。
  
  緊接著,物質湮滅的巨大能量從劍尖上爆發開來!
  
  如果五序與楚云升沒有準備,這一絲劍尖抽出而造成的物質湮滅能量,足以將洞穴上方的整個地殼都掀翻!
  
  壓制住湮滅能量爆發后,五序那邊時刻監測的結果終于出來了反物質湮滅。
  
  反物質并不是什么神秘的東西,地球人通過粒子加速器不斷轟擊,早能夠人工制造出反粒子。
  
  星空戰爭中,也有一些種族制造出它們為武器,更不足為奇。
  
  五序就自然也不會驚訝于反物質,但它此刻眼中的驚訝卻并未消退,反而更強,看著楚云升,像是尋求確定或支持道:
  
  “反空間!?”
  
  在無數解釋宇宙起源的模型之中,大爆炸的模型即便是地球人也是知道的,而且也是得到認同最多的模型之一,但和所有模型一樣,它也仍有著許多無法解釋或者自洽的地方。
  
  其中之一,便是如果宇宙誕生于空無世界中的一次量子潮汐大爆炸,那么在爆炸之后,應該誕生等同數量的正物質與反物質。
  
  于是矛盾便產生了,在大爆炸接下來的極端時間里,高能輻射下,正物質與反物質將會相互湮滅,直到消失的一干二凈。
  
  然而事實卻是并沒有一干二凈,所以才有了現在的“宇宙”,現在的星空,現在的恒星,以及現在的生命它們都是那次大爆炸中剩余的極其微小的一部分,大約億萬分之一都不到的沒有湮滅的殘渣組成。
  
  一個解釋是微小不平衡,宇宙先生的“手”當時很傲嬌地“抖”了一下,造成大爆炸后產生的正物質數量微微多于反物質,也就是宇稱不守恒現象。
  
  但這個解釋無法解釋宇宙先生的“手”為啥會“抖”?或者說,宇稱為什么會不守恒,本質的原因是什么,不知道。
  
  于是,便也有了許多其他的解釋,其中一個便是宇宙中存在大爆炸時期便產生的反物質恒星之類的東西,許多種族都在找,卓爾人也找過。
  
  還有一種假說,認為存在大爆炸之后撕裂空間的反空間存在,沒有湮滅的反物質都藏在這里面,等待著哪一天,有一個種族來發現。
  
  然而,即使是神國的老神尊,一生都在試圖追上光的盡頭,想去看看宇宙誕生的最初那一刻到底發生了什么,但也很遺憾地沒有成功,就不要說其他人了。
  
  然而假說是一回事,看到的東西又是另外一回事,即便真的看到了有一顆反物質組成的恒星,也未必就能真的證明其理論的存在,除非還能夠找到全宇宙的所有反物質,然后計算一下質量,看看是否與正物質相等而在此之前,這顆被發現的恒星則很可能是人造的!
  
  假說未必能夠解釋宇宙,但卻可以用來制造武器,比如烏怒人的寂冷炸彈,又比如死亡艦隊的小撕裂。
  
  因此,楚云升與五序看到的這個疑似反空間,不能證明哪一個理論,卻可以確定,這很可能是那個殺死卓爾人士兵的兇手所制造出來的東西。
  
  它有辦法人為地制造出一個,由第一道門后的狹小空間影射出來的反空間,疊加在門的后面!
  
  同理,反過來看,它就能力打開一個其他的反空間!
  
  在它制造的獨特反空間里,不論是光線的光子,還是塵土組成的條體,以及楚云升的身體,進入其后,都無法以正物質的形式存在,但又不能在封閉的反空間中憑空創造出它們的反物質結構,于是,在第一道門后,與它形成映射的正空間里,便出現了它的反反物質。
  
  因此,無論是從光線發射上,還是探測波上,所看到的最終都是第一道門口面的東西。
  
  &nbs;唯有紫氣之劍沒有在第一道門后重建,說明在它的內部,有東西與它形成了平衡,或者守恒這后續就涉及到它里面的秘密。
  
  “如果真的是反空間的話……”五序目光一動,沉聲道:“我們的時間就不多了,馬上就要撤離!”
  
  它所謂的時間不多,只是相對于卓爾人的時間度量,并非類荑人在方明成的影響下所沿用的地球單位標準。
  
  因此,楚云升也沒有立即離開,而是靜靜地站在打開的第二道門前,沉思片刻,道:“現在我們起碼知道雪苑使主子的人到底拿走什么了。”
  
  五序明白了楚云升的所指,道:“如果是反空間,就一定是制造,或者支撐反空間存在的東西。”
  
  楚云升肯定道:“是的,但它們還留下了一點支撐殘余,就等著我們來打開第二道門,然后消耗掉這點殘余,利用正空間與反空間湮滅下的巨大撕裂,做一個觸發式“炸彈”,給我們一擊重創。”
  
  五序已經計算了撕裂的威力,在洞穴一側的雙門模型中展示道:“這顆補給星球,以及周圍幾光年內,都將遭到滅頂之災!”
  
  楚云升沉默了一會,然后淡淡笑道:“它們當中看來的確有一個厲害的人物。”
  
  五序接著說道:“東西被它們拿走了,我們就不能知道反空間里面到底是什么,不管怎樣,這次行動都算是沒有成功,你想辦法延遲一下正反空間湮滅,我馬上組織撤退。”
  
  楚云升看著空間撕裂中的星空演化模型:“你把這里的情況一并發給戥,它現在忙得厲害,要調動這么多的艦隊,需要知道第一線的情況。”
  
  接著,他又看向第二道門,道:“無論如何,雪苑使主子的這支艦隊,我們將來一定要找到,當年它在地球上通過各種方式影響,就在尋找反世界反空間入口,必定有著巨大的秘密。”
  
  當年,金陵城的消失,與冰火兩族企圖強行打開反世界的入口,有直接的關系,如果不是那一次消失,楚云升甚至可能會走上另外一條道路。
  
  許多事情雖然的確是必然的,但偶然的影響,從來也都是巨大的。
  
  金陵城回來后,北極一戰之前,丁顏也沒有確切地告訴過楚云升,它們去過的地方到底是什么地方,只說過那是一個荒蕪與死亡組成的可怕世界,甚至還遇到過一個迷惘的巨人。
  
  但丁顏自己知不知道,就不能確定了。
  
  兩道大門后的空間錯位還在擴大,這是支撐疑似反空間存在的殘余力量正在消退的跡象,一旦完全錯開,便是巨大的湮滅,隨之而來的還有空間的撕裂,數光年內的一切物質都逃脫不掉。
  
  五序與楚云升分工之后,便“信任”地離開了,火速趕回星空。
  
  楚云升則開始一系列的重新計算,有著713程式的協助,計算的速度非常快。
  
  不到片刻,基于他自身能力以及整個艦隊能力的條件下,可以延緩正反空間湮滅速度的上百個模型便一一陳列出來。
  
  在當中選擇了一個最佳的組合模型,楚云升便再次使出紫氣之劍,不過這一次,并沒有凝聚成如剛才那樣的真實劍形,而是一道道紫芒在洞穴中交錯閃爍。
  
  首先是可以禁錮空間的第二劍式,然后是一道道穩固的符文,跟著便是四劍式連貫,但其中的順序被他修改了一下,將循環與突出的中心更改為第二劍式,再接著,便是從星空的艦隊中借用能量……
  
  在戥與五序組織撤離的過程中,他將一直需要留在這里,一刻不停地延遲著湮滅,不能離開,直到“爆炸”之后,再從零維世界逃走,返回艦隊。
  
  不過在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已經用模型將每一個步驟細化到精確的地步,不需要他在投入再多的注意力,五序新打造的卓爾人生命體,對自身的能量控制也可以程序化,剩下的精力,還可以讓他通過洞穴中的虛擬通信,與外界進行聯系。
  
  但他首先與洞穴中的另外一個極美生命說道:“713,你也需要撤離,五序會安排你的組件進入立方體。”
  
  那極美生命似乎毫無波動道:“你們沒有這個權限。”
  
  它只是程式,對危險只有警報等級,與處理方式,對生死就更沒有感覺,要移動它離開類荑人星球,必須有當初建立它的最高權限。
  
  “是沒有。”楚云升話鋒一轉,連接上五序道:“它不能留在這里,它組件中的歷史記錄里有我們需要的東西,你想辦法將它強行帶走。”
  
  五序馬上回復道:“已經在檢測了,你放心,我有辦法。”
  
  虛擬投影中的另外一側,如今艦隊的三大“巨頭”之一,戥的影子也出現了。
  
  他已經看過五序發來的情報,慎重說道:“我建議小蟲子就不要回來了,在遠距上,和我準備一次“彈射”,當然這項技術還不成熟,彈開后,我們各自的位置也不能確定,但萬一我們不能及時逃離波及區,這是最后一個可以救命的辦法。”
  
  楚云升道:“可以,你去安排,這里交給我,外面交給你們,另外,五序,類荑人我要全部帶走,這件事沒有這么簡單,尤其是最后的兩個皇族,讓他們保護好,不能死了。”
  
  五序道:“明白,我已經讓12190正在對比它們與戥帶來的地球荑族人,分析結果隨后再告訴你。”
  
  楚云升想了想道:“我曾讓方明成在這顆星球上暗中調查一些事情,他的報告還沒來得及細看,你可以檢查一下,如果他發現了什么特別的地方或東西,也一并帶走。”
  
  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能毀于正反空間的湮滅,這點時間,相對于幾光年的航程,不過九牛一毛,時間上勉強還是來得及的。
  
  五序沒有反對,正在著手星球撤退計劃,而戥則肩負著龐大艦隊再度起航的方向、順序、路線等等復雜的重任。
  
  目前,消息還僅限于他們三人知道,一旦行動展開,總有人能猜到一點,能否控制住艦隊,就要看戥的了。
  
  各自任務分派完畢后,楚云升向戥道:“我現在有些時間,你讓睥邁連接通信過來,爭取讓他早一點破入源門之境,我們的實力,仍然太弱。”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