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287 末日來臨

^
  
  當然,如今,科里明也回憶不起來了。
  
  但自從一代偉人方明成,在幾百年前,和當年退位女皇那起神秘失蹤事件一樣,也神秘消失后,這數百年里,使者團的后裔們一代接著一代,漸漸地牢牢控制了科技輸出的大權。
  
  按照他父親的說法,那女孩再聰明再出色有什么用?科技標準部的一個公式就可以讓她花掉一輩子的時間去理解,等到她耗盡心血研究到年邁的年紀,科技標準部的下一個公式,瞬間就能將她打回三歲時的知識狀態!
  
  科技標準部到底有多少公式與理論,沒有人真正的知道,經過數百年的封鎖,使者團后裔已經形成一個巨大的利益團體,控制著這個星球上一切領先科技的輸出,只要他們愿意,他們可以讓一個乞丐,在下個月,憑借最新的科學技術,一舉成為首富。
  
  但他的父親卻認為這是皇室貴族能夠得以保存下來,并且日益壯大的原因,在他父親的理論中,如果沒有皇室貴族的堅守與存在,使者團后裔便無人能夠約束,一家獨大,統治這個星球每一個角落,到那時候,說不定科學就完全停止了!
  
  然而矛盾的是,皇室貴族與使者團后裔在利益上相互爭斗的同時,也不斷地聯姻,相互滲透,正在漸漸形成更大龐大與可怕的階層,更加的復雜,用他庸俗的父親經常教訓他的話來說:
  
  “你以為這一切都很簡單嗎?”
  
  在他父親的理論中,未來兩極分化還要更加嚴重,一旦皇室貴族與使者團后裔相互滲透的新階層融為了一體,就是一個新的格局時代,平民將像垃圾一樣存在,他們家族身負皇族血統,擁有先天的絕佳條件,為什么自毀前程,娶一個毫無用處的平民女孩進入家門!?
  
  科里明也不得不承認,在很多事情上,他的父親是對的,他是錯的,如果未來也如父親所言,那么他其實是很失望的,感覺他再怎么努力,還不如他的血統遺產。
  
  當然,他現在也隱隱地發覺,自己的能力也的確不怎樣,雖然他還有一絲僥幸地不愿意承認。
  
  不過,對于觀察星空的工作,他一直做的不做,一絲不茍,認真地完成每一個操作規定與要求,這反而讓他父親有些失望,他父親更希望他多多參加上層的交際與宴會,而不是整天像那些平民一樣,趴在工作臺上,得個什么嘉獎,升個什么職位,就以為取得了什么了不起的成就。
  
  當然,除了實習女孩這件事外,他父親對他其他方面也沒有什么太多的不滿,甚至還說,在他這個年紀,他父親還整天花天酒地在外面瞎混呢,讓他不用擔心,作為貴族,一旦認真起來,起點、資源與成就遠不是那些平民可以相提并論的。
  
  科里明從小便反抗父親的那套庸俗理論,所以他認真地工作著,即便是代班,也是一樣。
  
  按部就班地完成了上一個既定的觀察程序,他將天文射鏡調整到下一個程序,追蹤十七年前就起航的深空載人探險飛船最新的情況。
  
  大約在三十一分鐘零三秒后,他一下子從工作臺上向后彈飛開,表情十分的凝重。
  
  他一共楞了三秒種的時間,然后急忙飛快地檢查自己的觀察步驟,以及自檢天文射鏡的儀器故障。
  
  一分鐘二十七秒后,他懸浮在工作臺邊,重啟了程序,眼睛緊張地盯著屏幕。
  
  十秒鐘后,他顫抖地向總部發出第一道信號:“1378號深空載人飛船消失!”
  
  十六秒后,他臉色極度蒼白地發出第二道信號:“已確定,未收到船員任何遇險信號。”
  
  二十九秒,他渾身冰冷地看著屏幕上已經越來越清晰與放大的信號,發出第三道加急信號:“1378號飛船疑似被未知光線攻擊,消失!”
  
  四十一秒,他驚懼地在屏幕上,看到最新的探測信號,目瞪口呆從黑暗的深空中,鉆出一支龐大無比,速度超出想象,不可思議地先進的巨大艦隊!
  
  他顫抖地按下一個位于工作臺很邊緣的按鈕,發出千年來都未曾用到過的最高等級警報信號!
  
  此時,以十分之一光速飛行的1378號飛船已經被擊滅約一點七年,以接近三分之二光速飛來的強大艦隊,距離星球不足兩光年,并且正在從慣性沉默航行中開始加速,而以全光速進行的襲擊,可能就在下一秒提前抵達星球!
  
  警報聲在第39號太空站尖銳的響起,科里明從巨大的驚恐中慢慢地恢復過來,機械地完成著培訓手冊中一般人都不會去細讀的最高危險處置步驟。
  
  他是一個普通的人,正因為普通,所以他按部就班地將手冊老老實實地背了下來,而不像其他人那樣能通過就丟到了一邊。
  
  完成了最后一個步驟,向深空發出一道以方明成語言組成的求救信號之后,他便被十分照顧他的副站長找到,給他的臨時特權逃離太空站。
  
  此時,1387號飛船消失,強大艦隊來襲的消息已經傳遞到高層。
  
  但39號空間站上的逃生船并不足夠所有人逃離,而更大的運輸船還在地面尚未返回,能夠逃走的不足百分之一的人。
  
  他的皇族血統遺產,以及他父親的人脈,讓他幸運地成為了這百分之一人中的一個。
  
  這一刻,如千年之前,末日再次來領了!
  
  他忘記了繼承皇位卻被史學家嘲諷的祖先,忘記了父親的庸俗,面對那只強大到不可思議的艦隊,只剩下不可抑止的恐懼,拼命地朝著逃生船艙飛去。
  
  半路上,新的信息傳來,外圍的警報站被擊毀,一下子加劇了所有人逃生的欲望,全都不顧一切地沖向逃生艙。
  
  到了艙門口,距離他們空間站不足幾萬公里的太空港被擊中!
  
  碎片波及流,朝著他們蜂擁而來。
  
  39號空間站開始偏離軌道,然后撞上了一塊不知道又哪里飛來的碎片,再次劇烈震蕩。
  
  驚慌失措的人群擁擠在一起,沖向艙門,安全方位自行武器開始射殺無權限登入逃生船的人。
  
  這個時候,科里明從自己宇航服系統中,聽到總部的一道信息,現在只剩下他們39號太空站還存在,其他太空站均被擊滅,要求他們做最后一次觀察,確定來襲強大艦隊的細節。
  
  那一瞬間,他猶豫了,除了他之外,今天還在空間站的最后一個觀察員,剛剛已經被射殺在槍口之下,如果他不回去,其他人去了還要先熟悉系統,即便有著自動化的程序,但總部的一些細節要求,還需要人為去完成。
  
  去,還是不去?
  
  他是可以不去的,因為他已經在艙門口了,而且有資格進入逃生船,不會被射殺。
  
  下意識地,他終于想了自己的那位孱弱祖先,但此時的羞愧,在巨大的生命恐慌對比下已經微不足道,不足以讓他沖動一次,為了往日那種幻想而返回觀察艙。
  
  短短的時間中,他想了很多很多。
  
  如果他不去,總部無法得到最后一次的細節信息,接下來的行動可能就會出現偏差,他的父親,他的母親,也可能因此而死亡。
  
  如果他不去,或許就會因為一個細節,整個星球面臨滅頂之災。
  
  如果他不去……
  
  雖然他討厭庸俗的父親,但不等于他愿意看著他們就這樣死去。
  
  擁擠中,他又看到了人群中的那個實習女孩,因為自動武器的射殺而不敢再過來。
  
  于是,他做了一個驚人的舉動,將自己的權限轉移給了那個女孩,然后迅速返回,拉著震驚望著他的女孩,沖向尸體橫飛的艙門。
  
  女孩以為科里明不知道她沒有權限,想拉著她搶奪一條路逃生,而自己要被射殺了,甚至閉上了眼睛,但下一刻卻發現安然地進入了逃生通道,而科里明確留在了外面。
  
  女孩一下子明白了什么,猶豫了一下,便馬上要把他換回去,不管她和他關系如何,她始終是個善良的人。
  
  但她的手,立即被最后一個沖進來的人牢牢抓住,是太空站的一個頂尖年輕人才,雖然也是平民,但是光芒四射,天才橫溢,也正是女孩真正崇拜仰慕與喜愛的人。
  
  透明的艙門在下一瞬間關閉,透過窗戶,科里明有些傻眼地望著緊緊抓住女孩右手的那個最強競爭者,心里說不出來的滋味,他覺得似乎干了一件極其愚蠢的事情。
  
  但他還算堅強,也有些清醒,知道自己的真正任務還沒有完成。
  
  最后看了窗戶對面手抓在一起兩人,科里明咬了咬牙,回過身,沖向了觀察艙,聯系總部……
  
  18號太空港的碎片流終于到達,洪水般地沖走了一切。
  
  科里明將最后一道信號發射出去,然后閉上眼睛,等待死亡的降臨。
  
  然而許久后,他重新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還沒有死。
  
  觀察艙連著空間站的一部分,帶著他飛向了宇宙的深處,距離星球越來越遠。
  
  他兒時的夢想便是探索星空,找到一個有偉人方明成說的有陽光與藍天而不是黑暗與冰冷的世界,沒想到在今天,以這樣的一種方式突然降臨了。
  
  在觀察艙的下方,他幸運地發現還連著一個物資艙,意味著他的死期被推遲了。 br/
  
  孤獨的船艙中,他望著越來越小的星球,腦袋一片的空白,庸俗的父親,寵愛他的母親,此時,在他眼前浮現,卻再也見不到了,他甚至連一句話也來不及和他們告別。
  
  宇宙,極其遼闊,他的生命被物資限定了時間,漂流向無人知曉的地方。
  
  ……
  
  科里明漂流的方向深處,立方體中的五序,暗艦中的戥,以及許多極為先進的戰艦,幾乎同時,收到來自補給星球的一道求救信號。
  
  有人竟然敢動它們預定了的“蛋糕”!
  
  ***
  
  第二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