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3)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3)     

黑暗血時代1286 皇室血統

^
  
  科里明無疑身負皇室血統,雖說到了他這一支,這一代,已經非常稀薄了,但出生證明上,分明與確鑿無疑地顯示著他是一個毫無疑問的皇室后裔。
  
  然而他并不覺得有多么的驕傲,他的祖先,那個后來在女皇宣布退位后,終于繼位成功的皇帝,從那個時代起,就因為懦弱的表現而被貴族們所鄙視。
  
  現在,隨手翻看一本普通版的史書,翻到一千零三十一年的那一頁,依舊能夠看到史學家們刻薄的嘲諷:
  
  “……它們來了,在戰爭中,在大炮的轟鳴中,如傳說中的那樣,降臨在人間,皇帝陛下,不,當時皇帝還是親王,瑟瑟發抖地躲在了地下……”
  
  每次看到這些文字,他都感到萬分的羞愧,以至于他都不想再讀下去。
  
  從小到大,他的成績都很平凡,各門功課也都很普通,他也努力過,但仿佛智商上總有一個上限,讓他無可奈何。
  
  不過即便普通,他的父母也滿意了,他父親的教育成績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而他普通的成績中只有一個小小的污點,那就是中世紀歷史的成績,得了他普通至今的人生中唯一一個不普通的成績差,但是,為此他的父親不但沒有責罰他,甚至還似乎松了一口氣……
  
  然而,無數次,當他面對那扎眼的文字時,他都望著遙遠的星空在想,如果當時是自己,他一定有勇氣與臣民們站在一起,面對那未未可知的危險。
  
  可惜,他生在一千年后的今天,永遠不可能再有那樣的機會,而且他也只是一個后裔,血統稀薄的后裔。
  
  但平凡而普通的人生,以及皇室的血脈,讓他每一次睡前都忍不住幻想,如果他穿越回一千零三十一年前,成為他的祖先,一定如何的勇敢,一定如何的智慧,帶著臣民們開創一個更加偉大的時代,受到那些刻薄的史學家們集體的驚嘆與膜拜……
  
  就是這些幻想,給了他在普通的自己身上找到了一些力量,讓他覺得憑借自己的能力,在教育階段結束后,一定可以謀求到一份令人羨慕的工作。
  
  他的確這么做了,很酷地拒絕了讓他覺得庸俗的父親,來到一個陌生的新型地面城市,準備開始他理想的人生,然而卻碰得頭破血流,最終在一個個小辦公室里,因為再也忍受不了上司視他如垃圾般嘲諷,終于熱血上腦,體現了一回皇室血統的傲骨,憤然辭職之后,卻發現自己竟無家可歸沒有及時繳納租費,他被城市容納第七百零一街道管理處驅逐了。
  
  至今他還記得,在那個寒冷的夜晚,靠著借來的路費,提著沉重的行李,回到家門口的那個又餓又冷的他,看到母親驚喜地從宅院大門沖出來的時刻,他哭得稀里嘩啦,而在這之前,他覺得男人是不該哭的。
  
  僅僅三天后,他的那個整日將血統論掛在嘴邊,庸俗不堪的父親,就給他在帝都用著他祖先的遺產血統與人脈,找到了一份無數人一輩子都無法得到的工作,進入到最為最為富庶,以及擁有最高地位與權力的太空部,成為了一個令人羨慕且前途無量的太空觀察員。
  
  并且,不久后,他就得到了一次復仇的機會。
  
  嘲諷與挖苦過的他的那個上司,因為事務上的關系,膽顫心驚地拜求到他所在的部門,在太空部威嚴的會議室打開的那瞬間,他的那個上司臉色的表情精彩極了,讓他從來沒有過地感到一種淋漓的快感!
  
  但他并沒有就此臣服于父親的理論與庸俗之下,依舊激烈地對抗著,因為他喜歡上了一個新來的實習女生。
  
  帝都第一學府,方明成大學的優等生,一個教育所有階段,包括被譽為天下第一學府方明成大學階段,各科成績幾乎都是滿分的天之驕子,一個擁有所有人類荑族人清秀與美麗優點,一個善良而又聰慧,讓幾乎所有見過她的未婚男性,都充滿征服幻想的女孩。
  
  他的競爭者很多,多得數不過來,從來沒有過的激烈,同時又極其矛盾的幾乎沒有競爭者,因為,她是一個來自平民家庭的女孩,他的無數競爭者也基本來自于平民,像是一條鴻溝,將他與其他競爭者分在了操場的兩邊。
  
  他庸俗的父親,激烈地反對著,絲毫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雖說也有一些落魄的小貴族,甚至是大貴族,與平民通婚,但那都是個例,很少,并不普遍,而他卻擁有著最為高貴的皇族血統,哪怕那個女孩再優秀,在他父親的眼里,都是褻瀆與污點!
  
  他父親給他安排的未來妻子,是來自千年前星空使者的后裔,其祖先是被一個使者收養的類荑族人。
  
  掌控著權力的貴族后代與掌控著知識來源的使者后裔結合,才是最為完美的結合,就是當今的皇室正統也不例外,這是他們的榮耀、權力以及義務。
  
  他的父親能夠容忍他得到差的成績,能容忍他在外胡鬧而遭受挫折之后落魄地返回家中,但這一次,絕不容忍他要娶一個平民的女人進入他們的家族。
  
  如果麻煩僅僅來自于他的父親,科里明還不至于頭疼,從小到大,他已經習慣于與自己父親開展各種斗爭,彼此之間都很了解,知道對方的軟肋,懂得怎樣對彼此進行致命一擊。
  
  真正的問題在于,新來的實習女孩并不喜歡她,很明確地拒絕了他的一切追求,但他也并非沒有了最后的希望,這絲戲劇性的希望,竟來自于女孩的父母。
  
  在得知他的血統與身份后,女孩的父母便非常希望能夠促成他們,以至于女孩的親戚們都形成了戰略包圍圈,恨不得馬上就見到兩人立即成婚,對他極度的歡迎!
  
  于是,便形成了現在的怪圈,他喜歡這個女孩,但女孩不喜歡他,他的父親極力反對,而女孩的父母卻非常支持。
  
  他每天都在這樣的煎熬之中,他有信心最終擊敗自己的父親,但女孩的父母并非狂熱的親戚們,雖然很支持,但依舊尊重著女孩自己的最后選擇。
  
  家庭的戰爭,使得他搬到了太空部于外太空的太空站宿舍,因為不想回去,要堅持著與父親的拉鋸戰冷戰,他頻繁地幫其他的同事代班,打磨無聊的時間,因此,最近還得了一個工作積極的表彰。
  
  今天,本應該是他休息的時間,但和往常一樣,他代替了一個趕著返回地面參加宴會的同事監察星空。
  
  宴會在皇宮外的一處花園廣場舉行,主題是紀念第一臺蒸汽機的誕生,廣場上聳立著保存至今的珍貴的第一臺蒸汽機,宴會圍繞它舉行,有些復古的味道。
  
  他也受到了邀請,是有資格去的,但他在試圖邀請新來的實習女孩作為女伴卻沒有成功后,又怕遇上自己的那個逢宴必到的父親,便沒了興致,覺得還不如從太空望遠鏡中,看看美麗的星空。
  
  他熟練地打開操作臺,進行例行的程序,掃描附近的星空,以及仔細地記錄下來,并隨時向總部匯報異常的情況。
  
  這項工作因為新探域56號探測飛船在幾十年前,成功地從三光年外的一處科考點返回后,便加強了一個級別,成為重要的觀察點之一。
  
  現在則更加的繁重與重要,十七年前,第一個最先進的深空探險飛船發射起航,目標是十光年外的未知世界,船員一共九人。
  
  這艘探險飛船的一個主要任務,是在十光年外建立安全警報體系,一旦發現危險,能夠提前給星球發回警報,爭取到十光年距離的空間與時間。
  
  星空充滿危險,從使者們來到后,就一直成為懸在所有人頭頂上的利劍,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歷經千年的安逸與穩定,許多人已經漸漸忘記了這種危險,即便清醒的人,也認為至少在短時間內,不可能發生,繁榮與安全起碼還要再持續一千年。
  
  而實際上,科學的進步,最少從萬有引力的公式起,就漸漸地陷入了一種怪圈,沒有恒星,沒有公轉,甚至沒有天然衛星,人們觀察不到可以有力地證明引力公式正確性的天體現象,而觀察太遙遠的恒星系當時的技術又不夠,只能抽象與機械地理解公式,不能從實驗中觀察而證明理論正確與否。
  
  方明成說,那是引力的公式,那便是對的,是真理。
  
  事實也證明,的確是對的。
  
  帝都中心,屹立了數百年的使者群像中,最高大巍峨的方明成雕像,就是人們對這個時代偉人的最大敬仰與崇拜,感激他以及他的同伴,給人們帶來了知識,驅逐了黑暗與愚昧。
  
  科里明出生在帝都,自然經常見到這尊雕像,而據他的那個庸俗父親說,在皇宮的里面,還珍藏著當年的那個女皇親手繪畫下的星空種族真身,非皇族直系人員,都是見不到的,他也沒有見過,不知道真假。
  
  只是聽他的父親和父親的朋友閑聊過,說畫上的星空人很美很美,那個朋友甚至還很小聲與猥瑣地說了一些以他當時的年紀聽不懂的話。
  
  ***
  
  第一更,馬上第二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