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284 兩個選擇

^
  
  星空之墳內,楚云升的頭頂上方,靜靜地懸浮著光芒暗弱的黏液球體,四面八方閃掠來一道道黑色的能線,沒入球體之中。
  
  “它的情況怎么樣?”
  
  球體里面包裹著的正是那么笨,遭到黑暗生命群報復慘殺的它,如今只剩下一點點主體,其他復制組織與器官全部斷絕,死亡。
  
  小蟲子一個幼體形態漂浮在楚云升的身側,擔憂地道:“正在本能地自我修復呢,真是笨死了,都不知道自己要死了,我現在只能向它提供能量與命源。”
  
  楚云升觀察了一會黏液體中能量與命源運行的動靜,道:“問題應該不大,但一時半刻也醒不了,它受到創傷太重,再差一點點,就只能用封獸符封印了。”
  
  小蟲子是篤定相信他的,聞言便放心了不少,恨鐵不成鋼般地道:“說不定它自己現在正在做著什么美夢呢。”
  
  楚云升看著黏液體,淡淡笑道:“是想得到一份蟲典嗎。”
  
  那么笨當時說的那些話,通過漣漪區,同樣身體為戰蟲,與小蟲子融為一體的楚云升也是能聽到的。
  
  小蟲子頓時低下腦袋,有些不敢看楚云升,小小的稚嫩觸手藏在身體下面緊張地錯在一起,弱弱的火元氣撲通撲通地跳著,像是犯了錯的孩子。
  
  這時候,拔異等人已經到了星墳之外。
  
  楚云升轉過身,摸了摸小蟲子的腦袋,道:“我想,它要的其實不是蟲典,當然,如果它將來仍舊想要,我會想辦法讓它得到。”
  
  楚云升離開后,線體樞機不知道從哪里鉆了出來,打擊道:“你知道它不是蟲子的。”
  
  小蟲子剛剛聽了楚云升的話,心中正在高興,懶得理會它:“那又怎么了啊。”
  
  線體樞機像是戳破了那么笨的美夢,露出殘酷的現實,道:“你說過,不是蟲子,是不可能有蟲典的。”
  
  小蟲子反問道:“有什么問題么?”
  
  線體樞機冷冷道:“所以,它不是蟲子,就絕對不可能得到蟲典,這是矛盾的!”
  
  小蟲子驚訝地看著它:“矛盾嗎?我怎么不知道,唉,你這是什么思維能力,爬一邊去。”
  
  線體樞機有些抓狂了,真要再分辨什么,突然道:“哎,別走,別走啊,小蟲子,你不覺得,從地球人的角度來看,我更像一個蟲子嗎?”
  
  ……
  
  拔異等人見到楚云升的時候,與電一樣,起先也有些不適應,不是因為多變的身體,實際上,從地球到新世界,拔異就見過楚云升變化了不同的樣子,不適應的原因仍是因為卓爾人的緣故。
  
  雖然拔異不是第六紀的人,與卓爾人沒有第六紀地球人那樣的恩怨糾葛,最多也只是在新世界的星艦之戰中,與卓爾人對陣過一次。
  
  但如果不是在星墳內,他們是絕對認不出這具生命體到底是誰的。
  
  “血族還剩下多少人了?”楚云升的目光從他們的身上依次掃過,最終落在吉特的臉上。
  
  “八百人不到。”吉特神色黯淡,在楚云升的面前,他不用再做出冰冷堅毅的樣子,來支撐著越來越少的血族們的信心,但也仿佛再也回不到當初那個騎著戰馬,可以沖到一個營地門口,大喊大叫“我,大姐,我,打劫”,沒有太多憂慮的小伙子了。
  
  楚云升沉默了一下,轉身向拔異道:“你的退化人呢?”
  
  拔異這時候已經從對楚云升新的身體不適應中恢復過來,呵呵笑道:“百十個,我們一向走精英路線。”
  
  他說得很輕松,甚至有些調侃血族的味道,但吉特卻興不起什么反擊的念頭,因為只有經過血腥陣亡過的人,才知道,這句話背后是怎樣沉甸甸的一番慘烈。
  
  楚云升抬頭望向一直有些不安的海國大殿主,道:“你的族人呢?”
  
  穿著普通宇航衣來的海國大殿主,似乎有些走神,聽到楚云升在問它,頓時緊張道:“我馬上要沖擊源門了。”
  
  明顯答非所問,說出來的時候,它就意識到有問題了,一下子楞在那里,拔異看了它一眼,幫著它道:“海族上層傷亡慘重過五分之四,下層的普通生命好些。”
  
  楚云升沒有再問下去,刺惡倒是無所謂,它不怕被問,也不像某個人一樣非常想被問到,于是,它果然看到它身邊的睥邁有些失望。
  
  楚云升看了幾人中最末尾,仍舊在罐頭裝中的何團長一眼,點了點頭,道:“我們馬上要前往一顆星球進行補給,有些話,我想與你們說說。”
  
  眾人神色凝重起來,看著他。
  
  楚云升來到星墳外口,指著一邊璀璨的星空,一邊黑暗的世界,道:“這邊是不計其數的種族灰飛煙滅的神戰,那邊是更加可怕的古老之戰,我被夾在了中間,不論向左走,還是向右走,都是一路死亡的血道,但我必須要走下去,找到我為什么會在這里,而你們又為什么出現在這里的原因,然后擊敗它們。
  
  我曾說過,不會放棄你們,所以現在我有兩個選擇給你們,不用急著回答,考慮一陣子,想清楚了,而不是盲目地跟著我一起踏上這條不歸之路。”
  
  接著,他停了停,望著遙遠的一個方向道:“在那里,會有一個補給星球,環境雖然比不上地球或者冷星,但足夠你們生存下去,如果你們選擇退出,我可以將你們留在那里。”
  
  楚云升只說了第一個選擇,而沒有說第二個選擇是什么,但這里的每一個人都知道第二個選擇是什么,又意味著什么。
  
  他的話音剛落,睥邁就持劍飛出,道:“如果回到地面,失去星空,我寧愿去死。”
  
  楚云升止住跟著也要說話的其他人道:“回去想想,不光是你們,還有其他人。”
  
  刺惡還在奇怪,怎么尊上明知道它們這些人不會走,還要說這些話干什么?還要回去想想,這還有什么好想的?
  
  拔異卻已經明白過來,星空中的差距越來越大,不要說五國的人,就是努力追趕技術的地底小人,在越來越先進的星空種族面前,都顯得越來越落后,仿佛無論它們怎么掙扎,都只能沉入到最底層的角落中去。
  
  如果連曾經可以建造出飛船逃離冷星的地底小人,都成了星空戰爭的無用之物,那么,五國的那些人,地球人……則徹徹底底成了負擔。
  
  這個安排,大概是楚云升能夠對曾經的這些人,所做出的最好的安置。
  
  如果不甘心離開星空,不想從此默默無聞地留在地面上,那就要做出另外一個選擇,以生命去奔跑,拼死追上這輛風馳電掣的高速星空戰車。
  
  否則,在這個選擇后,仍將是無情地被淘汰,而到了那個時候,就不會再有一個星球可以放下他們,唯有死亡,被這輛戰車碾壓于車輪之下,直至無影無蹤,如同一粒微塵。
  
  新的艦隊,在新的補給之后,將新的起航,沒有人再會被優待,第二次補給的星球,將是一個全新的起點,也是許多人這場星空之夢醒來的終點。
  
  雖然在暗域中,這顆補給星球可能仍舊不安全,但一個貪婪的飛船想要飛到哪里,所用的時間,足夠留下的人度過安然的一生。
  
  因此這不是選擇,而是新的起航點。
  
  海國大殿主等人離開后,拔異、吉特和睥邁被楚云升留下了下來。
  
  “你怎么知道我不會選擇留在那顆星球上?”拔異看了看絕不可能會留下的血族吉特,以及已經表明自己不會留下的睥邁,似有些不解地說道。
  
  楚云升將他們三人留下來,自然說明是覺得他們是不會肯留在補給星球上的。
  
  “你在那顆星球上能干什么?禍害類荑族女人?你要留下來也可以,把契約還給我。”楚云升淡淡道。
  
  拔異瞪大眼睛,做出一個你狠的表情,道:“那還是算了,我突然又覺得住在天上的感覺挺好的。”
  
  楚云升取出一塊信息片,道:“我重新推演了你的修煉之法,可靠性是之前的三十倍,退化人的潛力巨大,就是我也無法推測你們的未來能夠達到什么程度,不要讓我讓你的人失望。”
  
  拔異連忙接在手上,從這個動作中可以看出他對之前的修煉之法的畏懼,那種死去活來的感覺恐怕已經深入了骨髓,讓他只要一想到,即便不修煉,也渾身發寒發抖,但嘴上卻笑著說道: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喜歡打架的粗魯之人。”
  
  睥邁此時略帶羨慕地看著拔異,但楚云升還沒有輪到與他說話,他雖然預感到這一次楚云升可能會注意到他了,但是在那一刻沒有到來之前,他依舊很緊張。
  
  楚云升點頭道:“我當然知道,你都快成所有樞機的兄弟了,戥說整合艦隊還需要一些東西,我想,你的能力這么廣泛,自然可以輔助一下。”
  
  拔異詫異了一下,反應過來后,馬上見縫插針,找到機會,立即舉薦道:“這方面,你一定要找克里斯那個老家伙,他準備了厚厚的整合計劃,一直想要打動你。”
  
  克里斯找過他很多次,但每一次他都沒能找到合適的機會,這一次難得有機會,便立即說了出來,如果還是不行,他也無能為力了。
  
  ***
  
  第一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