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4)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4)     

黑暗血時代1282 奔跑

^
  
  以漣漪平面為符面,以卓爾人獨樹一幟的能量線為符線,在遼闊的星空之中,勾勒出一幅幅巨大無比的符體天文巨陣,層層疊加,瞬間于同時激放,威勢已從璀璨奪目的光華中顯露它無可抵抗的霸氣。
  
  楚云升從零維世界奔赴漣漪的最前線,在引力攻擊到達的第一時間,以小蟲子在漣漪中形成的身軀,掌控這恢弘如天文般的符陣疊加層。
  
  強勢的引力波拉開了暗物質飛船船體,跟著就是潮水般地天文符陣恢弘攻擊,一刻不曾停息。
  
  其中高階的木火焚天符與封獸符陣,便是主力。
  
  前者消亡被引力波拉散的暗物質飛船,后者攻擊黑暗生命掠奪命源的能力。
  
  以及,從黑暗生命手中,搶下多一維生命,通過符陣向它輸送大量的命源,以保證它不會瞬間死亡。
  
  在楚云升的身后,還有一道身影在極速飛奔!
  
  這道影子正是小蟲子自己,漣漪所及之處,處處是它的“身體”,此刻正抱著重傷中神智都有些不清的那么笨只剩下一點點的破碎主體,向后全速撤離。
  
  楚云升為它們擋在后面,迎戰惱羞成怒下,在瘋狂中一次次洶涌猛撲的黑暗生命群。
  
  小蟲子知道楚云升一定能夠救下那么笨,它相信典主,楚云升告訴過他,那么笨比自然源體更重要,所以它相信典主一定有把握救回那么笨,因此,它也從來不會像五序那樣去問。
  
  如果今天沒有對黑暗生命群突然發動攻擊,那么笨才是真正的危險了,一旦被黑暗生命得到想要的源體,然后帶著那么笨,徹底消失在茫茫的暗域之中,它必定活不下來。
  
  而當時在烏怒人飛船中,如果那么笨不投降,也是死路一條。
  
  此時的攻擊,便是火中取粟,是它唯一能活下來的辦法。
  
  ……
  
  “蟲,蟲大哥……我,我怎么,這,這么難受……”小蟲子極速奔跑的身體中,被抱著的那么笨斷斷續續地衰弱道。
  
  “那么笨,堅持住,我們馬上就要到了!”小蟲子再次增加了速度,腳下的白色光線如流光般飛逝,穿梭在兩人周圍的黑暗空間。
  
  “蟲,蟲大哥,我們要到哪,哪去啊,我,我,好像,有點聽不到你的聲音了,我,我,我這是怎么了……”那么笨有些驚慌地說道,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就要死了,或許,它根本就沒有這個概念。
  
  漣漪面上的治愈符陣點點的光芒升起,在小蟲子化身的身影周圍旋繞匯聚,帶起星光般的火元氣,如同極速奔跑中閃爍的電光,異常的絢爛,猶如凋謝的美好生命。
  
  小蟲子還在奔跑,竭盡全力地奔跑,星空之墳也正在飛來,中間的這段距離就是與死亡賽跑。
  
  凄厲尖叫著飛退的黑暗生命群再一次遮天閉日地撲殺而來,嘯動起星光,淹沒它身后楚云升蕭殺的身影,周圍一片的黑暗,唯有漣漪面上星馳般的流光飛速倒影。
  
  “就要到了,堅持住!”
  
  “還有一點點了!”
  
  ……
  
  它的身后,楚云升又一次殺散漫天的黑暗生命,重現滿天的星光與宇宙。
  
  他如同一面不可撼動的墻壁,穩如磐石地擋在最前線!
  
  然而小蟲子手中的那么笨主體卻越來越虛弱,而星空之墳仍舊那么遙遠,即便它都已經能夠看見了,看見了星環,看見了從星環上全速趕來前線,白影飛飛的一個個卓爾人,但依舊是那么的遙遠,遠到生死不可及的地步。
  
  “蟲,蟲大哥,典,典主……”漸漸消散下去的那么笨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掙扎著,又有些自卑地但又有些期待,完全不知道自己要死了,還略帶一點不好意思的語氣在試圖打聽道。
  
  “你投降的時候,典主說過會親自救你的,剛才就是典主把你救回來的。”小蟲子抽調起周圍漣漪全部的力量,奮力加速,與死亡拼命賽跑。
  
  這時候,它感覺到典主給它加諸了數道提速的符文之陣,因為這幾道符陣而延誤的時間間隔,典主的身影被瘋狂的黑暗生命沖退了長長的一段距離,不知道受傷了沒有。
  
  那么笨的破碎主體似乎浮現一抹慌亂的激動,仿佛幸福來得太突然,掙扎著自己全部力氣驚喜道:“蟲,蟲大哥,典主,典,主會給我一份蟲典嗎,他會不會嫌棄我,我太笨啊,我,我……”
  
  它幻想著自己有了一份蟲典,然后它的生命就能像它的蟲大哥一樣有了意義,成為一個真正的蟲子……想著,想著,它忘記了難受,忘記了痛楚,美美地笑著,很想唱歌,很想復制,也很想告訴小線體:它終于可以有蟲典了,它的生命從此就有意義了!
  
  想著,笑著,它漸漸地失去了意識。
  
  小蟲子猛然一聲,身體在星空中,幾乎撕裂成碎片,在楚云升的那幾道符陣幫助下,極速流光般地沖入星環,沖入星空之墳。
  
  白影飛飛的一個個卓爾人戰士,一個個美侖美奐的立方體,一道道能線,一抹抹火元之光,電光火石之間,紛紛與它交錯而過,相對而梭。
  
  它的身后,楚云升幽暗的身影,凌厲的漂浮在漫天黑暗生命群的遮蔽之下,一股凌厲的劍意,從他背后升騰而起,黑暗之中,紅芒交閃,四空交殺,仿若有著睥睨天下的無上氣勢。
  
  正在趕來戰場的烏怒人,甚至是五序,都分不清這是楚云升以前的劍式前兆,還是那神秘的禁術前兆。
  
  但無論是烏怒人,還是五序,都毫不懷疑,這一道力量形成之后,黑暗生命群即便不死,也必然重創。
  
  瘋狂暴怒中的黑暗生命群一時之間,竟不敢再上前,齊齊向后移動。
  
  “楚,請不要攻擊!”
  
  烏怒人首先發來緊急信號,第五等級探險船高速插入戰場,然后向黑暗生命再發第二道信號:
  
  “你們敗了,走吧。”
  
  正如楚云升與五序戰前所言,烏怒人果然能夠接受黑暗生命被趕走,但絕不接受黑暗生命群被殺。
  
  此時,楚云升沒有說話,但五序知道,楚云升殺不光所有黑暗生命群,而且此一擊殺出,要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實沒有必要,他們將來的敵人不會是它們。
  
  黑暗生命群冷冷在星空之中,死死地盯著楚云升,似乎還不想放棄。
  
  楚云升冷然一聲,背后凌厲的劍意再一次軒然而起,倒懸而起,鋒芒畢露。
  
  五序頓時心中一驚,有點拿不準了,難道真要……但它此時絕不能說話。
  
  烏怒人也急了,飛一般地抵擋在黑暗生命群與楚云升中間,以顯示它們最后的底線立場,并再次發出信號:“楚,我們可以只要七分之一的源體,停止吧。”
  
  在這一瞬間,五序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忽然感覺95827真的挺狠的。
  
  黑暗生命群見烏怒人擋在了它們一邊,底氣似乎又足了起來,剛要再度上前,楚云升突然抬起頭道:
  
  “滾!”
  
  穿透的力量,仿佛雨之矢一樣,從他身后紅芒交殺的凌厲劍意中,紛紛離射而去!
  
  烏怒人大驚,黑暗生命沒想到楚云升真的敢無視了烏怒人,急忙驚恐飛逃,只有五序放下了心,那不是真的力量。
  
  兵荒馬亂中,烏怒人極度慎重但異常堅定地擺出全力防御的樣子,內部警報聲飛飚,卻堅決地擋在中間,而黑暗生命群集體倉惶而逃,遙遁星空。
  
  另外一邊,成千上萬的卓爾人正在收取飛行的自然源體,不受這里任何的影響,以最快的速度飛取源體。
  
  雨矢最終沒有射至烏怒人的飛船,楚云升返身而去之時,一切狂風暴雨便隨著的轉身而云消云散。
  
  此戰,他始終沒有出劍式,也沒有出禁術。
  
  烏怒人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五序隱隱知道一些,這里的戰斗輻射場景,很快就會傳遞向暗域的各方,許多強者都會分析這一戰,然后希望從中掌握一些信息。
  
  此時,還不是出劍出禁術的時候,當然,它也不知道楚云升究竟會不會那種奇怪的禁術了。
  
  楚云升的戰蟲之身在漣漪中消散,下一刻,他來到星空之墳,卓爾人的身體來不及穩定,便猛地衰老、衰弱下去。
  
  “多一維怎么樣?”
  
  “五序,我要換一具生命體。”
  
  ……
  
  戥帶著降艦飛船群,正在加速而來。
  
  大軍即將再次匯聚。
  
  與黑暗生命群一戰的輻射也正在星空中奔跑,帶著大量的信息,射往宇宙的深處。
  
  ***
  
  第三更!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