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7)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7)     

黑暗血時代1280 生命倒計時

^
  
  這道光影最終被一個斷面阻隔住,停留在那里,但始終沒有離去,不知道是想修復斷橋,還是在想辦法穿越斷面,或者在尋找什么東西。
  
  從它這些移動的軌跡可以看出,不是自然的現象。
  
  楚云升沒有繼續侵入無殼飛船中的生命,悄然地從氣泡的世界退返回來,動靜減少到最小。
  
  “能聯系上多一維嗎?”回到星空之墳的核心內部,他略微思索了幾秒,向小蟲子問道。
  
  “可以。”小蟲子一直在旁邊守衛著,每次楚云升進入零維的世界,它都高度的緊張,一刻不離楚云升的左右,尤其是楚云升“回來”的時候,它能感覺到楚云升有一個極度虛弱的時間,如果不是卓爾人的生命體,這個虛弱的程度與時間恐怕會更加深與更加地長,甚至有生命的危險,因而它一邊仍高度警惕著周圍的動靜,一邊回道:
  
  “倒計時之前,我與它聯系過一次,它現在假裝幫助黑暗生命控制投降艦隊,通過大量的生命體,和我們接觸的機會比較多。”
  
  楚云升此時的身體中浮現出一道道光芒,圍繞他的身體迅速形成一幅幅的精妙圖紋,旋繞飛轉,看上去層層疊疊地收縮向身體,然后消失不見。
  
  整個過程持續的時間并不太長,片刻之后,當最后一道旋繞的曲面光線流溢的立體能紋向內收縮消失后,他因來回零維世界而受創的身體逐漸穩定下來。
  
  “可惜不能突破四階,否則這些治愈符文效果應該更好一些,或許只要一道就可以。”楚云升在整個治療的過程中,都沒有任何的動作,卓爾人生命體對能量運用的獨特先進之處,可以隨心所欲地調動需要的能量組成想要的結構。
  
  接著他漂浮起來,看著小蟲子星空之墳的另外一處秘密的地方里面正在打造的“超級戰蟲”黑幽幽的甲面,道:“小蟲子,給它發一個信息,讓它注意一下所有被它復制過的生命動靜,如果生物意識異常,不要驚動,定位好目標的標注,立即通知你就行。”
  
  小蟲子忠實地執行了命令,然后問道:“需要讓那么笨擴大復制范圍么?”
  
  楚云升目光從小蟲子正在打造的戰中黑色甲面上移開,看向對面正在為將要獲得的自然源體建立的能量窩體,道:“暫時不用,只是預防一下,里面有個東西可能想要強行通過彩虹橋降臨,但它未必能夠和我一樣自由穿梭那里,很可能出現在最近的那個降臨點,注意一下就行,那么笨現在很危險,動靜越小越好。”
  
  ……
  
  “彩虹橋已經崩塌,還能試圖通過……不管它有多強大,至少具有一定的修復能力,而現在的局勢下,能夠修復彩虹橋,并且已經開始著手修復工程,必定是通往此處降臨點彩虹橋對面的勝利者,一旦身份確定,就能知道我們周圍的神戰局勢。”
  
  立方體中,五序飛快地分析著,楚云升進出零維世界的能力,加上那么笨的復制器官組成的龐大間諜網,讓它對周圍黑暗中的情報,從未有過如此的清晰與豐富。
  
  只要楚云升愿意,它甚至可以通過楚云升,了解到投降艦隊那邊,一個巖石體狀生命對同伴的小聲抱怨內容,或者,多一維正有興趣觀察的某個低等生命剛剛進行的繁殖行為。
  
  當然,投降艦隊中,這些無用的信息,在戥那里就被戥幾乎全部刪除,以減輕小蟲子向楚云升這邊傳送情報的負擔。
  
  五序主要的注意力,還是在暗物質飛船的動靜上。
  
  理論上,如果有一艘飛船能夠達到光速,那么它就是無法被任何手段觀察到的事物,成為真正的“隱形者”,除非它停下來并出現在眼前,否則永遠不可能提前看到它的存在。
  
  但楚云升卻可以,只要它的里面有可以被入侵意識的生命。
  
  對五序等人來說,這屬于楚云升的“預言”,沒有任何物理信息的證據支持,它們要做的僅是選擇相信還是不相信。
  
  暗物質飛船中有黑暗生命,但它們在氣泡的世界組成一個灰暗的整體,楚云升無法入侵,因此所有關于暗物質飛船的情報,就要全部來自于那么笨的臥底。
  
  而這個臥底的身份,很快就會曝光,那么笨實際上處于巨大的危險之中。
  
  小蟲子對那么笨擔心,五序也同樣擔心,一旦攻擊展開,那么笨被殺,整個情報網絡都將會隨之消失。
  
  一個復明的人,如果再次失明,那種眼前一片的黑暗的感覺會讓人感到窒息。
  
  而小蟲子對那么笨安危擔心的原因更不僅于此。
  
  楚云升看著立方體中的引力攻擊倒計時,說道:“如果修復成功,我們現在的實力不可能對抗得了任何一方的真正力量源源不斷地通過彩虹橋投射而來,左旋總帥無意死守降臨點,烏怒人也不會參與神戰,單靠我們堵不住彩虹橋,當然也沒有拼命去堵的必要,獲取自然源體后,我們需要重新尋找橫渡暗域的方向,這里已經很危險了。”
  
  五序思索片刻道:“我們可以繞回來路,在備用星球上進行二次補給,然后再遠征夾角32度位置上的恒星系……我想備用星球上現在應該進入工業時代了吧。”
  
  它們看起來只是飛過來,打了一仗,然后便沒有其他更多的事情發生,然而漫長的星際航行,巨大的時空效應下,方明成那些人,或許在巨大的蒸汽機器根下望著星空絕望老死而去,曾經的少女帝王,也或許在對極美生命的一生回憶中成了一堆白骨。
  
  人們對那個時代發生的過去所有了解,又或許只是在厚厚的史書上占用了一章半章的遙遠文字……
  
  漫長的遠征航行,陌生的星域,背后不是探險的刺激與新奇,而是危險四伏的世界,除了足夠的物資,還需要足夠的命源,五序再次確定了物資的二次補給地,銳利的目光投向了遠方的投降艦隊。
  
  那里面有著數不清的更優質命源的高層次生命。
  
  然而這一切,都必須建立在能夠獲得多少自然源體的基礎之上,以卓爾人現在凋零的情況,以楚云升與小蟲子的實力,即便加上未來篩選下來的投降艦隊,以及戥的優異軍事能力,想要在這片星空的一隅站住一角,在紛亂而激烈的神戰大潮巨浪中不被吞沒,要么誕出一靈,要么技術上跨越溝壑進入宏領域!
  
  后者遙遙無期,無數星空種族都在朝著這個目標前進中折戟沉沙,掙扎到徹底消亡,而前者更是縹緲虛妄,繁多如星河般的蕓蕓生命,在努力活得更久的命源一生中,死在了樞機之前,死在了源門之口。
  
  寥寥無幾的生命歷盡千辛萬苦,掙扎到“俗世”的巔峰,望著那高高在上,仿佛可以就此脫離生命之桎梏的靈世界巍峨的天門之下,碰得頭破血流,絕望中終其一生。
  
  從這個角度來說,五序也不得不承認,偽霸那個卑劣的生物是極其幸運的。
  
  而現在,傳說中,與誕靈有關的自然源體就在眼前,它自然希望95827能夠借此誕出一靈,也就更加不希望被烏怒人分走五分之一后,還被黑暗生命分走哪怕一顆。
  
  也許,就缺這一顆。
  
  誕不誕出這一靈,完全是兩個不同的道路與世界!
  
  至于95827的身份……總比落在那些和卓爾人毫無關系的生命手中要好無數倍吧。
  
  倒計時的數字依然在跳躍著,剩下不到一度的最小時間單位。
  
  楚云升沒有發對五序的第二次補給計劃,就像更多時候,五序都不反對他的計劃一樣,仿佛有一種默契,相互承認,相互認可。
  
  “多一維生物……”五序又道:“你有把握嗎?”
  
  楚云升望著黑暗的肉眼看不到星空中的暗物質飛船方向,道:“我會親自去救它。”
  
  五序便不再說話,緊緊地盯著遞減而跳動的數字,立方體陣列開始順序打開攻擊通道,成千上萬白影懸浮的卓爾人集體進入一級戰備……
  
  立方體中的倒計時數字還在最后階段跳躍的時候,暗艦中的倒計時已經結束有一會了,樞機以上的單體生命收起暗能量,撤離斥力,開閘澎湃的引力波洪流,已經是許久前的事情了。
  
  為防止被引力撕碎的無數飛船正在分散當中,在后方重行列陣,朝著自然源體群方向起航。
  
  光速般奔跑的引力波,在五序的立方體中倒計時最后一刻,從遙遠的高空恢弘掠過。
  
  “攻擊開始!”
  
  五序,冷冷下令。
  
  剎那間,一道道白色的能量線,從立方體群中升騰而起,交相輝映在黑暗的星空中,一道道漣漪波紋,從星空之墳浪濤般洶涌而出。
  
  越過中間位置的烏怒人飛船,朝著黑暗生命群的暗物質飛船以光速潮起而精準地襲去。
  
  懸椎體中,烏怒人的最高權限者,沉默著。
  
  它似乎意識到了什么,向正在重建的電發去一道隱秘的詢問信號,關于多一維生命的詢問。
  
  此時,隨著攻擊越來越逼近暗物質飛船,那么笨的生命也進入了倒計時。
  
  ***
  
  第一更,求一下保底月票。
  
  ^(未完待續。)
  
  
[xs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