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血時代》 最新章節: 祝大家新春快樂(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轉序申請(10-25)      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它們可能是真的(10-25)     

黑暗血時代1277 驚鴻一瞥

^
  
  驚鴻一瞥往往用來形容生命對美好或者神奇的事物在瞬間所窺時的震撼,因此它只能是一瞥,而不是兩瞥,或者三瞥。
  
  越是稀有的東西,才越是能引起生命追逐與渴求的欲望。
  
  精妙無比的結構體,恢宏地展開在星空的浩大戰場之上,籠罩著黑暗與遼闊的星辰,虛幻般的影子仿佛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空靈之中,奪奪欲飛。
  
  然而它出現與存在的時間非常短暫,緩緩運動的構體,尚未開始旋轉,便已經結束,消失在茫茫的黑色宇宙之中,宛若一場夢境,凌駕在血腥與混亂戰場上的一剎迷幻之夢。
  
  遵循祖輩代代相傳而下的修法,精求自身生命體晉升而來到星空的種族,在這場剛剛開始便結束的夢幻中,感到修行力量的流逝,隱約中明悟了什么,而沒有那樣成熟與寶貴地適合于自身種族生命體修法,不得不專注于借助于技術的手段飛入星空尋找更加深奧知識的堅強種族,則仿若看到了一朵妖艷的物理學之花,令人心馳神往,抑或,苦思冥想。
  
  可惜這一切都是短暫的,還沒有來得及切實的體會來自頭頂上空的這場夢幻的真實,便在下一刻“清醒”過來。
  
  宇宙從迷幻之夢恢復永恒般黑暗的間隙,許多生命在這場夢幻信息消失的末端,仿佛看到了一個極美的生命體,一個投射在黑暗星空背景上的冰冷影子,收走了這場夢境。
  
  “極美”一詞,在星空種族的眼中,除了自身歷史文化以及種族形態的沉淀與特色外,還有一條可以與其他星空種族相共識符合宇宙規律下的生物生命形態。
  
  能夠得到美感共識的種族并不是太多,為了生存,也為了更好的發展,更多的星空種族寧愿放棄對一些以目前的技術能力來說是不切實際的美感追求,來換取更為簡潔有效的形化方向。
  
  冷星艦隊曾經掀起過的砍腿運動,從某個方面來說,也屬于類似的追求,只是最后似乎不了了之。
  
  驚鴻一瞥的迷幻之夢境消失,隨之消失的還有那道峰起的力量,仿佛這才是它出現的真正目的。
  
  已經非常接近無殼飛船的暗艦,再次沉寂下來,戥控制著飛船,忠實地將剛才的一幕記錄下來,將來或許可以交給他的一位對此十分有興趣的同族。
  
  戰場上的形勢已無懸念,烏怒人似乎還在摸索中卻敢于立即實踐在戰場上的虛位技術,讓數不清的戰艦攻擊詭異地失去目標,不得不望之興嘆,無可奈何;黑暗生命群顯露出若有若無的靈之身影,以及它們所向無阻的暗物飛船,令波及者無不絕望;除此之外,蔓延在戰場上的空間漣漪,莫名其妙的身體“變異”,左旋之軍的陣營逆轉……
  
  一切都已不可挽回,哪怕是無殼飛船上空的飄逸生命,在迷幻之夢出現的剎那,也收起不屑,顯得神色凝重。
  
  除了自然源體以及左旋前儲,對她而言,似乎又多了一個有趣的東西。
  
  這里不過神戰的邊緣戰場,若非曾有左旋前儲的消息,恐怕都是被遺忘的地方,并沒有什么真正戰略上的價值,得與失,她似乎也不太在意。
  
  隨后,無殼飛船在許多種族目瞪口呆中,仿佛違反什么它們認為不可能的定律,在星空立體中如紙張般地折疊起來,折疊的同時也將飄逸的生命收入進去,“飛船”越來越小,然后在空間中留下一道軌跡,仿佛從戰場上彈射出去,轉眼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以此,彰顯了它仍然的強大與極端先進,而射往的方向對岸一處的降臨點,也顯示它只是離開,是為了確保原本它的任務安全,并非逃跑。
  
  隨它一同離開的,還有它們的兩個巔峰源門,而左旋大軍這邊,寥寥的數道影跡也正在飛離之中。
  
  再遲一步,或許就未必能走掉了。
  
  剩下的人,有些不知所措,繼續打下去也沒了意義,逃命的話,似乎又沒有那樣強悍的能力。
  
  投降,成了它們唯一的選擇,而且,即便選擇了,也未必能夠生存下來,很少聽說過星空之戰中,勝利的一方會完整地保留失敗一方作為俘虜這種地面的概念。
  
  唯一的希望在于,它們并非是向彼此對面的不死不休的神戰雙方投降,而是向第三方烏怒人,黑暗生命群,以及卓爾人還有那未知的星環生物投降。
  
  雖然這三軍星艦與種族,看起來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輩,除了卓爾人似乎還有著小立方體艦群,其他幾個都是一艦模式,會不會接受投降與俘虜幾乎都是很明顯的事情了,但它們別無選擇。
  
  然而出乎兩邊無數種族與飛船的預料,三軍聯合體竟然同意了它們的投降,于是極為戲劇性的一幕在黑暗的黑域,這個冰冷而空寂的地方出現了,互為死敵的神戰雙方艦隊竟然投降到了“一邊”旗幟之下。
  
  但細心的種族從那道向戰場擴散的接受投降信號,以及三軍聯合體在大局定鼎后的方位隨即變化上,看出了一點端倪。
  
  信號很簡單,只有一句話:“我是楚云升,我接受你們的投降。”
  
  沒有提到烏怒人,沒有提到黑暗生命,甚至沒有提到卓爾人,以及那個星環生物,只有左旋前儲名字的名義。
  
  但烏怒人似乎因為什么而默認了,卓爾人通過立方體群的航跡表明了立場,小蟲子,它就不說了。
  
  敏銳者如戥,立即意識到戰場上形勢再次幡然變化,新的戰爭或許馬上就要開始,而這一次,則在三軍一體之內。
  
  他很快收到整編投降艦隊的委任命令,讓他終于確定的確是楚云升,因為除了楚云升,這里不會有第二個智慧生命強者在相信他的能力的同時,還能夠給與他最大權限的信任。
  
  也只有楚云升會相信他能夠整合好這些投降的艦隊,并將它們的力量發揮到最大,進而轉變為三軍聯合體中新的強大力量。
  
  但此時正是形勢變化的微妙時刻,他還無法確切地判斷,新的敵人到底是烏怒人,還是黑暗生命群,或者卓爾人,唯一可以立即排除的就是小蟲子,這點想都不想用。
  
  這不是他的能力問題,而是需要楚云升給出給多的信息,但楚云升沒有發來新的情報,說明情況還沒有明朗,戥略加思考后,便知道自己該怎么做了,他首先得與小蟲子取得聯系。
  
  而聯系小蟲子,在暗艦中,有一個絕佳的渠道:那個一直低調不惹事躲在船里的“奸細”線體樞機。
  
  烏怒人,黑暗生命群,以及卓爾人和小蟲子都在返身瓜分戰利品自然源體群,一旦分配上出了問題,就需要用實力來說話。
  
  因此,戥必須爭分奪秒,盡快完成整合。
  
  好在,左旋總帥的禮遇,給了他在左旋這邊一定的威信,而他種族艦隊在其他戰場的表現,又給了對面敵人對他的信心,不是誰都能夠從靈的手中逃脫的。
  
  楚云升沒有追擊逃走的無殼飛船以及左旋極小星艦,符合戥的看法,烏怒人與黑暗生命群與神戰沒有什么牽扯,多半只是為了自然源體群,不會再配合去追擊,而它們逃離的方向,根據現有的情報,很有可能有一個宏生命正在趕來。
  
  而且想要一氣擊殺無殼飛船以及五個巔峰源門,以現在的形勢,不太現實,也無必要,它們只要活著,首要的任務還是爭奪降臨點,而不是暗域。
  
  只是可惜阮家那些人,靠著大神使的庇護,不但在剛才的打擊中逃了一劫,還跟著逃走了,這些人手中有著不少有關楚云升的情報,不能徹底消滅在這里,有些可惜了。
  
  不知不覺中,他感覺自己又上了楚云升的這條“賊船”,而且越來越糾纏不清了……
  
  于是在嘆息一聲后,終于和小蟲子聯系上了。
  
  在戥與小蟲子飛速相互信息的時候,烏怒人返身追逐自然源體群的巨大椎體中,“吐出”了一堆“零件”,飄散在星空中。
  
  如果仔細看,可以看出其中一個“零件”正是老冷星飛船,正在“吃力”地噴射著什么,在一群先進的投降者中,如同老爺車一般地“艱難”地行走著。
  
  漂浮在戰場上的碎片物質,成了這些“零件”抓捕的對象,像是搭積木一樣,在無底無頂的空虛星空中,不斷地堆積出仿若垃圾回收站一樣的結構建筑。
  
  電忙著重建探險船的程序,雷則成了“總監工”,而意意斯竟然也在雷的照拂下,擔任了一個分監工的臨時職位,主要負責原冷星艦隊中生命的工作安排與監督。
  
  意意斯看得出來雷有些高興,大概是外面戰場上出現迷幻之夢后,這個烏怒人就立即興奮起來,為此和它還放慢了語速和它說了一句話,似乎對未來更加充滿了信心。
  
  不過,它怎么覺得除了電,另外一個烏怒人,始終都不怎么愛搭理雷,當然烏怒人的世界,它完全不了解,能夠看到外面戰場的情況,還是因為它有著“外交官”的職務之便,以及雷的準許,其他人,從五族以下,到黃星人,就沒這個資格了,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
  
  對烏怒人來說,戰場上的時間極為短暫,而對意意斯這樣的生命來說,卻是十分的漫長。
  
  從雷那里回來,一路上,它都受到遇到的各族生命避讓與敬畏的目光注視,它抬頭望去,哪怕是它的同類,地底小人,都變得不敢與它目光對視,恭恭敬敬地退到一邊。
  
  原因無他,它此刻掌控著所有人的生殺大權,烏怒人壓根不在乎的留還是殺的選擇,都統統交給了它處理。
  
  這一刻,它仿佛成了這片封閉世界中的君王,有著無限的權力,而在目光所及的外面星空,它又渺小地如同塵埃,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輕易地捏死它。
  
  而能夠隨時捏死這些能捏死它的“人”的權力巔峰者,此刻正在飛掠的自然源體群邊,瓜分著此戰的戰品,隱約中,刀光劍影。
  
  ***
  
  求保底月票。
  
  ^(未完待續。)
  
  
[xs52]